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在心裡的建築熱情持續不滅 – Torao+Hsieh建築事務所的 Alice

我從小就是一個念書不行但是很喜歡藝術跟畫畫的小孩。國中讀的是升學國中,每天苦悶的過著無止盡的念書考試巡環生活。只記得趁著學校文化季,校慶,校內校外比賽等活動時,熬夜趕圖的那種興奮的心情讓自己更確定自己的興趣。最後在媽媽的鼓勵下念了復興美工,雖然那時候不知道未來在哪裡,但是就是每天努力,不眠不休的畫畫,畫西畫、畫國畫、畫廣告設計、做平面。漸漸發現自己除了平面對於空間的構成概念也很有感受,就在那個時候種下了想念建築的種子。

感謝當時大學有推薦徵選的機制, 讓我有機會用學科加術科成績的方式申請大學。原本是考慮念紡織相關的學科,以便幫助家裡的事業,但是最後爸爸推了我一把,覺得難得自己有了明確的興趣,為什麼要放棄不好好發展?!不過沒有理科背景的我無法念建築,所以當時選了有共通點的景觀建築系。

大學畢業後,希望設計能看的更廣,決定出國念書增進見識,最後幸運的申請到了RISD(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的景觀建築系碩士。

RISD景觀建築系碩士是一個為期兩年的課程,前半年的設計課程是和建築系的學生一起上課。當時我的指導教授是建築系的系長,在念建築關係課程時常常獲得他的稱讚。 有一天指導教授直接問我,如果有興趣念建築的話,可以給我一個讓我能直接轉至建築系就讀的機會。一直對建築有興趣,但是始終沒有緣分的我而言,是一個夢寐以求的機會。但是因為缺乏理科背景, 轉到建築系之後需要再多待一年, 經濟方面有比較大的壓力。 還在煩惱的某天,教授直接遞給我一張轉系申請書, 說了一句

只要簽名,明天開始妳就是建築系的學生了。

很感謝教授最後推我的這一把,讓我決定接受轉進建築系這個新的挑戰。在轉建築系後的第一個暑假,有機會到日本的隈研吾建築事務所實習, 那時算是第一次接觸了日本的建築業界。 完成學業之後, 拿到了在挪威的建築事務所的工作機會, 從歐洲開始了我的建築師生涯。

Infinity House by Keishin Hirokoshi

Infinity House ©️ Keishin Horikoshi

工作了一陣子, 發現自己還是比較嚮往在日本實習工作的經驗。 於是在挪威工作一年之後決定要再試著回到日本工作。 一般人對於建築業的看法都是一個工作時數很長的工作。 在挪威建築事務所,卻反而對在注重work-life balance的環境裡有點無所適從。 同事都準時上、下班, 沒有所謂的為了案子而熬夜的工作概念。 我反而開始懷念在日本實習時大家為了自己的案子而注入所有熱情,不分晝夜去完成,為了自己未來的夢想在燃燒,做設計就是自己生活一部分般的那種瘋狂氛圍。 於是鼓起勇氣把作品集及一封日文很破的親筆信寄給了青木淳先生,也很幸運的能順利回到日本,在青木淳建築計画事務所工作了整整六年。

Milksha by Keishin Horikoshi

Milksha ©️ Keishin Horikoshi

在事務所6年裡很幸運的有機會嘗試各式各樣不同的案子,不管是日本國內或是國際,藝術季展館,室內或是建築。 青木淳建築計画事務所的一個特點,是每一個設計者都是獨立一個人負責自己的案件,從一開始的基本概念設計到最後的工程監督。 我也如願得到了一個把生命貢獻給自己最愛的建築熱情,這樣子的一個機會(笑)。

在事務所累積一定經驗後,獨立出來設立事務所一直是自己的夢想。 在事務所工作的6年間, 我認識了也是建築師的先生, 在2017年的時候決定創立我們的事務所 Torao+Hsieh Architects

Furniture House ©️ Torao+Hsieh Architects

Torao+Hsieh Architects是一個以東京及台北為據點的建築設計團隊。運用都市、景觀、建築、室內各種不同視點在每一個設計案。我們重視人與環境、文化間的關係,利用各種人、事、物的參與與溝通創造出屬於基地獨一無二的作品。 素材上利用常見與不常見的素材用設計做出顛覆以往的感受。

我們喜歡利用常見或是不常見的素材用設計做出獨特不同的變化,或是呈現出顛覆以往的感受。利用跟業主之間的對話找出作品的核心概念,也利用都市,景觀建築不同的設計背景及不同的設計視點處理每一個大大小小的案子。

Carve House ©️ Masao Nishikawa

很感謝合作夥伴及業主的支持,Torao+Hsieh Architects參與的兩個案子在2019年得到了Good Design的肯定 (Nibunno, Tsuki)。而從去年開始除了建築家之外,我也多了一個母親的角色。 除了希望能在工作上持續得到新的刺激,可能也要開始挑戰之前沒想過的work-life balance了 (笑)

Nibunno ©️ BXG

 

Tsukui ©️ Masao Nishikawa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