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基因晶片廠日本分公司技術部長Andy Chang

Andy在台灣唸完大學當完兵,並在某光電企業工作一年多之後,到日本京都大學研究所,在日本拿到博士學位之後到美國當研究員。在美國待了兩年半,收到一家美國生技廠的Offer,要他回亞洲幫忙開發日本市場的業務,命運再度把他送回日本。四年的經營留下了成果,又被全球最大基因晶片廠給挖角,現在在該日本分公司擔任技術部的部長。

日本前前後後待了13年,Andy要跟我們分享到日本工作如何作職涯規劃,也跟我們分享在日本擔任管理階層該如何管理日本的員工。

這次的專訪適合想知道以下答案的人閱讀:
– 有考慮到日本工作、但沒想過「日本職涯規劃」的人
– 在管理日本員工、或日本分公司時遇到困難的人
– 在日本工作、想當管理階層的人

 

1. 可以跟我們談談你現在的工作?

我現在的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基因晶片廠美商 Affymetrix,全球的市占率有六成以上。我們公司主要作的是基因晶片(Gene-chip)、試劑跟用來分析基因晶片的相關儀器、軟體以及技術服務。我們的客戶通常是一些藥廠、或者是研究機構,像是台灣的創源,賽亞,中研院,長庚等企業及研究單位就有用我們公司的產品。我現在日本分公司擔任技術部部長,帶領技術團隊幫公司做技術提案給日本當地的客戶,跟幫客戶解決應用、技術上的問題。

 

2. 「工作」對你來說是什麼?

工作對我來說是「自我實現」。我們從小就開始學習,離開學校後到社會上歷練,而先天上我們原本就具備一些特長,工作是一個可以讓你把在學校所學、社會歷練的經歷跟天生具備的才能發揮出來的地方。如果沒有工作的話,就少了可以實現自我、表現自我的管道。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一個好的工作,應該要可以充分發揮自我能力、充分實現自我。

賺錢或許也是工作的一個目的之一,但是錢通常是與之而來的。一旦你能充分運用自我的能力,通常你也會有不錯的收入。所以應該重視的還是能不能達到自我實現。當然,我也不會一直工作把自己逼到受不了的階段。雖然我一天要收發一百多封信 (包括六日),但是我看email的時候,電腦同時開著facebook、Amazon跟樂天。(笑)

 

3. 可以跟我們聊聊你的團隊嗎?

我目前的團隊有10個人,裡面有3個 Field service engineer、2個 application support、三個Field application specialist,跟一個Assistant,這要面有一半以上的人擁有博士學位,在業界裡面也都算蠻頂尖的高手,其中有好幾個年薪都在一千萬以上。

雖然我們是美國公司,但其實我們的日本團隊不會很International,除了我之外,其他都是日本人。我鼓勵下面的人去學英文。之前也想請過外國人,但是一直沒有合適的人選。原因是因為我們的客戶都是日本的公司或日本的機構,跟大企業的客戶見面、在研究機構作技術簡報或演講、跟解決客戶技術問題時,沒有人當你是外國人而給你特別待遇,耐心去聽你講半調子的日文。在這樣的環境下,我會一直要求自己不管商用語言跟企業文化的認知上,絕對不能輸給當地人。

(那公司為什麼會請你?) 我本身當然英文比他們好,作為總公司跟分公司之間的橋梁,我的日文也不會比日本人差到哪裡去,當然再加上自己的專業、經歷、跟對日本市場的insight,去面試之後,他們很快就決定錄取我。

 

4. 你是如何管理日本員工?

我的團隊每一個都很專業,但也都非常有個性跟堅持、每天都有爭執會發生。在日本企業的員工本來就比較固執一點,我們公司又比其他企業更加嚴重,因為大家都夠專業,而且團隊下面的每一個人年紀都比我大,每一個人的經歷都足以在其他公司當管理階層,卻也堅持在現場與客戶互動。每一個人做事情的堅持都很不一樣,所以一開始我花了很多時間跟員工們去溝通。

我覺得人的管理可以有兩種方式,一種是用威嚇的,另一種是用自己的實力讓員工信服你。我的作法是第二種,我會跟員工溝通我的方式、跟使用這個方式的理由,經過了幾次戰役之後、證明了我自己做的邏輯是對的,員工就會漸漸地信服。管理階層不一定需要比員工專業,但一定要有過人的邏輯能力,才能帶領大家走向正確的方向。

過程中有一件重要的事是,要讓團隊的成員知道你很重視他們的想法,但也同時要讓他們知道,雖然你會聽他們的意見,但是最後的決定權在你,老闆其中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做決定。(如果決定一直是錯的,那自然就不是一個好的經理)

因為底下的人怕什麼? 他們會怕你把他們的credit給搶走,所以要讓勤聽他們的想法,而且讓他們知道,如果發生事情我會幫你們扛,有功勞的時候也會跟你們分享。

 

5. 以一個台灣人在美商日本分公司,你覺得你的優勢是什麼?

