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如何設定日本就業目標的公司?

日本現在仍是世界人口數排名第10,GDP世界排名第三的國家, 雖然人口結構持續老化中,日本依舊有著高水平的消費水準,還是有很大的内需市場,吸引了許多知名的國際公司來日本設據點以便進入日本市場。日本也有許多企業依舊掌握著各個產業的主要技術, 有著許多往海外發展的機會。在這個狀況之下, 只要有相符的能力, 在日本是有很多工作機會的。 以公司和目標市場來做區分, 在日本的公司可以分成4大類: 1. 日系公司聚焦在日本市場: 由於日本市場的獨特性跟規模, 日系公司用大多數的資源來對應日本市場也能夠有很好的收入。這些公司一般需要的人才都是需要能夠完全適應日本市場,所以在日文和文化適應上會有和一般日本人相同的水準。 但是日本市場近年成長緩慢, 這些公司也會開始考慮如何往外擴張,但是缺乏對外的人才或是國際市場瞭解。 eg. JR, NTTDocomo 2. 外國公司聚焦在日本市場: 之前提到日本市場的獨特性和規模也讓許多外國公司在日本設立據點。有些是想進入日本的消費市場, 或是因為日本在產業的供應鏈裡扮演重要的角色, 所以需要有日本分公司。這些公司通常需要能夠和母公司溝通和跟在日本市場生存能力的人才。 eg. LV, 汽車零件有關產業,半導體有關產業 3. 日系公司放眼全球市場: 這些公司的資源投入/收入會相對分散在國際市場。 一個原因可能是由於他們的產品需要極大的規模經濟效益, 只靠日本的消費市場撐不起來。或是對自己的產品有信心想要積極擴張,也想考慮將產業鏈的功能放到不同的國家。他們可能會需要有國際觀,專業能力,能夠適應不同市場的人才,同時也要能夠有足夠公司內的溝通能力。eg. Sony, Uniqlo 4. 外國公司放眼全球市場: 這些公司對日本市場有策略性的考量。或許不會把日本營收數字當作最重要的指標, 但是會有其他的考量,譬如把日本當做是亞太營運中心, 或是研究日本市場趨勢之後帶到全球的市場。 這些公司需要的人才就相對的多元化,但是基本上是要有負責市場需要的能力。 如果不是負責日本市場的話,甚至可以完全不用需要日文能力。eg. Google, Amazon 許多人常常會擔心自己的日文能力是否能在日本工作。 當然如果日文能力越好,工作機會的選擇就會越多。 但是重要的是你要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如果當下沒有辦法找到你想要做的工作,該如何把自己缺乏的能力補足。 把你有興趣的公司套進這些分類, 就可以初步的分析公司的特性,思考什麼公司才是跟你的目標與能力有最好的結合。 譬如如果公司是聚焦在日本市場的話, 就可能要確保你有相對程度的日文應對能力,和了解日系公司的文化。 而聚焦日本市場的是外國公司或是日系公司就會影響到你的第二語言會有多少的加分。如果是放眼全球市場的公司, 可能就要考慮如何展現自己對目標市場能夠貢獻的能力。 換一個角度來想, 如果有想改變自己/環境的決心, 也可以藉著來日本這個機會去嘗試一些新的可能性。 由於台灣的內需市場規模/產業多元的程度較低,來日本是很有可能做到在台灣沒有機會做或是沒有想過可以做的事情。 有了在日本的經驗,之後也有機會把這些經驗應用到不同的地方。 Photo Link...

富山縣魚津市役所重用台灣人才!在打工度假中蛻變成長的小花

富山縣魚津市,一個台灣人不熟悉的日本小鎮。但其實他就在鼎鼎大名的黑部立山附近,海鮮的品質全日本數一數二,也是富山縣居酒屋/餐廳密度最高的地方。 星期一的清晨,魚津仍舊飄著雪,但市役所的門前已然熱絡了起來。今天將採訪在魚津市役所工商觀光課服務的小花,她靦腆、似乎有點怕生的外表下,究竟有著怎麼樣的性格;她與市役所之間從打工度假到如今正式工作簽證,一路走來,又有怎樣的故事呢? 以下,以小花第一人稱敘述自己的經歷。   我想到個台灣人很少的小鎮生活,而魚津市正好非常適合我。 我大學時讀日文系,那時心中就覺得,沒有來日本走一趟,好像蠻可惜的,隨著打工度假的年限將至(笑),再加上在台灣的工作遇到一些瓶頸。在台灣做的是進出口貿易的業務,我也不是排斥那個工作,但是,雜務很多,總是搞到很晚才下班,而我是很需要自己時間的人...

陽光沙灘外的沖繩,觀光客看不到的美軍基地問題

在東京工作了快三年,我終於在今年五月的黃金週假造訪了嚮往許久的沖繩!湛藍清澈的海水、潔白乾淨的沙灘、親切熱情的店家,我在沖繩所看到的一切都跟我想像中的度假天堂別無二致,怎麼也看不出來原來沖繩不但有33座美軍設施、有 4萬多名美軍常駐 (含軍眷),更是日本全國美軍設施密度最高的地方...

