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續 – 從會計事務所到財務分析管理,我再次回來日本工作的故事

起航:第一次以正社員身份來到日本

自國中首次接觸到日本動漫以及流行音樂後,我便開始夢想有一天可以聽得懂以及會說這群偶像還有動漫人物的語言,學日文這件事就變成我考上大學後第一個想完成的目標,雖然我主修是會計,我也透過校內選修課程學習日文。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會計師事務所日商組的審計員,主要是對日商在台子公司提供審計、會計及稅務等服務,因為我會說日文,所以我也有機會參與需要到日本用日文執行的特殊專案。我希望可以讓我的日文能力提升到專業程度,除了會講日文之外也更能知道如何跟日本的客戶應對進退,我提出了到日本聯盟所外派的申請。事務所的工作本來就非常繁忙,常常晚上深夜下班回家後還要抽時間準備英日文的履歷,面試也是英日文雙語進行,經過一番努力後,我在大家的祝福之下於2015年踏上前往日本外派的旅程。

 

航行:伴隨著痛苦的成長

剛到日本的我馬上就遭遇到許多困難,我的同事們沒有因為我是外國人就放慢講話的速度,讓我每天就像在考日檢聽力一樣;而且我必須用日文寫e-mail還有查核工作底稿,讓日文書寫經驗尚淺的我吃足苦頭。幸好我在台灣的審計經驗還算足夠,加上我也願意下班後花時間多研究,所以我也都能跟上大家的腳步。有些同事對我很和善,會幫助我融入整個查核團隊;但有些同事會用很嚴厲的手段讓我學習日本文化。

 

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我有一次在進客戶大樓前忘記脫下大衣,被前輩當著其他同事的面罵了一頓,他很兇的質問我,這裡是日本,難道你不知道進客戶的辦公室前要先脫掉大衣嗎?就算我一直道歉說下次一定會記得,他的責罵仍然沒有停止,雖然覺得很委屈,但也只能承受下來。

 

另外就是日本跟台灣的工作步調差異很大,台灣講求的是效率還有速度,我們總是被要求一週之內完成查核工作,但是日本同事的慢步調常常讓我不知道為什麼還沒做完,我常常在工作做完後主動詢問還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地方,但是同事們總是說他們自己來就好,雖然沒事了我也不能先回家,就在那邊枯等到終電才能跟大家一起離開,假日也必須跟大家一起進公司加班。

 

看著兩年外派的時間一點一滴流逝讓我很著急,因為我的目標是在兩年之內多累積日本的審計經驗,但是總是枯等讓我離目標越來越遠,不禁讓我焦急起來。一邊克服語言以及文化上的困難,加上什麼都不能做的無力感,讓我非常挫敗而且不快樂,雖然我知道這個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機會,踏上日本的土地工作更是多少人努力追求的夢想,我當時跟朋友說,我知道很多人可以在這邊很開心地工作,但是很抱歉我真的無法成為那樣的人。

 

這時之前來台灣外派過的日本同事對我提出邀約,說大阪分所新接了一家客戶,可能需要台灣人的協助,問我想不想去大阪試試看,於是我在外派快滿一年時提岀調所的申請,從東京搬到了大阪。在大阪所等著我的是更嚴峻的挑戰,同事說著滿口我聽不懂的關西腔,講話的速度又比東京人更快了,加上我們這群從東京調來的同事無法融入大阪的同事,坦白說在大阪的日子比東京更難熬。加上大阪的查核團隊後來改變了編制,我不只是在團隊中沒有事情可以做,而是被放到了冰箱,有時會被領出來做一些口譯或是海外出差的工作,但我離累積日本審計經驗的目標更遠了。

 

當下我實在很想回台灣,但我的肩上背負著眾人的期待,這樣的局面讓我無顏回鄉面對大家。曾經我一路從梅田的辦公室哭著回家,街上明明都是開心準備過聖誕節過年的人們,為什麼只有我無法快樂起來呢?

