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與生活的完全自由: 數位游牧的新風土 HafH

近來日本安倍政府積極宣傳「勞動方式改革(働き方改革)」林林總總共有 9 項議題,其中最受關注的正是「長時間勞動」,連日劇都搭上時事演出<我要準時下班>,在日本造成不小的迴響。

わたし定時で帰ります - 網路截圖

わたし定時で帰ります – 網路截圖

 

根據 HR 総研對日本大小企業實施問卷的統計結果,對於勞動方式改革,整體積極執行及部分執行企業比例高達 71%,其中積極執行改革企業佔 26%,以 1000 名以上的大企業比例最高。

參考資料:HR 総研「働き方改革」実施状況調査 2018 年 1 月

勞動方式改革實施調查

勞動方式改革實施調查


而各企業實施勞動方式改革的項目,以長時間勞動的改善為主。相對於其他議題確實相較容易執行,也較能具體感受到變化,可以明顯看到回答者對於勞動方式改革中「長時間勞動的改善」最有感。

除了長時間勞動改善之外,其他項目均低於三成

 

目前部分日本企業已經開始實施在 17:30 打下班鈴(當然還是很少人準時打卡下班),19:30 會再打一個回家鈴請你回家。

 

勞動方式改革不等於限制工作時間

 

的確長時間的勞動問題需要被改善,但勤勞於自己所愛的工作並在工作找到生活平衡也許不是壞事,反而是一份驕傲。

在「長時間勞動」的討論中,回歸到最本質的問題:為什麼加班?是因為工作量太大需要改善工作分配、效率太低需要改善時間管理還是只是因為同事都不回家你也不敢先回家?單純限制工作時間的制度只會變相的誘發「無償加班」,反效果的造成無形壓力。真正找出非加班不可的原因才能解決根本。如何提升工作的附加價值和效率也許更是該思考的問題。

日本廣告公司出身,創立 HafH 的 KabuK Style Inc. 共同代表大瀬良(Osera)先生就對於勞動方式改革的工作時間限制充滿疑惑,「我想工作的時候為什麼不能工作?」他這樣說道,若是做著不喜歡的工作,工時一拉長,壓力當然也跟著加倍放大。當用適合自己的方式做喜歡的事是「最甜蜜的負荷」,投入時間在自己熱愛的工作又怎麼會感到不適。在這個時候限制想要工作的人工作時間反而才是壓力的來源。

不只是想多花時間在工作上,希望有更多成果的人,還有很多人因為其他因素需要更加彈性的時間安排,「有了小孩找不到全職工作所以只能打零工」、「有長輩需要照顧只好辭職」,在日本職場中仍時常聽到這樣的狀況。若以待在辦公室裡的時間當作評價一個人工作績效的標準,社會進步的腳步怎麼也快不起來。


工作型態的改變

 

大瀬良さん因為工作內容,需要在世界各國長期出差,有好一段時間旅居在外。離開了日本的辦公室文化時才意識到,原來只要有電腦和手機,在哪裡都可以完成工作。能夠自己掌握工作時間時,抽空品嘗當地美食,有海灘的話,就起個大早投入大海懷抱。與各地的人相遇、交談,也許就多了幾個新點子。即使一天的工作到凌晨才結束,但是有了充實的成果,也能自己規劃休息時間,反而讓自己對工作的新挑戰更有動力。

數位游牧( digital nomad )工作型態逐漸成為未來趨勢,時間、地點不再被束縛於一個框架,實則需要擁有極高的自制力及自信,並清楚了解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才能夠真切地擁抱自由。

 

不管在哪裡都可以工作的時代,工作型式不再制式化的時代

不管在哪裡都可以工作的時代,工作型式不再制式化的時代

 

HafH=Home Away From Home. 尋找第二個故鄉。


於是這個體悟在大瀬良さん心中種下種子,在2019年5月,實現可以一邊旅行一邊工作的定額住宿服務–HafHHome Away From Home.)就此誕生。

在HafH的品牌概念裡,世界有兩種人,一種像風,一種像土。

風運送種子,土地深根。
風與土相遇的地方,就有新的風土孕育而生。

而 HafH(ハフ・海泊)就是創造風與土相遇的場所。旅行也就是在找自己的第二故鄉,一個地方讓你覺得這裡就是家,一個舒適自在的所在。

 