除了福利與待遇 你不可不知曉的日本研修實態

日本的「研修」是什麼? 筆者在網路上用「瓶顆」這個筆名跑跳,所以以下若出現這兩個字,還請不要把它看作「瓶頸」而滿頭問號。 我目前在日本工作約兩年三個月的時間,由於目前任職的公司,非常喜愛也經常舉辦研修,因此針對這一點,瓶顆想向各位有興趣來日本工作的人建言,除了公司的福利制度、待遇之外,還請各位問問公司都會舉辦哪些研修,以免日後適應不良?笑~ 我在台灣只有三個月的工作經歷,所以不是很清楚台灣的公司是如何運作的,雖然日本的公司文化及制度也是各式各樣、不盡相同,但這一次我想根據自己的經驗,和大家分享一下在日本職場時常會聽到的「研修」,到底都在做什麼什麼。 如果是我自己工作的地方的話,研修有根據年資而定的「新人研修」、「二年目研修」、「三年目研修」,針對管理階層辦的「上級管理者研修」,還有各個公司自己辦的「公司研修」等等,然後還有純體驗型的「看護研修」、「富士山研修」、「半馬研修」,這種研修不管你多大牌都得參加。 除了針對管理階層所辦的研修,本人還未成為對象者外,其他我都經歷過了,以下大致跟大家分享一下。   根據年資而定的「年代別研修」 這種研修基本上是針對「新卒採用」進公司的人們。 什麼是新卒採用呢?這是指公司以預計要從學校畢業的學生為對象,進行社員招募的概念。要以這個方式進公司,通常都要參加公司舉辦的說明會,以及數之不盡的大小面試。從這些試煉中脫穎而出、獲得「內定(錄取)」後,大部份的新卒會在四月統一入社(有些大公司,因招募人數眾多,會分幾個梯次讓新卒入社)。 日本公司的員工,除了轉職進公司的「中途入社」,幾乎都是這樣一年一年地進來,所以職場內會有所謂「同期」、「何年目(進公司第幾年)」的前後輩區別。 我認識的人裡面,以新卒採用進日本公司的人,幾乎都是一進公司就開始進行為期幾個月到半年不等的研修,待研修結束後,才會被指派工作。 不過我所任職的公司,新卒進公司前就有幾天的研修,接著一入社幾乎就開始戰鬥了。然後每一年,針對不同年級,公司會規劃不同的研修活動,分上下半年要員工參加。   「年代別研修」都在做什麼? 研修的內容因公司不同而不同,我身邊新卒入社的朋友,有人是每隔一段時間會到不同的部門、甚至是工廠去幫忙,在對公司整體架構有大致上的理解後,才會被分配到特定單位工作;也有入社後,每天都有講師教授專業知識、甚至出作業、考試這種如學生生活一般的研修。 個人所經歷的年代別研修的話,有種稻、割稻、採蘋果花、喝酒等內容(笑)。   [caption id="attachment_26313" align="alignnone" width="1024"] 割稻研修實況[/caption]   [caption id="attachment_26314" align="alignnone" width="1024"] 摘蘋果花實況[/caption]   我們公司的「年代別研修」比較特別,都會配合農業體驗進行。新人研修我沒參與過,但「二年目研修」就是種稻與割稻,「三年目研修」則是採蘋果花與摘蘋果。   除了這些農業體驗之外,便是同期之中被人事選為幹事的人們,為大家設定的一連串討論活動。討論的項目不外乎就是分享工作上的煩惱、與同期及前輩找出解決的方法、最後訂立目標。   研修中的文化衝擊? 個人其實不是很認同這樣的安排,因為我自己認知中的研修,是一種學習「新知識」、「新技能」的概念。當然討論煩惱解決課題也非常重要,只是就是覺得哪裡不太對。 まあ〜屏除這一點,我們公司的研修有一件事讓我至今仍無法理解,那就是研修中會「喝酒」的這件事。   [caption id="attachment_26315" align="alignnone" width="1024"] 研修會場後方的各種零食及飲料[/caption]   [caption id="attachment_26316" align="alignnone" width="1024"] 來來來喝酒囉~[/caption]   研修中會喝酒絕對不是一個普遍的情形,但喝酒後才開始能交心絕對可以說是日本的文化之一。 最近剛結束的研修上,晚上九點左右,人事便笑笑地要我們去拿酒及點心,說是有些事,要喝了酒才能聊得深入。而我無語。 那麼一旁的日本人呢? 研修歷時三天,每次行程都從一早排到午夜,負荷不輕,但開放喝酒之後,身邊的日本同事情緒都會高漲許多,再加上日本獨特的「同期愛」催化,有些人一聊就是通霄。不跟同期聊,還可以抓住前輩假諮詢煩惱真表現自己對工作的積極(當然之中也是有不少真的積極的人啦)。   另外,我個人覺得,我們公司的年代別研修有一種「倒吃甘蔗」之感。之前聽說一年目研修,被上面的人下馬威嚇得不輕,所以當我被分配要參加二年目研修時,整個皮繃得緊緊的,後來雖然沒有大家說的那樣可怕,不過也是不輕鬆。然而最近剛結束的三年目研修,整體內容卻有些偏觀光,像是我們途中有到311受災地閖上拜訪,研修結束後還去吃了岩手縣名物「碗子蕎麥麵」!     