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起台日空中橋梁:日本樂桃航空的 Shirley

⽇本著名的低成本航空 – 樂桃航空Peach Aviation,在2020年疫情的衝擊之下,減少了許多國內外航班。自去年10月起,台灣是樂桃航空重啟國際航線的第一站,也是⽬前唯⼀運作的國際航線。

於九年前開始營運台灣桃園國際機場及⾼雄國際機場兩航點的樂桃航空,在2015年⾸度於台灣招募台籍空服員。Shirley就是第⼀位加入樂桃航空的台籍空服員。回想起當年參加招募說明會的盛況,可說是引起極大的迴響。報名⼈數也因此超出預期。經過投遞國際履歷以及台北、⼤阪兩地的重重⾯試關卡後,Shirley從多人中脫穎而出,成為⼀名台籍空服員 。

當時的徵選條件門檻較高,不只不招收應屆畢業⽣;由於當地的培訓內容為純⽇⽂,因此必須說得⼀⼝流利⽇語。除此之外,具備服務業的⼯作經驗者也有加分。東吳⼤學⽇⽂系畢業,⼜曾在長野縣與北海道的服務業⼯作過的Shirley,成為第一批錄取者。⾃擔任空服員以來,除了⼀般的⾶航勤務外,也常因為台灣人的身分,而被指派到台灣參加與台灣相關的活動。

「我⼀直對空服員這個⼯作充滿嚮往。除了本⾝喜歡旅遊外,我也⼗分喜歡與⼈接觸。當初單純的認為,若是從事空服員⼯作,在國外任職應該比在國內有趣,且⼜可以運⽤⾃⾝的⽇語能⼒。」Shirley說。

 

第一次到日本就業—打工度假

 

在台北長⼤,Shirley學⽣時代開始欣賞⽇劇和⽇本電影;⼤學也如願考上⽇語學界熱⾨的東吳⼤學⽇本語⽂學系。儘管⼤四的時候已經考到⽇語檢定的最⾼級N1,但⾃認⼝說和聽⼒能⼒待加強,於是畢業後,帶著半玩樂半學習⽇⽂的⼼態,來到與台北⽣活感截然相反的⽇本鄉下開始打⼯度假⽣活,並同時測試⾃⼰是否適合在⽇本⼯作⽣活。

抵達⽇本的第⼀站,是位於長野縣深⼭中的⽩骨溫泉區;由⼀對老夫婦經營,只有⼗個房間的⼩溫泉旅館。雖然旅館位於距離松本市區兩⼩時⾞程的地⽅,連wifi收訊都很不穩定,但Shirley 卻在此學習到了⽇本傳統的待客之道。當年年底,為了⼀睹北國雪景,Shirley前往北海道著名的留壽都度假村。⾸次在⽇本⼤型旅館業界⼯作,除了對於⽇式服務精神有了進⼀步的認識外,更學習到了團隊合作的重要。

經過⼀年的歷練,Shirley 有了⼀些⼼得。

「透過在⽇服務業的⼯作,讓我的⽇語敬語變得非常流暢,⽽且也發現,獨⾃在海外⽣活其實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可怕,現在的我也已經不怕⼯作或⽣活中與⽇本⼈接觸了。」

不過為了了解台灣的⼯作環境和氛圍。Shirley 選擇打⼯度假簽證到期後,回台進入在台⽇商任職。爾後,因緣際會進入樂桃航空,再次踏上前往⽇本的旅途。

 

第二次到日本就職——空服人員

 

這次,Shirley 來到航空公司的總部⼤阪,入社後便緊鑼密⿎的展開新⽣訓練。由於樂桃航空剛成立不久,組員相對年輕,制度上相較於傳統⽇式企業更為平等;明亮的桃紅主題⾊(Fuchsia⾊)也反映出活潑的公司形象。空服⼈員⼤致由⽇籍、韓籍、台籍成員組成;國際化的⼯作環境裡,⼤家總是互相交流⺟國⽂化,更有許多同事因為執勤台灣航線,⽽成為學習中⽂的契機。

Shirley也經常在執勤時,指導及分享中⽂的機內廣播內容給其他組員認識。⼯作誠然有辛苦的地⽅,由於航程時間的安排,許多是深夜或清晨出發的紅眼班機,為了前往機場執勤早晨的航班,常常凌晨四、五點就得出⾨。⽬前樂桃航空的最長航線,單趟近四個半⼩時;短程航線⼤約⼀個半⾄兩⼩時的航程。平時基本⾶三段航班,或是兩趟來回,也就是要執勤四段航班。Shirley 笑說剛上線時,還真的需要時間適應。