 

我嘗試與許多高層甚至大阪所的所長求助,在過完年後他們讓我加入了一個團隊需要用日文查帳但用英文寫工作底稿,可以發揮我的多國語言長才,在團隊裡我跟同事們合作地很愉快,雖然我們也是從早忙到搭終電回家,我覺得很充實,經理也給予我相當高的評價。

 

我的旅程終於迎來了尾聲,有一家東京所新接的大客戶查核團隊對我提出邀約,在2017年櫻花盛開的同時,我以長期出差的形式回到了東京。我們的查核團隊人手不是很足夠,大家每天包含假日也是從早上奮鬥到終電,加上晚上工廠賣店只剩下麵包跟餅乾,所以連續一個多月無法正常吃睡的情況下,一直都是捐血站常客的我也因為貧血暫時無法捐血。在這個團隊裡我完成自己的工作之後,我仍然會主動提出要幫忙,但是我會指出是哪個部分,或是直接上系統看哪個部分沒有完成,直接幫忙同事做完。

 

經理非常賞識我,一直誇獎我做的又快又好,是團隊裡做最多事情的人;客戶也說非常希望我可以留下來查他們家,知道我必須要回台灣後還幫我辦了送別會。這段日子雖然辛苦,但是是我在外派兩年中過得最充實的一段,就像櫻花在經過寒冬之後,迎來了盛開,綻放最美的一瞬間之後,又迅速地凋謝。

 

返航後再出發:再次回到日本這片土地

其實我的心中很想延長外派合約,跟著這個團隊還有客戶繼續合作,但是台灣的事務所當時需要人力,於是我毅然決然踏上台灣的土地,滿懷期待地將自己的所學貢獻給這塊土地。在回來的這一年之內我的確有許多可以發揮日文專長的機會,也有機會可以跟日本的同事們合作跨國的專案,但是一年之後我的職涯發生了變化,上面對我的安排讓我無法再繼續貢獻我的所學,這點讓我非常失望。

 

在最痛苦的時候,跟日本的同事聯絡上,他說那你想不想再回來日本工作呢?讓我回想起努力付出後得到認同的感動。加上我利用一個週末帶一個同事去九州旅行,只是單純使用日文幫助同事跟店員進行溝通就讓我覺得滿足,於是我提出了離職申請,開始尋找回到日本工作的方法。

 

其實我要回到日本事務所或許不是難事,也能夠再跟過去一同打拼的夥伴共事,但是過去日以繼夜地工作,體力已經大不如前,加上離職之後,在因緣際會之下我到一家外商公司幫請產假的財務代班,第一次發現到原來除了審計之外,其他工作也還有這麼多工作可以學,於是我透過日本的head hunter介紹,從零開始找工作,經歷很長一段不斷被拒絕的撞牆期後,我終於找到了一份工作,而且是我最想從事的財務分析跟管理會計。如果有機會,希望我也可以用另一篇文章跟大家分享我找工作的過程還有心得。

 

再次揚帆:對自己的期許及給想來日本工作的朋友的建議

經過上一段日本職場的洗禮,現在的我反而沒有設定太多目標,只期許自己可以凡事盡心盡力,不管碰到什麼挑戰都能用樂觀的態度面對。經過這次經驗,我覺得凡事不用太過執著,就算不是用自己預想的方式,只要勇於嘗試,調整步調,終究也是可以達成的。想來日本工作的朋友們,在求職過程中一定會有挫敗,一定會面臨許多質疑,但是這其實就是一段認識自己的旅程,在這個過程,我們會更了解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想做什麼樣的工作、能做什麼樣的工作,雖然要做到享受這個過程很難,但這一定會是人生中很值得回味的一段回憶。到日本之後一定是更多挑戰,但凡事只要心存善念、盡力而為,一定也可以跟櫻花一樣迎來最美麗的綻放。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