年代別研修後的眉眉角角 如圖,總之就是各種感謝與各種心得分享,每一項都是必帶。由於要做的事無比多,我有時候甚至覺得真正的研修根本結束後才開始XD 這個部分的內容不代表所有日本公司唷。   公司自己辦的全體研修 這個項目,我就沒聽說身邊朋友所任職的公司有辦過,所以以下純屬個人經驗分享。看完這部分,我想有些人會因為「原來有公司會這樣做」而感到興奮,也有些人會單純地覺得「麻煩」。 不管各位是何者,我只是想告誡各位可以在選公司前多留意一下。 我所經歷的公司研修,內容的部分大致上就是全公司一起喝酒、玩團康、跑接力、BBQ、目標或課題討論。除了凝聚公司向心力?這個活動主要也是為了讓新進公司的新卒能瞬間熟悉公司而舉辦的。 據說我們集團底下其他公司的「公司研修」,是面向管理階層舉辦的。然而我們公司目前在人數上規模還不大,所以才能這樣風雨無阻地動員。   [caption id="attachment_26318" align="alignnone" width="1024"] 第一天 團康活動[/caption]   我們公司在日本裡面應該也算比較特別的?怎麼說呢?我們公司崇尚大家族主義,主張一起工作的大家都是家人,因此我們公司會舉辦很多敦親睦鄰的活動,期望凝聚大家的向心力,甚至是在研修時規劃一些,感覺能達到Team Building效果的團康活動。 下午的最後還會舉辦如綜藝節目中會出現的接力賽,讓大家在山野中上上下下地奔跑,甚至有一棒要跑進超市,拼購買晚上BBQ食材的速度。 然後晚上就是戰戰兢兢的BBQ,除了一些基本的比較菜的人要幫忙張羅的規矩之外,這裡可是大家展現自己的重要場合,大致上需要注意的點如下: 1. 多和平常不會說話的人交流(日本很注重溝通) 2. 可向主管前輩商量工作上的煩惱或目標(一種自我表現) 3. 注意各種收拾打掃的時機(比起少做不如多做) 4. 積極參與喝酒後的日本人的各種歌舞活動(拍拍手微笑也行融不進也沒關係這是一種誠意問題)   [caption id="attachment_26320" align="alignnone" width="1024"] 第二天 討論發表[/caption]   第一天的研修活動結束後,第二天會進行小組討論,主題每一次都不樣,不過都跟公司的願景有關。最後在小組發表後,會讓新卒們或新入社的社員發表感想。 個人雖然目前還是不太能適應,但是卻隱隱覺得,我們公司這樣的氛圍,對比起「個人」更偏向「團體」的日本人來說,應該是滿夢幻的場所?   公司研修後的眉眉角角 基本上要做的事和年代別研修一樣豐富。 首先是感想LINE公司群組,接著要寄各種感謝郵件,星期一一樣要親自向各大前輩表達謝意,然後在早會發表感想(這部份新人是偏向必帶,其他視情況發表),最後繳交形式不限的研修心得。 看到這裡大家有沒有覺得,在日本工作很重要的一點是要會闡述感想心得呢?   挑戰極限的體驗型研修   前面我有提到我們公司還會舉辦像是「一日看護」、「爬富士山」、「跑半馬」等純體驗型的研修,這幾個研修是進我們公司的話,不管你是新卒入社還是中途入社,都一定要參加的活動。   為什麼要舉辦這樣子的體驗型研修呢?關於看護體驗的話,基本上除了讓我們接觸社會上平常接觸不到的小角落外,公司也期許我們能從中獲得一些感觸、甚至是能應用在工作上的發現;富士山及半馬研修的話,這兩樣無庸置疑對體力是極大的考驗,透過這樣的活動,公司希望我們能品味「克服困難與逆境」的成就感!當然根據去體驗的「個體」不同,而會有不同的影響產生~   研修這兩個字,在日系企業工作的話,應該是一種無可避免的活動,不過不同產業、不同公司都有自己獨特的一套做法。 話說,照制度來看,瓶顆其實算是「中途入社」,那到底為什麼會跟新卒入社的人一起研修呢? 這其中有很多原因,但我個人覺得最大的理由是,公司的人試圖要將我染上公司的顏色,才有此安排。 個人雖然無奈,但是因為這些研修活動,我的確多經歷了不少日本職場特有的文化及有趣活動,就此觀點來看,這些安排還是有益處的。 一位日本人前輩也對我說了:「縱使妳不喜歡,但妳不妨換個角度思考看看?就是因為妳經歷了,妳才能將這之中的經驗傳遞給後輩或其他想進日本企業工作的台灣人。」 嗯,於是我就寫了這篇文章要來圓滿我的任務!來到日本工作後,可以說給了我很多機會實踐換個角度思考的機會,同時也讓我深深理解它的重要性!(笑)   那麼,看到這裡,不知道大家心目中對研修的想像是什麼呢? 此文也刊載於我的部落格,只是兩篇文章在內容上有些微不同喔~   ❤️ 本文作者:瓶顆 ???? 紀錄日本生活與心情的圖文臉書粉絲頁:YUNIQUE ❤️ 生活部落格:瓶顆的YUNIQUE ???? 想更瞭解瓶顆的工作?請看Worklife in Japan的: 100%外國人的訪日旅遊媒體 – JAPANKURU   個人資歷尚淺,職涯經歷也不夠豐富,上述內容更是基於本人經驗或朋友故事所撰寫,並不代表所有日本企業的狀況,若各位有更有趣的研修經驗或是指正,還請不吝賜教!  ...

