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0 到 1 打造產品,讓我們改變世界吧! WealthPark 產品副總 Seth

WealthPark 產品副總裁 Seth。由於“用科技改變房地產業界”的願景和自己的想法相符,他在2019 年 5 月加入了 WealthPark。進入公司半年後,因為公司缺少 CTO 和 VP of Engineering,除了產品開發之外,在員工招募、團隊建設和公司文化建立,都發揮了自己的長才。讓我們在了解 Seth 從來日本到現在的故事時,也探討這自然激發周遭的人格特質和團隊建設手法。

 

13年前帶著一個背包來到日本

 

你在日本的第一份工作是調酒師嗎?

沒錯。我出生於台灣,在加拿大長大,並在洛杉磯上大學,但我為在加拿大時無法送別祖父的過世感到後悔。畢業後,我想住在台灣附近的亞洲地區,首先想說先去世界各地走走看看,所以當我27歲那年,我帶著5,000美元的積蓄和一個背包來到日本。當時沒有網路,我住在碰巧找到位於新宿二丁目給外國人的旅社,然後開始在其一樓的酒吧工作。

一開始打算把亞洲走一遭、韓國、新加坡和印度都想去看看。但不知道為什麼,在日本的逗留時間一再延長,這麼說起來今年已經是我來日本第十三年了(笑)。

 

對唷(笑)。結果在日本生活了13年的原因是?

酒吧有許多顧客在歌舞伎町工作,跟他們聊天可以接觸到完全不同的世界並學習日語,這真的非常有趣。因為很有趣而把停留時間延長之下過了半年,偶然的參加了索尼愛立信 Sony Ericsson (現為索尼移動通信 Sony Mobile Communication)面向外國人的招聘活動時,我很幸運地被錄取。從那以後我就一直在日本工作。

 

 

在索尼愛立信負責什麼樣的工作?

作為軟件開發人員,我曾在 Xperia 開發團隊工作。當時首次要在操作系統上安裝由 Google 開發的 Android 系統,但因為沒人知道 Android 的規格,就由會說英文的我直接去一趟舊金山的 Google 總部。我經常與他們溝通,並一起思考基於日本市場的功能。

回顧過去,這段經歷對我的職業生涯產生了巨大影響,難以革新的手機業界組織開始讓我感到焦躁。當時在手機業界中,電訊公司的力量特別強大,索尼愛立信等實際製作手機的廠商很難提出新建議。與 Google 一起製造產品時,我開始希望將自己置於一個易於創新、可由下而上提出建議的環境中。

 

兒子的出生讓我重新思考職涯發展

 

在索尼愛立信公司工作了八年,想改變工作環境的想法是逐年加深?還是有什麼重大的契機?

契機是兒子的出生。我進入索尼愛立信的第六年生了小孩,心態想法改變了。小孩在懷胎 28 週後出生,比平常早了 10 週,當我看到他每天在保溫箱中為了生存而努力時,我發覺自己也不能不努力。我停止在穩定的行業邊工作邊抱怨,並重新考慮自己職業生涯的結果,決定挑戰當時開始引起關注的金融科技產業。雖然被說是溺愛小孩的傻爸爸,但從那時開始兒子一直是我最大的靈感來源。

 

這是一個很棒的插曲呢!在索尼愛立信之後,你加入了樂天信用卡 (Rakuten Card)。

雖然我沒有金融知識,但我以從零開始創建團隊和產品的開發經理身分加入。當時,樂天信用卡(Rakuten Card)有意向海外擴張,我想自己在國際環境中領導團隊的能力也有受到肯定。它是樂天集團中的一個很大的組織,有一段時間我曾管理過 80 人。

 

具體來說,參與了哪些產品開發?

樂天信用卡和樂天 pay 的核心支付系統全部由我們團隊負責。另外,我們同時挑戰開發世界上沒有的東西。我們也率先開發了自行車共享的先例。雖然最終並沒有商業化,但在樂天的技術會議上做了發表,並得到了很高的評價。

在樂天兩年,這個自行車共享產品是最令我難忘的項目。因為加入了公司內部創新計劃,如果有自己想做的業務,就可以創辦自己的新創公司。制定願景後,向樂天高層進行介紹,尋找贊助商,尋找想一起製作的夥伴,因此聚集了優秀的人才,成了一個高度靈活的團隊,當時與他們的合作非常開心。

 

從副業開始的旅館事業

 

這聽起來非常有趣。但是你在樂天兩年後離開了對嗎?

