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疫情下向台灣公職說再見 – 第二新卒的在日求職歧遇記 (1)

2020,是個原本非常非常期待,到頭來卻只想快轉、跳過的一年── 家人、朋友、情人;上課、面試、社交,全壓縮在一面四四方方的螢幕裡,三次元世界彷彿只剩下自己一人。

早稻田研究所同屆的同學,只有不到一半的人順利拿到畢業證書、準時九月畢業;不想延畢再繳全額學費卻視訊授課、努力在短暫的最後一學期完成論文口試的人,大多也還在和求職奮鬥中。

日本疫情從三月起開始蔓延全國,進而衝擊原本應在2020東奧來個大豐收的日本經濟。根據帝國資料調查公司(Teikoku Databank)的彙整資料,日本截至九月初已累計高達500家公司不敵疫情倒閉,許多大企業也停止對外招募。不僅九月的畢業生求職路困難重重,甚至早在三月畢業的前輩們更因疫情在四月進入職場前突然被取消「內定(錄用通知)」,2020年果真是個再怎麼計劃,也趕不上變化的一年。

回首自己過去六個月的求職過程,嘗試各種應徵方法、不斷調整求職策略、投了將近二百封履歷,努力在遙遙無期的疫情震盪和迫在眉睫的畢業論文間替未來找尋出路。歷經屢屢挫敗、甚至幾乎想放棄到買了機票準備回台……直到上飛機的前一週,終於拿到夢想中的錄用通知!

翻開手札,裡面記錄著我求職過程中每一天所經歷的種種掙扎和挫敗,趁記憶淡去前想分享我在日本的求職心路歷程,希望自己的經驗能對未來有計畫赴日留學、求職者有所幫助。

 


 

在深入訴說整個求職過程前,先簡單介紹一下日本職場的採用類型和個人背景:

首先,有關在日公司的「採用(錄取)」方式,可分為三種:

1.新卒採用→針對毫無工作經驗、即將從學校畢業的新鮮人。

2.中途採用→針對在職,想轉換跑道/跳槽的社會人士。

3.第二新卒採用→介於1和2之間,是指大學畢業後曾工作一段時間,後來又重回學校進修的畢業生。

不同的採用方式,除了徵才對象的條件不同之外,「募集(徵才)」時期、入社後的「研修(培訓)」和「給与(薪資)」條件也會不同。比如:日本公司通常一年只有1-2個時期會採用新卒,分別是4月及9月;而中途採用則是不定期徵人,有開缺即徵才的概念。

另外,日本的公司在招募剛畢業的新鮮人時,通常不太在意他們在學的「専攻(主修)」,面試過程較著重整體人格特質,因此新卒進公司後大多會安排幾週到幾個月的培訓課程;而以中途採用入社的社會人士因已具備所需技能和知識,研修制度相對地也較簡單或是甚至沒有。

至於第二新卒,多屬再次從學校畢業、欲轉換新跑道者,因此公司在面試時較重視求職者對公司及該職缺的「熱意(熱情)」和「ポテンシャル(潛力)」。有不少公司在募集要項會註明「未経験歓迎」,這些職缺對於想轉換跑道的第二新卒而言便是不錯的挑戰機會。

 


 

簡單介紹完日本的公司徵才類型後,接著大致分享一下我個人的背景,會跟後面要介紹的求職過程有關:

1.來日之前有將近五年的公務員資歷。

2. 大學時期在台灣的主修為”行政/法律相關”,早大研究所則是念”商業/大眾傳播”相關(畢業論文為”社群行銷”)

3.語言程度:中文>英文(TOEIC930)>日文(N1)。

4.求職目標:鎖定數位行銷職缺/ 不限日商或外商/ 有跨國業務的公司/ 不限產業但最好是廣告界/ 謝絕新卒採用。

或許有人會好奇我明明過去在台灣有幾年的工作經驗,應該直接以中途採用即可,為什麼還要特別強調「謝絕新卒採用」呢?說起來蠻辛酸的,因為過去的公部門資歷和業界需求連結不大,加上任職機構不在日本,不符合許多公司「在日工作至少一年」的中途轉職要求,因此不少人力仲介建議我試試新卒採用管道,說不定可以增加命中率。只不過日本的新卒待遇不高,和回台任公職相比,前者需付出的時間成本更大,畢竟我已快邁入30歲,再從新卒開始累積年資真的不划算。

我的求職歧遇記前情提要大致上如上。接下來將會開始介紹我在疫情下的日本求職歧遇記!

 

疫情下向台灣公職說再見 – 第二新卒的在日求職歧遇記 (2)

疫情下向台灣公職說再見 – 第二新卒的在日求職歧遇記 (3)

 

作者:Jen Wang
Facebook: Jen。在日

90後台南人。對一切未知心動,將生命視為一連串わくわく體驗的集合。喜愛在日常中停.看.聽,並以文字記錄在日奇遇。20歲前半為公務員;20歲後半飛到早稻田大學院展開人生第二春。現旅居東京,從事數位行銷數據分析(Digital Marketing Analysis)相關工作。

 

參考資料:
· 新卒採用 v.s 中途採用
https://www.saiyo-doda.jp/guide/kihon/about-saiyo
· 第二新卒
https://tenshoku.mynavi.jp/knowhow/nisotsu#section02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