橫豎都是一刀:低生育率的台日育兒環境

去年六月,筆者以一菜鳥之姿大轉行到一家中型廣告公司的財務部門上班,一開始工作內容單純,度過了三個月不用腦的快樂時光,錢多事少儘管離家遠,仍然每天快樂似神仙。 有一天,一名年資四、五年的女同事隆重地宣布她懷孕了,十一月以後要去放產假和育嬰假,老闆左看看右看看,指著無辜的我,「就是你了,接下她的工作,全部!」於是乎筆者快樂的時光一去不復返,三個月後女同事挺著八個多月大(六週前)的肚子從容放假去,「這一去要等到抽到托兒所才能回來呢!少說也要一年多了!」大家感嘆地說。 最近,又有兩名女同事接連報上了喜訊,一個缺由放完育嬰假的媽媽回來遞補,另一個缺則是慎重地找了為期一年的職代,很有計畫的開始準備交接。   日本女性的育兒觀念與環境 日本人相當重視育兒,一般認為如果不能親自養到三五歲,至少必須在一歲之前自己哺餵母乳、教養。加上婚後與父母同住的家庭較少,即使有也不會將帶小孩的責任交給阿公阿嬤。因此,一個女性員工要生孩子,至少要請一年的假,產前6週、產後8週的休息恢復後,緊接著是育嬰假,期間前180天,由雇用保險基金支付67%的薪水(以月薪級距化後的月額計算,最高可領931,700円,非常足夠),往後則是50%,正常情況下最多能延長到小孩滿1歲6個月、抽到托兒所名額為止,法律完全保障員工受雇的權利。 去年曾在推特上引起熱烈討論的「沒抽到托兒所,日本去死」(保育園落ちた日本死ね)的貼文,凸顯了日本托嬰設施的不足,即使以比例上來看已是九牛一毛,今年還是有上萬名沒抽到托兒所的待機兒童無處可去。民眾抱怨「不是說要一億人總活躍社會,讓大家都願意工作,願意生小孩嗎?這樣怎麼工作?怎麼生?」2013年安倍政府曾祭出「2017年度末零待機兒童」的政策牛肉,但現在數字卻毫無改善,看來連牛都還沒生出來。 前幾天,生產完的女同事推著出生沒多久的孩子來辦公室曬寶寶,她無奈地說:「今年已經抽過一次托兒所了,排候補幾十位!明年四月看來也是絕望!」 公立(或政府認定)托兒所屬於福利設施,根據家庭收入計算保育費用,低收入家庭免費入園,一般家庭平均一個月三萬日幣,而且生越多越便宜。二三十年前那個光靠爸爸賺的錢可以養活一家人的時代,媽媽專職照顧小孩是天經地義的事,會去申請托兒所的,無非是經濟狀況不佳,媽媽不得已要出去工作的家庭。直到現在,儘管實際規定根據各個自治體的屬性而有所不同,要利用托兒所絕大部分還是得看家庭收入。像是同事居住的地區已經熱門到「雙薪家庭沒機會」的地步,只好花更多錢把孩子送到私立托兒所,平均每月六到十萬日幣,對於雙薪卻非高薪的家庭來說是一大負擔。 假設強運用盡,一發抽到托兒所回來上班,辛苦的還在後頭。家裡沒有父母代勞,每天必趕托兒所閉園時間滑壘接小孩,若發生身體不適等狀況,園方一通電話就要放下手邊工作去處理,別說無法出差或加班,時常要遲到早退,甚至得申請「時短勤務」,因此多半被指派責任不重、助理性質的工作。如果要多生幾個,便要多次留職停薪,依日本人不願給人添麻煩的個性,乾脆辭職專心帶小孩的也不少。 看似可以工作、家庭兼顧,但也犧牲了在職場上全力衝刺的機會。直到小孩大了終於有機會正式「復出」,然而多數人安逸已久,回家還得相夫教子,早就失去戰鬥力,被排除在晉升為幹部的名單之外。即便目前經濟不景氣,勞動人口(15-65歲)中雙薪家庭的比例已達到60.9%*1,在安倍政府拯救勞動人口低落之「一億人總活躍社會」政策推動下,許多日本企業也創造出讓婦女容易工作的環境,然而育有子女的女性在職場上的地位並未有明顯的改善,根據帝國Data Bank於2016年7月實施的調查*2,日本企業的女性管理職比例僅有6.6%,距離安倍政府2030年目標的30%還有極大的差距。 *1:2016年総務省統計局「労働力調査(基本集計)」 *2:https://www.google.co.jp/amp/s.news.mynavi.jp/news/2016/08/16/369/%3Famp   台灣女性的育兒觀念和環境 相較於日本動不動就請上十四週產假加一年育嬰假,想工作還不一定有人幫你照顧小孩的情形。在台灣,我看到不少朋友說生小孩前上班上到最後一刻,休息兩個月就回鍋上工,直呼不可思議。我媽說,很正常,她也是當天本來要去上班結果羊水破了,只好去醫院把我生出來,產假結束再把孩子託給父母,沒什麼困難的。 有立委認為台灣的產假太短,不利提高生育率,而向勞動部爭取延長,然而在2017年5月11日的新聞*3指出,勞動部直接駁回立委的要求,「勞動部表示,從醫學角度出發,母體恢復的時間僅需約六週,國際勞工組織的產假是包含婦女產前休息、產後母體恢復、照顧出生幼兒等目的。但我國除產假外,還有支薪產檢假五日、育嬰留職停薪最長兩年,符合國際標準。」看起來似乎不曾考慮過產前休息的必要性。 *3:http://www.setn.com/m/news.aspx?newsid=251539 在台灣,育嬰假前六個月由勞保提供六成薪(每月最多台幣26,340元),往後只能靠自己,因此如果要請也只請六個月,當然還要會看老闆的臉色。有朋友說至今只看過公司的人事請到育嬰假、有朋友的女主管覺得女生請產假很煩而不願再採用女性、有朋友去面試被問近期內會不會結婚生子;我媽也説公司裡的媽媽幾乎都是兩個月後就回來報到,有一個同事請了第二次育嬰假就沒再回來。 放育嬰假在台灣不算常態,加上入不敷出,導致大家有假不能請,只好乖乖回職場騎馬打仗。在這樣的環境下,成功塑造了低金錢、時間成本的全民托嬰社會,除了免費的阿公阿嬤以外,一個月一兩萬的托嬰中心或保母到處都有,延托容易,不用擔心找不到人顧。讓媽媽可以專心賺錢,加班出差樣樣來,職涯不會中斷。不過若是父母無法帶小孩,只要生兩個孩子,每個月的托育費用也直逼一個人的薪水,一般家庭怎承受得住這樣的壓力,索性不生。   低生育率國家的相通問題:缺乏對在職母親的支持 值得思考的是,若是要生,一位新生兒的母親,究竟該讓工作優先,還是該把握孩子成長、定性的黃金時期? 「因為國外保母很貴、托兒所不夠所以她們只好自己帶。」 「因為我媽願意幫忙帶/因為保母比薪水便宜所以我可以回去上班。」 「不回去上班就沒收入/我不想放下工作,孩子就交給別人帶了。」 問起大家對育嬰假的意見,不出這幾種回答,到底是便利的全民托嬰環境讓媽媽不用育兒、前途似錦的職涯發展讓媽媽不願育兒,還是苛刻的職場環境讓媽媽不能育兒呢?從出生便把孩子交給別人帶的結果,在類似東京這樣的觀光大城市最好觀察,從各國路人在外面與小孩相處的方式便能窺知一二。 從以上的狀況看來,這兩個國家要生孩子都彷彿一場大作戰,不難想像台日的生育率排名為何連袂倒數了。 人生的道路始終取決於自己的選擇,育兒對女性來說究竟是責任、喜悅,還是擋住職涯發展的絆腳石,或許沒有誰對誰錯,有的只是價值觀、以及一個社會巨大的環境壁障下所做的取捨。說來諷刺,如果也像台灣一樣挺著十個月大的肚子上班上到羊水破,八週後孩子交給別人,勒緊褲帶回去工作的話,日本女性也是能在職場上擁有更多舞台的吧。 作者: Yu Jiie Su 圖片來源: https://goo.gl/QBV2SU...