我進公司的第一年,開始發現到那環境不適合我。從 0 到 1 的機會比我想得少。因此,為了準備下一步,作為副業我開始投資原本就感興趣的房地產。體內身為華人的血液在沸騰(笑)。中國和台灣有著重視對物品持有的傳統。此外因為容易貸款、易於抵押財產,容易擁有多個房產房,對於地產投資的實際和心理障礙都比日本人低。我的父母、親戚和朋友都在投資房地產,所以我也覺得將來某一天來投資。

 

房地產投資的標的物是什麼?

就我而言,我選擇了京都的一家旅館。當 Airbnb 進入到日本時,我在新宿附近嘗試了一間民宿,並獲得了相當可觀的利潤。但既然難得在日本提供外國人住宿了,我想提供一個只有在這裡才能提供的美好住宿體驗,這樣的話就想在京都做。去京都找房地產公司時,一開始吃了閉門羹(笑)。儘管如此,我還是毫不氣餒每週去京都一次,花了六個月的時間找到了投緣的合作夥伴,購買土地、設計並完成旅館。當時最多經營十幾家旅館,現在擁有其中兩家。

 

 

當時沒有打算將旅館投資作為正職嗎?

這倒是沒有想過。畢竟還是喜歡 IT,並且夢想著用科技改變世界,所以我在樂天時用不動產的收入創辦了一家科技公司。但是我創業之後才知道,樂天似乎不能經營副業(笑)。有一天,公司人事看到了我創設的公司網頁把我叫去,請我選擇辭職或是放棄副業。因此我離開了樂天,去了可以學習大數據和數字營銷的 Catalina Marketing Japan,在此擔任產品總監期間,我也一邊建立自己事業所需的人脈和磨練自己的技能。

 

在 WealthPark 的第一個重大任務是重建團隊

 

在那之後就到了 WealthPark。終於抵達了(笑)。

是的(笑)。去年 4 月,我離開了 Catalina Marketing,正準備籌集資金來發展自己的公司的時候,人力仲介公司介紹了 WealthPark 給我。因為我的好朋友在那邊工作,所以自從 WealthPark 成立以來我就有所了解,而且也很認同他們想要通過科技改變房地產行業的願景。但當時是我一心想要創業的時期,所以我不是面試而是用著輕鬆交換情報的心態去聊了一下。不過我發現他們和我想做的事情完全一樣,這樣的話比起自己一個人不如大家一起來做,因此我以產品副總裁(VP of Product)身分加入了 WealthPark。

我並不是很堅持要創業。我只是想讓世界變得更好。用什麼方法沒有太大關係。公司和自己願景重疊的情況並不多,但由於與 Wealth Park一致,因此我決定加入。

 

進公司之後到現在還不到一年耶。

去年五月底進公司的。總而言之一開始的半年很艱難。加入公司後不久 CTO 辭職了,跟我職位對等的工程師副總裁(VP of Engineering)也離職,一些工程師也一起辭職,想做的事情全都無法進行。更進一步探究後,發現軟件基礎不成熟,技術負債也很大。但是沒有可以對應的工程師。也沒有 VPoE 可以重建工程團隊。因此,我參與進來並開始招聘人才、建設團隊和公司文化。

為工程師團隊和產品團隊雙方做團隊建設同時也每天都在進行面試,因此沒有時間可以去處理最初想要做的產品開發工作,但我認為這是對未來的投資因此用盡全力去做。終於團隊就位、員工增加、公司文化也完成,覺得終於可以去做點新的事情了。

 

去年9月,我採訪了工程師山本先生  難不成當時的工程師團隊是一片混亂?

