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藝產業海外推廣計劃 日本搞笑藝人「漫才少爺」長駐台灣

前陣子在金鐘獎上「憲哥」的演講引起了喧然大波,也點出了台灣娛樂產業走出國際的一些議題。希望從對日本的觀察,來看是否有台灣可以借鏡的經驗。很多人可能以為日本文化鮮明,有日劇、有偶像、動漫,在海外的推廣應該沒有太大的困難,但其實日本也正在煩惱如何將他們的娛樂文化推行到海外。

日本在2013年成立「Cool Japan Fund」的官民機構,目的在於加強日本文化 (包括時尚、美食、動漫、演藝等等,總稱「日本的魅力」) 的海外推廣,而 Cool Japan Fund 在2014年年底進一步投資了由「吉本興業」主導的合資公司,致力於日本娛樂文化的國際化。

吉本興業是日本老牌經紀公司 ,旗下有日本最多的搞笑藝人, 也有經營專門給搞笑藝人表演的劇場。 甚至還有培訓搞笑藝人的學校。這篇文章透過專談吉本興業「長駐藝人」海外推廣計劃的負責人跟旗下目前長駐台灣的搞笑藝人「漫才少爺」來聊聊目前娛樂內容在海外推廣的問題和他們正在進行的計劃。

 

可以跟我們介紹一下「漫才少爺」嗎?

我們兩個是透過前輩的介紹後組成一個團體,已經成軍6年了。我們兩個都喜歡在生活中聊天帶一點笑料進去,而小時候看到漫才表演不用使用道具,只以兩個人的對話就能讓人發笑,印象很深刻,所以當初選擇了「漫才」當作我們搞笑人生的起跑點。

(日本的「漫才」,在台灣比較相近的應該叫作「相聲」。不一樣的地方是在漫才裡面,通常有一個人是丑角 (裝傻的),另一個人是吐槽丑角的角色; 另外就是漫才通常在表演的時間也短了許多)

成員之一的「三木」是大阪人。
三木:在大阪原本漫才文化就就相當盛行,從小生長的環境就有許多漫才的元素,也有很多漫才的節目,很自然的就對漫才產生了興趣。但真正決定走上搞笑藝人之路是在大四時,當初父母也是很反對,因為大學時唸的是21世紀亞洲學部,跟漫才其實沒有關係,而且要能夠成為成功的搞笑藝人其實並沒有那麼簡單。後來自己堅持進去搞笑藝人的訓練學校,父母也就妥協了。可惜的是,原本當時邀請我一起去上搞笑學校的友人在入學前突然放棄了,在那樣的情況下,我也沒有被影響,單獨繼續面對自己的夢想。

另外一位成員「太田」是橫濱人。
太田:在日本的關東地區,不像是關西有那麼多的漫才文化,但是在國中的時候,我看了一個節目叫「爆笑播放對決」,覺得受到了很大的衝擊。只是兩個人在電視上的閒聊,但卻可以娛樂這麼多的觀眾!從那時候開始,「將來要當搞笑藝人」這個想法一直都在腦海裡,但沒想過自己真的會變成搞笑藝人。19歲時,看到身邊的朋友找工作在意的就是薪水或是有沒有放假,當時覺得「工作」最重要的應該是內容,而不是那些表面上看到的條件。對自己來說,「搞笑」是可以讓自己珍惜一輩子的工作,而爸媽也覺得「做自己喜歡的事,才能長長久久」所以家人後來也沒太大的反對,20歲就進了吉本興業的搞笑藝人養成學校。

 

“兩個人不使用人道具,單純的聊天,卻能夠帶給大家這麼多歡樂”

這是漫才少爺進入搞笑世界的契機

可能大家看了我們的經歷,會覺得在日本當搞笑藝人不難。而且日本有很多藝人的養成學校,所以會讓人有錯覺,以為當搞笑藝人不難。但其實在日本以能搞笑藝人工作維生的人,真的很少。 許多人畢業後會在劇場表演但表演酬勞很少,有時候一百日元都不到,要生活就只能靠打工賺錢。大部分的人,在畢業一年後就放棄,而跑去找一般的工作。

 

為什麼要選擇到台灣發展?