金碧輝煌的五月黃金週 VS 黑暗角落的五月病- 日本職場憂鬱篇

日本的大學生從大二 (通常是大三, 大二就有心在準備的則被被認定為 「意識が高い系」)就開始「就職活動」(開始找畢業出社會後的第一份工作),到大四時陸陸續續拿內定(採用通知)。三月日本的大學畢業季,四月則是大家期待已久的新人入社月。入社後的種種不安、過度緊張、身心不適等症狀漸漸出現在五月, 因而衍生出『五月病』的名詞。 雖然沒有直接的文獻證明,但是五月卻是電車人身事故(跳鐵軌自殺)的旺季月份之一,如果你有注意到的話,五月是通勤族受到電車延遲最嚴重的月份。 (PhotoCredit: http://www.gssc.kyoto-u.ac.jp/career/misc/job_hunting/) 想在日本就職你想好了嗎 『五月病』-日本新卒(應屆畢業生)採用政策的____,畢業後在職場上無縫接軌是幸福還是____? 在台灣多數人的眼裡,畢業後可以無縫接軌馬上工作,避免「畢業即失業」的風險,看似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如果真是幸福,又為何出現絕望呢? 日本的大學生在大三時期就開始尋找自己的畢業之路,順利錄取的人得到自己夢想企業的登機證,其他沒有那麼幸運的人,在時間緊迫的壓力下, 為了求有而被迫選了不是自己理想的企業。 就職這段未知的冒險之旅在畢業後分道揚鑣,各自開始新的路程…   (Photo Credit: Dick Thomas Johnson (Dick Johnson) -http://www.flickr.com/photos/31029865@N06/6554191285/)   入社後的新人迎新會-喝不完的飲み会Nomikai 剛入社還沒領到微薄的薪水,就要馬不停蹄的與前輩拜碼頭。新人跟對前輩上天堂,跟錯前輩…則是祝你好運。 為了自己入社後的順遂,開始積極地參加社內各種社交活動。   魔鬼新人研修 + 讓人喘不過氣的『合宿』 很多傳統大手企業,新人研修的部分有合宿這一項 (所有新卒聚集在同一宿舍內一起生活,吃飯, 接受教育訓練)。震撼教育,接受新公司鐵訓的開始… 整個過程好像是台灣當兵的感覺。所有事情都是團隊行動,在六個月內把一張『白紙』調教染成公司自己要的顏色…很多人告訴我,軟禁的日子非常難熬,也難怪在沒有後退之路的狀況下,有些人將自己推入絕望深淵…   (Picture Credit: https://goo.gl/images/DmvHhw) 假設2017開始就職活動,那麼真正入社將會是2019年… 換言之即便你有多麼的不適應,在當下也很難找到第二條出路… 相較之下比起在台灣,你可以隨時換工作,感覺幸福多了。   2016年底電通案例-血淋淋的案例之一 女主角為了進入第一志願的企業,拼命的考上一流的高中,大學。結果入社後完全無法有喘息的空間,令她完全看不到人生目標,以致最後走上結束生命這條不歸之路。   如果你也陷入了新卒社員的四月窘境怎麼辦- 路不轉我們自己轉 - 第二新卒的就職機會 所謂第二新卒是為了新入社員不適應需要轉職所設定的,但是並不是每個企業都提供這樣的機會。身為外國人有個小確幸,可以透過海外大學畢業生專用的就職博覽會來趕上就職/轉職的末班車。 Boston Career forum/London Career Forum這種專門提供雙語人才職缺的就業博覽會,提供海外應屆畢業生可以在當季有就職的機會, 這些博覽會也有提供就職後因不適應可轉換跑道的第二新卒採用服務。 (Photo Credit: https://goo.gl/images/UTXIz3) 五月病大多發生在日本新畢業生所發生不適應環境的情況, 但是日本國人通常有一個堅持,那就是無論如何一定要撐下去。 個人認為硬撐不適用於每個人,我身邊有很多個案也是在不適應的狀況下重新開始,也都順利地尋找到新的機會。  就算是選擇不多, 我也認為該勇敢的跳出已經知道不適合自己的公司, 對自己和對方都是一個解脫。 文獻參考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K4X7HGWK4XUBQU019.html http://www.sankeibiz.jp/econome/news/170324/ecd1703240500001-n2.htm   關於作者 Sandy Su FB: Sandy Su Global Career Expert...

