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度的轉身:不動產顧問的舞士 奕寬

認識奕寬是因為網站的一封來信。 有一位讀者想介紹她的朋友讓我們訪問: “他原本是台灣街舞老師, 也在演藝圈做製作人。 前幾年沒聯絡突然就跑去日本投資房子還做日本的演唱會編舞。 我覺得這朋友蠻酷的希望你們一定要報導他!”  街舞老師? 製作人? 投資房子? 日本演唱會編舞? 一些串不起來的單字讓我很好奇他來日本的心路歷程, 就跟奕寬約在渋谷的一家咖哩店碰面…

現在在日本做什麼?

 

在日本的正職是不動產投資顧問與租貸。副職是街舞跟藝能製作。

 

不動產和藝能界…這是兩個沒什麼關聯的工作…

 

嗯。是有一段故事 (笑)。

我一開始的職業是街舞舞者。當時除了欣賞日本街舞的發達以外,從小喜歡電玩所以很嚮往日本的宅文化,同時電玩也是我的日文啟蒙老師。之後組舞團,參加街舞比賽,得些獎後參與藝人的幕前演出,再進入演藝圈做幕後教學。在演藝圈友人提攜與前輩的指引下參與一些製作案。前幾年以製作兼藝人的身份組了一個團體。籌備幾年後某些原因在發片前夕決定離團。心情沮喪,才抱著給自己洗牌的心情來到日本。

 

剛來日本的時候是怎麼生活?

 

一開始藉由日本的『舞者徵選』制度,徵選上了藝人的東京演唱會,之後慢慢爭取了其他場次,也因友人的提拔得到日本電影編舞等工作。但演藝簽證門檻特殊幾乎無緣,即使是文化簽證,街舞也不被承認為文化藝術類別。到最後我的日本經紀公司也沒招,若是短期簽證到日本接演藝 case 對我來說沒有意義,於是在東京發展了一年半後暫返過台灣。

或許因為東京待得很自然習慣,也累積了人脈,回台後就持續新的藝能製作案,和思考其他在日本發展的契機。

 

日本的街舞/藝能工作跟台灣的有什麼不一樣?

 

Ikuan

 

以往邀日本舞者來台工作,或到 歐美與日本舞者接觸,相處來十分友好。但隻身進入日本的街舞帝國城門內,就發現難度暴增 (苦笑)。日本就算是看似 free style 的街舞圈裡階層觀念還是很重, 因為是外來者,初期受過的不公平待遇相信也是不比其他日本企業工作的前輩少。但是當然裡面也有良善、讓人發自內心敬重的人。

可能是職人文化影響,表演者對時間、輩分觀念、演出的要求高。有制服文化的日本連舞者也穿得像案子滿檔的專業表演家,編舞方向抓得準,符合流行趨勢和市場需求, Old School 的鍛鍊沒被忽視,新風格接受廣泛,能在舞台上更具張力。

除了以上提到的技術層面。更重要的是日本表演者正視生涯規劃,並保有文化繼承管道的系統。我認為這是台灣街舞圈較被忽視的。

日本的上下關係也反映在藝能界。工作步調緊湊,職位層層細分,沒人越界崗位。優點是製作人的作品性格能彰顯;缺點是面對突發狀態的機動性低。以幕前來說若舞台上的一張椅子影響到動線,提出變更位置必須層層上報,一段時間傳到上層再思考是否變動位置。就像火影忍者常說:『忍者要聽從領導的指示,不擅自行動。』

在製作面日本定位也是分明。台灣的製作定義很廣,以音樂製作來講,常有編曲師接案後即自稱製作人的現象。也有老闆由外發編舞師、造型師等過程,便身兼總監與製作人雙重身分。較少定位出一位專業製作人。這些名詞或許想成英文就會更清楚職位區隔。

台灣通才全能,日本專一分工。這也反映在兩國社會的差異,很有趣。也許台灣卡在預算等問題,日韓在這部分執行較徹底。在日本有與東方神起製作人旗下的韓團合作。因為是很強的日韓集合體團隊,那幾次印象很深,從中提升不少經驗值,希望有機會傳承給台灣的後輩。

 

那又是怎麼開始接觸不動產?

 

Ikuan

 

在東京時 , 透過朋友認識了一位台灣投資顧問公司的社長,很投緣的成為好友,也幫他擔任客戶赴日簽約時的翻譯。回台灣後,演藝業的時間以外就到朋友的公司學習。很感謝他們對我的栽培。

實際上,去東京時我有用積蓄買了一個物件,碰巧是個不錯的單位,加上前陣子投資了第二個,確實帶來穩定收益。有了切身的經驗,再次來日本時就以此經驗進入不動產公司。不當自己是 real estate agent,而是個 artist、producer 的角色來分享自己投資東京房子的收穫心得。成交了不少的買賣與租貸,因此對這個職業更有自信與熱情。

外國人在日本通常有錢就能買房子;但在東京租房卻經常有錢也租不到。因此運用業者身分幫助台灣人通過租房審核, 對我來說不亞於投資買賣或來自娛樂圈的成就感,是很有意義的事。

 

從演藝轉做不動產是否感到不適應?