合作住宿均附有wi-fi、工作空間、交流空間,以及海外觀光客對應

合作住宿均附有wi-fi、工作空間、交流空間,以及海外觀光客對應

 

九州長崎出身的大瀬良さん將 HafH 1 號店設立於故鄉長崎。長崎的「出島」是日本鎖國時期時唯一對外開放的港口,也代表著異國之風與日本之土的魅力融合的起始點。九州現在積極發展觀光產業,同時也希望根在長崎的本地人能夠回到故鄉貢獻。

 

HafH1號店 HafH長崎SAI

HafH1號店 HafH長崎SAI

 

HafH古民家型旅宿設施

HafH古民家型旅宿設施

 

抱持著對故鄉的眷戀,大瀬良さん希望以新的形式呈現長崎的風土。也從這裡起步,將每個擁有獨特土壤的地方透過 HafH 帶來不同的風,地方承載新的風土,創造出多樣性的空間,成為每個人的新的故鄉。而對大瀬良さん來講,下一個重點擴展國家就是臺灣。

 

 

Vivian:可以簡單聊聊 HafH 的特點跟目標客群嗎?

大瀬良:我們希望能夠吸引想來日本深度旅遊的客群,有想要一邊旅行一邊工作的人。第一次到日本旅行也許會選擇大城市,但是到了第二次第三次甚至第十次,你會想要深入各個地方去感受地域風情。HafH在日本全國有 100 間以上的住宿據點,合作對象都是地域性的風格住宿,方案從短期至兩天長期至一個月甚至更長都可以彈性利用,非常適合有彈性,想要自己決定旅行計劃的人。

另外一個很小但是很重要的,每間民宿都有 WIFI,因爲一邊旅行一邊工作絕對不能缺少網路。HafH 合作的住宿也都附有工作空間。

 

Vivian:為什麼選擇台灣做為接下來的海外發展?

大瀬良:臺灣來日本的遊客非常符合 HafH 的客群,我個人也很喜歡台灣,總感覺特別有親和力(燦笑)。而且九州距離台灣很近,面積大小、氣候也差不多,已經去了好多次。 到九州旅遊的台灣人也非常多,大部分是自由行或是家庭旅行,台北飛九州的飛機航班已經把福岡機場塞得滿滿了!希望接下來九州跟台灣能更加親近。台灣有很多日式風格咖啡廳和商家,甚至比日本的還要漂亮。出了國看到不同風景,回頭看日本更深刻體會自己國家的美好與不足,反而是在向台灣學習。這就是所謂的進化再進化吧!也希望可以多和臺灣的民宿合作,讓日本的遊客也能多了解臺灣的風土。

HafH 目前有一位台灣成員,原本是用打工度假到我們合作的民宿工作,現在已經被我們收編為台灣的HafH 推廣大使!

 

Vivian:對HafH長遠發展的目標是什麼呢?

大瀬良:接下來的時代不只工作型態改變,生活型態也會跟著改變,也牽連著必需的移動手段。HafH 先從食衣住行的「住」出發,還有飲食、交通等等,也不排斥各種合作機會,創造新生活型態的可能性。讓全世界的人能夠有機會去深入瞭解各國的文化跟風土。

創造在世界中一邊旅行一邊工作的新習慣!

創造在世界中一邊旅行一邊工作的新習慣!

 

旅行即工作,工作即生活

當遠距工作、數位游牧工作型態成為趨勢,未來工作不再會限定於特定時間、特定地點,工作與生活的界線不再能被清晰劃分。以「執行力及產出品質」來衡量工作價值,而不是比誰加班更久。

不管你屬於風的人或是土的人,在風與土相遇的地方,就能夠創造屬於自己的自由工作方式,實現「旅行即工作,工作即生活」的理想狀態。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