我的優勢是語言能力、對日本在地商業、文化的了解跟在美國總部及日本office之間協調的能力。

坦白說,日本office的作法不一定是對的,美國總部的作法也不一定適合日本。但一般的日本人會比較傾向於push back,一有一個新的指命過來,經常就是這個在日本不適用啦、這個在日本不行啦。所以我的任務之一,就是從美國總部那邊接到任務之後,以自己對於日本員工 (及日本市場) 的認識,將任務的內容消化成對日本人來說可以懂、可以信服的東西,而且用日本人的方式,讓他們去了解這個任務並執行。

很多外商在日本設有office,我覺得一個好的日本分公司就是要能夠了解總公司的訊息,做事的方式不一定要一樣,但是方向一定是一樣的。其實business很多方向都是萬國通用的,一個在美國好的方向,通常在日本也不會錯,只是要用不同的文化去詮釋跟不同的方式去執行而已。

 

6. 很多人都會抱怨日本的職場環境,你不會覺得在日本工作的品質差嗎?

我覺得適不適應日本職場是個性問題。辛苦當然還是會辛苦,但每個人的適應能力不一樣而已。說簡單一點,日本人都可以了為什麼你不行?

 

7. 你未來的規劃是什麼? 會想到其他國家嗎?

到了這個年記,在做未來規劃的時候會特別謹慎。不僅會思考下一步,而且還會想到下下一步。(也就是我換到下一個工作之後,對我下下一個工作有什麼幫助? 或下下一個工作的機會可能在哪裡?) 因為年輕的時候如果失敗可以再爬起來,但是如果已經40歲,失敗的話不容易東山再起。我會選擇一個可以往上爬的階梯,不會只選一個只是平行的台階 (這樣沒有意義)

關於會不會去其他國家,這都是按照下一步的機會而定。例如如果我被指派當亞太地區的主管,自然要常到其他國家出差、或者是派駐到其他國家的可能性就高,我也不會抗拒。如果是被挖角到另外一家公司開發日本市場,那自然也會繼續留在日本。選擇對職涯發展有幫助的工作內容會比選擇在哪個國家工作優先。

 

8. 對想來日本發展或在日本工作的人的建議?

不要失去來日本以前自己擁有的優勢、本質。太多人會因為想要融入日本的社會,忘了自己原本有的優勢。但其實你再怎麼融入日本社會,你很難是100%變成日本人,但是你可以100%的維持自己原本就有的優勢,這也是你可以區別自己跟其他日本人差別的武器。

再講廣一點,來日本可以學習日本的好處、優點,但是不要以為這就是全部,要同時觀察台灣、甚至是美國或者是歐洲國家,讓自己的視野更廣。

如果還是20歲的話,那來日本之後不一定要一直待在這裡,可以去世界繞一圈。如果已經30歲了,那要慢慢為將來打基礎。如果待在公司,一直在基層爬不起來,那就跳槽。我推薦用「Z」型跳法。如果一開始你在日商、可以跳到外商看看。如果在大公司,可以跳到小公司當主管、再跳到大公司當主管。年輕的時候可以多看一些公司。

關於面試,如何表現的好? 對於工作、或者是市場等,隨時要思考,保持自己的想法,在面試時,表達技巧固然重要,但是最重要的還是有自己的想法,才能應對各種的問題,侃侃而談,在言談之中流露的自信也可以更容易取得對方的信任。

 

9. 你平常的休閒是什麼? (最喜歡日本哪個地方?)

我喜歡大阪、神戶。大阪比較能感受到日本人的熱情,而神戶是一個很具特色的港都。(東京是一個多彩多姿、但也無色無味的都市。多彩多姿是因為在這邊有比較多來自各國的人跟文化,但不像其他日本的地方,有其他的特色,所以也說它是無色無味)

以前會去跳Salsa,現在因為比較忙,所以比較常在家裡看電影、聽音樂,在我們大樓游泳池游泳培養體力。有時候會跟外國朋友、同事一起去六本木混pub,消除平時累積的壓力。

 

10. 可以分享一下你目前手機在用的app

因為我有花粉症,所以我有用一個app叫 花粉症Navi,在花粉症的季節,出去玩的時候會先用這個app,調查那邊的花粉狀況,有必要的時候會作一下預防措施。

由於現在不管公或私的環境只有英文或日文,我會在有空的時後用TW Lite (可以看台灣的連續劇!)、還有壹電視 (偶爾看看台灣新聞),讓自己多暴露在可以聽到中文跟台語的環境。

1 Comment
  • […] 在日本已跨入第五年,真的很少遇到第三類組的畢業生,要交流的機會更是難上加難。有鑑於此,在一次偶然的交流中遇到了全球最大基因晶片廠日本分公司技術部長  Andy,談到想要聚集東京生技人的想法,在後續幾次討論中,集合了五位管理者,組織了 Taiwanese BioNetwork in Japan 的社群團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