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定有挑戰性的目標,就能獲得相等的成就感 – Renyi Design 的 Michelle

來日本之前,我一直都是在做品牌視覺規劃,自從 2013 年在台灣成立設計工作室之後,在台灣跟中國都有許多專案。後來移居到上海,有機會到濟南統籌執行當地第一座 outlet 商城的導視系統設計。之後廣告公司老闆也希望能和我簽下兩年聘約長留在中國工作。但經過一陣思考過後,覺得雖然在中國物資環境很好,但設計相關環境不是我想要的。在 2017 年我就決定離開上海,下一個目標是東京。

當時決定來日本除了個人對日本設計文化的喜好之外, 最大原因是想創立自己的服飾品牌。為了能夠了解時尚產業,還有學習服裝的技術,東京的文化服裝學院是世界屈指可數又位於國際大都市的服裝學校。 之前也曾經和好友成立過手染皮件品牌,但因為不想侷限於自己較熟悉的產品, 就決定目標為申請文化服裝學院的服裝科。

在決定要來日本之前其實我完全沒有日語的基礎,但是我對自己設定了三個目標:一年後到東京、日文半年內拿到 N2,以及能夠在學校面試時能夠用日語流利的對答。 我在做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會給自己很嚴格的目標去督促自己前進,半年的目標雖然沒有準時完成, 我仍然在 2018 年來到東京, 並順利的在 2019 年的四月開始在文化服裝學院服裝科就學。

 

學校與工作的同時斜槓作業

 

文化服裝學院服裝科是兩年的專門學制,讀完兩年可以選擇再讀第三年的進階課程。班導師負責主要的服飾設計課程,而我很幸運的遇到一個對細節非常嚴格的班導師,經過各班級作品發表會的比較,我們班在處理細節的程度明顯與其他班級不同,不過也是因為這樣,常常到快發表的最後一刻作品才檢查完成。文化服裝學院有很多留學生,在班上就有十五個留學生,包含三個台灣人、四個韓國人、一個菲律賓人、一個蒙古人、和六個中國人。 這一年和他們一起上課的過程中我看到了很多不同角度的設計, 也確實學到了很多扎實的實作技巧,也越來越能夠了解設計到執行之間的距離。

在上課的同時我其實也不曾間斷我的工作,因為設計工作始終是我的生活重心。 由於日本留學簽證能夠讓留學生一週有28小時的工作時間,台灣跟中國的業務也沒有因此停擺。一邊工作一邊讀書,睡眠時間變得非常少,尤其開始在文化服裝上學之後,每天平均只睡三到四小時,常常都是天亮才睡,睡一下馬上起來背著大包小包搭車去上學,在學校也會利用下課跟上廁所的時間和客戶講電話。

其實在工作部分我也給自己設定了一個目標,就是在日本生活三個月內可以接到當地的設計案。而我也的確達到了這個目標。

エリヤ株式会社 – MIT口罩商標及包裝

 

窩日本形象整合

 

蕭言中老師在東京的畫展空間及宣傳製作物設計規劃

 

在日本設計工作的經驗談

 

一開始來到日本之後,我先開始接觸在日台灣人的社團,分享自己的作品或是參加在日台灣人的聚會。只要是我想得到的方法,就會立刻執行。建立了自己基本的 network 之後,只要有機會,都會讓他們知道我在品牌形象方面的專長,在聊天認識的過程,找到彼此相同理念,近一步合作就會更加順利愉快。 我也在自己的 facebook、Instagram、youtube上更新自己的作品,其中就有日本公司從 Instagram 聯絡我進而合作。不論是我主動詢問是否有合作機會、或是客人聯絡我希望委託我做設計,其實都是在經過各種主動積極的行動之下產生的結果,當然也是在嘗試各種失敗之下產生的結果。

在日本自然也有和日本人客戶合作的機會,之前就有聽過各式各樣對日本客戶的傳聞,不過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才是真正衝擊的開始。

在我的經驗裡,日本客戶和其他國家比較起來是相當遵守約定且互相尊重的,例如日本客戶不會跟你要很多估價單就消失,通常彼此是建立在互相信任的基礎之上,談到費用的時候基本上已經是決定委託你了。雖然有時支付費用的時間可能不會是在結束設計當下,但是可以很放心的相信他們會履行義務。

但是對日本人的審美觀還有尊重專業的程度則不是想像中的那麼美好,也是有許多被說:「其實設計標誌工作很簡單,就是把文字打進電腦裡,再去拉一拉就好了」的日本客戶,每次開會都會遲到半小時的日本人客戶,以及討價還價案件做到一半消失的客戶。在日本交換名片,也常常拿到樣式隨便材質隨便的名片,這些狀況都打破了當時對日本的美好想像。

不過在討論各地客戶不同的同時,有時候也會反省到,在不同階段的自己也會影響到和客戶溝通的結果,且各個國家也都會有個性不同、習慣不同的人。我認為要如何在溝通中選擇互相適合工作方式的客戶,一直都會是設計服務當中的重要課題

 

2020年開始新的章節

 

到了2020年,因為全球疫情爆發,加上工作繁忙的影響,我決定先暫時休學。 同時間和男朋友一起在日本設立了株式会社來承接品牌視覺整合的服務,也將會把簽證轉換為工作簽證。接下來會持續拓展設計業務,讓台灣的工作室持續運營,也讓日本公司可以正式上軌道。另外我們也在籌備自己的台灣泳裝品牌,目標是明年夏天可以讓大家穿到我們自家產品。

2020 設立的公司: 人一株式會社 Renyi Design

 

給想來日本做設計的人的一些建議

 

雖然到了日本之後不是所有事情都是跟著我一開始的計劃走,我依然很推薦大家可以來東京發展設計。在這裡可以看到世界各地最新的設計資訊,各大設計藝術展也很容易在東京看到,在獨立工作的同時也能夠因為環境提升自己對於視覺的敏感度。

如果想到異地展開獨立的設計工作,方法有很多種,不論是什麼方法,重要的是自己是否有決心要設定目標、達成目標,還要有覺悟會付出各種意想不到的代價,還有面對各種挫折和痛苦,每一個成功接下的案件,都是需要花上無法計算的時間心力,每一次達成的目標的成就感,都是嚐盡各種失敗所換來的,有了這個決心,其實任何失敗都可以成為養分幫助自己前進,而每件事情可以同時擁有不同的心情感受,可能會有擔心、害怕或焦慮的感受,但是不影響身體力行付出各種行動,只有行動,才可以知道自己能做到什麼位置。

1 Comment
  • 文森

    2020-07-06 at 16:13:40 回覆

    這位設計師是誰?有網站或名字嗎

Post a Comment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