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2017年日本找工作心得: 工作能力 vs 找工作能力

2016年換了一個新工作。從打工度假來日本5年,找了4份工作,到最後感覺已經不是找國外工作的感覺,但對日本找工作還是有新的心得想要跟大家分享。過去幾次的分享都比較注重實作上的資訊,這次有一些觀念上的體悟,希望對大家會有幫助。 以前的心得請參考: - 過去的兩年,我在日本 (所有故事的源頭) - 我想來日本,但我不會日文怎麼辦? 去學! (我的日文之路) - 2013年找工作心得 - 來日本的撞牆期 - 該留在日本,還是回台灣? 之前上電台,主持人問我說,為什麼到日本可以找得到工作? 我回答說是運氣好。本來想多解釋一點,但是節目時間有限,所以欲言又止。 什麼是運氣好? 運氣好應該是說本來這個工作可能輪不到我來做,但是卻被我應徵上了,所以運氣蠻好的。那,原本應該是誰來做這個工作呢? 理論上應該是那個更有能力 (或者說比我更適合這個工作) 的人來做。 那他為什麼沒有來做呢? 有可能是他現在有工作,而且他也喜歡自己現在的工作。但把這樣的人也算進來的話,討論太廣了,所以直接縮小到「想要換工作而且比我更適合的人」為什麼沒有來做這個工作? 答案可能是..他不知道有這個工作。怎麼會這樣呢?   能獲得資訊的職缺才是職缺 這次找工作的過程中,有兩個有趣的經驗。 第一個是一家小型的人力仲介。小型人力仲介基本上手上有的客戶(企業)少,為了業績,常常要去開展新的客戶。跟介紹我工作的人力仲介聊了之後,他說他的方式是狂打電話到每家公司,直接找公司的高階經理人,約他們出來喝咖啡,然後打聽公司內部徵人的訊息。我的工作就是其中一個喝咖啡的主管剛好底下一個team member提離職,所以請我去面試,完後直接錄取,職缺甚至還沒有對外公開。 第二間是一個國際大型人力仲介。大型人力仲介因為已經有龐大的長期客戶資料庫,作法自然不一樣。除了介紹一般市場上現有的職缺之外,跟我接洽人力仲介的方式是,直接把所有製造業有採購function的客戶名單列出來(從A-Z),然後叫我從裡面勾選有興趣的公司,他們會直接把我的履歷推薦給這些公司,看他們是不是有興趣跟我面試,即使這些公司現在沒有缺人。 這兩個經驗的共通點,是「工作」(職缺) 原本都還不存在,或者還沒公開到市場上。在大部分人不知道有這個工作存在的同時,很多徵才、面試活動都已經在進行。不知道管道的人,自然也不會找到這個工作。事實上,在我們工作時的每一個當下,不管在台灣或者是在世界上,總有成千上萬的職缺開出來,這之中也不乏適合你的或者你想要的職缺,但就看你能不能得知這些資訊。   以前沒有的找工作能力 所以後來這個命題變成這樣,如果這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人本身工作能力好,但是沒有積極地注意市場上有的資訊; 跟一種人是工作能力普通,但是很積極地注意市場上的所有訊息,哪一個人比較會找到好工作? 過去這個議題感覺不太需要討論,因為找工作方式比較單調,最早是看報紙,接下來是用人力銀行,大家的資訊都差不多。現在比較多元,有Linkedin、日本還有wantedly、bizreach、人力仲介數不清,在facebook、寫部落格、參加聚會、讓自己可以在專業領域、人力市場上曝光的機會,都可以是「找工作能力」的一部分。只要可以善用這些工具,增強自己的「找工作能力」,當市場上有個職缺跑出來時,可以比其他人更快、甚至是獲得「其他人沒有的」資訊,找到好工作的機會也比較高。 這裡的「別人沒有的」是個重要的前提。也就是說要在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會找工作(「找工作能力」強) 的情況下,那你會找工作才有用。