日本擋得住人口減少特快車嗎?全民總動員的地方創生計畫

50年後,日本人口數推估會從現今1.2億後減少至8千萬人,若不改善,日本的勞動力、GDP總額、以及在地文化,也會跟著這4千萬人一同蒸發。因此,日本現在全民卯起來推動「地方創生」、「地域活性化」,讓政策、人才、資金到位,在鄉鎮展開一場場「地方革命」! 去年三月在台灣播出的「搶救拿坡崙之村」,描述一位超強的熱血公務員,排除萬難反轉滅村的事實,他的這股傻勁也感動了村民、公務員、地方官員、移住者等,讓大家願意團結一心,大步邁進。 該劇的熱血公務員其實真有其人,是一位名叫高野誠鮮的石川県羽咋市農林水産課的公務員,當時他僅用預算60萬日幣,打造神子原米品牌,並獲羅馬教宗讚揚,此舉不但讓神子原米一砲而紅,也成功吸引更多年輕入投入耕種,讓村落四年後擺脫「限界集落(指65歲以上的人口超過半數的村落)」的困境。 圖片來源:TBS    50年後推估日本人口少3分之一 近年日本政府推動的「地方創生」,可算是全民共感,因為日本整體人口正在下滑當中,若不改善,根據日本內閣府統計,預估2060年,人口會後少將近4千萬人,且其中有近4成超過65歲,隨之而來的勞動力不足、GPD成長緩慢、高齡化社會、文化傳承不易等,都是十分棘手的問題。 圖片來源:日本內閣府 因此現在在日本,不管是電視劇也好、學界、產業界、地方與中央政府,都全員動起來一起「地方創生」,日本安倍晉三首相更提到「地方是日本活力來源」、「地方沒有活力,日本就沒活力」,並在2014年任命石破茂內閣大臣,成立「鄉鎮、人才、工作創生本部事務局(まち・ひと・しごと創生本部事務局)」,由中央開始揮起地方創生的旗幟。 中央送人送錢到地方 日本總務省砸下大筆預算,讓地方公開募集「地域活性協力隊(地域おこし協力隊)」,提供20萬日幣不等的月薪(在日本約等於大學畢業基本薪資),需在鄉鎮地方執行活絡計畫,為期三年。此舉希望能把人才從都市送到鄉下,協助農產品六次產業化、空屋改造、創業育成、宣傳行銷等工作。據統計,2015年日本政府號招了超過2,600青壯年返鄉,花了超過100億日幣預算,希望能解決想去鄉鎮地方工作,卻找不到適合工作的窘境。 另外,日本政府也推出「故鄉納稅(ふるさと納税)」的政策,讓國民能將自己應繳的稅金,直接繳納給喜愛的地方政府,並獲得自選的在地農產品當作謝禮。此政策在日本國民中人氣不小,2015年給予地方的寄付金也高達近1千5百億日圓。 地方創生總司令官 有人有錢之後,還要有出力的營運團隊,此時地方政府的角色便十分重要,需活用外部的寄付金、補助金,一同與在地青年、企業,挖掘原有的資源,創造更多可能性。此時,「從地方發起」、「為在地人而生」的概念十分重要。當中,也有不少地方政府會委託地方創生專家、顧問或學者,構思作戰計畫,如以策劃大地藝術祭由北川富朗領軍的「Art Front Gallery」、以及以社區設計為核心由山崎亮主導的「Studio L」等,都曾成功祭出漂亮的全壘打。 延伸閱讀:自然、藝術、人三角完美結合—2015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 Echigo Tumari Art Triennale 大地の芸術祭 越後妻有アートトリエンナーレ 巧妙結合自然、藝術與人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 Photo:Jing Liao   復甦地方為企業責任 另外,日本不少大企業也將活絡地方作為企業的CSR方針,像是日本電信電話株式会社NTT也利用ICT資訊及通訊科技,支援在地育兒、教育、老人照護、觀光等。ANA航空的機上餐也推出日本各地的鄉土料理,讓國內外乘客感受日本豐富的食文化。麒麟啤酒配合在地飲食、風土與口味,研發出47都道府縣的在地啤酒,更找來當紅團體嵐ARASHI代言。 振奮學界案例如雨後春筍 日本學界也建立許多地方復甦成功案例,收錄在「地域活性學會」每年出版的研究誌等,同時也在開發各種實驗性高的地方振興手段,如慶應大學系統設計與管理研究所,推動以「系統設計思考」思維,從中洞察此「社會系統」的問題點,並在各方參與的工作坊中,構思創新方案。 一個人也行 在地創業正夯 現在不少日本年輕人在工作數年後便會U-Turn或I-Turn移居到鄉鎮,進駐在地的創業育成中心,或成立網路公司、設計事務所、顧問業等。「U-Turn」意指在大都市磨練後,返回原出身地工作;「I-Turn」則指從外部移住其他鄉鎮。這兩類人才通常能帶入外部的新技能、新人脈,能與在地人激發出更多新想法。對移住者來說,在自然裡生活、生活費低、育兒環境佳非常吸引人。廢校改造而成的秋田五城目馬場目創業基地,就是一個活力十足的成功例。 一間教室就是一間辦公室,目前有13間公司進駐,月租只要2萬日幣 日本的現在 台灣的未來 根據台灣國家發展委員會105年度的人口報告推估,台灣2021~2025年即達到人口高峰,往後變逐年減少,並於2026年邁入超高齡社會(老年人口超過20%),此老化速度與低生育率都是遙遙領先日本與歐美各國。然而,日本的種種案例也僅供參考,每個國家、鄉鎮其實都有不同的問題脈絡。 反觀台灣,台灣現在不少鄉野地方,也開始有理想抱負的年輕人移住,像是青農、第二代接班人、以及年輕民宿老闆(如天空的院子),或在地方舉辦有趣活動(如稻田裡的餐桌),值得期待的例子不深枚舉。然而,台灣的地方發展例子多半規模偏小,國際化程度也相對不高,仍有很多發展空間。再者,台灣民眾對於人口減少的危機感仍普遍偏低,應即早凝結個人、政府、產學界的力量,設計出專屬台灣每區的「地方創生」方案。 雖然地方創生非一蹴而成,常需要5到10年不等才會看到成果,然而台灣的優點是地理面積小、基礎建設完善、且人文地理多元,因此,一日城鄉兩邊跑並非難事,相信台灣能在人口下滑特快車啟動之前,已在台灣各角落,有遍地開花的地方創生正在發生。   作者:品淨 原文收錄於 Rakko.me   Cover Photo: Jing Liao...

