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翡翠嫁入日系祖母綠 – 珠寶世界的威蒂

因為家族從事翡翠生意開始的關係從18歲開始就開始接觸了珠寶,原本是專門做翡翠買賣,24歲開始了高級珠寶訂製生涯成立了自己的品牌「WEIDI.T THE ART JEWEL」, 並在30歲前認識先生結婚生子,完成了自己對三十歲前所設定的目標。

 

來日本的契機

 

在嫁到日本之前是先在家裡的珠寶公司上班,負責設計和海外展覽也因為如此才會認識當時在香港展覽的先生,先生的背景也十分有趣,是一位哥倫比亞和日本的混血兒,一張亞洲臉孔下卻有著一股外國腔日文,父親是日本人、母親是哥倫比亞人,家族本身在哥倫比亞就是經營著祖母綠事業。直到現在,我的公公也曾說過:「哪裡有祖母綠我就在哪裡!」,透露出他對寶石的熱愛以及職人的浪漫。而我本身家族所經營的是以翡翠為主,同樣是貴重的綠色寶石,但卻永遠不會放在同一件設計裡⋯⋯。

原本結婚後我們打算定居於香港,但由於公司政策變更,先生轉回到日本總公司任職,因此決定落腳於東京,會踏入珠寶這個行業是因為之前就知道要接手家裡的珠寶生意,所以在大學要畢業前就在國際珠寶公司實習,畢業後開始準備英國寶石鑑定師的證照,同時也鑽研珠寶設計。曾經在香港和杜拜拿過國際冠軍獎項,其中比賽獎項有GIA的獎學金,因此花了半年時間把美國鑑定師證照也考到,成為擁有兩大國際雙證的珠寶鑑定師。

在來到日本之前,雖然曾與日本有生意上的往來,像是購買珍珠和K金項鍊,但是對於日本的文化和產業並無太多的認識與了解,尤其是日本的珠寶設計在國際間並非特別突出。

 

日本的珠寶業

 

WEIDI.T THE ART JEWEL是我在台灣所創立的個人品牌,在台灣多為幫忙店家與設計,2014年後開始將品牌重心移往日本,主攻珠寶訂製和客製化婚戒。顧客鎖定在一般消費者,會在日本同樣選擇如此定位,第一是因為工作時間採預約制,相對比較自由能夠兼顧家庭和工作,第二為客製化是趨勢,品牌一年生產出上千萬隻的的公版對戒,越來越多新人想要把戀愛的回憶以及對彼此的誓言意義融入在婚戒中,因此「訂製婚戒」非常受到歡迎。

日本市場粗略地分位三個區塊: 婚戒輕珠寶高級珠寶。婚戒範圍比較廣,基本上各家品牌都會推出,形式大同小異,經濟能力許可的大多數會選擇 Tiffany 若再好一點的則會選擇 Harry Winston。這些在百貨公司的國際精品的價格,和個人品牌價差有時會高達十倍之多,但大多數的日本消費者其實有著相當強烈的品牌迷思,外加崇尚國際名牌,因此雖然價值不菲但選擇的人還是非常多。

接著就是輕珠寶,其實輕珠寶這個名詞在台灣發酵是由一位我熟識的珠寶線記者前輩所創的名詞,指的是這種日常生活會配戴含有貴重金屬的小型珠寶。例如若隱若現的金屬細鍊,輕珠寶日本有名的品牌就例如 STAR JEWELRY Girl 或是 NOJESS,這些都是二十幾歲初出社會女孩們能購買得起的,有點快時尚的概念,不貴且搭配性強,比塑料的假飾品來的有質感,通常進入職場的女性一開始都會買上幾件來做日常穿搭的配件。輕珠寶可以說是日本的代表性商品,不論是做工的細緻度或是金屬的品質,只有日本能夠製作出如此極致,乍看之下雖然看似容易仿冒,甚至許多大廠牌會到展覽會場取經,但要做出相同品質真的還是只有日本的工匠才懂其中的祕訣。

高級珠寶是我對日本相對熟悉的區塊,在全球的展會中各國的買家都有主要的消費習慣,日本人所挑選的寶石大多數都是愈完美愈好,在意細節,就算是只有不到30分的石頭(寶石)也都希望能夠沒有瑕疵。其實台灣對於鑽石的挑選也深受日本的影響,講究等級愈高大小相對不是重點,但也因為追求肉眼所看不到的精緻,進而可能需要多花費好幾萬塊的台幣呢!