但若是⾶到台灣航線,就能感受到家鄉的溫暖。台灣乘客總是熱情回應,甚⾄遇過請吃⼿⼯鳳梨酥的阿姨;雖然有時會被誤認為是中⽂程度很好的⽇籍組員,讓Shirley 哭笑不得。也因為台灣乘客⾯對突發的⾶航狀況時,總是能與組員有良好的互動,使得非台籍組員也非常喜歡執勤台灣航線任務。

空服⼈員的⼯作看似以機艙服務為主,但實際上不只乘客看得到的⼯作內容⽽已。

「空服員需要有很強的體⼒和應變能⼒,因為我們最主要的⼯作是要維持⾶航安全;例如提醒乘客們緊繫安全帶、機內禁⽌吸菸等等,然⽽維繫安全的⼯作若做得太刻意,容易使乘客感到緊張或不適。」Shirley說,「乘客⼀旦被影響,搭乘的舒適度就會⼤打折扣,因此如何在⾶安⼯作及舒適的客艙服務間拿捏也是⼀項持續的挑戰。另外,儘管空服員⼿冊中明載著各種危機處理的標準流程,但若遇到突發狀況,且無法按照既定流程處理時,如何與組員臨機應變;如何在當下現有的條件和資源下找到⼀個最適合的解決⽅法,是空服員的重要職責所在。」

 

在日本就業的經驗談

 

問起⾝為外國⼈的在⽇⼯作體驗,Shirley 提起這幾年在⽇本⼯作時感受到的⽂化體驗。

「由於國際航班有⾁品入境限制,在某些特殊航班安排時,公司會特別為空服⼈員準備便當。剛上線時還會和同事互相推辭說『どうぞ、どうぞ (你先請)』,讓對⽅組員先選擇便當的⼝味。沒想到,30分鐘過去;便當都放涼了還在彼此禮讓。」Shirley 笑著說,「現在遇到這個狀況,我都⾃願當第⼀位選便當的⼈,也在這時覺得,⾝為在⽇本⼯作的外國⼈是有優勢的,就是能保有⾃信做⾃⼰;不怕在團體中標新立異、不怕鶴立雞群,蠻有趣的。」

標⽰著姓⽒漢字的名牌總是受到年長⽇本⼈的注⽬,卻也因此和許多⽇本乘客開啟對話。這五年來,Shirley認為透過⼯作學習到不少⽇本⽂化,也結交了許多朋友。當年曾經很難揣測上司或乘客的回覆到底是Yes or No的她,現在她也已練就出了⼀⾝應對獨特⽇本式回覆的⽅法。

對於想要前往⽇本的⼈,Shirley的建議是,不管是⼯作或旅遊,把握機會不需害怕。當然⽇本擁有許多特殊的職場⽂化,包括守時及禮貌,例如:比約定的時間提早五分鐘到場;遇到同事也需主動打招呼問候等,都是構成⽇本職場的⼀部份。

「如果想在⽇本⼯作,最好要了解它、接受它,這樣才能開⼼⼯作。如果真的無法融入這樣的職場⽂化,或許就表⽰這個環境不適合⾃⼰」Shirley說。 「我現在對於這些⽂化的適應,極⼤部分是被⼯作訓練出來的。當然以前曾經抱怨過,不過平⼼⽽論,提早集合這件事情雖說須提前準備,但也不是件壞事;就當它是⼀個國家、⼀個⺠族的習慣、處事⽅法吧!這樣想比較快樂,因為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風俗⺠情。」

另外,若是想要來⽇本就業,卻⼜不想要⾺上被異國⽂化束縛的話,Shirley 認為在外商或是⽇本新創公司任職,或許是個好選擇。

⾯對接下來後疫情時代的發展,⾝為樂桃航空台灣⾨⾯的Shirley ,希望⾃⼰可以繼續投⾝航空業。她也期待未來能分享更多在⽇服務的經驗,尤其到⽇本打⼯度假在台灣還是令⼈憧憬與嚮往;期待能以⾃⾝的經歷,⿎勵更多想在國外擁有不同⽣活體驗的台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