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中,我是台灣新創公司開拓日本市場的第一號員工

從2019年末到2021年的日本,簡單說明的話可能直接區分成「疫情前」及「疫情間」。而我在這短短的一年半之前換了3個工作, 其中兩個還是台灣新創公司日本辦公室的第一號員工。

 

疫情中的轉職

 

2019年末時,全日本上下大家都滿心期待著2020東京奧運(以下簡稱東奧)的到來,尤其是「觀光旅遊」相關的業界。而日本政府也大展拳腳針對各個觀光景點,大興土木都市更新,為的就是迎接來自全球的觀光客。為了因應2020東奧,各行各業如火如荼全力衝刺,就業市場得不到供給緩解,因此向外國人力拚命招手,2019年更是來到了有史以來的新高達到165萬8084人。

在2020年初受到Covid-19的影響,日本的「觀光旅遊」業進入了前所未有的黑暗時期。近十年來一直以「觀光」為首的日本,因為海外各國因鎖國加封城的關係,不論是旅行社、觀光景點(溫泉會館、地方伴手禮店⋯)等的實體店面受影響,連帶著inbound網站也跟著一蹶不振。外需持續減少,內需雖然和去年相比有緩慢回檔,但領著工作簽證的外國人也有許多因為產業的調整而非自願失業。

而我在2019年12月底確定轉職到在日的台灣新創媒體集團,2020年1月回台受訓三週,回東京正準備大展拳腳時,就遇到了疫情。所有原訂計劃全部都被打亂,不管是公司組織還是工作內容。

除了還有員工需要照顧,䀆自己所能負責到底之外,工作內容則是360度大方向轉變,從內容產出到新事業開發。最後因為公司策略方向的轉變暫停日本的活動,我也是在日本辦公室最後一位離開的員工。不過也因為工作內容大轉彎,反而有機會接觸到疫情期間非常夯的E-COMMERCE電商平台以及重拾行銷/企劃的構思發想,現在回頭看反而謝謝這段艱難的時刻,自己沒有因此放棄,才得以邊走邊看,學到了更多知識及管理思維。 這些經驗也直接的連結到我接下來的兩份工作, 現在又有一個機會擔任了台灣硬體新創在日的第一號員工,主要工作內容是針對日本場做Digital Marketing 的規劃佈局及實際操作。從虛擬的媒體到實際看得到也摸得到的3C零售產業,的確跳很大。但是經歷了有點虛無飄渺的網站經營,可能是因為年紀也漸長的緣故,開始覺得「腳踏實地」很重要(笑)。

 

在第一家新創公司的最後一天

 

在日本「從零到一」的組織團隊經驗

 

就我自己在疫情間幫助2家台灣新創落地東京市場,最直接的感想就是「一步一腳印」,會這麼說是因為每間公司的狀況不同,所以就算是幸運一點,身邊有相關人脈即使能夠詢問,也不見得問出的答案就完全百分百符合你的需求。

舉例來說,就好比公司規模大小(資本金多寡)、社長是台灣人還是日本人抑或是擁有永住權的在日台灣人、組織架構(未來是否聘請非日籍的從業人員)⋯⋯等等,這些都影響著手續的複雜程度與審核資料的準備內容,甚至是最直接根本的問題,是否符合申請資格。

另外,日本是一個分工極細的社會,辦什麼文件需要找什麼樣的專業人員幫忙,也是不可馬虎,找錯就是得從頭來過。很多複雜的流程或手續,個人建議先從網路上搜尋,理清初步的概念,但最好還是親自打電話或親臨現場,直接筆記把需要準備的資料一次弄清楚,才不會日後提出申請時缺東落西來來回回磨耗心智及時間。

最後,還有「時間」的考量,申請合法公司許可時,幾乎都要和「公的單位」打交道,而日本人最重視的就是標準流程,什麼文件辦好了才能申請下一種,這些全都是環環相扣的,若是遇上要補繳的狀況,就又得打掉重練,所以時間上的掌握也很重要。當然也一定會遇到最基本文件的「蓋章」問題,若是在日本當地沒有可以即時相對應的人員,就必須加上郵寄來回的雙倍時間,在疫情是尤其嚴重,光是這些文件的往返,最好要有心理準備手續期間可能因此而被延長。我就曾因文件蓋錯章,而在申請變更公司資本金這一關,卡關卡很久(苦笑)。以上說的都還只是開公司的第一關而已,除了「錢」(資金)之外,強大的耐心及決心也是必要的標準配備!

