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知到豐州的距離─用味覺體驗一座城市

去年的初冬下午,高知的弘人市場裡。

跟好久不見的朋友坐在居酒屋裡敍舊,這些年不見,他酒量好像變好了。在農家裡工作的他笑著說這裡是「海+山+太陽還有酒,就是高知了,歡迎來到高知。」

入郷隨俗,朋友用土佐流的敬酒方式,開始將酒注進倒進他的杯子。

「這叫獻杯,」邊倒邊說著把自已的杯子推了給我「然後你乾完後再幫我倒滿,就叫返杯。」我似懂非懂,夾起了一片鰹魚半敲燒(鰹のたたき)往嘴裡送。

「好吃!」我發自內心的激賞。朋友見狀,終止了催酒「這種沾鹽的吃法,是最近開始的新吃法,平常是配大蒜片。很下酒吧───」說著他自顧自的又喝了一口。

來到了高知,除了各種龍馬:龍馬空港、龍馬馬拉松、龍馬護照外,龍馬的故事也深植人心,可謂龍馬精神(笑)。追古溯源,堪稱日本第一位的會社社長,坂本龍馬成為了維新志士後萬萬沒想到,他的生平會影響著高知、甚至整個江戶、以及在他被暗殺後由岩崎彌太郎接手後發展至今天的三菱商事吧。

在歷史上認識了故鄉高知(舊稱土佐)的龍馬,我決定繼續用味覺追逐高知。

這片年平均溫度在18度左右的這片土地,座落在四國島南部的太平洋側,氣候暖和,加上日照時間充裕,被群山與被太平洋所環繞,有種世外桃園的靜諡。有著「日本最後一條清流」之稱的四萬十川、鏡川、仁淀川等那鏡透河底的潔淨流淌而過,孕育著這裡著名的各式應季的蔬果。

聽朋友說,這裡的農業特徵是無農藥的溫室栽培。特別是在冬天到春天的期間仍能持續收成,且種類繁多,生產量全日本第一的有茄子、米茄子、韭菜、薑、茗荷、獅子唐、文旦、柚子……其他像秋葵、青椒也只是分居第二及第三,小黃瓜則是全日本全國第七位。對於愛吃魚香茄子、愛用薑調味、偶而晚餐只吃餃子、有事沒事愛啃兩條小黃瓜的我來說,這簡直是我隨時吃到的都有可能是來自高知的食物啊!

說罷,我們便在俗稱高知廚房的弘人市場裡繼續逛著。

「我們種的菜,從收成到東京只花兩天半。」朋友喃喃說著。「兩天半?」我驚訝。

「對呀,收到後馬上送到JA開車12個小時送到東京的豐州市場再批到東京各處,再上架,只花不到三天的時間。對我們來說將新鮮果菜送到每個顧客手中是我們的責任。」他邊說著眼中邊閃著一股自豪,這瞬間令我十分佩服與尊敬。

兩天一夜的行程匆匆結束,但卻留給我再度來訪的決念。在回程前往機場的路上,經過的那整片整片的田地,與剛到的心情看來又更有所不同,除了對高知的歷史文化上更加深認識外,還有對高知農業的一份崇敬。

四個月過去了,二月中時我報名了Breathe TOKYO 舉辦的「高知飲食文化自由研究」,有緣深入了豐洲市場的果菜棟(蔬果樓棟)及東京シティ青果株式会社(豐洲市場內唯一的果菜大盤商),一探豐洲市場的市場機制與中央批發的市場功能。

一個完整的體制、保護著日本的農業發展。對於看天吃飯的農家來說,只需要專心在種植而不是自己跑出來競爭,是市場存在的必要性。專心種植出來的職人感,就更是為何平常所吃的蔬果都能安心的主要原因之一。

走進平常參觀無法到達的競賣場中間,完善的規劃、仔細的分類,我尋找著來自高知的熟悉感。一箱箱印著來高知的茄子看得我蠢蠢欲動,一行行印著高知文旦讓我食欲漸增,一列列印著高知的韭菜使我決定晚上自炊來大火快炒一盤下酒了。

正當我獨自陶醉的當下,已被領進了一間烹飪教室。這活動居然請來了料理達人金子健一先生來為我們直接用高知的食材準備了一場盛饗。從文旦、茗荷、青椒到壓軸出場的米茄子,口感的豐富與鮮甜的味覺都實在令人難忘。金子先生說:用高知的蔬菜作為基底,再加上高知有名的「天日鹽」,正能帶出食物的原味。

感謝這位遠在高知的友人、也感謝Breathe TOKYO的精心安排,讓我從此在超市裡對高知不再陌生,能在東京重新體驗到高知農產的溫度與感動!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