過去在台灣,日本的娛樂文化還算盛行,但是自從韓國娛樂流行之後,一方面日本漸漸勢微,二來也讓日本思考海外行銷的重要性。這個背景之下,在去年年底由吉本興業跟包括Sony Entertainment的7家公司,ㄧ起成立了合資公司,目的是為了加速日本娛樂在海外的推廣。而「海外長駐藝人」計劃就是這個公司的其重要計劃,吉本興業選出了幾組搞笑藝人,派駐到亞洲各地去,包括台灣、泰國、印尼等國家,希望透過長期的派駐、以在地化的方式推廣日本的娛樂文化。

當時漫才少爺選擇到台灣的原因是,三木在大學時主修中文,也到中國哈爾濱留學過,也覺得有機會中文來表演「漫才」是一個不錯的挑戰。而太田雖然完全不會中文,但是在日本六年的搞笑藝人生涯也沒有太大的起色,去台灣發展,給自己最後一次放手一搏的機會。

 

日本 MCIP「長駐亞洲藝人」計劃 在台灣長年的旅程

吉本興業除了是經紀公司之外,也有電視/電影/網路節目企劃的部門, 也與台灣電視台有合作。

如果我們可以說中文、而且長駐在台灣的話,吉本興業的其他搞笑藝人到台灣來表演的時候,我們可以參與他們的演出,或者有日本歌手、演員來台灣時,我們也能參與主持的工作,整體來說,希望借由我們德長駐,可以吉本興業在海外業務的發展更順利。

現階段來說,我們在台灣主要用語言交換的方式學習中文,也學習台式搞笑文化; 一方面也經營一些社群平台,如Facebook粉絲團或拍一些搞笑影片在Youtube播放,當然也參加一些小型的表演活動。我們接下來的計劃有幾個方向,一個是希望跟在台灣搞笑藝人多交流,也會去拍一些討論台灣與日本的搞笑文化的影片,另一方面也會去介紹「漫才」是個什麼樣的概念,還有就是透過漫才的方式,分享我們在台灣遇到的困難或是有趣的事情。我們的身份是「在台灣生活的漫才師」相信我們能分享許多有趣的想法,將我們最喜愛的慢才文化傳達給我們最愛的台灣。

 

在台灣表演搞笑覺得困難的地方、跟日本有哪些差異?

對我們來說最難的地方是我們還不了解台灣的文化,因為搞笑是跟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了解台灣的文化是我們目前最重要的課題。當然還有就是語言能力,我們目前的中文還不是很好。所以在表演漫才的時候,如果觀眾沒有笑,我們其實不知道是梗不好笑,還是他們聽不懂我們的中文。

還有就是漫才本身的「笑點」不太一樣,可能台灣還不是太了解日式漫才也是一個問題。日本的漫才也是從很久以前一直進化來,「吐槽」的形態已經很不一樣了。但是如果在台灣,完全用了日本那一套的話,觀眾可能會看不懂。所以現在在台灣表演漫才時我們都會先解釋一下,不然聽眾都覺得「為什麼有兩個日本人突然跑出來講話?」在台灣表演的時候,也都要先講「漫才要開始囉!」,如果其中一個人要演「白痴」,也要特別先講「這個人是白痴」,大家會看的比較懂。

台灣搞笑藝人不一樣的地方是,在日本,「搞笑文化」都是由搞笑藝人去發想,但是在台灣,在電視的搞笑藝人作之外,在網路上也可以看到很多的「搞笑名人」,有人拍影片、有人製作動畫、有人畫漫畫,跟日本非常不一樣。在台灣Facebook擁有比電視還大的影響力,但在日本社群網站不是那麼的流行,搞笑名人也不多。所以,台灣多元化的搞笑文化也給我們得到不少刺激。

 

“台灣有太多有創意的「搞笑名人」,是日本沒有的”

我們覺得台灣的「搞笑名人」很專業,他們作的影片都很有水準 (剪接、加音樂、作效果),在日本通常都只有專業人士會作這些東西。我們在台灣都會觀察這些搞笑名人所作的作品,也會看台灣人對什麼東西有興趣,然後試著去學習類似的作法,例如之前的福山雅治結婚,我們也作了一個影片,但品質跟台灣的搞笑名人還有一段差距,我們還要多努力。另外就是台灣的話題真的很廣,也沒有『經典搞笑梗』這種東西,這在日本也是沒有辦法想像的。

 

台灣人適合到日本當搞笑藝人嗎?

台灣人到日本當搞笑藝人也會有一定的難度。台灣人其實很友善,我們在台灣表演搞笑不好笑的時候,還會有聽眾跟你加油,在日本的話,如果搞笑不好笑,聽眾不會太給面子,不笑就不笑。

尤其說如果要作「漫才」藝人的話,那就難上加難,因為漫才基本上是紐粹用語言的方式表演。(不然就是日文要好的跟日本人一樣) 另外,我覺得台灣有很多好玩、有趣的影片,或許可以先把這些影片翻成日文來看看日本人的反應,說不定是一個好的切入方式。對日本人來說中文的語調給人比較強硬的感覺。但我們卻覺得台灣人講話非常溫柔,如果在表演吐槽的時候可能會有點怪,這也是台灣人想到日本來當搞笑藝人時可能要克服的地方。
*採訪的當天,我們也參觀了吉本興業在日本東京的總公司。吉本的總公司很有特色,辦公室是由一個廢棄小學所改建的,員工們大多在過去的「教師休息室」上班,會議室是以前的教室,體育館改裝成co-working space,在整棟建築物的中間還有一個小廣場,十分有特色。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