這樣子才有辦法市場上一個職缺跳了出來,雖然有比你更適合這個工作的人,但是卻由你找到這個工作。如果大家的資訊都一樣的話,那最後還是變成由「工作能力」決定誰能找到什麼樣的工作。 看到這邊,大家應該還不是很懂這在講什麼。把主題再拉回日本求職,會比較好懂一點。   你有在日本市場曝光嗎? 問題就是,你對日本(海外)求職的「找工作能力」如何? 你是不是積極地注意有日本(海外)工作的資訊? 或者是你有沒有想辦法讓自己在日本(海外)的人力市場上曝光? 如果沒有的話,那你找到日本(海外)工作的機會應該不高; 有些人工作能力可能普通,但是「找工作能力」很好,知道如何去接觸日本工作的資訊,那找到日本(海外)工作的機會相對工作能力好的人高,而且找到的時候,會覺得自己運氣很好,因為覺得這些工作原本應該是那些工作能力好的人才能做的。   你在占到日本市場的便宜嗎? 第二是,如果你已經來日本的話,那你更應該好好運用「找工作能力」。像上面解釋的,如果每個人都很會找工作,一個工作出現時,大家都知道,那最後決定的是「工作能力」,不會有找到超乎自己期待的工作。但日本的人力市場,終生職的觀念還是存在,就算是年輕人,也只有3成的人考慮轉職,積極注意市場上有哪些工作的人其實不多,如果你是那個很積極注意市場的人,你就會是「運氣好」的人。 所以你要做的,不是跟著日本人一樣,一個工作要待滿三年,甚至是在公司待一輩子,而是運用你當年在台灣找工作的能力,這樣你可以占到日本市場的便宜。   註: 運氣好不是指工作怎麼找都有,找不找的到工作一大部分還是依能力而定。有些公司要在一定期間下決策,沒有辦法找到完美的人,就退而求其次。所以真正的情況是,你「找工作能力」很好,你知道市場上有很多好工作,每天或者每個禮拜都會跑出來,你去面試了10家,都是自己超想進的公司,但有9家拒絕你,剩下一家你進去了,雖然過程辛苦,但最後你還是覺得自己運氣好。   所以要怎麼作? 所以要怎麼增加「找(日本)工作能力」? 這邊是分享我自己的作法,因為我在日本,作法可能某種程度會侷限在日本,如果你自己有其他的作法,尤其是關於找日本(國外)工作,也歡迎你來分享 (或在下面留言)。 有一個原則是,找工作能力不是從要找工作時累積,是在沒有找工作時開始,長期地累積。可以做的事是: 1. 登錄所有主要的人力仲介,日本的主要仲介可以參考這裡。在來日本找第二次工作時,其實沒有很順利,也因為這樣,當時把所有的人力仲介都登錄了。後來幫助很大,因為只要有登錄,人力仲介的資料庫就有你的檔案,而且日本的人力仲介會定期 (1年或2年) 來問你的狀況,有適合的工作機會也會來找你。 2. 第二是定期更新 (各大仲介、Linkedin) 履歷。只要持續(半年一次)更新,就可以保持在人力市場上的曝光。可能有人覺得沒有換工作,要怎麼定期更新?  大部分的公司都有半年或一年的定期review,可以把自己每半年或一年的成果更新上去。而且可以用這個機會來檢示自己的履歷是不是照著自己想的職涯走。 3. 第三是定期聚會 (見人力仲介、專業交流會)。一樣是即使你沒有在找工作,至少半年見一個人力仲介,跟人力仲介聊目前市場上的狀況、有什麼趨勢、什麼產業最缺人、薪資水準大概在哪,有有趣的職缺就去面試看看,了解企業的需求; 另外就是可以自己辦交流會,其實會找工作的人沒有很多,如果你自己辦一個自己領域的交流會,很多人會想參加 (因為很少人會辦),有職缺的人(人力仲介或是企業人資) 也會去找人。 持續做這件事,做個5年,你會感覺到它累積出來的成果。(什麼事情只要做5年可能都蠻強的)。   如果你看完了,第一步可以就是把你的履歷登錄到日本主要的人力仲介,你可以接下去作第二步、第三步。總之,希望這不只是篇看完、了解的文章,而是有後續動作的溝通。   (photo via Tax Credits, cc license)...

