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追求標準答案的東京人夫 – 漫畫家米奇鰻

「拿掉漫畫的話,講白一點,我就是個有一點有趣的大叔而已。」問起漫畫在米奇鰻人生中的份量,他如是說。

由於太太的工作關係,2018年初,漫畫家米奇鰻拿著日本的配偶簽證,夫妻倆一起搬到東京。在新出版的「最軟!東京人夫日記」裡,他描繪了從兩年半前搬來東京的生活紀錄。從一開始與日本搬家公司接觸上的文化衝擊、太太的經典日商職場生活、日本電視節目的細節描繪,到自己偷偷去參加巴士旅行團的經歷,對在日本生活的外國人而言,都是一齣齣寫實的日式風景。

雖然夫妻都有旅日經驗,但這次都是第一次同時一起在日本生活。太太大學時留學日本,也曾在剛畢業時後一個人在東京打拼,但後來因為日本工作文化的高壓,讓她毅然決然回到台灣。米奇鰻則是在三十歲那一年,拿著獎學金,在大阪的專門學校第一次正式的在學校裡學漫畫。一年之後,因為學費得開始自己負擔,便又離開了日本。這次歪打誤撞又回到日本的夫妻倆,在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城市,開始過著有趣的小日子。

「東京人夫」米奇鰻,對生活、對人生哲學、對漫畫、對城市,都有自己獨特的一套見解。

 

 

人的心中都有一個洞,你可以用最簡單的慾望去填滿;你有錢,你可以去旅行,可以住很好的房子。我只要畫出一個很滿意的作品,那個洞就被填滿了,我就不會去追求物慾。對我來說這就已經是個小完美的狀態。我也不是要賺很多錢,但是現在這樣的生活就是我很喜歡的。」他這麼相信著。

翻開米奇鰻的從以前到現在的漫畫作品,例如早期的「最劣歐洲遊記」,幾乎全都是手繪在紙本上。一本漫畫,看起來更像手寫筆記,再加上遊記和日記的綜合體。「台北不來悔」則訴說的是在敦南誠品擺地攤的故事,描繪出2005年的台北,在智慧型手機遍及之前的青春年代。米奇鰻的風格,既不能歸類為日系,也不能被歸類為歐美系。他說,從小就喜歡畫自己想畫的東西,儘管不是主流風格。

「我想要(自己的漫畫)走出一種新的混血的感覺,就像台灣的海島型文化,什麼都接受。」

不要追求標準答案,就是米奇鰻的人生哲學。成為東京人夫,在眾多主打「東京人妻」的自媒體市場裡,讓他的形象更別樹一幟的亮點。

對於米奇鰻來說,身為「社交型漫畫家」,從生活中找尋靈感,然後將這些小細節記錄下來,就是他的漫畫故事來源。在日本的每一天,他用腳踏車去探索不同的角落,與不同的人事物互動;有時是去東京某些公園認識一些不為人知的歷史,有時是去參加巴士旅行團,有時是在家裡和太太簡單的對話。從小愛畫畫的他,早已把漫畫融進生活裡。

 

 

在東京的兩年半,米奇鰻已經手繪了五本厚厚的日記本,每一天畫一格。偶爾在旁邊的頁面塗鴉,或是紀錄在日本旅行的行程等。甚至在去北海道旅行的時候,飛機上的空姐還因為他在畫畫,以為他是小孩子而發給他糖果。這些每天記錄下來的趣事,也讓他有機會客觀地和自己的對話。這些點點滴滴不僅成了他和太太在日本生活裡的滋潤養分,也都成為他在創作漫畫上很好的素材。

 

 

因為是職業創作者了,平常就是蒐集材料,要用的時候你就跟廚師一樣,知道怎麼去炒那個菜,但你不會無時無刻都去想要怎麼做。有了這些材料,想要煮的時候就很好煮。如果沒有材料的話,能做的變化就很有限。平常就是盡量蒐集各種珍貴的食材,但不一定會用到。就先用日記把它做成乾貨,要用的時候再還原。」現在身為人夫而常常下廚的他,這麼比喻。

說起在東京的生活,米奇鰻說,他希望自己可以永遠保持一雙觀光客的眼睛。這樣一來,在日本的生活就可以如同玩遊戲一般,永遠是新奇的。譬如東京有很多離大眾以為的「東京」相去甚遠的地方,這也是東京很具吸引力的原因。不斷地推陳出新,只要換一個車站或一個區域,便會有截然不同的時空與風貌。每到假日,他會騎著ママチャリ(日本媽媽騎的腳踏車),太太則騎著高級的電動腳踏車,兩人一起用腳去探索東京更多沒去過的地方。比起搭地鐵的人們,他們倆對於東京的大小巷弄更是熟悉。

 

 

「像我不會開車,小時候就會覺得世俗的觀點裡,長大就是要開車,要有小孩,要住好房子,標準的公式答案最佳解答。不要每次見面都沒什麼好聊的,薪水,小孩學校學區,聊這個很無聊。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看到自己的作品,這樣的生活態度可以讓更多人看到。」

米奇鰻的日本人夫奇遇記,還在持續地進行中。不知道這個不追求標準答案的人生,還會有哪些更精彩的故事呢?

 

最軟!東京人夫日記

「最軟!東京人夫日記」新書網址

博客來 蝦皮 金石堂 誠品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