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zuki創辦人安田先生:創造一個可以讓任何人重獲新生的社會是我們的使命

―在強調集體主義的日本,有一條隱形的軌道,希望大家畢業後進大企業,在同一家企業工作到65歲退休。若有任何脫軌的行為,要再融入日本這個社會就變困難。在這樣的環境中,安田先生利用自己的經驗針對這些曾經「脫軌」的人提供學業上的輔導「Kizuki」公益法人/株式會社」,以及再就業輔導「Business College」

(以下為作者與安田先生在2019年11月14日的對談節錄)

 

年少期的經驗:在不合理的環境中痛苦成長並決定升學

 

首先可以先請你跟我們分享你的成長背景嗎?

小學的時候,我的父親會家暴,爾後在外面有了另一個家庭便不再返家。母親也在外面有了情人,慢慢的也不回來了。我是在這樣一個複雜的家庭中長大的。

此外,我自己本身有輕度的發育障礙,例如我非常不擅長運動。有時因為太過於專心於事物中,聽不到周圍的聲音。以上種種導致我在學校被霸凌。

在為自己的性格以及家庭環境煩惱的過程中,我12歲的時候決定離開家,進入有宿舍的學校就讀。不過在那學校我也被霸凌,而後自行退學。之後我被託給祖父母照顧,有時也與父親的再婚對象一起住,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在此狀況下,我也漸漸的不再上學,晚上都在外面鬼混。不過因為我無法騎乘機車,所以也無法混進幫派的團體內,我想那也是發育障礙所造成的。

日本在2005年頒訂了發育障礙者支援法,現在在3歲左右就會到醫院就診,在學校等地方也能獲得較多支持與幫助。不過25年前的狀況並不像現在一樣各方面都整備好了。在這樣的環境中,我受困於自己的狀況與複雜的家庭環境,好似我不能融入也不屬於任何地方,我的幼年就是一個充滿孤獨的時期。

 

在這樣的經歷中,你是如何決定要參加大學入學考的呢?

會讓我決定上大學的理由主要有兩個。

首先,我在高中時因為沒有錢嘗試過各式各樣的打工,不過因為發育障礙的問題我做事總是不得要領常常被罵,不管什麼打工我都做的不久。當我看其他同樣身為不良少年的學生們做的很上手,並非常適合力氣活,也有各自的領袖風範,便覺得他們就算不去學校直接在職場工作也可以活躍在這個世界上。相比之下,我連打工也做不好,也不適合做力氣活,或許去上大學這條路我還可以做的比較好,至少在小學時我成績還算不錯。

另一個理由是,當時正值伊拉克戰爭與中東戰火頻傳的時期,看著相關的新聞我覺得我好像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原本,我就對沒有目的的升學感到有點反感,所以一直試著尋找自己想做的事情。從新聞看到發生在中東的國際問題後,我發現在國外有很多比我還辛苦的人。因為自己一直處在不合理的環境中,明明自己沒有錯卻要受苦,我在戰火中的人們身上看到自己小時候的影子。因此我決定上大學研究中東問題。

往創業的路上~Kizuki共生補習班與Kizuki Business College

 

在你成功考上國際基督教大學後,是什麼原因讓你想要創立Kizuki這個補習班的呢?

我創立了Kizuki共生補習班是為了想要支援中輟的學生們繼續進入大學升學。

創業的契機是我自己本身不適合當普通的上班族。因為發育障礙的關係,雖然我曾經進入日本的大企業工作,但因為不適應那個環境最後選擇辭職。當時因為金融海嘯的關係並不容易找到別的工作,加上我對於再重返大企業工作感到不安,所以決定自己創業。

此外,若我選擇創業的話,我會希望我可以幫助正在受苦的人們。在大學時我為了瞭解國際狀況與問題前往孟加拉,我發現孟加拉的國民雖然過著貧窮的生活,但因為所有人都在一樣的經濟狀況,沒有人覺得自己特別的不幸。那時我發現,比起幫助沒有感到不幸的發展中國家的國民,我更希望可以幫助離自己更近,心中正在受苦的人們,我認為這樣的工作更有意義。

還有一個契機是,我希望可以創辦解決我自己青少年時期的煩惱的事業。當我決定升學時,我去補習班也總是跟不上進度,因此受了些苦。根據日本文部科學省的調查,每年沒有去上學的學生有19萬人之多,並持續增加中。我決定要開辦一間幫助曾經離開學校,但仍舊希望可以繼續前往大學升學的學生們的補習班。

在2011年我選擇創業的時候,創業這個選項還不是那麼普遍。所以我只是希望可以活用自己的經驗與強項,就開始了這個事業。現在回想起來,可能也是希望自己青少年期受過的苦可以成為一個有意義的經驗,才會在創業這條充滿荊棘的路上,一路不放棄的努力過來。

 

在你創立了Kizuki補習班後,聽說你正在開辦Business College這個新事業。想請問你詳細的事業內容。

“Business College”針對因憂鬱症或發育障礙離職的社會人,提供學習金融或行銷等商務知識的場所與機會。此外,也會幫忙尋找就算有障礙也能發展、活用自己強項的工作。

雖然Kizuki補習班能支援大家的學習之路,但我認為接下來必須進一步延伸到「工作的支援」,因此創辦了新的事業。尤其在日本有相當多的人因為憂鬱症或發育障礙而無法繼續工作,所以我想要幫助有這些煩惱的人們。

此外,就算在Kizuki補習班能幫助學生順利考上大學,但當中有很多學生有著發育障礙或是不擅於溝通,所以我一直很擔心大家大學畢業後的出路。想要提供從升學到就業的輔導,這樣的念頭也是我創辦新事業的一個契機。