媽呀!我真的不想搭電車:關於通勤的大小事

|說實在,我真的很討厭電車通勤   「唰~」一陣空氣壓縮的聲響,電車門打開了,我跟著大家站在月台上,配合日本當地的習慣,移動到車門兩側,各式各樣的人從車廂裡湧出,確認沒有人再下車後,大家魚貫上車,配合特定的電子音樂,車門關起,耳邊傳來就連道歉都很冰冷的站務廣播,電車開動,每個人自然地去平衡隨著電車移動而左右擺動的身體,然後一起移動到下一站。   這個都市一天的脈動就這樣開始,也按照差不多的方式結束。   電車系統在日本人近乎神經質的細膩度下,呈現出一個完整的節奏,週而復始,即便有時候會一些俗稱「人身事故」的突發狀況,造成電車延遲,但日本人也都習以為常,安靜的在月台上等待,有時候我遇到這種情況都會很佩服這個國家的人民水準(或是說人民對政府的信任),因為大家彼此會有一個默契:若在這個時候暴亂,只會造成其他人的困擾,安靜等待是最安全的方式,反正事情總是能解決,電車總是會再來,大家總能找到方法回家。   電車對道地的東京人來說應該是一種矛盾的依戀,需要他卻又討厭他,除了某些情侶之外,沒甚麼人想認真地待在滿員電車中半秒鐘吧,我想。   從一早起床到天黑回家,一直再配合著這個都市的步調,有時候幾乎忘記自己呼吸的節奏。跟著大家一起搭上討人厭的電車。隨著車速的變化,慣性讓身體被迫擺動,有時候速度突然改變,全部車上的乘客都會往同一方向移動,然後撞到人還會小小聲的 sumimasen (不好意思) 一下。我有時候會很仔細的去觀察這一夥人,表情扭曲的被迫擠在這個充滿不自然的空間,必須隨著電車速度改變自己的重心,但卻無法做任何努力來改變任何現狀 (總不能去打駕駛吧),看著大家臉上充滿無奈又無助的神情,這個畫面我感到非常詼諧又真實。   ●在日本久了,習慣的這些標示,不知什麼時候開始,自然而然也記住了顏色代表的線路名稱。   |對「時間有限」這件事的覺悟   前幾天,因為工作關係拜訪了一間位於茨城縣的公司,從東京需搭乘約一個多小時的電車,然後再轉計程車約 40分鐘的距離,公司周圍一望無際的稻田跟日本傳統的一戶建 (獨棟有車位),接觸到一位客戶問他住在哪裡,他說琦玉,我聽了嚇一跳,因為光是電車通勤來回就要六個小時。一天花在電車上四分之一的時間,問他電車上都在幹嘛,他說他喜歡看書跟聽歌舞伎,然後補充睡眠,回到家每天約11點多,然後隔天6點必須出門,房子對他的意義是不是只有睡覺跟洗澡? 對我來說,每天從踏出家門那一刻起到公司必須花費 一個小時又二十分鐘。在電車上習慣看書跟聽 Youtube 或是活用手機 app 瀏覽新聞跟更新 SNS,先姑且不論是否有效活用這段通勤時間,我內心是希望這些事情可以不要在電車上做的,原因在於在車上看書只能說是利用瑣碎時間,但以效率來說當然還是在咖啡店裡或是床上看書吸收速度比較好吧,多少是有點「唉! 這也沒辦法呀」的心情所以找點事情來做的感覺。   由於電車通勤與每個東京都民的生活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如何有效利用或是調整這段時間,變成每個人日後產生巨大差異的關鍵——不過我想也有可能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因為大部分的人都在補眠看漫畫聽音樂玩手機。   ●對於東京人來說無奈的通勤時間   |電車通勤效應之一:精神力渙散   人基本上會希望彼此之間有一定的生物距離,當別人侵犯自己的生物距離時人基本就會開始有警覺心,並且不斷分泌壓力賀爾蒙,長期下來當然對身體是負面影響的,另外,在電車中很容易會遇到讓人不爽的事情,比方說旁邊的人一直打噴嚏又不戴口罩,前面的人揹了一個超級大的背包一直向後擠過來,背後的人一直幹你拐子,或是自己不小心碰到旁邊的女生,她卻用一副「請問你是癡漢嗎」的眼神瞪你時,尤其在早上一般人一觸即發的神經閥值都會下修,搞得自己好不容易到了公司,一整天的心情已經損耗殆盡了。   |電車通勤效應之二:變相減短壽命   電車是一種密閉空間,尤其在感冒流行的時候,雖然大家會習慣戴口罩,但是還是有很多明明一直咳嗽打噴嚏卻省錢不買口罩的乘客,這時候空氣中基本上就是一種另類的細菌培養箱,感冒病毒頻繁變種,長期下來身體一直處於不斷發炎的生理狀態,一年到頭都在感冒,這當然也是很討厭的事情。另外我覺得在滿員電車中,因為不好意思或是不想貼著別人太近,所以大家都會用一種很詭異的,或是比較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勢站立,這樣久了會造成肌肉不正常運動,筋骨痠痛等影響生活或是健康,間接造成生活上的困擾。   |電車通勤效應之三:除了浪費時間竟是浪費時間還是浪費時間   首先應該要明白「時間是比錢更珍貴的資源」的這件事,如果可以用錢買到時間,這個花下去的錢就是另一種投資: 在你能活用這些時間的前提之下。若通勤時間能夠每天來回共減少 2 個小時,一個月工作 20 天就是 40 小時,一年下來就是 480 小時,換算成 20 天,也就是說如果可以用任何手段去減少通勤時間,花出去的資源將會換來一年多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這當然是很划算的投資。早點回家,能夠用下班後的時間經營家人以及朋友等人際關係之外,還能學習新的技能,經營副業,運動等對健康有益的活動,更重要的是能夠讓工作時間更有效率。而且,有時候並不只是這些帳面上節省的數字,通勤時間太長,造成回家只有睡覺,我認為以長久來說,並不是一個有魅力的人生,如果下班之後無法進行一些 off 的活動,人會喪失創造力,且對空間感鈍化,生活沒有新的刺激,也會失去幽默感。   ●左邊沒有手機 (?) 的母子 笑   |結語:通勤時間與生活品質的拉扯   我相信有人比起城市還是喜歡鄉下的環境,以我現在居住的西東京市來說,就是離都心約半個小時車程的郊外,雖然各方面生活算是方便,人口密度也很讓人舒服,假日偶而騎騎車也算是心情愉快,只是相較於通勤時間,我比較頃向選擇更有效的去活用自己有限的時間,減少在電車裡除了時間損耗之外對自己本身的周邊影響。   不過也因為東京擁有全世界數一數二複雜的電車系統,以及精準的時刻配置,這樣讓東京人過著十分規律的生活,每天的幾點幾分,必須搭上這班列車,因為時刻精準,更間接影響著生活作息。文章開頭提到討厭滿員電車這件事,不過也許在周五或周末夜晚的滿員電車裡,一車帶著酒氣的東京人,也許比起平常白天上班高壓的心境,夜裡的電車,是東京人彼此靠的最近的時刻吧。     Ps. 有人知道為什麼日本人會選擇那麼痛苦的跳軌進行自殺行為嗎? 有機會再公布答案唷。   撰文:王伊森 ⇩ ⇩ ⇩ ★更多關於首都圈的日子請點我  ...

