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來日本,但不會日文怎麼辦? 去學! (我的日文之路)

跟其他來日本的台灣人比起來,我的背景相對比較異類。我對日本動畫、偶像沒有特別的興趣,也不喜歡玩電動,也沒有在日本唸書,也沒有日本女朋友還是老婆,在來日本前也沒有來出差過,也沒有被外派。但是,我對語言很有興趣,可以用外語跟別的國家的人溝通是我覺得最開心的一件事,我想是這個興趣帶著我一直走到這裡。

我學日文的起步比較晚,是從研究所的時候開始的。記得當時我在政大,我找了許多的日文課程資源,但因為研究所課程安排的關係,沒有一個日文課程是能符合我的時間的。後來,我找到了台大LTTC辦的日文課,時間是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早上8點到8點45分。因為研究所早上的課一般是從9點開始,如果拼一點的話,研究所的課遲到一下下還是撐過去的。所以我每天早上7點起來,從政大宿舍騎機車衝到台大去上一個小時的日文課,下課後再騎車衝回政大上研究所的課,這樣子開始了我學習日文的路。

到了研二的時候,我到美國去當交換學生,但並沒有因此就中斷了學習日文的路。學校的大學部設有日文課程,所以我就選修了日文課,一個學期的學費要大概15萬台幣 (但因為是交換學生,只要付政大的錢,非常的划算) 只是光一本日文教科書就花了我200多塊美金 。跟美國大學生一起學日文是非常好玩的體驗,一來是看他們的學習方式,老師講解完一個文法之後問有沒有問題,全班20個人,大概會有15人舉手,而且還搶著要造句給老師聽聽看; 一來是看我們學習的差異,當我上去黑板寫漢字的時候,轉過頭來每一個人都是一種「原來字可以這樣(連著) 寫」的驚訝表情。而且因為老師是用英文教,有時候不知道自己是在學日文還是在學英文。

後來回到了台灣,因為趕論文的關係,沒有多餘的時間再去上日文課。但是,那時政大有一個叫「Language Tutor」的Program,是請外籍學生當老師教英文、日文或其他語言,因為也是免費,又在政大裡面,所以我就參加了。在那裡,我認識了一個台日混血兒的老師,爸爸是日本人,媽媽是台灣人,從小在日本長大,到了大學之後來台灣唸書。他那時候是大一的學生,而我已經研二了,所以我只有上過他一個學習的課,後來畢業之後也沒有在聯絡,當時完全沒有想到有一個超驚奇的重逢在五年後等著我們。

畢了業,我進了一家美商公司上班,當然工作是不會用到日文,而且公司在中壢,日文課程的資源相比起台北少很多,所以我只好自己準備日文檢定,週末的時候再上台北跟日本人做語言交換。進公司的兩年後,很幸運地通過了一級檢定。說幸運是因為我考試前做了10年份的考古題沒有一個過的,但真正考的時卻過了。(但我熟記10幾年台灣考試教育的教誨,沒有一題是留下空白的,硬填也把它給填完)

後來工作了三年,我辭去了工作,利用打工渡假來到了日本,找了三個月的工作,才發現自己其實不會日文,面試時都時把稿寫好背好,但只要面試官問「超出考試範圍」的問題只能傻笑,有時面試官重複問題太多次我還是聽不懂,他干脆放棄跳到下一個問題,在台灣學的果然是不夠用。所以,到這邊我也是開始找語言交換,最多一個禮拜跟三個日本人做交換。

後來又很幸運進了第一家公司。(用英文,日文還是不行><) 做沒幾個月後,日本就發生了大地震了,後來福島核電廠的核能外洩消息一出來,已經沒有辦法說服台灣的家人,所以連夜收拾行李買著5萬多塊台幣的機票衝回台灣,再回來已經是一個月後的事了。回來時已經是4月,在日本,4月是每年畢業新人進公司的時間,而新人進來公司時自然會有很多迎新之類的聚會,而我就在一個迎新聚會上,碰到了我當時政大的混血兒老師。他剛好從大學畢業,回到日本來工作,跟我在同一家公司上班。

這一路走來,好多好好玩的故事,我覺得自己走了一條好好玩的路。

這一切都是源自於最初對於語言的興趣吧,因為這個興趣,讓我可以每天早上7點騎車來回台政大,讓我可以在美國也要上日文課,讓我可以用語言交換認識許多朋友,讓我可以有奇蹟似的重逢,讓我可以遇上M9.0的大地震。

可以有一個興趣,一個你願意付出,就算辛苦也做的開心的興趣,大概是一個人一生中可以擁有最大的禮物吧。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