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千日】日本生活・東京都 中野區・第四年 (會計事務所)

吸引Wei對日本產生興趣的契機和許多台灣年輕人一樣,就是從小開始對電玩的熱愛,加上有一位和日本人結婚的親戚已經移居日本,他從小就時常有去日本的機會,對整潔繁華(又到處都買的到電動)的日本留下極深的印象。大學的時候Wei雖然也順利考上日文系,畢業以後卻是先留在台灣工作,直到某次換工作的時候才興起前往日本發展的念頭。

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Wei找了台灣的獵頭公司,開始求職之路。幸運的是他遇到有一家電信公司主動到台灣來徵才並且爽快的給了他內定,跟其他還要遠赴日本去第一次面試、第二次面試還不一定會被錄取的人比起來,Wei的這條路算是輕鬆許多。

錄取Wei的公司是日本三大電信公司之一「Docomo」的代理店,而他所被分配到的店面位在北關東的茨城縣。雖然物理上的距離不遠,但茨城縣在概念上卻和東京差得十萬八千里,直接讓他進入「鄉下生活模式」。公司周圍有許多的工廠,也有許多外籍勞工,其中從中國來的勞工數量最多,Wei的主要工作便是當這些不熟悉日語的客人來到店裡時負責幫他們辦理業務。這份工作並不算輕鬆,因為只要有外籍客人來,就算是接近下班時間也必須留下來服務,導致他時常需要加班。

雖然如此,很享受跟其他人交流的Wei其實不討厭自己的工作,對他來說提供客人服務和聊天差不多。同時公司的薪資待遇還算不錯,剛來時也幫他找了房子,和周圍一起工作的同仁更是相處融洽,讓他對公司抱持感謝。不過,在工作快滿兩年的時候,Wei還是漸漸對工作量感到有些疲憊,而且也覺得自己應該可以爭取得到更好的薪資條件,在撐到第一次的社員旅行結束後還是選擇辭職。

其實在這份工作結束時還發生一件大事,我當時生了重病所以不得不在醫院住一陣子。

在電信公司代理店的最後一段日子裡Wei幾乎每天都在加班,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操勞過度造成免疫系統失常,他開始感到身體不太舒服。最初所有的症狀還像是普通感冒,但隨著症狀拉長並且越來越嚴重,Wei開始擔心這可能不是一般的感冒,只好到醫院就診。經過醫院的檢查,發現他得到的是一種叫做「結核性髄膜炎(けっかくせいずいまくえん)」的罕見病症,華語的名稱是「結核菌性腦膜炎」。結核菌的種類有很多,大多都具有很強的傳染性,致死率約為13%,因此結核患者在各國都被高度重視,需要入院隔離治療。而結核菌性腦膜炎則是結核病菌入侵腦部以及脊隨的情況,在日本大約只佔結核患者的0.3%左右,並且多發生在五歲以下的幼兒身上,在成人身上幾乎沒有多少病例。即使病例很少,結核菌性腦膜炎仍然是一種相當可怕的疾病,致死率高達28%,而且就算痊癒也有很大的機率會留下後遺症。

極高的致死率以及傳染性,在日本的「感染症法」將結核菌性腦膜炎定為「2類感染症」,當確診之後不只醫院需要通報相關單位、對病患的生活環境進行追蹤與消毒,更是規定需要直接強制病患入院接受治療。半年的治療期並不輕鬆,高燒不退和頭痛噁心等症狀變本加厲,Wei甚至一度陷入昏迷狀態,可以說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所幸他本人的求生意志以及完善的醫療幫助,使得情況漸漸有所好轉,也沒有留下什麼後遺症,在接受半年的治療以後就順利康復了。

住院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出院後的日子更在某些層面上是比住院更大的問題。Wei就發現在自己大病初癒之後居然需要面對高達百萬的住院治療費,幸好在他住院的這段時間裡朋友幫他調查之後發現,有加入國民健康保險的情形下,若是罹患「感染症法」中所規定的疾病時都可以向政府申請醫療費用的輔助,使得原本百萬日幣等級的醫療費用降到十萬日幣左右,也讓Wei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在康復以後,為了避免又因操勞的工作環境弄壞身體,Wei原本還不是很確定的轉職念頭完全堅定了起來,很快就向電信公司代理店表明了去意。他又踏上了求職之路一陣子,也面試了幾間公司,這時有個關係蠻好的朋友得知他正在找工作後,便介紹了一個在東京的機會給Wei。

經過介紹,我跟現在的社長約了吃飯,聊一聊之後他問我要不要去他們事務所上班,我就說「好」。

這間位在東京上野區的小小會計師事務所老闆是日本人,但是主要客層則是來自中國與韓國等地的貿易公司和外資企業。當時事務所正好碰到上一位會說華語的員工離職,因此迫切的需要Wei這樣可以用華語接待客人的員工。

