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徵稿】改變人生的三趟旅程:從日文系新卒畢業生,到日本管理顧問的 Cathy

思考了很久還是決定打下這篇文章,畢竟當初如果沒有 Worklife in Japan 的啟發,可能就不會有今天的我,以及後來一連串的奇幻旅程。看完我的故事之後,如果能夠帶給他人任何一點正面的影響,或是像自己當年一樣,第一次有了想要挑戰更多不可能的想法產生的話,對我而言,就已感到足夠了。

進入文章之前先簡單交代一下我的個人背景:

某國立大學日文系畢業
日本交換留學一年(地方國立大學,非名校)
透過新卒採用進入日本知名顧問公司,於東京展開管理顧問生涯

 

我一直相信,每個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人生のターニングポイント」(Turning Point of Life,指人生的分歧點),可能是一個事件、一段對話、一本書中的一句話,或一場演講。在經歷的當下也許沒有特別感受,然而事後回想起,或許就是因為那個「ターニングポイント」,決定了之後所做的每個選擇,進而影響了往後的人生。對我而言,直到現在,我依然記得那個改變我人生的「ターニングポイント」事件:由 Worklife in Japan 舉辦的「2017 台灣大學日本職涯線上座談」。

時間倒回兩年多前的春天,當時正在日本交換留學的我,正面臨思考畢業後出路的關鍵時期,剛好當時朋友傳了座談會的連結給我,對於日本就職活動一直抱持興趣,又很喜歡聽別人分享故事的我便順手報名了。

2017 年 3 月 5 日下午,我在宿舍電腦前聽著上述座談會,一字不漏地打下前輩們分享的內容,深怕遺漏了任何一個重要訊息。那是我第一次這麼清楚地知道:原來有這麼多台灣人,因著不同的理由,遠離親朋好友所在的家鄉,獨自在日本奮鬥著。聽著學長、姊們分享著自己的故事,內心有個想法正在悄悄成型,我彷彿聽到有個聲音對我說:就去做吧!

結束後我闔上筆電,對自己說了一句話:我也想要在日本工作。

 

兩年後的我,即將啟程前往東京,開啟自己海外職涯的第一章,還是在號稱競爭率最高、應屆畢業生最難進的產業之一「管理顧問」。

如果說那場座談會是在我心中埋下了赴日工作的種子,那麼在過程中施加養分、澆水灌溉,讓種子真正開花結果的推手,則是接下來的三趟旅程:日本交換留學、東京暑期實習,以及新加坡面試之行

 

交換留學:雜誌社「打工」建立信心,開啟第一波「就活」之旅

 

在日本交換留學的那一年,無疑是目前為止的人生中,最充實的一段時光。除了交換生必做的清單:修課、國際交流、社團、旅遊等之外,我認為「打工」和「就活」這兩個活動,對於自己日後的人生,有非常重大的影響。

當時,我非常幸運地透過學校協助,找到一家雜誌社的工讀機會,在將近半年的時間裡,體驗傳統日商的職場禮儀以及敬語文化,並奠定日後商用日文的基礎。也曾發揮自己的語言優勢,協助翻譯日文文章,收穫良多。事後回想起,儘管當時已經學了好幾年的日文,但對於自己的口說能力,其實一直不是很有自信。然而在日本公司打工的那段期間,讓我對於自己「能夠在純日文環境中工作」這件事情獲得不少自信。

前面提到,自從 3 月聽完座談會之後,我便利用學校放春假的期間,開始了第一波的就活(就職活動的簡稱)之旅。由於日本國內大約從 3 月開始,一直到 7 、 8 月結束,都是所謂的「就活シーズン」(就職活動期間),從交換後期一直到交換結束後的暑假期間,我幾乎把日本就職活動的流程完整經歷了一遍:自我分析、業界分析、就職博覽會、公司說明會、實習、修改履歷表、SPI 測驗、團體討論、面試練習與檢討等。

由於當時交換的學校所在地比較偏僻,有段時間,我幾乎每個週末都搭乘長途巴士,跑到鄰近的都市參加就職博覽會與實習,偶爾為了面試與檢定考,還特別搭飛機到東京去。事後回想起來,自己當時對於活絡日本地方交通事業上,應該貢獻了不少心力(笑)。

儘管後來因為種種因素,決定先回來台灣完成學業,第一波的就職活動暫時告一段落。然而,正因為那段期間的汗水與淚水化做養分,一滴滴澆灌在破土未久的新生枝枒上,才能迎來後面的碩果豐饒之日。

