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日本工作的W檔案 2018

這篇文章是要講在日本的台灣人最新統計資料。每年WorkLifeinJapan都會整理這些統計資料,加上在日本的觀察,提供一些分析跟觀點分享給大家討論。在這之前,因為政府去年剛公佈了海外工作的人數,還發佈了新聞稿,所以也拿來這邊作一下比較。(要點整理如下)

一、104年國人赴海外工作人數為72萬4千人,較103年減少2千人或0.27%,近7年則增加6萬2千人
二、104年國人赴海外工作者中,男性、大專及以上程度與25-59歲者分別占56.10%、72.52%與54.69%
三、104年國人赴海外工作者以赴中國大陸占58.00%最多,東南亞占15.40%次之。

 

看完這些數字時,第一個想法可能會是「所以呢?」「結論是什麼?」「跟我有什麼關係?」「接下來要幹嘛?」…因為這篇文章剛好也是講數據,就像政府公佈的這新聞稿,為了要有梗,所以要想一下看完數字之後應該要有何想法? 這個數字公佈要作什麼? 跟我(跟你)有什麼關係?

 

上個月,WorkLifeinJapan與政治大學合作在東京舉辦了一個政大的職涯線上座談,座談結束後有一個正在美國唸研究所已經拿到美國當地offer、也正在面試日本公司的一位學弟。

他問我說:「學長,你當時到美國唸書的時候,怎麼沒有想說要在美國找工作?」
我想他要問的是「為什麼當初你選擇來日本,而沒有待在美國」。
我看他似乎期待了一下,以為我會有什麼高深的見解。我直接回答他說: 「我那時根本沒有想到可以在美國找工作」。(啥!? 有什麼好不能找工作的?)
之後我回了台灣,工作了幾年後,申請打工度假來到日本。

你可能覺得我有美國一次經驗,應該學會變通了。沒有,我還是真的以為要「打工度假」,也是找了三個月的「打工」。後來一直找不到,誤打誤撞才找到商社的「工作」,換成了工作簽證、才在日本待了下來。

為什麼我最開始沒有想過可以找工作呢?

是我不想在海外工作嗎? 不是,我後來一直覺得為什麼沒有機會可以早點知道這些機會。

那為什麼當時不找呢? 因為,我不知道原來這是一個選項,所以即使它(海外工作)一直存在,但卻不曾進到我的腦袋裡…

心理學裡有一個著名的實驗「看不見的大猩猩」,實驗影片裡有一隻大猩猩走過畫面,但是因為大家太過注意於影片裡其他人的動作,導致完全沒有注意到大猩猩的存在。當大腦的注意力資源被占據時,人們會忽略發生在眼前的事件。活生生的這個實驗就發生在我的身上,我完全沒有注意到「海外工作」這個大猩猩。

所以整理這些數據,目的就是讓大家真正「看見」這個選項,在大家的頭腦裡埋下一個種子。

讓其實對海外(日本)工作有興趣的人,或者是沒有想過海外(日本)工作的人,也能了解目前在日本工作台灣人的趨勢,讓「消失的選項」在這些人的頭腦裡也埋下一個種子。

 

我們就來看看在日本工作的台灣人數,補齊政府沒有詳細說明的資料,讓大家看看這個「消失的選項」吧。

這次按照跟政府的新聞稿形式,把要點整理如下,算是補足政府資料沒有公佈的部分,同時也可以作一個日本跟整體的對照。

一、106年國人赴日本工作人數為8千3百人,較105年增加1千816人或28%,近3年則增加4千562人(或122%)
二、106年國人赴日本工作者中,女性、與21-40歲者分別占68.46%、51.78%
三、106年國人赴日本工作者以赴東京占45.70%最多,大阪占12.40%次之。

這邊配合詳細數據的W檔案,針對各點作一些整體的分析跟觀察。同樣地按照上面三點的方向來作說明:

 

在日本工作台灣人數,連續三年成長近30%

如果以整體來說,在日本的台灣人數 (包括學生、打工度假、日本人配偶等所有簽證類別) 從2012年以來一直穩定成長。從W檔案的整理來看,從2012年的22,775人一直到2017年來到了54,358人。但按照簽證類別來看的話,成長最明顯的是工作簽證的人數。從2014年以來,每年的成長率分別是33%、30%、28%,連續三年成長近30%。

相對來說,留學生簽證的人數同樣呈現成長,過去三年的成長率分別是15%、14%、8%,但比起工作簽證的人數來說增加的沒有那麼地顯著。以人數來說,2017年的留學生有9,551人,工作簽證有8,300人,雖然留學生仍較工作簽證的人多。但以同樣的成長率下去的話,明年工作簽證的人數就會超過留學生人數了。

也就是說有越來越多的人沒有在日本留學,直接就到日本來工作。

 

來日本工作台灣人,女性占68%,高居不下

在日本工作台灣人的女性比例一直維持在7成前後。從W檔案可以看到2017年的女性比例仍然是68.46%。

過去有許多讀者幫忙解讀,有些猜測是女生比較沒有負擔、不用當兵、語言能力較好等等理由來解釋到日本女性居高的原因。但是這次看到政府公佈的數字,整體來說出國工作是以男性居多的 (56.1%)。

那會不會是剛好到日本的外國人就是女性偏多呢? 在W檔案裡面也有整裡,在日本的外國人的確是以女性較多,但只是52.06%,比男性多一點,並沒有特別的顯著。

所以台灣女性相對來說,真的是對日本工作特別的嚮往。只是整體來說,日本職場對女性還是比較不利的,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呢? 還有就是,台灣男性到底是什麼原因不來日本呢?

 

在日本工作台灣人,在東京占45.7%

在日本工作的台灣人,有45.7%是在東京工作。細看W檔案,如果加上神奈川、千葉、琦玉,在整個「大東京地區」工作的台灣人占了62.9%。因為這邊工作人數的是以持有「技術.人文知識.國際業務」簽證者來計算,雇用這些人才的公司多在東京地區,所以比例高達6成或許不算太大的意外。

有趣的是,順便看一下來日本打工度假(特定活動)的人都聚集在哪邊時,竟然也是在東京的人最多,占23%,人數有1,030人。原本以為很多打工度假的人都到北海道、沖繩,人數只有354人跟108人。

 

講了這麼多的數字,希望會有那麼一個可以進入你頭腦的種子。而看了這麼多的數字之後,你接下來也可能想問的問題是: 這些人到底在日本作什麼工作? 有沒有什麼也是你(我)可以作的? 你(我)有沒有錯過了什麼「消失的選項」?

答案,不該只有一個。

 

*W檔案是WorkLifeinJapan檔案的簡寫,實際檔案的位置是這裡

**這邊的工作人數是以簽證類別「技術.人文知識.國際業務」計算,不包含「永住」(但實際在日本從事工作者)、「特別活動」(打工度假) 等人數。

(photo from vitamindave , cc license,資料整理: W檔案)

Share this...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