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是禍?是福?疫情下研究生的心境轉變

2020年2月中,帶著只回家一個月的預定計畫,我從日本返回臺灣。當時日本的疫情剛開始蔓延,雖然走在路上曾看到拿了一大袋口罩的日本人,但也僅止於那一次,大部分的人都不太緊張。我此刻也是抱著「幾個月後應該會好轉吧」的樂觀心態回國。殊不知接下來狀況愈發嚴峻,我因此對赴日感到猶豫,最後就完全去不了了。在臺灣時幾乎每天都在等待赴日的可能性,而這一等就是半年。

前陣子終於拿到簽證,得以再度踏上日本的土地。回到久違的租屋處,也讓我有機會整理一下這半年來的狀況與心境變化。

 

簽證過期的窘境

 

去年以留學生的身分在東京就讀一年的語言進修課程,簽證是今年6月到期。依規定,申請簽證更新的手續是到期日之前的三個月開始,所以我本來預定3月中旬回日本後再申請。殊不知後來,日本外務省公布了外國人自4月3日起禁止入境的新規定,我的簽證就在無法更新的情況下過期。因此,這半年內無法赴日的原因,除了日方的防疫對策之外,居留簽證「過期」也是因素之一。猶記得7月底,外務省公布「擁有居留簽證,並在4月3日之前從日本出境」的外國人,只要準備好必要文件,8月5日起可重新入境。我從日本回來時仍擁有居留簽證,它卻在無法赴日的期間到期。其實蠻微妙的,有種「我應該可以去吧!」的感覺,畢竟讓它過期的不是我。但這終究只是錯覺,總之因為沒有簽證,所以必須繼續等待。

順帶一提,在等待的過程中,我覺得如果有疑問,與其在網路上爬文,直接寫信去問學校或是交流協會是一個好方法,可以得到比較明確的回覆。

 

在臺灣體驗留學生活

 

去年辛辛苦苦通過研究所入學考試時,還以為自己終於能夠以院生的身分邁入求學的新階段,這波疫情卻讓我重新體會到留學之大不易。當時在日本政府決定全面限制入國之前,曾有過一絲絲赴日的機會,但一想到日本的疫情,就有一種若去的話將會置身於險境的感覺,所以至始至終猶豫不決。而若待在臺灣,不只是擔心自己停滯不前的日文能力,也因為沒辦法利用學校的圖書館收集資料而對研究進展感到憂慮,當然還包括了人不在日本,卻仍被要求繳交全額房租的經濟壓力。種種因素,讓我曾經沮喪到了甚至閃過「不如先休學一年」的念頭。研究所剛入學就遇到這種事情,真的讓人不知所措。

回家後的前兩、三個月,我一直帶著這種不安與焦慮度過。然而,新學期即將開始,學校那邊似乎一步步地做好了線上授課的各種準備,我也開始思考有沒有什麼即使是身在臺灣,仍可以做到的事情。以我所從事的文學研究來說,去圖書館找資料固然必要,在那之前更重要的是分析文本,找到與文本對話的可能性。所幸,許多文學作品都已電子化,能在網路上閱讀,再加上老師與同學們也會以各種方式提供上課所需的資料,「這不就是我現在能做的事情嗎?」此外,線上授課帶來的另一個顯著影響就是作業量大增,忙碌的生活也讓我沒有餘裕想一些不著邊際的事情。

待在臺灣的好處是,隨著疫情逐漸減緩,許多大學陸續開放。即使跟日本比起來仍有不足的地方,但仍是收集資料的好去處。在疫情下,日本很多學校、圖書館都採預約制,甚至有一段時間禁止進入;相較而言,在臺灣的狀況真的好多了。

當然,作為一個小小的研究生,還是每天翹首盼望,希望簽證趕快發下來。對於簽證發不下來這件事其實感到很無力,畢竟問題不在我們身上,我們就只能一邊乾等,一邊抱怨自己運氣不佳而已。

在這幾個月,我常常跟朋友互相交換情報,問候彼此的狀況。世界各處都在要求人們保持「社交距離」,聽起來似乎會造成人際關係的疏離,但我覺得即使是偶爾的一則小小的LINE,都可以消除那種不安的感覺。

也許更重要的是如何轉變自己的心境吧!在臺灣的生活雖然美中不足,但我如果一直待在日本,情況真的會比較好嗎?留在臺灣,也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穫。前幾個月去大學圖書館找到的資料,是我隨便翻翻找找發現的,如果是在日本的圖書館,是否也會得到同樣的結果?在沒有實際經驗過之前誰也無法斷定。不只是這些,像是與許久不見的朋友聚餐、逛誠品、吃到中秋節的柚子,這些都是我去年因為待在日本而沒辦法做的事情。雖是小事,仍覺得很滿足。幾個月下來漸漸學會了不要去怪罪他人,真要追究這波疫情的始作俑者,我想被指責的那一方也不會承認、不會負責,到最後只會不了了之。即使如此,我們也沒有必要摸摸鼻子自認倒楣,在日本有在日本能做的事,在臺灣也有在臺灣能做到的事情,我相信這些都會在生活中一點一滴地浮現。

 

作者:Charlotte

一邊與文本奮鬥,一邊體驗日本的小小研究生。
明年的新年新希望已經決定了!就是要把論文寫出來……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