我想在任何國家,只要是外國人在當地要設立法人應該都不會是一件簡單的事,但日本人尤其一板一眼,凡事都照規定/法條走,所以困難度絕對是比在台灣本國還要困難好幾倍。

從零到一,不只意味「硬體設備」(例辦公設備)的組建,更包括「軟體組織」(事業組織整理及創新)的整備。台灣企業通常都有一定的資歷也有著不錯的成績,才會進一步前進海外市場。但即使在本國已有小知名度,同樣方法複製到日本,不見得就一定會成功。開拓新市場最重要的兩個重點,就是「融入在地文化」與「求同存異」。

融入在地文化或許有些人覺得不難,就是找當地人開發市場即可,但很多事情其實是「魔鬼藏在細節裡」,就拿在台灣很多人有日文背景,所以有些企業主覺得聘用書面上日文程度很好的台灣人即可,但其實光是日常用語就有很多的枝微末節,因此很常鬧出「畫虎不成反類犬」的笑話。第二個即是「求同存異」,這個是最難的部份,如何在一致性的文化裡找到你商品或服務的差異化,讓消費者選擇自家品牌,是開拓市場不容忽視的關鍵點。

 

新公司的新家具

 

如何從職涯目標跟求職環境做取捨

 

若你的DNA內有著喜歡挑戰的基因,有機會的話強烈建議從零到一開拓市場的工作,當看著所有事情一件件上軌道,那種工作上的成就感與滿足感是會令人著迷與感動的。每個人的個性不同,造就出能適應的職場環境與可以順應的工作內容差異。但對於Career,有著一套目標的我,加上來日8年至今也差不多換了七個工作,也算還了解自己,因此從零到一的工作,符合我個性中富有挑戰的基因,因此也很樂在其中。

「職涯目標」因人而異。一般人通常都會訂目標高於現實,而我也不例外。就拿「轉職」這件事來說,每當我認真思考轉職時,就會在跳槽的過程中不斷修正,不管是個人或是外在環境條件因素。若是目標設定高於現實時,就會好好評估,在轉職期間內是否能達成,就好比曾經很想進一間全球百大國際企業,也順利挺過了前三關的面試以及課題報告,但是結果沒能挺進最後,經過深切地檢討後,發現應該是「日文不夠流暢」的主因。這個問題,很明顯不是經由短時間的惡補就能達標,所以雖然有點難過沒有面試成功,但還是謝謝自己能盡力到最後。

對我而言,取捨就是要懂得放下以及會分辦權衡輕重,當自己還不夠時就是需要時間把自己打磨地更光更亮,然後分清楚先後順序自然就能找到屬於自己「最適的位置」。

我認為自己在日本每份新工作都能和前份工作無縫接軌,最大的理由在於「累積每份工作對自己有用的經驗值」。好比我在女性媒體業界時,我學會如何編輯與經營網站,當我換到下一份旅遊網站相關的工作時,除了把上份工作經驗帶進來,我還另外學到了「管理寫手」的技能。再當我換到媒體集團擔任副總監時,上一份管理寫手的經驗就能直接套用在管理員工上,然後由於商業模式被迫轉型,為因應這樣的轉變,自己半強迫被逼著學習「國際貿易」及「電商平台經營」,再換到目前工作時,雖然商品屬性不同,但物流及國際貿易的基本知識也能順理成章被應用進來。現在這份工作,又讓我接觸到新知識,除了不排斥外,也要保持一顆開放的心,在媒體業界我也許資深,但在這個領域我就像是一張白紙,多看多聽多吸收,態度謙卑前輩自然也會願意教你,過往的經驗也能互相討論學習,就能激起更多火花。

 


 

我的職涯看似很不穩定,每份工作都未符合日本要求的「三年」,但我自認是目標明確有意識的跳槽,不為情緒為了換而換,就算沒有做滿一定年限,只要硬實力(工作技能)與軟實力(管理、交涉談判技巧)不斷累積提升,依舊是能在競爭激烈的職場上,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當Number One或許不是人人做得到,但只要下點功夫,每個人還是有機會在自己的工作領域中成為那位閃著光芒的Special One。

我和另一位轉職奇女子也以在日本的台灣任性女子的視角,分享著日本生活的這些那些。有興趣的話也可以參考我們的東京任女子Instagram 和 東京任女子Apple Podcast收聽頻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