也許許多人聽到是「小規模的會計事務所」就會有工作非常辛苦的印象,但實際上卻完全不會這樣。這位社長是一位願意大膽的搶佔外資企業市場的經營者,思想在日本來說非常前衛,認為上班時間的時候集中精神,但若是當日無法完成的工作就應該隔天再繼續,完全不會要求員工加班。因此雖然他的工作量不算少,但Wei每天早上十點上班下午六點下班,週末也完全都不需要處理工作相關的事,生活比起之前的電信公司代理店要健康規律許多。即使是最近因為武漢肺炎的關係,許多公司都陷入財務危機,特別是貿易與服務業的損失特別慘重,事務所仍然靠著社長高超的經營手腕而沒有太大的損失,讓Wei非常尊敬自己現在的這社長。

雖然事務所位於東京東邊的上野區,但Wei卻選擇住在西邊的中野區,每天都還要花上一個小時以上來回通勤。之所以不選擇住在公司附近,一方面是因為他認為較長的通勤時間代表兩邊的生活圈不會有重疊,可以幫助自己區隔工作與休息時的心情狀態,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他平常喜歡去的池袋、澀谷、新宿,這些熱鬧的地方都位在西邊。

池袋最有名的地標就是大型商場「太陽城(サンシャインシティ)」,其中附設的水族館頂樓有經過特殊設計的企鵝展示場,可以看到可愛的企鵝像是在天空飛行一般在頭頂悠游,是Wei讚不絕口的必遊之地。Wei另外一個常去的澀谷區域則是有著為數眾多的潮流服飾店,在這些店鋪為自己的穿搭添購行頭是他喜歡用來打發時間的方式之一。

街舞是Wei從高中時期持續到現在的嗜好,大學的時候更加深入栽進街舞的世界之後,讓他甚至覺得自己是「街舞系輔修日語」。開始工作之後比較沒有時間跳舞,但現在日漸穩定的生活讓他又可以重拾過去的興趣,現在他開始會在下班後到新宿的街舞教室上課練習,這對他來說也是一個調解身心的娛樂,不只可以運動,還可以讓自己從工作的狀態中脫離。

日本的街舞環境跟台灣有很大的差別,在台灣時大家比較像是享受舞動身體的快樂,但是日本給他的感覺卻是會先設定一個明確目標再扎實的前進。雖然這樣的態度導致日本人進步的平均速度很快,但是這樣的方式在他眼裡卻少了許多樂趣,比較想要純粹享受跳舞樂趣的Wei還是比較喜歡隨性一點跳舞,所以雖然他暫時是沒有打算要在課堂之外投注更多精力。

Wei當初對來到日本就職的決定並非很有把握,即使聽過其他人的經驗分享仍有些擔心,但是實際嘗試以後才發現並沒有想像中的困難。他知道有可能是因為自己比較幸運,但也認為如果不踏出第一步的話永遠也不會有機會知道這條路會不會看似困難,其實是一條康莊大道。

我現在在準備稅務會計的證照考試,因為我大學時的專攻不是會計,可能會需要五年以上的時間,但是就像決定要來日本時一樣是我對自己的願景,所以想要嘗試看看。

〈2020/03/28〉

原文刊載於 千人千日的Medium

—————————————————————————————————————————-

請問您現在住在日本嗎?在生活中有沒有曾經感覺到「這跟我之前聽說的日本不一樣啊!」的瞬間呢?千人千日正在募集各種台灣人在日本的生活經歷,希望可以藉由各位的力量來試著貼近台灣人在日本的真實生活。

目前已經有許多在日本打拼的台灣人分享他們的經歷給我們,讓我們知道各種在日本可能會遇到的好事壞事,但還是有許多地方有著我們所不知道的日常,所以我們想請住在日本的各位幫助我們一起完成這幅拼圖。

請有興趣將自己的獨特故事分享給我們的人進入以下連結填寫您的聯絡方式,或是從粉絲專頁傳送訊息給我們,我們會盡快跟您連絡。

受訪者報名表單

千人千日的粉絲專頁

local.friends.team

除了觀光之外,日本的許多部分對外國人來說依然覆滿神秘面紗。
在日本的日常生活方式是什麼?閒暇時有什麼娛樂?日常中有什麼煩惱?會遇到什麼麻煩?又有什麼樣的體驗是除了日本以外其他地方得不到的?
「既然這樣,我們就來訪問一千個在日本生活的人,從一千個角度拼湊出完整的日本生活樣貌吧。」
這裏不會有旅遊攻略或是購物指南,只有最真實的日本。
local.friends.team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