 

畢竟在演藝行業成長,一開始也擔心屬性不合。但東京房子有明顯供不應求的現象,導致大部分日本不動產沒有討好客戶的文化。日本人普遍信任專業。客人若是太失禮或遇到殺價,有些業者會拒接客人,即使有錢也不做。這跟街舞或演藝有些相似處,因此在東京做不動產不需扭曲自己的性格奉承人客。公司也不太限制我的打扮或髮型。這樣很好,對我而言給予自由的空間,能保持對工作的激情與創造性。

 

在不動產業是否有過挫折?

 

我遇過的日本客人都比較信任專業,一旦談妥不會失信找其他業者,不曾有毀約的事情發生;但外國人的案子倒讓我有不少回憶(菸)。

以我的經驗來看華人的奧客招數大多數都是殺價、搞失蹤、找別的業者、有錢就裝大牌等等。也因此房東和業者對這些客人都會特別小心。 在東京租房子,不動產業者是幫助客人製作文件並交涉與審查的立場,而客人是被幫助的對象。求助於專業卻不誠信怎麼行?

自己也有不舒服的經驗:一位台灣無職客人,想住在外國人很難租到的黃金地段,經過交涉說服房東願意承租後,提出資料送審,卻在簽約當日取消,造成我的公司、管理公司、保證公司白忙一場,一次耗損三間公司和一名房東的成本與時間,房東如果頭沒禿一定氣得變超級賽亞人。若房東換作是你,對台灣人會留下什麼印象呢?

也許比起日語或追星,學會尊重才是最該到日本學習的第一件事情。

 

現在要怎麼平衡演藝圈跟不動產的工作?

 

現在對不動產有很大的熱情,最近也因主管提拔,將被升為 team leader 也需要募集志同道合的夥伴,所幸以前當過街舞老師、藝人訓練師,所以喜歡帶人,更想將不動產專業磨練得更卓越。

以前曾想加入日本大型經紀公司。在台灣跟 EXILE 的公司 LDH 有點淵源,也有去過福山雅治的經紀公司 Amuse 面談華人製作人、經紀人的職位,經紀公司的藝人邀約也有。不過發現日本演藝圈模式跟我自己理想的還是有差別。不過我還是一直有和日本單位合作,邀請台灣到日本做交流演出,演藝和街舞都有。或許慢慢連結出一些可能性,以某種形式整合人才,未來做些變革性的有趣事情。

演藝已經是我終生的職業。除了平時會和當地舞者練舞,有興趣的小型演出還是會找時間參與。

 

工作之外平時有什麼娛樂消遣?

 

我會去看藝術展或拍賣會,拿相機到處走走拍照,也喜歡窩家裡打電動、畫圖、彈鋼琴,做這些事能與自己相處,對我很重要。動態部分除了跳街舞之外,則是到家附近的拳擊場練拳。

我有自己的部落格,會寫一些日本生活、美食、電玩推薦相關心得:http://ikuan1207.pixnet.net/blog

也有寫一些電玩文章的 FB Page: 電玩能拯救世界

 

將來有什麼計劃?

 

目前已習慣東京的生活,暫無打算回台灣。也很喜歡不動產工作,希望自己的team能早日成熟,組織更多夥伴在不動產業耕耘收穫,間接連結其他需金錢建構的夢想。街舞和演藝的副業在日本也很順,演出過程結交了些摯友;也有幾個能談心的台灣娛樂圈友人在東京發展。因此在日本生活並無缺憾。

剛開始跳舞的時候因為街舞是一種流行趨勢,外加藝能界朋友和經紀公司老闆提拔,我才能在這個業界生存下來。接下來希望以某種形式提攜後輩出世,我認為這是很浪漫的事情。

 

有給想來日本工作跟生活的人的建議嗎?

 

ikuan

 

常有人說日本需要十足禮儀才能生存。但個性、樣貌、穿著、口條,都會讓待遇變得不同。自己在高資金流動的不動產業,且在東京激戰區。有時太禮貌反而被日本同業認為沒有男子氣概而被小看。加上在日本參與演藝業的經驗,以男性立場而言,實在無法說禮貌是100%絕對。

我建議在不失禮儀的狀態爭取自己的道理與權益,遇到不平等待遇勇敢表達。才能獲得日本人的尊重與認同。而台灣人實在愛好自由,許多習慣在日本卻顯嬌貴。日本對許多守法邊緣的小智慧並不寬恕也不會受讚許。這價值觀的權衡得親身體驗。想嘗試的事情就去做,想來日本就來,人生階段的保存期限過了就沒了。

Share this...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