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家鄉味雞蛋仔勇闖日本 – Bubble Shop Tamagochan 的庭康

一提到香港,大家腦海裡浮現的一幕,或許是在中環櫛比鱗次的高樓大廈,或許是擁擠嘈雜卻充滿生氣的港鐵。但最令人無法忘懷的,肯定是那些街邊最熱鬧的攤販,偶爾大聲吆喝著催促客人吃快點,永遠端出那些一道又一道難以忘卻的香港味道。

只是,近幾年來的香港,風聲鶴唳。在高壓的生活中,想體驗不同人生的香港人們,紛紛在世界各地落腳。只是在海外的他們,大家還是心繫著家鄉。那些家鄉味是蒸籠飄出煙霧的點心,是茶餐廳簡單快速的凍檸茶和西多士,又或許是熟悉地道的雞蛋仔或格仔餅。偶爾在世界大城市裡不同的中國城裡聽到那些吆喝聲,便已經是一種極大的安慰。

對於在東京創辦 Bubble Shop Tamagochan 雞蛋仔餐車的黃庭康夫妻來說,這樣的家鄉味,應該有更多人知道。他們想做的夢變得更大。

 


 

「我的理念是,或許有十台車,有十個香港人一起過來,可以說一起去玩吧?就是一起做生意,十台車停在一條街裡面,營造出一個像日本的中華街一樣,一個香港的專門美食街。」

一條專門的香港美食街的突發奇想,從十年前開始,一點一滴地發芽茁壯。談到一開始來到日本的契機,是庭康在大阪留學的時候,一場足球賽開始。當時還是留學生的庭康,在放假都會和日本朋友們去踢球、看比賽。某一次看比賽的時候,在球場外面看到販賣食物的餐車,他便跟朋友討論起,希望有一天能夠在球場外面做香港的小吃。

在日本留學結束之後,庭康回到香港,把這份小小的願望藏在心底。在香港又過了一年,因緣際會與原是小學puppy love的太太重逢,然後結婚。由於香港的生活日益艱苦,無論地價物價和租金都漸漸無法負擔。考慮到生活環境與未來孩子的教育環境,夫妻倆再次重回日本,決定踏入餐車的行列。

有很多外國餐廳在日本大多還是以店家的形式開張,尤其是港台食物。Bubble Shop在五年前剛加入東京餐車聯盟的時候,尚未有其他的港台餐車,外國餐車也只是常見的土耳其 kebab 和印度烤餅。近年來才剛剛有第一台台灣餐車加入。由於許多日本人只知道台灣柔軟的雞蛋糕,但不知道香港香脆的雞蛋仔,因此讓庭康夫妻倆萌生賣雞蛋仔的主意。

 

“Hong Kong egg waffle” by rc! is licensed with CC BY-NC-ND 2.0

 

在日本,餐車已經是發展得相當成熟的一個行業。尤其是東京的餐車協會,目前有一千多台餐車會員;每個月餐車協會都會與相對應的活動廠商洽談,安排不同食物種類的餐車在不同的時間與地點出現,避免惡性競爭。但是約定出車的時間就得出車,否則會員將會失去信用。

「日本人很重信用,你有信用的話,做事情比較有力量。」庭康回憶起當年的故事,這麼下了結論。

 


 

說起剛開始來日本的那一年,身為外國人,什麼都不懂,庭康夫妻倆也吃了許多苦頭。他們回憶起第一次參加餐車大會,親眼見識到五十台餐車同時在一個廣場聚集,只有震撼兩個字得以形容。當時,大家都熟識地互相招呼,庭康只能尷尬地拜訪別人,從零開始在這個圈子裡建立交情,打下在日本立足的根基。又例如最開始要租房子時,儘管之前在日本有些認識的朋友,但礙於日本的文化風情不同,當他們需要緊急連絡人的時候,問了許久才終於有一位日本人答應幫忙。當他們開始找餐車的廠商合作時,大多數的廠商只要聽到是外國人,便會委婉地拒絕,幸好最終找到一家理念相近的廠商,才正式得以合作。

起頭的重重困難並沒有讓庭康夫妻就此放棄。他們持續地依照規定場地和時間出車,有時候連身體不舒服,或是寒冷的冬天,都還是堅持上班,這樣才能贏得日本餐車協會的信任。臨時取消出車,不僅是對當天活動的客人有影響,對餐車協會的信用也是一大傷害。

不只是體力上的勞累,在經營理念與菜單選擇上,Bubble Shop 也有所堅持。曾經也有客人反應,向他們要求增加奶油或是水果口味,但由於雞蛋仔應該是來自香港的原汁原味,他們便決定不增加「日系」的菜單。因為他們的堅持,客人甚至會專程從埼玉和橫濱遠道而來買他們的雞蛋仔。這份與客人之間的互動與信任,更是讓庭康夫妻堅持下去的動力。某一次在東京的杉並区出車,有一對老人家夫婦來他們的餐車買了兩份雞蛋仔回去,結果第二個星期,這對老夫婦特意再來找餐車和庭康說,原來他的太太有厭食症,但吃了他們美味的雞蛋仔之後,竟然把兩份買來的雞蛋仔全都吃完還叮囑他們一定要加油下去。

「有些時候我們覺得有點辛苦,有些時候可能不舒服,發燒等等。有一次發燒,真的不想出店,其實是可以取消的,但人家知道我們一個星期只能去一天,他們真的想過來吃,雖然很冷只有兩三度,但就堅持下去了。如果剛開始沒有堅持的話,不會有我們現在這個團隊。」

 


 

信用是日本做生意的基本,而餐車與餐車之間的友誼,也是靠著庭康夫妻一點一滴建立起來的。他說,出活動就像是去露營一樣,他們會開車去一個地方,停車之後把東西搬出來,唯一的差別就是他們能夠在那個活動裡做一點生意,也能和當天參加活動的客人互動。一開始沒有名氣的時候,他們總是會準備免費的一兩分雞蛋仔分配給當天參加的每一輛車,漸漸地其他的餐車也會開始回報給他們禮物。有時候把所有拿到的食物放在桌子上,都甚至不夠放,十台車就會十種食物。有時候臨時給客人找零錢的時候零錢帶不夠,得到隔壁的餐車去借,大家也都樂意協助。這種互助的情誼,讓來自香港的庭康覺得既珍貴又難得。

現在在疫情期間,生意反而好,因為沒有座位,大家都更偏好外帶,比起店家有地理優勢。談到未來的展望,庭康希望他們可以幫助其他來日本開餐車的香港人,利用他們的經驗,可以在這個不容易的行業裡少走一些彎路,當著其他香港人用更短的時間開業。總有一天,在日本會有一條香港美食餐車街,能讓更多的日本人嘗到真正香港的味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