日本雇用型態的轉變:什麼是Membership/JOB型雇用?

在新型肺炎的疫情中,資生堂、日立、富士通以及KDDI等在日本「大手級」的公司乘機發起雇用形態變革,將以傳統日式的「Membership型」雇用方式轉為「Job型」。KDDI 已經決定在 2021 年新卒採用開始導入「Job型雇用」,意味著新卒的薪水體制即將產生極大的改變。與「齊頭平等」的日本企業文化不同,學生時期的打工/實習經驗將會成為起薪評價的要素,在日本社會裡也造成很大的迴響。

 

KDDI將僱用形態改到Job型的暗示: 在公司裡失去地位的 Salary man 社員將會激增

 

什麼是Membership / Job型雇用?​

 

Membership(會員)型雇用的典型正是日本企業文化中的新卒一齊採用以及年資排序。如同俱樂部的會員一樣,公司會一併採用不限定職種跟工作內容的畢業生,並以長期培養適合該公司的人才為主旨,在進入公司之後有機會看個人意願或表現來選擇部門,也會特意培養管理人才,提供工作內容的調動。同時為了避免培養多時的員工離職,公司會提出「工作年數的增長伴隨升職」以及「待越久退休金越多」等制度,基本上是以「終生僱用」為前提去僱用員工。

Job(工作)型雇用偏向歐美形態的雇用形式,重視針對工作內容所需的能力,而不是學歷或是年紀。簡單來說就是成果主義的雇用形式,決定薪水或者評價的重點也在於工作內容的成果跟效率。公司要的不光是新鮮的肝,也需要即戰力和表現成果的員工。

再整理一次僱用形態的優缺點:

Membership型雇用

優點
* 教育制度相對完善
* 有機會接觸各種工作類型
* 工作保障相對安定;年數=薪水

缺點
* 員工自我思考的能力降低,社畜化機率大
* 年輕人或者有能力的人無法馬上得到表現機會
* 降低職場適應力。

 

Job型雇用

優點
* 有機會更了解自己的能力
* 經驗跟能力決定薪水
* 成果主義,不需要被時數綁死
* 有機會減少不必要的雜務
* 公司依存度低

缺點
* 職位被限定,沒缺沒能力=沒升遷機會
* 沒該職位需求時可能被開除
* 教育制度相對不齊全,成長需要主動
* 無經驗者機會減少

 

雇用轉型對日本公司以及就職者的影響​

 

為什麼現在Job型雇用會被日本大手公司開始討論?由於市場經濟循環的加速化,終身僱用的 Membership 型僱用的確在日本漸漸式微,但是我認為轉變加速最大原因還是因為新型肺炎疫情,遠端工作變成主流。除了不好定義工作時數之外,OJT (On Job Training) 的教育制度也沒辦法實現,以評價員工的方式以及培養人才的觀點來看,日本在疫情之下不得不面對改革,開始重視 Job 型僱用。

在日本工作幾年下來看過不少「不知道為何能升職」的前輩們,因此相當樂見幾家大手願意改革雇用型態,也希望能夠有領頭羊的效果。對於各類公司而言,終生雇用制的崩壞之下,各家員工們蠢蠢欲動,公司更有機會吸收優秀的人才;對於求職者而言,在變動的環境下,公司能夠給出具有競爭力的條件,這樣有能力的求職者也能夠擁有更多選擇。

以個人求職者的角度來看,若日本公司漸漸轉向Job型,自己更需要主動提早規劃職涯,超前部署。待在現在的公司是否能累積實質能力?對未來的職涯是否有幫助?假使自己有期望的職位,現在需要先學什麼才有機會達到該職位的需求?職涯不再由公司給出一套標準程序,而是需要給自己更多時間,思考自己以後想做什麼以及該做什麼。

 

Job型雇用一定會比較好嗎?理想和執行上的差距。

 

不過,即使屬於贊同改革派的人,也知道這種改革並不見得能保證每個人會過得更好。每個人必須時時刻刻檢視自己的能力跟職涯規劃,而公司不再是安定的地方。換個角度來看,每個人則需要利用公司的資源,善用自己的能力經歷不同的案件,累積經驗和能力之後才能多出更多自由。而日本終生雇用制度的崩壞也會造就沒有競爭力的員工無法在公司裡養老,衍生的社會問題也是需要去考量的。

在政策層面來講,日本政府也有在慢慢調整,提供公司跟個人更多的選擇。現在日本的僱用法律其實非常偏向保障正社員的權益, 公司需要有經過許多步驟,證明正社員不適任之後才可以依法解僱。也因此公司常會使用一些檯面下的手法去逼迫/誘使員工離職,也間接造成了正社員和契約社員的格差。 如果法律上可以比較偏向 at-will (隨意)僱用的話, 相信也能把公司跟受僱者之間的利益表面化,促進公開的討論。而政府也有提供専門実践教育訓練給付金・一般教育訓練給付金,在日本工作三年以上(雇用保險身分超過三年)的人可以使用補助學習。

現實上我不認為日本能夠一步到位,轉換成百分之百的「Job型雇用」社會。也就是說Job型雇用的缺點在日本未必真的會實現,然而也未必真的能享受優點的當中的工作時數跟減少雜務。日本社會注重的「和」不可能一夕之間改變,也很少人能馬上改變「任務不包含在職務內容內,所以不做。」的心態。 但是因為新型肺炎的影響,加速了日本社會對於僱用形態的討論是一件好事,也希望之後的新制度能夠提供更多的機會給不同需求的求職者。

“IMG_4304” by diloz is licensed under CC BY 2.0

落足東京・PENG

在日第六個年頭的台灣人,IT業務,堅持外國人本色,比起安逸更具無限上爬的慾望,每天都在努力打怪。
經營Facebook專頁「落足東京:日本打怪工作紀錄」
落足東京・PENG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