那年夏天,我在日本失業:關於錢的大小事

|當失業降臨,只能靠自己站起來的日子。   回想起來真的很瞎,那一年我竟然在日本失業了,原本就不太輕鬆的海外生活,頓時陷入困境,不敢告訴在台灣的家人,在日本不敢出門參加聚會,我該回台灣?還是繼續留在日本?眼看時間漸漸緊迫,伴隨著本來就不多的銀行存款越來越少,我到底該怎麼辦...

從日本走向世界 – 策略規劃的Elsa

我在台灣大學是讀化學系。 系上的同學畢業之後一半以上都是繼續念研究所,之後再選擇留在產業發展或是走學術路線。我在還沒畢業就已經覺得產業或是學術的生活都不是我要的。 但是當年很難得到這兩個路線之外的前輩分享經驗, 自己的資源也很有限, 就打定主意要唸MBA,很天真的認為是換領域的唯一跳板。 畢業後就先在化學產業做兩年多 , 一邊累積工作經驗 ,賺錢, 還有念英文。最後申請到了荷蘭的學校拿到了獎學金, 也就這樣拿到了一個MBA的學位   畢業之後回台灣有機會進入了當時意氣風發, 剛剛大手筆吃掉德國手機大廠的台灣手機品牌 。原本是個與國際大企業順利接軌的好機會, 可惜最後公司合併消化不良以分手收場 。 這也是我踏入手機業的開端, 和短暫的見識到國際企業的營運方式。 後來轉職到了日歐系手機大廠, 卻也因為產業的變動很快變成了純日系公司。 日本企業從來不在我的人生規劃中(應該說是最不考慮的公司) , 但是也就這樣待了下來。 三年之後 開始覺得案子來來去去, 但工作的本質沒有改變, 視野也沒有變大。 我對於停滯不前是很不耐煩的, 如果不變動我就會想轉職 (但當時實在也沒有其他更有趣的相關工作就是)。 那時想到自己有個日本老闆, 就突然間靈光一閃毫無來由的有了要去日本總部的念頭。 打定這個主意之後,凡有遇到任何日本人老闆的機會我都毫不客氣的說如果東京有缺拜託讓我試試. 然後就在四年前讓我達到願望, 轉到日本東京總部全球產品行銷管理部門擔任手機的產品經理(product manager) 。 公司是把我以現地聘僱的方式身分轉去, 跟日本同是享受一模一樣的薪資待遇以及升遷機會。 另一方面也有外派的特別福利。 國際的搬家費用等是由公司負擔,找房子的仲介跟辦種種證件都有人服務到底。 每個月也有一筆房屋津貼, 是很讓人滿意的條件。     要在日本當一個不會說日文的外國人生存下來,第一要件當然需要的是運氣。因為之前的歐洲血統, 公司相對的比其他日本公司開明,也有一定的制度。 日本工程師們雖不擅長, 但也不會太排斥只會講英文的人。...

