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千日】日本生活・兵庫縣 神戶市・第六年 (專科醫生研修)

AMO最初只是為了去日本自由行而開始讀日語,結果經歷第一次旅行之後便無法自拔地喜歡上了日本,隨著遊日的次數越來越多,日語能力漸漸提升,日本文化也變得更加吸引他。整個過程就像是慢慢踩進了流沙一樣,等他回過神來時已經在申請去日本工作的半路上了。

 

從台灣的住院醫師決定挑戰日本的專科醫師執照

 

原本 AMO 在台灣的馬偕醫院擔任小兒科住院醫師,在考慮移居日本時便計畫到時也可以繼續自己的專業,但由於日本並不承認台灣的專科醫師執照,他需要重新取得一份執照才可以執業。所幸他發現日本有一套制度,供在海外醫學院畢業的日本人取得日本專科醫師執照,只需要提出必要文件並通過面試、國家考試以及臨床研修。雖然這個制度有規定非 WHO 認定的醫學院畢業不能申請,但看在台日友好的份上他決定放手一搏。

很快地、他就知道這條路果然不好走。由於規定上不能以觀光簽證的身份辦理申請,他先暫時進入語言學校以開始申請程序。日本對於所需文件的標準也是一版一眼,所有文件必須在台灣經過律師認證後一個一個翻成日文,再交給日本的律師全部認證一次,內容詳細到所有大學時修過的學分都必須翻得一字不漏,還曾經因為台灣的畢業證書上只有寫上「學士學位證書」、不是「畢業」而被審查單位退件。不過日本生活的魅力是如此之大,讓 AMO 不屈不饒的嘗試,經過三次的退件、耗費一整年後總算成功申請到參加面試與國家考試的資格。

幸運的是,萬事可能都有平衡存在,書面申請之後的面試與國家考試 AMO 都一次就通過。日本的規定是國家考試後需要經過五年的臨床研修、也就是擔任住院醫生之後才能報名兒科的專科醫師考試,一般會在醫學院就讀時就決定要分發到哪個醫院研修,對直接到日本參加國家考試的 AMO 來說相當不利,但一位台灣出身、當時在西脇市的醫師提供 AMO 直接去他的醫院研修的機會,因此在考取國家考試之後 AMO 可以很快就開始研修,新婚的他也終於可以放心接太太 Jacquin 一起過來日本生活。

西脇市被稱之為「日本的肚臍(日本のへそ)」,其地理位置幾乎是在列島中心,曾經是許多貴族莊園的聚集地而極為繁華,但現在已經沒落不少。已經可以說是鄉下地方通病的交通困難,讓AMO 與 Jacquin 在忍耐半年的腳踏車生活後忍無可忍,咬牙直接升級為以汽車代步,即使如此要去其他地方也大多要一個小時以上的車程。

扣除交通這點,其實西脇市是一個適合居住的地方,環境清幽、食物好吃,更棒的是沒有什麼煩惱。不過這樣的環境終究比較適合退休生活,AMO 這樣的年輕夫婦還是對都市有著一股嚮往,因此在結束兩年前期研修後他們又搬了兩次家,才到了現在所居住的神戶市。

西脇市真的很鄉下,慢跑的時候會被路邊跳出來的青蛙撞到,還曾經在家裡後面看到一大群鹿,對沒住過鄉下地方的我來說真的很新奇。

 

日本和台灣不同的社會氛圍

 

AMO 特別欣賞日本社會中普遍存在的禮貌與距離感,習慣隨時注意自身有沒有造成他人困擾的風氣也讓他覺得很舒服。對許多來到日本的外國人來說,日本人為了維持禮貌所表現出的距離感常常讓人感到冷淡且難以融入,不過 AMO 覺得這種距離感卻代表著能夠避開太多不必要的交往,可能因為醫師職場的應酬不多,加上值班也比台灣少,讓他擁有許多可以自己支配的時間。

以醫師的角度來看他也發現這種社會風氣對於節約醫療資源有很大的幫助。在台灣,過於便宜的健保讓醫療成為垂手可得的資源,只要有任何症狀都可以輕易的獲得治療,但是這種便利性卻逐漸演變成社會大眾普遍的濫用。曾是小兒科專科醫師的 AMO 在台灣時就時常在半夜遇到有家長為了小孩發燒而來醫院的急診掛號,但其實發燒並不是該掛急診的病症,若掛急診只是為了拿退燒藥反而會排擠到真正有需求的人,也增加整個體系的成本。日本從以前便相當積極地向宣導民眾正確的就診知識,成功讓這種將醫院當作便利商店一樣使用的行為、稱做「コンビニ受診」的不良習慣減少許多。