 

日本珠寶設計的風格

 

日本人所喜歡的設計風格有著極端差異,以我遇到的案子中,大多數的客戶在設計時只喜歡使用鑽石,單一色調的設計其實非常挑戰設計師的功力,利用單純的大小、形狀排出線條與造型創造出滿鑽卻不顯俗氣的款示。年輕的日本客戶則是非常願意讓設計師發揮大膽的創意,強烈的撞色風格或是使用大量不同顏色做漸層鋪排,要的是創新與眾不同。

日本風格的珠寶,彷彿都像被鑲在既定的規矩和框架內,若是要俐落的線條,最好是能明確與幾何的形狀,因此太過浪漫的花式線條其實並不太會出現在日本設計師的作品中。好比 MIKIMOTO 品牌所推出大套鍊的珍珠作品,乍看之下很花俏,其實分解研究後,不過是一個幾何的元素內不停在重複,而且日本珠寶設計師都會有一件自己的櫻花珠寶作品,藉由設計,萬年不敗的經典主題呈現出他們對國家的熱愛。

 

日本職場的文化差異

 

珠寶產業算是很傳統的行業,要入行很簡單,去當櫃姐就能買賣珠寶,但是要真正擁有寶石去做生意,卻是要有一定的經濟條件。定居日本後,開始和日本的加工與寶石商接洽,一開始遇到了許多困難。過去我遇到日本廠商的場合大多是在展覽會場,能參加國際展會的大多數外文能力都有著一定的程度,不一定是英文也有可能會講中文,許多人甚至會講西語,而且大家為了達成交易,使出渾身解術都要和對方溝通。但回到日本國內,只接日本店家訂單的加工廠有許多都只能用日語溝通,就算要請翻譯也須找曾在珠寶展做過翻譯人員。有些許珠寶知識的人員才能替我工作,無形中也增加了許多成本,有些公司也因為我是獨立設計師的身份而刻意刁難,必須要有大量訂單才會為我製作⋯⋯,所幸先生過去配合的日本廠商們幫我做溝通,這些問題才得已被解決。

 

日本對台灣設計師的看法

 

前文有提到日本消費者對於百貨公司品牌有著一定的忠誠度,因此其實要打進高端消費者的圈子的確不太容易。經由先生的幫助下,試著不告訴日本客人設計師的背景,直接展示珠寶設計圖讓他們挑選,這種依個人直覺回溯到單看設計最精準,來回試過了幾次之後客人會因為就是喜歡設計師的風格,而將珠寶交由他們設計。打破了品牌的界線,讓消費者了解原來還有其他不同的選擇方式。

印象最深刻的設計經驗

 

其實接到最開心的訂單,就是客戶想訂製一件能夠傳承給孩子的珠寶。更想投進所有心力去完成它,因為在設計時幻想著,這將不知道傳到第幾代的子孫手中,進而變成一件真正的古董珠寶。這件復古巴洛克藝術風格的藍寶石胸針,就是其中一件,客人手中的一批未鑲嵌的斯里蘭卡藍寶石,希望能將信仰融入作品設計,想把這隻胸針做為傳家珠寶留給兒子,並在後面刻上了家徽。

有些人認為珠寶的價值在於寶石夠大就好,設計則是純粹裝飾,但我想用珠寶傳達的是,用設計與客人交流品味,設計師的美感和經驗都濃縮在這一顆彷彿微型雕塑的珠寶上。

文/郭威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