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日本文化或是追求人生目標 – 房地產業務的 Shu

雖然我是日文系畢業的, 但是我對日本完全沒有什麼特別的情感。真的就只是申請大學的成績剛好到了日文系就選了它。 畢業之後也沒有什麼生活目標, 更別說有思考什麼就業方向。 不過既然念了日文系,總不能把它浪費掉, 就決定先來日本語言留學,把日文再精進。

拿到留學簽證來到日本之後, 有一天到了東京新宿的 BICQLO ビックロ (Bic Camera 和 Uniqlo 的共同商場)。 覺得似乎在服飾店打工很輕鬆,又可以練習日文對話, 就一股腦的報名面試,也順利的錄取。 但是進去之後才知道自己的日文程度有多差,整整前半年幾乎聽不懂日本同事和客人的日文。 Uniqlo 的日式管理方式也是非常高壓,強烈的規範著每一個人。服裝儀容當然被嚴格要求、時間管理甚至是以秒計算、進行朝礼還要有朝氣喊口號等等,每天都有種要到軍隊上工的感覺。 這樣的管理方式連很多日本人也吃不消。

在 Uniqlo 裡打工時,有一群日本同事大概一年完全無視我的存在、無論我主動示好打招呼、又或是當眼神交會是我禮貌的微笑點頭,完全打破我在來到日本之前,對日本人那種禮貌的印象。但是我一直很認真的對待我的工作,透過多次工作上的互助、以及我不停的主動打招呼的狀況下,那一群日本人也漸漸的對我解凍。工作之餘的閒聊才了解他們沒有接觸過很多外國人,之前在打工的外國人離職率也很高,加上語言的溝通障礙,所以不想和外國人有任何交流。但是經過長時間的相處,發現我對工作的投入,真的讓人很敬佩。也由於這樣,我第一次了解對方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認真而軟化他們的態度。

 

找到人生第一個自己的目標: 拿到日本永住身份

 

在 Uniqlo 我也認識了一個同齡的中國朋友。 由於她的父母在工作來日多年,她已經有了日本的永住身份,也準備要去申請研究所。 我那時只是很單純的很羨慕她能夠自由自在的在日本生活,對永住申請條件一知半解,並且日文才剛低空飛過日檢 2 級的狀況下,沒頭沒腦的就決定我接下來的生活目標就是要申請到日本永住身份。

之後我就依樣畫葫蘆,學著朋友申請研究所。 順利的進商學院之後又因緣際會選擇了念不動產開發,也對這個產業產生了興趣。 在碩一的時候就到房地產公司實習並順利的拿到內定, 在畢業之後馬上成為了房地產業務,主要負責台灣的客戶。 我把申請永住的目標放在日本新的 “高度人才”制度, 只要條件符合, 最短可以在 1 年內申請永住。 我分析了高度人才的分數制度, 只要年薪能夠達到一定的標準, 就可以順利申請, 也讓我對房地產業務的工作更有企圖心。

 

剛成為社會新鮮人的我,對工作充滿了期待以及熱情

 

加入房地產公司後,才體會到前所未有的「充實感」。為了服務客戶,365 天 24 小時隨時都要求自己處在備戰狀態,上班下班儼然對我來說只是一個名詞。剛開始著實吃不消,但每一筆交易最基本幾百萬台幣起跳,也是客戶的辛苦錢。到陌生不熟悉的海外置產更是需要莫大的勇氣和依賴當地的仲介。所以我盡可能地用極致服務的心態去經營客戶。

台日的不動產市場的文化不同,讓台灣客戶和日本業者一開始都有各自立場。小至合約細節、大至成交金額,雙方條件談不攏、不歡而散早已司空見慣。但是立即放棄即失去做房地產營業的意義,還是鼓起勇氣繼續洽談。對外國人不友善的日本業者其實不在少數,無論如何調整心態,每次對方的反應總會讓人不知所措。 交易只要有一方不願配合,如何強迫進行都是無濟於事。但是在之前 Uniqlo 的經驗給了我好的心理建設,在面對日本業者態度不好的窘境時,還是選擇持續溝通,讓對方感受到自己的誠意。只要能夠建立熟悉感,之後的突發狀況總能迎刃而解。努力的達成買賣雙贏的交易。

不過每一個案件都有各自獨特的狀況,我也未曾經歷過完全沒有任何狀況就能成交的案件。我很幸運的有一位好的上司, 在每個案子都給了我很多協助和建言。 但是終究還是自己負責的案子,當意志消沈或是心理壓力很大的時候,就把申請高度人才永住分數表拿出來, 計算著自己需要點數和自己年薪的差距, 激勵自己要達成自己的目標。

歷經海外房地產交易的身經百戰後,也樂於在購屋說明會上與華人客戶分享經驗

 

在到了這個公司三年之後 (從碩一開始的實習到之後的全職),我順利的達到申請高度人才需要的點數, 在遞件之後的 8 個月拿到了日本永住身份。 得到了在日本生活的自由之後, 我選擇了先離職, 並決定要去英語圈的國家再進修自己。 我依然對房地產有很大的興趣,也希望充電之後能夠在回來東京從事相關的工作。

 

給想來日本生活的人的建議

 

我一開始來到日本的時候也只是渾渾噩噩的過日子,連日檢2級都考了5次才過。 但是當我找到了目標之後,我變得非常享受東京這樣忙碌的城市氣氛,帶給人們上緊發條的步調。上班族走路的速度,日本職場的謹慎,和電車誤點的廣播道歉等等追求完美的緊張感會促使自己努力精進,遇到困難只能硬著頭皮解決,讓自己獨當一面的能力日漸強大。

說實話, 我從沒有想過要融入日本社會文化, 但是我在日本很投入的去達成設立給自己的目標,在這個過程中我也得到更多對日本文化的了解和如何和它共存的方式。有了日本永住身份所代表的自由之後, 我也能對自己更不設限,去尋找自己的新目標,也希望能夠藉由我的經驗分享,讓想來日本生活的大家找到和達成每個人的目標。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