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櫻綻放─新卒、新的一步

平成之尾

今年四月,對日本來說是一個特別的月份,新的年號、新的季節、新的稅制(望著10%的消費稅…),同時也是新鮮人踏入校園、踏入社會之時。

櫻花盛開,可對「新卒」們來說,恐怕沒有賞櫻的氣氛,因為緊接而來的入社式、新人研修、現場實習、新人報告…都將接踵而至,過去一整年的奮鬥,從自我分析、SPI測驗、團體面試,在這場就活戰爭中,終於得到的「內定」,現在正意味著我們正式脫離學生身分,蛻變成「社會人」…

 

「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從挨拶開始的新人研修

我待的產業是相對保守的自動車產業,公司內的經營層、主管、前輩、同事,全部都是日本人,身為外國人的我們,自然無法有太多的特異功能,還是穿著西裝和其餘日本畢業生一起參加研修。

「各位從今天開始就是社會人了,」台上的講師口氣稍微沉重,「不再是學生,而是代表公司的社會人,因此要注意禮貌(ビジネスマナー)」

研修從社會人禮儀開始,每一個細節都有詳細的SOP,像依照場合不同,敬禮的角度(15-30-45)也不同,或是交換名片的方法,要雙手遞給對方、要複誦對方公司、職位與名字,而且手指不能壓住對方名字,因為這舉動代表踩在對方臉上,一種輕視的意味…

其餘部分,還有像參加飲み会時候,位置的等級之分,離出口越遠的,代表上座,還有搭車的座位也有細分,開車的是司機,或是上司等,對於沒有經過讀空氣文化薰陶的我們,很難想像這些規矩究竟是表達敬意,或者僅是要維持形式上的「和諧」。

「嘛,有些長輩就是吃這套。」一位日本人同期跟我吐槽,稀鬆平常的語氣卻略帶無奈,在日本,這些被視為理所當然的規矩,即便是日本人也得學習的技能,書店也能找到專門的書籍講解,看著講師的示範,以及研修發的手冊,我照著「規矩」,向分組的人敬一個15度的招呼禮。

 

新人就像白紙,被染上公司想要的顏色

研修除了社會人禮儀外,通常還會有公司高層的「講話(こうわ)」,類似學生時代,常會聽到的某某公司來演講,不過主題通常是公司沿革,創業的精神,怎麼在艱難的環境中成長、不斷挑戰未來的想像,還有對於各位的期許之類,最後通常會用一些很雞湯的話結尾(?)

儘管有些人抨擊這是另種傳銷手法,把新進員工「改造洗腦」成願意為公司奉獻犧牲的螺絲釘,但也有人反對,並認為這只是一種勉勵新人的做法。

在我看來,這些做法,以及日本社會的集團效應,挺像心理學中討論的「從眾效應」,當周圍的人都覺得某件事情是對的、是好的,這股聲音逐漸變成主流,反駁的聲音少了,自然而然就成了「多數人」的信念,而這群多數人的信念,又慢慢形成了公司文化的一環,於是這股力量從集團觸及到個人、再從個人反饋到集團,周而復始,不再有外力干擾。

 

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莫忘初衷

長達半年的研修,我偶爾也不禁懷疑,思考自己是不是異類,不該有這麼多的想法、不該有這麼多的自我。

當失去自信,懷疑奮鬥目標時,我總會想起高中讀過的古文,周敦頤的《愛蓮說》:

「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在此我並非把日本的文化當成汙濁之物,或是異端看待,而是試圖找到一個平衡點,一個對彼此都有正向的「雰囲気」,我能保有大部分的個性,旁人能理解尊重,並一起繼續走下去;公司招聘了外國人才,也許是看上語言能力、也許是期望帶來不同觀點,又或許只是覺得多一個執行的人力,多一個繳稅的勞動者。

我不敢妄自揣撤君意,只期待能達成來日前的期許,以及實踐對自己的承諾,不讓愛我我愛的人難過。

 

──蓮之愛,同予者何人?

櫻花盛開四月,如此春意盎然的季節,新鮮人的熱情隨著研修迅速地燃燒,隨後,是否會像櫻花快速凋零?身為外國人的我們,是否不該在不屬於自己的異鄉,異鄉的職場上,追求一個「不穩定」的平衡點?研修仍在進行,我也尚未找到真理;但我們既不是陶淵明,也不是周敦頤。

我們未必要找到愛蓮的同好,僅僅是想找到另一位,能在資本主義中,認同「自我」的年輕人。

CCN

CCN

一個常陷在感性中的工科宅。
第一次去日本,就是面試,意外成為「平成最後新卒」的新鮮人,
希望我的故事,能給同在現實掙扎的你,一點溫暖。
CCN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