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型肺炎疫情中,日本百年老店對台灣市場的再挑戰

兩年前,承蒙朋友與老東家上司的牽引。小弟有緣幫忙一家山口縣百年老店,提供了台灣市場的調查與試售的服務。由於拙者長住江戶,對於關東之外的世界孤陋寡聞。剛開始,還真的不知道他們家的招牌商品 月でひろった卵(月亮上撿到的蛋),是已經熱賣了34年的長壽商品,與名酒獺祭還有課長島耕作一樣,早已是山口縣民心目中的縣代表。在西日本可說是家喻戶曉的伴手禮。在咬過幾顆這個威震西日本的「蛋」之後,來自江戶的我慚愧發現,原來在阿本仔職人甜品的世界,那個東京的香蕉…也還好。​

 



我的老東家是日本的半官方機構,像是台灣的外貿協會。拿日本老百姓的血稅,幫忙日本中小企業拓銷海外市場。也幫忙外資落地投資日本。小弟在職時,參與了不少的兩岸三地海外商談會,也成功的操作了兩次在台北的大型商談會。就以官方平台的第三方角色,幫日本中小企業牽線合作對象,算是有點經驗。

只是,老東家的海外無遠佛屆,一百多個支部遍及全球,偏偏就是獨漏台灣。可同在第一島鏈上的兩大經濟體日本與台灣,長年以來,都是彼此之間的進出口夥伴 TOP5。中小企業沒有官方的橋架或現地窗口,要獨自跨海開拓華人市場,相對難度較高。

 

 

 

當時我在台北的知名百貨拿到一個活動專櫃,透過老上司的牽線,希望能將這家百年和菓老店的產品介紹到台灣。也剛好,當時他們對於海外市場也正開始規劃,新加坡跟台灣都是他們很有興趣開發的市場,我很感謝年商數十億的百年老店對我的信任,也不敢辜負老東家上司對我的推薦。所以,當時這個案子,敝人是舉全公司資源,可真的是一生懸命,完全燃燒。然而,兩年前在台北的試售,卻搞砸了。​

其實,台日看似文化相近,但商務習慣上的差異還是很大。這個在長年旅居日本跟台日相關的工作經驗上,小弟其實早有這樣的體認,在這個案子結案後的檢討更加印證。

有可能是我離開台灣太久,或是我被醃漬在日式辦公室醬缸文化太深,帶著原廠跟很久沒有接觸的台灣百貨零售打交道,以及與新生世代合作夥伴的工作溝通時,實在是非常痛苦的磨合。在台灣,零售業的商務文化,很多事、再大的事,都是嘴巴喬或是LINE留個言傳個圖就搞定。而在日本,很多事、再小的事,都是要不停的確認,至少是E-mail留下證據可循。光是一個原產地證明,就足夠讓台日兩邊各自的立場,從友善變成對立。

由於與配合進口試售的台灣方合作夥伴溝通不良,終究在最後進口報關的程序上發生了失誤,該上架的試售商品因為通關檢驗延宕了交期,讓試賣活動開賣前三天,架上沒有東西可賣,不得已厚著臉皮,拜託原廠出差來台時,盡可能的手提箱內塞滿商品救火上架。屋漏偏逢連夜雨,在商品終於得以海關放行時,卻又傳來商品在海關倉庫發生了貨損的噩耗…。​

原廠出貨時包裝好一箱箱的販售用「月亮上撿到的蛋」單顆版,被置放在隔壁的貨物坍塌壓毀了一半。當報關行用簡訊傳來兇案現場的照片時,在試賣會現場,我跟原廠真的欲哭無淚,無言以對。

那十幾天的試賣。我幾乎都在障礙排除、狀況解釋、叫賣、道歉、然後再道歉的循環中渡過。由於黃金初期的缺貨,後段儘管台北的人客捧場,但結果還是造成了大量現地庫存。在想辦法如何處理保存期限有限的庫存時,同時還要處理貨損的跨境保險賠償、商品延宕的責任歸屬。認識我的人應該可以想像,那陣子的我,除了將台灣國罵發揮到了淩厲盡致,也精進深化了不少日文敬語道歉的功力。​

奇怪的是,現在回想起來。我已經不太記得當時各種災難的慘況細節,也對當時發生事端紛爭的乙方早已釋懷。倒是試賣會上,試吃後隔天又跑回來幫孫子買蛋的阿嬤,一直問我哪裡有門市可買?這件事一直讓我記憶猶新。​

「阿嬤!歹勢,這只有試賣,以後要買只有來日本,而且只有山口縣有門市」

還記得我這麼回答後,阿嬤她那失望的表情,以及她牽手的孫子呆滯的無奈。​

再來就是對把日本原廠交給我的台灣第一次,搞得如此難堪。還有讓相信我的老上司顏面盡失。深深感到巨大的歹勢,無盡的歉意。​

 


兩年了,這期間,日本原廠對於台灣市場的試售,國際商展上的商談,還是會叫我過去幫幫忙。老東家上司遇到台灣案件也願意找我討論。彷彿是那時搞砸後的失敗經驗與不愉快,並沒有讓他們對台灣失望,過往種種如雲煙就這樣消失似的。只是,不管是「本音」還是「建前」,他們這種似乎都「放下了」的氛圍反而讓我良心不安。​

做過市調我知道台灣日本飲食市場的競爭熾烈,也知道原廠他們家這種為求口感品質,保存期限短暫的商品,冷凍管理下的運輸跟倉管成本昂貴。跟其他日本的地方銘菓一樣,墨守於日本國內的交易模式很難面對海外的通路商談。

只是,試賣市調的結果也顯示,這顆蛋對台灣人來說接受度算是高的。再來就是,我總念念不忘試賣會上阿嬤那失望的表情。還有小弟那被狗啃過的些許良心…。​

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日台兩地相望,你過不來我回不去。台灣的朋友沒辦法來日本逛伴手禮,日本原廠的國際食品展也被迫取消。而從日本原廠還有老上司的口中更得知,日本不比台灣的防疫成功,各地的地方經濟景氣幾乎是斷崖式下滑,山口縣也不例外,觀光停擺,出口下滑。下關市唐戶市場現在門可羅雀,本是山口縣自詡的伴手禮,在空蕩無人的觀光景點,冷清的被放置在車站販賣店的一隅。

兩年前的通關大延遲,主要是因為溝通上的延誤,造成了發貨時間閃不過台灣海關的中秋節連休。去年的中秋,被驚嚇過的我只能弱弱地逃避那段恐怖的回憶。

而今年,武漢肺炎衝擊全世界,衝擊了緊鑼密鼓辦奧運的日本,衝擊了觀光最密切成長的台日交流,也衝擊了這家山口縣百年老店可對台灣出口的一切可能。

在全球自閉才能自救,什麼都是要靠網路的當下。總覺得,或許是我該做一點對得起良心,對得起阿嬤失望表情的事了。​

 



如果有台灣的朋友家人。今年中秋想吃點新口味日貨的話,不妨可以參考一下 「月でひろった卵(月亮上撿到的蛋)」。這個募資專案,如果認同的話,還希望大家幫忙,大力介紹分享一下。募資專案如果能過,相信這顆蛋,多多少少可以安撫一下大家無法出國的鬱卒。也可以因為台灣中秋佳節的民俗,幫幫忙振興一下山口縣淒慘的地方經濟。​

嘖嘖募資專案 月でひろった卵(月亮上撿到的蛋)​
https://www.zeczec.com/projects/bpmf-tsukitama?r=1c84607368

 


希望大家都平安喜樂。​
希望今年的中秋,可以有點意義。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