是唷(笑)。培養團隊和文化真的是用盡了全力,他在訪談中將我列為他在公司中尊敬的人,真的是讓我感到欣慰。覺得自己在做的事情傳達出去了。

 

重建團隊時如何繪製團隊的理想模樣?

好的方面來說是個自動自發的團隊。我認為領導者,唯一要做的工作就是設定目標和支持團隊。之後每個人都能自動自發去作業的話就好了。假設想要橫渡眼前的河流,有的領導者會指示搭建一座橋,而有的領導者會指示去思考如何過河,而我就是後者。我相信年輕人會比自己更好,且我正在建設一個大家的想法會比自己一個人想法要好的團隊。

 

雖然這麼說,在後者的領導下難以行動的下屬也有吧。

在這種情況下,讓他們思考的溝通就很重要。我認為這很好,你覺得呢?為什麼這樣想?重複這樣 100 次,他們也開始變得會自己思考。此外,和團隊輕鬆的交談也很重要,就算是對上司的我也可以發表自己的意見,在建立信賴關係上也要下功夫。

我認為產品經理就是創業家,不僅要製定產品規格,還要組建團隊、獲取預算和資源,並負責任經營商品直到最後的角色。以這樣的前提在建立團隊。

 

您是否有以任何構想作為建立團隊和公司文化的基礎?

最近公司開始在做文化手冊,但是我在加入公司時並沒有任何文字化的企業理念,因此我決定將自身作為專業人士正確的思考文化為基礎。我重視的文化有兩個,第一是“欣賞差異(Appreciate differences)”。如果我們接受彼此的差異,將會有更好的產出,因此我鼓勵大家尊重差異。第二是“就放手去做(Just fucking do it)”。把NIKE的口號“Just do it”,加上 fucking,讓它變得更親民(笑)。我經常說:“有想法不要怕就去嘗試”、“瓶頸存在自己的腦海中”和“ 10 次失敗比 1 次後悔更好”。

但我不會去做任何特別的指導。我做的就是創造一個讓每個人都能自動自發朝著正確方向前進的環境。聽取每個人的意見、讓大家敢於表達、或在A和B爭執時去調解。像這樣持續做著很一般的事情,讓大家自然的發現到只要這樣做就能改善環境並去行動,將之培養成一種文化。

 

WealthPark 的課題和未來的目標

 

你如何看待 WealthPark 目前面臨的挑戰?

第一,房地產業的科技化落後程度遠超出了預期,即使想用科技去改變該產業,也難以按自己的想法前進。象徵的案例像是去年在紐約舉行,全球規模最大的房地產科技研討會。我為了學習最新的科技去參加,但當時發表的技術和組織架構方式,卻是我在索尼愛立信時就已經知道的內容。建築不動產需要花費一定的時間,且我深刻感受到那是和科技業界完全不同的速度感。這個業界有自己的傳統,因此在不同認知和感受的前題下,需要製定逐步的策略,才能讓其接受我們的新提案。

第二是技術債務。有些公司會先暫停系統把技術債務清償,但是我們採取一邊營運一邊還債的策略。畢竟一直做既有的東西不好玩。有人說技術更新,人才也大幅改動,如果不每兩年進行一次整修就會出現技術負債。因此當前的挑戰就是,一邊增加新功能同時還清技術債務去發展業務。

 

你想在 WealthPark 實現什麼樣的目標?

短期目標我想還清技術債務。從中期來看,我們希望讓房地產行業轉化成不懼怕科技的環境。遠期目標則是希望將整個行業科技化,並為投資者提供新的價值。當前的房地產行業生態系統跟股票比起來非常落後,但房地產的投資報酬率實際上卻很高。因此,如果科技能夠使交易速度加快,可以期待吸引投資者關注這個業界,且世界的經濟將因此更加流通吧。

 

最後,如果有想傳達的訊息。

生命短暫,讓我們改變世界吧!

 

WealthPark

WealthPark日本科技房產管理公司
用科技和在日本超過百年的房產管理經驗,招租管理或新房/中古屋購買等相關問題都歡迎免費諮詢。
官方網站:https://wealth-park.com/tc/
臉書社團: https://www.facebook.com/WealthParkTaiwan/
WealthPark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