日商小業務的社會觀察: 出差,真的沒那麼有趣

有出過差的人都知道,其實出差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由於我的職位是業務,顧名思義就是要一天到晚跑客戶和客戶洽談生意,因為出差的關係,我大概跑遍了日本各大大小小的地方,勤的時候大約每周都要跑一次關西,偶爾會待個2.3天,也有可能是當天來回,當然有時候也會到韓國或是台灣出任務。 每每和周圍朋友相聚時,他們總是會羨慕我可以一天到晚去不同的地方,可以一邊工作一邊享受當地美食及風情。但是工作了一段期間之後,我開始發現在那穿著西裝蹬著高跟鞋,拉著登機箱喀拉喀拉穿梭在新幹線月台的光鮮華麗外表下,出差一事並非如大家想像中的那麼愜意。   到底該利用什麼時間移動呢?   在我的公司裡,出差所需要的移動大部分都得用自己的私人時間進行。我曾經問過在台灣工作的朋友關於出差移動時間的問題,他們通常都是利用上班時間在做移動。但在我的公司裡,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看前輩們都是利用下班後才移動到出差目的地,自然而然自己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在上班時間提起公事包說要先走。 如果只是到大阪拜訪客戶的話倒還能令人接受,傍晚6點多下班後直接到東京車站坐新幹線前往大阪,節省一點時間在車上吃便當的話,通常約晚上10點左右可以到達旅館。最令人害到的是到工廠出差的時候,那真的是比回台灣還累人的一件事。 我們的工廠是在和歌山南部的小鄉鎮,不論是坐飛機還是新幹線,從東京輾轉到那邊至少都要耗時5.6個小時。有一次,公司臨時在前一天傍晚叫我隔天去工廠出差,時間可由我自行安排,我只需在兩天內完成我該做的事即可。 於是我隔天坐了早上7點的電車,一路上顛顛晃晃轉了5次車,終於在約中午12點半時到了工廠門口。正當我想著午餐該怎麼辦的時候,上司剛好打了電話給我,問我人在哪及交待一些事,過沒多久就掛了電話。之後大約10秒後,上司即傳了一封簡訊過來,內容只短短的寫了一句:「ちょっと遅すぎる。(你有點太晚了。)」嚇得我趕快回傳簡訊道歉,匆匆忙忙的拿出筆電進到辦公室開始工作,午餐的事連想都不敢想。 當時的我對於這件事感到非常納悶,直到有一天,我實際跟著上司出差到工廠之後,我才了解到,原來對他們來說,距離較遠的出差就應該要坐始發電車出發。上司通常都會跟我約早上8點半在新大阪站集合,於是我必須坐早上5點的始發電車,一路上昏昏沉沉的晃到新大阪。到了新大阪之後,由於前往工廠所在地的特急電車必須得再等40多分鐘,上司便會自己租一台車,直接開1個半小時的車程前往工廠,確保能在10點前進工廠上班。 這種情況也非特例,上司也不是唯一一個對出差時間這麼要求的人。通常只要跟前輩們一起到外地出差,坐始發電車已經是基本常識。甚至連飛機也不例外,其他上司也會要求我坐早上7點的班機,為的都是確保能在該上班的時間上班。   早點出差才能早點下班   大部分的時間我都是乖乖地順著公司的要求走,畢竟我還只是一個小職員,不太敢有自己的主張。不過隨著時間久了之後我開始學會要表達我一點點的抗議,於是有一次一位跟我比較熟的上司傳簡訊要求我一樣要坐早上6點的新幹線出發,我就傳了一個哭臉的簡訊給他,想當然爾是沒有獲得任何的回應。隔天我趁中午吃飯閒聊時間問了他有沒有看到我傳的哭臉,他微微笑了一下跟我說他當作沒看到。 雖然早起移動看似非常累,但這另一方面也是確保自己不用工作到三更半夜,至少在我的公司裡,大家都還蠻準時下班的。換一個角度想,也許是早點起床早點完成今日任務才能夠在同一時間下班吧!...