由於將醫療視為國民共享的資源,注重個人分寸的社會風氣間接地讓分級制度在日本得以落實。經過日本醫師學會多年的推廣,一般民眾普遍都會在住家附近有固定看診的「家醫(かかりつけ医)」,藉由讓家醫掌握家庭成員的健康狀況,一般的病症都可以得到較為適當的治療,就算有家醫無法處理的症狀時也會提供病患專業的轉診介紹。配合介紹信制度,民眾不會因為小病小痛就往大醫院跑,而是習慣就近尋找幫助,使得大醫院以及健保的資源可以得到節約。

不只是一般民眾對醫療資源的使用方式比較有正確概念,AMO 覺得醫院方面的風氣也有許多差別。在日本,當診所判斷需要更專業的治療時會將病患轉到地方醫院或是大學醫院,但是當規模較大的醫院判斷病患的情形已經得到控制,一般會將病患轉回診所,讓病情穩定的病患可以就近得到適當照護。若是在台灣,醫院通常不會放棄上門病患,長時間下來反而讓民眾產生一種「只有到大醫院才能得到比較好的治療」的錯誤觀念,也導致許多人習慣第一時間就前往大醫院求診,降低醫療資源的分配效率。

我自己在日本時常遇到家長真的不得不叫救護車帶小孩來醫院急診時,還會一直向醫師道歉,認為給醫院添麻煩了。這種情形在台灣幾乎看不到,只會覺得醫生看病就是理所當然的。

 

接下來的目標

 

現在 AMO 和 Jacquin 一起生活在神戶市。這裡非常適合外國人居住,居民有超過一成來自世界各地,對於他國文化的接受度非常高。就近還有關西最大的神戶中華街,居住在此的台灣人可以輕易從台灣同鄉會以及臺胞會得到許多幫助。他們就住在新神戶站附近,稍微走一下還可以到許多商家聚集的神戶三宮站,跟之前住過的地方比起來要熱鬧許多,也讓他們非常滿意。

AMO 的研修期已經接近尾聲,接著就是要準備專科醫師考試與論文。因為現在的簽證都只有兩三年,時不時就需要去更新,對於決定長期居住在日本的 AMO 來說有些麻煩,因此希望能夠盡快拿到永久居留權。讓他煩惱的是,如果使用「高度人才點數制度(高度人材ポイント制度)」只要一年就可以申請,代價卻是禁止打工,他就無法另外接幼兒健檢或是去其他醫院值班的工作,以大學醫院並不是太高的薪水來說在神戶生活有些辛苦,但是使用一般的工作簽證的話需要工作超過十年才能申請永久居留權,需要非常長的一段時間。現階段AMO還是專心在考到小兒科的專科執照上面,考上之後再嘗試用醫療簽證申請永久居留權。

在日本的生活雖然很辛苦,但也是有許多好處,像是每年可以在演唱會看到我很喜歡的倖田來未或是大橋三重奏,就像充電一樣可以讓我找回初心。

〈2019/11/19〉

原文刊載於 千人千日的Medium

—————————————————————————————————————————-

請問您現在住在日本嗎?在生活中有沒有曾經感覺到「這跟我之前聽說的日本不一樣啊!」的瞬間呢?千人千日正在募集各種台灣人在日本的生活經歷,希望可以藉由各位的力量來試著貼近台灣人在日本的真實生活。

目前已經有許多在日本打拼的台灣人分享他們的經歷給我們,讓我們知道各種在日本可能會遇到的好事壞事,但還是有許多地方有著我們所不知道的日常,所以我們想請住在日本的各位幫助我們一起完成這幅拼圖。

請有興趣將自己的獨特故事分享給我們的人進入以下連結填寫您的聯絡方式,或是從粉絲專頁傳送訊息給我們,我們會盡快跟您連絡。

受訪者報名表單

千人千日的粉絲專頁

local.friends.team

除了觀光之外,日本的許多部分對外國人來說依然覆滿神秘面紗。
在日本的日常生活方式是什麼?閒暇時有什麼娛樂?日常中有什麼煩惱?會遇到什麼麻煩?又有什麼樣的體驗是除了日本以外其他地方得不到的?
「既然這樣,我們就來訪問一千個在日本生活的人,從一千個角度拼湊出完整的日本生活樣貌吧。」
這裏不會有旅遊攻略或是購物指南,只有最真實的日本。
local.friends.team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