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一億人的活躍,你也來參一腳?

最近在日本,「一億」這個數字很流行。

先前,Rakuten的社長三木浩提出「2020年(外國)觀光客一億人計劃」。原因是原本日本政府預定在2020年時達成每年外國觀光客2000萬人的計劃,(因為簽證限制放寬、日幣貶值等原因),意外地在今年可能提早達陣,所以日本政府把2020年的外國觀光客人數提高為3000萬人。Rakuten的三木浩社長覺得這樣太小家子氣了,要就設定一億人,讓日本成為全世界的觀光最大國。(目前全世界外國觀光客人數最多的地方是法國,每年約9千萬人到訪)。

另一個「一億」,是安倍首相在10月上旬內閣改組後提出的新目標,叫作「一億總活躍社會」。其中包括了許多經濟、社會的政策,但關於「一億」這個數字的概念是,目前日本的人口有約1億2730萬人,以目前日本的低生育率(1.42)繼續維持的話,日本50年後的人口將會低於1億人,人口減少意味著國內市場的縮小,而且速度之快將嚴重影響日本經濟跟接下來許多的經濟政策,所以日本政府將生育視為一個要務,並以起碼維持在「一億人」為目標。

但要維持一億人是個難度相當高的目標,世界銀行估算日本的生育率要在2.1,才有辦法50年後仍然維持1億以上的人口,但是OECD中先進國家裡生育率最高的法國也才1.98。日本政府把生育率目標定在1.8,但這就引發了是否要接受「移民」的討論。日本政府官方上是否定將依重移民政策來達到這個目標,(因為會被日本國內的人罵翻),但是事實上在過去的一年,日本對於外國人到日本工作的限制作了許多的放寬…

而這也是我們今天真正要講的主題。我們整理了一下日本在今年導入(或在討論導入) 的外國人簽證放寬措施,這邊主要分成三種類型 (非日本官方分類),大家可以參加一下,或許你也可能是這一億人裡的一個! (或是讓台灣參考吸引外國人的腳步)

 

投資、管理類型 : 放寬「經營/投資」、「外國管理者」簽證

首先,是針對於企業的經營、管理人員。暨去年放寬「高度人才」簽證後 (只要三年就能拿到日本永久居留權),日本從今年4月開始又放寬了對「投資簽證」的限制。過去來日本創業、申請投資簽證的流程有一點「反常理」,投資者 (社長) 必須要擁有日本當地的居留簽證,先申請在日本成立公司,公司設立完之後,才能去申請投資簽證。現在只要能證明有足夠的資金和創業計劃,就能申請到短期 (4個月) 的簽證到日本,(而且政府還特地設立了窗口,教外國人怎麼填寫相關的資料),然後投資者可以在這4個月的期間,去申請成立公司,讓海外的投資者可以比較容易到日本投資。

另外,日本目前也在討論是否放寬「日本企業海外分公司經理人來日本的研修簽證」。過去所請的「研修簽證」都是給一些比較基層的員工,但是隨著日本企業到海外設點的腳步,在海外也有越來越多的(外籍)管理階層,為了日本企業培育這些海外的管理階層,日本政府目前也在檢討是否設計「外國人管理職」的簽證,讓這些人來到日本的申請更順利。

還有對一般人的工作簽證,目前最長的滯留時間是5年,目前日本政府也正在考慮是否把它再延長成8年,減少外國人申請簽證上的一些麻煩。(2012年才從3年延長至5年,接下來又要再延長)

 

勞務類型: 放寬「家事代行」、「看護」簽證

到目前為止,日本是禁止外國人以「工作簽證」的身份到日本從事「家事代行」(管家 or 清潔人員) 的工作。目前在日本從事「家事代行」的外國人只有兩種形式,一種是外國留學生,另一種是以日本人配偶身份來到日本的外國人,而且都是以「打工」(part-time) 的契約型態進行。

日本於今年9月決定將開放「家事代行」的工作簽證,薪資待遇需與日本人相同 (不是part-time),簽證期限最長三年,今年內將於大阪跟神奈川的「戰略特區」開始實施。

這個放寬的背景很簡單,就是缺人。過去日本也有「家事代行」的服務,但是隨著人口減少, 實在找不到人,所以希望能夠引進外國人來幫忙。另外的一個效果是,如果「家事代行」服務在日本普及的話,對於女性職場的就業或者是生育上都會有幫助,間接地也在促進日本勞動力及人口的增加。

除此之外,勞務類型的放寬一項是關於看護的「研修簽證」(技能研修)。過去外國人到日本從事看護的管道,多是到日本的看護學校就讀,並同時進行看護的工作,這種技能研修簽證原本的簽證期限只有3年,目前日本政府也正在討論將期限延長至5年

 

觀光類型: 放寬「滑雪教練」、「打工度假」簽證

最後一個是「觀光」相關類型。就像最開頭說的,日本觀光在這幾年真的是飛躍式的成長,也對日本GDP貢獻良多。(今年預計觀光收入會突破3兆日圓,如果真的能來一億人的話,可以達到20兆日幣,相當地可觀)

為了緩和觀光業的人力不足跟進一步地促進觀光業的發展,日本將放寬對「滑雪教練」的簽證。(運動指導者簽證)。目前為止的規定是至少要有三年的執業經驗或者是在國際出賽經驗才能申請,但是北海道、長野縣這些「滑雪」大縣在今年紛紛向日本政府提出,放寬這個限制,以因應滑雪教練不足的問題。延伸閱讀: (日本終於要從「觀光小國」變成「觀光大國」了嗎?)

你可能會覺得,滑雪教練關台灣什麼事? 台灣連雪都沒有耶,那你可能要update一下了,最近幾年台灣到日本的滑雪人數越來越多,甚至有包整台飛機來日本滑雪的滑雪團,自然而然也會有台灣(中文)滑雪教練的需求。所以或許以後你也可以讓你的小孩(或你自己)立志成為一個滑雪教練。

另外一個是「打工度假簽證」,原本每年只開放2000個名額,也從今年開始,增加到了5000個名額,這裡很大一部分也能幫助日本各個觀光景點上人力的不足。

 

以上,這些都是在2015年裡日本新聞報導的項目。個人自己的感想是,在開放外國人政策上面,日本政府動作頻繁,感覺每個月都有新聞說又有什麼新措施來吸引外國人 (或許是我自己太關注?) ; 但以日本社會來說,其實某種程度是比較不同意開放這麼多外國人來的,因為開放有好處,自然也會有壞處。(壞處很常來自日本人太太守規矩,搞得每個外國人來這裡都好像變成來亂的) 而日本趨於保守的個性,常常寧可放棄好處,也不想要有壞處的麻煩。

 

所以我常常定義以政策來說,日本是一個非常歡迎外國人的國家; 但以社會來說,日本是一個不那麼歡迎外國人的國家,感覺剛好跟台灣相反?

 

(參考資料: 日本經濟新聞(1), (2), (3), (4), (5)東洋經濟,Sankei)

Share this...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