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 x 日本 的 商業風格 = ?

三月的週刊ダイアモンド雜誌介紹了北歐目前最新的企業趨勢。之前曾經在北歐系(瑞典)企業工作過,所以想說捧場一下。話說雖然在瑞典公司工作,但是地點是在日本,雖然說公司蠻國際化的 (一個採購辦公室裡有10個國籍左右),但是公司裡的瑞典人不多,所以也不覺得公司文化有什麼獨特之處。當時覺得有趣的是公司的HR規則裡面有一個「創業假」的制度。
 
話說,好端端的為什麼突然要報導北歐國家呢? 因為最近有越來越多的北歐商業風格滲透到日本來了! 
 
Finland 創業社群活動SLUSH 登陸日本
2015年4月24日,SLUSH 的亞洲大會將在東京舉辦。SLUSH是2008年芬蘭當地大學的幾個有志青年為了創造讓創業家交流的場所而舉辦,才短短的六年在歐洲就成長成1萬4000人參加規模的Event。
 
2014年,歐洲的創業家還有各國的首腦、中國的汪洋副總理、阿里巴巴的CTO、日本樂天的CEO三木谷浩史、Softbank社長孫正義的弟弟孫泰藏都到場參加。而這一次將要移師海外、來到日本。在孫泰藏的支持之下,Supercell、Rovio、DeNA的創辦人南場智子都將到場參加這一次盛會。
 
有趣的是原本 SLUSH的創始地 – 芬蘭也一直被認為是一個不會輕易冒險的國家,有企圖心的學生通常不是進大公司像NOKIA,不然就是進了歐美系的Consulting firm,跟在日本,名校的學生都想進日本商社或TOYOTA這個名牌公司的風氣很像。但自從NOKIA陷入苦境,加上SLUSH的帶動之下,這個風氣開始轉變,投入創業的年輕人越來越多。
 
所以,這一次舉辦SLUSH亞洲大會的代表就表示,在東京舉辦SLUSH的用意在於,過去芬蘭不輕易冒險的氛圍,透過SLUSH而有了轉變,相信透過這一次在東京的舉辦,一定也會改變日本的保守風氣。
 
Denmark世界第一餐廳NOMA 席捲東京
今年的冬天,在東京出現了一家「快閃」的丹麥餐廳,總共只營業了五個禮拜。更神奇的是這家餐廳的料理用日本當地長野縣的「螞蟻」來做食材,以嶄新的創意讓食客享受美食是這家餐廳的特色。想要在這五個禮拜裡來這家丹麥餐廳用餐的侯補人數高達6萬多人! 
 
這家餐廳的名字叫「NOMA」,是英國著名美食雜誌RESTAURANT票選年度最佳餐廳2014的冠軍。NOMA雖然是家丹麥的餐廳,但是從今年的1月9日到2月14日五個禮拜的期間,將哥本哈根的餐廳暫停營業,整個團隊的人到日本,在東京日本橋的Mandarin Oriental飯店為日本的饕客服務。
 
為了準備在日本五個禮拜的營業,NOMA的主廚們從1年之前就到日本來走訪各處的農村、漁村,尋找需要的食材。因為NOMA堅持要使用當地的食材,偏偏在日本準備食材是最麻煩的地方,跟NOMA團隊合作的Mandarin Oriental飯店東京總負責人 Anthony說,在歐洲,一般來說只要付錢,沒有不賣的店家。在日本不一樣,這個食材買回去要怎麼料理,提供給什麼樣的客人,日本都會問的一清二楚,否則不賣, 所以他們在簽定合約上花了很多時間。
 
話說為什麼NOMA要大老遠跑到日本來呢?  NOMA的策略相當的北歐,著重於「Global Niche」的定位,跟IKEA跟LEGO等北歐企業一樣,不拘限於丹麥國內,走向國際。而且,在結束五個禮拜的營業後,NOMA的manager也表示,在日本的期間、包括尋找食材等過程讓整個NOMA團隊學習到許多未曾有過的事物。
 
Sweden作曲家Jonas Zekkari 包辦日本偶像團體EXILE專輯
今年1月日本Oricon公信榜排名第一名的是 偶像團體 EXILE 第三代J Soul Brothers 跟Generations的專輯。仔看專輯裡面的作曲者會發現竟然不是日本人,而是來自瑞典的Jonas Zekkari。不光是EXILE之外,例如另一個偶像團體ARASHI的專輯的作曲家也是瑞典人。
 
其實瑞典的作曲家在全球的音樂市場都相當的有名,不僅是日本、在英國跟韓國也都有許多瑞典作曲家的作品。瑞典是全世界音樂輸出的第三大國,因為瑞典的作曲家相當有特色,尤其特別擅長歌謠裡散發一種憂愁旋律的作曲。另外在瑞典,因為冬天太冷而且黑夜又長,所以大家都是整天待在家裡,寫歌的時間自然也比較多。
 
當然這些瑞典作曲家會幫日本歌手作曲也不是沒有理由。日本是全世界的第2大音樂市場。但如果以CD銷售來目,日本反而是最大的市場。而且CD相對於其他的Digital音樂來說,利益較高,作曲家也比較可以獲得相對應的報酬。所以,如同其他的企業一樣,瑞典的作曲家不會將重心放在瑞典國內,而是積極地向外 (日本) 來尋求更大的市場機會。
 
另外,雜誌翻了一翻,發現北歐真的很多國際知名企業 (例如下) 
– 芬蘭: Nokia, Supercell, Riovo
– 丹麥: Lego, Maersk
– 瑞典: Ericsson, Volvo, IKEA, H&M, Electrolux, Teltra Pak,
– 挪威: Statoil, FRONTLINE
 
看了一下內容,發現這些北歐國家有兩個共通點。
 
1. 這些國家的政府都很會見死不救..
政府一切順市場原理讓企業去運作,他們相信與其救那些沒有競爭力的公司,不如多花心力快點找出、培養下一個有潛力的公司。像是芬蘭對於NOKIA,瑞典對於Volvo Cars的態度都是典型的例子。
 
2. 這些國家的企業都動不動就國際化了..
這一點可以從北歐國家的人口馬上看出答案
– 芬蘭: 545萬
– 丹麥: 559萬
– 瑞典: 964萬
– 挪威: 510萬
 
全部加起來跟台灣差不多。因為市場小,所以很多企業一開始就直接鎖定進軍國際市場的定位。像是丹麥的LEGO (公司離哥本哈根坐電車3個小時,人口只有6000人的地方)跟瑞典的IKEA (創始地是個只有8000人的小鎮) 
 
(資料出處: ダイアモンド、photo viaSarah_Ackerman, cc license
Share this...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