最後,我個人的原生體驗也是創辦新事業最主要的理由。我也是進了大企業後,由於發育障礙無法適應公司的環境,後來得了憂鬱症,四個月就離職了。不只是我,在日本工作的人,四個人當中就有一個人有經歷過心靈方面的不適,而當中進一步離職的人有13.3%(勞動政策研究・研析機構的調查、2014年)。因此,我決定要善用自己的經驗,對於抱有一樣的煩惱的人們提供可以支援的新事業。

提供可以學習金融等專業知識的機會,是Business College的強處。雖然一直以來也有其他醫療與福利機構提供輔導就業的服務,但課程內容多為練習新聞摘要,或是不斷摺紙飛機等等,比較偏向重度障礙人士的復健。對於有念過大學,一度在大企業工作過的人,課程內容沒有非常適合。因此,Kizuki準備了可以學習更高度、更專業的知識的課程,例如網路行銷或會計、分析自我心理等課程都很熱門。另外,有不少發育障礙的人對寫程式或IT也很擅長,所以我們也在計畫要新增IT相關的新講座。

另外,我們也為發育障礙的人們提供了就業的支援。日本的法律(身心障礙者雇用促進法)有規定,依據公司規模或人數必須雇用的身心障礙者的人數,不過很多工作機會都是單純的作業或輔佐性的事務內容而已。而有發育障礙的人們當中,有不少人擁有東大或京大等高學歷,腦筋很好,只是比較不善於溝通或是同時處理多項工作而已,所以單純的事務內容對這些人們來說有點大材小用。因此,Business College會和大家一起分析自己的強項跟弱點,一起尋找有障礙也能真正活用自己能力、能夠活躍的地方。例如,我們會建議強項是英文的人能變成翻譯家,如果不適應當上班族的話,就當自由接案子的工程師等等。我本身也是不適合當上班族,但是當創業家後就比較順利,所以想要讓更多人知道我個人的經驗。

 

在輔導障礙者就業的過程中,你有感受到什麼困難嗎?

最大的難題是日本企業的人事制度,傳統的日本企業有職務輪換(Job Rotation)的前提,通常雇用員工後會將大家輪調到業務、會計等各個部門,頻繁調動的環境對障礙者來說很不安定,也較難適應。另外,和外商公司比較的話,日本企業通常沒有明確的Job Description(職位描述),要應徵的時候也看不出具體的工作內容,很難判斷這份工作到底是不適合自己。

其次是,很多在醫療、福利相關的業界工作的人們,沒有實際在商場工作過的經驗的話,可能較難提供適當的建議。例如,對於「不擅長溝通但喜歡寫文章」的人,如果不清楚現在的商務界的動向的話,或許會想不到可以建議當「網路文案寫手」。

今後的目標~以日本為起點,將事業擴大到全球~

 

針對事業內容,你之後想朝什麼方向或目標前進呢?

我想要擴大現在事業的規模與影響力,未來也希望可以擴大版圖到海外。

Kizuki的理念是「針對在社會上活著感到有困難的人,創造可以重新來過好幾次的社會環境」,不僅是日本,在世界各國也有許多人抱有同樣的煩惱。然而,在日本的社會福利相關的業界,有很多人都習慣將日本與國際化分為不相關的兩個世界,所以我希望能讓更多人放眼到海外,能將事業版圖擴大到國際規模,去解決各種社會問題。

我認為Kizuki要打入海外市場時,可以發揮以下兩項優勢:

1: 網路行銷的經驗與知識:會使用Kizuki的服務的人,一半以上都是透過網路找到Kizuki的。而Kizuki也不斷地透過SEO(搜尋引擎優化)以及改善網路內容來增加、吸收客人,所以這方面的知識也可以運用在海外。

2: 組織架構的經驗與知識:在2019年目前,Kizuki在日本國內有15個據點(補習班、Business College、地方政府組織等)。雖然分散在各處,不過我們在各個據點都設計了一樣的人事與採用的制度,能夠標準化組織制度也是Kizuki的強項之一。

具體的方針還在計畫中,目前主要策畫的大方向如下:

● 促進心靈健康的科技化

活用科技創造新的服務項目,例如,設計可以簡單查詢、評價心靈方面諮詢服務的App,或是可以檢測身心健康指數(像是睡眠時間)的App等等。聽說最近在矽谷有不少身心健康相關的新創公司,所以我想要多了解海外的各項服務,一同推廣到世界各國。

● 以東亞為起點進軍海外

東亞各國在地利、文化上都和日本親近度較高,所以我希望能將日本累積的經驗與知識拓展到台灣、韓國。我們公司在日本最廣為認知的是「幫助中輟生重新就學的公司」,然而現在事業內容也包含Business College,能幫助出有發育障礙或憂鬱症的成年人、上班族重新找到工作。因此現在的目標是要幫助有心靈健康的煩惱的所有年齡層的人。今後也希望能在台灣建立新的據點幫助更多人。

我聽說在台灣,15歲以上的身心障礙者僅有兩成有就業(台灣勞動部統計,2016年)。此外,雖然不像日本有「終身雇用制」,工作的自由度貌似比較高,但也有其他許多問題,像是加班時數長,工作多責任制較辛苦等,所以也有心靈健康輔導的需求。因此我想創立能解決東亞獨特的問題的服務,如果在台灣也有相同理念的夥伴的話,歡迎您的聯絡,讓我們一同去解決社會的課題。

 


 

從社會既定的軌道「脫軌」、以及心靈健康的煩惱,絕非只有日本才有的問題。在台灣也有不少人獨自懷抱著相同的煩惱,或沒有辦法上學或去工作。作者希望在台灣也能早日提供Kizuki的支援服務,幫助更多的人們。

 

作者:周姵辰/余瑞云

日文訪談:【キズキ代表 安田さんインタビュー】 何度でもやり直せる社会を作る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