 

東京暑期實習:立場轉換,從企業角度看懂「面試官」到底在想什麼

 

交換留學結束後,我便回到台灣繼續完成學業。期間除了在一家日商公司實習之外,也參加了幾場日商聯合就職博覽會,以及透過人力顧問公司推薦,用 Skype 面試了幾家日本公司,但是,最後結果往往都不盡如人意。正當灰心之際,機會之神再度降臨,我十分幸運地獲得某知名人資顧問公司的暑期實習機會,在東京體驗了一個月的偽 OL 生活(誤)。

在人資公司實習期間,除了又經歷一次日本職場生活的洗禮之外,由於該公司的主要業務內容正是媒合海外學生與日本企業,當時帶我的上司恰巧又負責亞洲地區,我得以獲得許多日本在海外採用市場的第一手寶貴資訊。如果說以前我都是站在「應徵者」的角度,「被動」地在這場就職活動中被評分、選擇,那麼,這一個月的經驗,則是讓我首次站在企業與人資的立場,了解「面試官」在選擇人才時所看重的地方。

透過這兩次在日本公司工讀實習的經驗,也發現了一些有趣的地方:交換留學期間打工的雜誌社,無論是所處地理位置或業界等都偏向封閉保守,公司裡面又只有我一位外國人,在很多規矩與作法上,往往流於傳統日系企業的制式化。相較之下,暑假實習的公司內部風氣則開放許多,不僅外國員工比例高達五分之一,在處理事情上也有較多討論空間。實習期間,上司時常鼓勵我們勇敢發表自己的想法,遇到新的點子時,也大多抱持著開放的態度,讓我第一次知道:原來日本的公司,也可以這麼彈性。

這一個月的立場互換經驗,大大地衝擊了以往的認知,讓我發現不少過去常犯的錯誤與盲點,大刀闊斧地將自己的履歷表砍掉重練。並且,在經歷多次挫折打擊後,重新找回了當初想去日本工作的熱情與初衷。

至此,雜枝修剪整齊,肥料澆灌完畢,只待一個契機的到來。

 

新加坡面試之行:異鄉傳來捷報,就活長征暫時畫下句點

 

實習結束回到台灣後,又一次因緣際會之下,透過人力顧問公司推薦了現在公司的職缺。應徵流程大約可以分成以下幾關:書面審查→人資公司面談→ SPI 測驗→ Workshop →一次面試→最終面試,前面幾關都是經由網路及 Skype 完成,最終面試則在新加坡舉行。

2018 年 10 月末,我一個人拖著一只行李箱,搭了將近五小時的紅眼班機,從秋風颯爽的台北,來到位於南洋的熱情獅城——新加坡,準備面對最後一場重要戰役。

不可思議地是,這趟旅程中,我幾乎不曾感受到一丁點緊張的情緒。抵達後第二天先去參加了人力顧問公司舉辦的模擬面試練習,順便到幾個知名景點走走,品嚐當地南國料理後,便回到住宿地,養精蓄銳準備接下來幾天的面試。

活動第一天早上先聽了有興趣的公司說明會,下午則面試了另外兩家公司,也都順利進入第二關。第二天則是從早開始連續三家面試,包含:一個グループディスカッション,一個 Case Interview +終面,以及重頭戲的管顧終面。前面兩個面試結束之後,不知道是否因為身心靈都早已筋疲力竭,到了管顧終面時反而異常的放鬆。

2018 年 10 月 28 日當地時間下午三點,我走到房間外面,輕輕敲了兩下門,轉身替這個接近兩年的長征之旅劃下句點。

當面試結束後被帶到隔壁小房間,從人事手中接過內定書,那一刻的心情,真的無法用文字形容的喜悅。但我永遠記得,和家人報告完這個好消息,從面試會場走出來後,從金沙酒店一路沿著海灣,散步到對面的魚尾獅公園途中,海風徐徐吹在臉上,整個濱海灣地區的美景盡收眼底。

那一幅景象,在我心中從此刻成了永恆。

 


 

一段旅途的結束,同時也象徵另一段更艱困旅程的開始。但無論如何,都只能勇往直衝了。感謝沿途所有曾幫助過我的人,以及一路上始終沒有放棄的自己。

我想,我終於看到當年種下的那棵小小種子,綻放出了滿室芬芳,未來也將持續開花・結果。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