一石二鳥還是PPAP?日本政府擴大內需與勞動改革的新方針「超值星期五」

上週五的下午四點,我依約前往公司樓上的員工餐廳。後輩的M君已經在色彩繽紛的沙發區等了一陣子,讀著自己準備的筆記。 M君以前在學校學了一點中文,前陣子在公司裡巧遇,詢問我是否可以私下陪他練習。 「那就選在這個月的超值星期五(Premium Friday,或譯優質星期五)下班後吧!」   何謂「超值星期五」? 去年12月,日本經濟產業省發表「超值星期五」,靈感源自美國的黑色星期五促銷日,期許企業和店家在這天透過企劃促銷方案或是減少工時等,以達成刺激消費和工作改革。鼓勵企業由2017年2月開始,每個月最後一個星期五(到星期日的這三天)擇日實施。 公司附近是飲食街的激戰區,店家早早掛上2月24日(五)飲品半價等等宣傳;推進協會的官方網頁形象代言人還請來關西傑尼斯8,網路上的意見也鬧得沸沸揚揚。但有多少公司在內部管理政策上作出回應了呢? 日產自動車、大和房屋、森永乳業、Suntory、住友商事等等幾家大型企業提出人事方案:或開放請半天年假,或提早下班,或支付獎勵金等等。我就職的公司也在響應行列其中,正職員工可在超值星期五當天三點下班(打卡算整天),如果當天有業務需求無法提早下班,可依照個人需求補到其他工作日實施;同時將於四月起每月發放一萬元日幣獎金,不論是物質享受或是自我進修,用途由社員自己決定(社長接受媒體訪問時公開說道,這筆錢「拿去上課也行!去喝一杯也行!」),暫時預計執行至2019年;另外還打算擴大在家上班制度等等。 (各家企業的實施內容可見日文官方網頁:https://premium-friday.go.jp/activity/)   是一石二鳥還是硬串的PPAP? 超值星期五的產生,可以歸於近幾年日本國內消費活動景氣低迷。根據日本瑞穗(MIZUHO)總合研究所報告指出,2014年消費稅增加後,個人消費能力呈現低落。以GDP統計的實質民間消費的變化來看,2014年為負成長(-2.7%),2015年和2016年也僅有0.5%和0.4%。(順便一提,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資料,台灣2016年的民間消費支出的實質成長率是2.14%。) (圖自:日本瑞穗總合研究所) 於此狀況下,安倍政權於去年打出新三箭計畫(新安倍經濟學),除了提倡生產性革命將GDP目標設為600兆日圓,還有提升出生率、加強高齡照護等社會保障三大目標。針對第一項經濟目標,政府擬定的「日本再興戰略2016」裡特別列出官民合作10大項目,表明要打造新的民眾消費心態,於是才有了所謂的「超值星期五」。 當然,看到這個新方針時,比起安倍經濟學,或許有很多人直覺會想到的,是2015年底日本大型廣告公司新入社員在長時間的加班後自殺身亡的消息。其實我的職場就在該公司附近,當時新聞傳開之後,好一陣子都能在附近看到媒體張望,觀察該公司大樓是否有準時在十點全面熄燈下班。不得不承認,許多企業受到媒體輿論與社會風氣影響,對於過勞程度的控管變得嚴格許多。 因此當我與日本朋友聊到這個超值星期五的話題時,朋友趁著酒意忿忿地說「這根本就是想把經濟消費和改善過勞串在一起,變成PICO太郎的PPAP啊。」我想了一下回說,「用台灣鄉民的語言就是:參在一起做成撒尿牛丸不就好了啊笨蛋!」   週五當天逢人就問:「你今天能『超值』下班嗎?」 無論這個方案的背景如何,或者媒體報導是否產生了任何政治性影響,在公司裡突然聽到消息宣布二月最後一個週五可以早走,還是有許多人感到受惠的。 「我買好車票了!」超值週五當天一大早,在電梯裡巧遇一位工程部門的課長時,他開朗地對我說。「今天要提早下班,搭新幹線和老婆一起回娘家。」 下午三點前,部門的姐姐和我一起在會議室處理完工作時充滿期待地說道。「想要很久的豎琴特地預約今天下午送到家裡,我要早點回家等!」我們走出客戶會議專用的空間時,整層樓幾乎只剩下櫃台的服務人員。 然而,並不是所有企業員工都有機會嘗試到這個新措施。 第一次的超值星期五之後,產經新聞報導實際讓員工提早下班的企業在全國只有120家;另外有媒體引用SMBC日興証券試算,認為只有6.5%的勞動者有使用到這個制度,與事前八成企業表示積極態度的公開數字有所出入,表示企業組織在執行上仍有所躊躇。 站在員工的角度,有制度不代表一定能適用。而且一天的提早下班究竟能夠治多少過勞的根本原因,著實會讓人持保留態度:或許有人會認為這只是個形式或噱頭,說有些企業的提早下班也有可能是成為在家變相加班。如同前述,這個改革案主要目的最終還是要促進經濟,而非完全為了改善勞動條件。然而由政府和大企業起頭,加上輿論推動,讓「提早回家」成為一個開放選項這件事,表示工時問題將會比以往更受到審視,光就這點而言我還是對日本企業接下來的改革有些期許的。畢竟自願加班或是熱愛工作本身可以是個人選擇,但是由於社會整體氛圍而導致的非自願或甚至無給加班就不是了。   結果那堂因超值星期五而生的中文課聊了兩個小時。作為中文課的一點小回饋,M君買來飲料和串燒,全都是員工餐廳的「超值促銷」,想一想餐廳的員工也還沒下班呢。「超值」的政策是否能讓所有人都划算,還有很多討論空間。   撰文/Peggy C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