東京一角: 女性貧困的大小事

|我所感受到的「The・Tokyo」   「當明白人終究會融入新環境的道理後,到了東京就不再會害怕。」這是我很喜歡的一句話。   人就是這樣,在一個地方待久了,生活中接觸到當地的媒體以及認識新朋友之後,一定多少會開始融入這個社會。漸漸地,剛開始覺得很新鮮的東西會慢慢失去熱情,接著變成習慣。會開始對於那些好像本來就該存在這個城市的東西,不知不覺慢慢感受到一絲絲的厭倦,不知道是刻意還是被動的,配合這裡的步調,跟著大家一起脈動;過了一陣子會開始對這裡有些依戀,去了別處都覺得不自在。尤其是東京,這個亞洲一級的都市,到處充滿魔性的力量,一個不小心就會沉淪,當初說好上京的夢想,轉個身就消失殆盡。   東京都,擁有 1300多萬人口的巨型都市,和世界其他都市比較起來,這裡確實是相對富裕的地方,平均收入不僅較其他亞洲都市都還要高出許多,資源以及資訊相對提供較多元,生活在這裡其實可以很愉快,雖然工作壓力相對之下也較大,但是在這裡勞働獲得的收入,可以提供滿意的一般生活,但是要進入富裕小康階層,還是需要多費點心思跟體力。   在 1300多萬人口中,超過一半以上是女性,在日本,女性相對還是較為弱勢的一群,不管是日本傳統文化影響,職場性別差異等等,以平均收入來說整整差了男性一大截,她們也許有些不滿,但是最終還是接受這樣的社會大環境。找個人結婚,靠著丈夫工作得來的收入,一生的志業就是擔任好妻子的角色,學習如何增加自己的女子能力。近年來日本女性的勞動能力增加,在新創事業裡開始會看到女性社長的影子,但是以整體文化上來說,那真的畢竟還是少數中的少數。   我身為一個外國人,在這個都市才邁入第四年,但學習用不一樣的角度看著這個奇妙的都市,當你的生活不是只有到處去流行的咖啡店打卡拍照,或是拼命花錢把自己裝扮得像日本人,多去感受這個都市的呼吸,會發現有很多更 「The・Tokyo」的地方值得深入探討,這可不是觀光客在幾天之內可以體會的喔。比如說前幾天偶然經過超商被這個標題吸引(不是左上角的聯誼攻略 笑)趁昨天通勤時讀了一下,發現這個問題早已在東京首都圈蔓延開來。   |社會金字塔低層的東京都都民們   由於2020的奧運即將到來,東京都內正如火如荼的進行相關建設,另外對於國際形象相當嚴格的日本,不管是新聞或是平面媒體,都漸漸這早已被人遺忘,確有困擾許多人的問題:   「貧困」   日本這種先進國家,凡事講求使用者付費。不講人情無法通融,優良又貼心的日式服務必須使用貨幣來交換。也因為這樣,當然既得利益者可以在日本生活得非常優渥,但社會低層的人領著少的可憐的薪水,靠著無法想像的方式,活在這都市下。   以東京為主的首都圈平均年收大約落在 440-580萬日幣間,但是超富裕層年收1000-3000萬日幣甚至以上的人也不在少數,那所謂平均年收就是被生存在這看似富裕的已開發都市中,過著過一天算一天領著微薄薪水,甚至沒有目標的一群人所稀釋掉了。   |女性貧窮問題日益嚴重   這期的報導令我感到好奇的是,這些人究竟怎麼產生的?   •由加(27)東京高校肄業 他們深入報導了分別20,30,40世代的女性,當然個別有不同的背景。27歲的由加,從小父母離異,父親經商卻倒產負債,沒有正常家庭背景的小孩在日本容易遭到排擠,一群相同背景的人便會聚集起來,年輕時未婚生子,又沒唸什麼書,變成社會人後進入黑心公司,工作好幾年薪水一樣沒變,加班沒加班費,但自己身為單親媽媽為了小孩無法辭職,過了幾年身體變差,忍痛辭職後,沒有收入只能靠政府社會福利領每個月3萬多日幣的生活保護津貼。等身體狀況好了之後,因為工作能力沒有提升,無法以正社員身份進入正常公司,只好到處打工賺取微薄的薪水。由加用夾雜疲累的聲音告訴記者: 「現在只希望小孩好好健康長大,但我不知道他的學費在哪裡…」每個人背後都有一段令人心酸的故事。   |惡性循環的人生,何時才能結束?   我相信人總是可以找到生存的方法,在東京若沒有充足的生活費,雖然無法有滿意的物質生活,但是也有許多設施能夠支援短暫的低收入收活。他們會開始習慣遊蕩在東京都內的網咖,24小時營業喫茶店,甚至キャバクラ(風俗店)。諸多原因導致他們比較無法獲得正社員的工作,他們會過著一個月不到10萬日幣的生活,扣除掉房租,還卡債,家人的醫藥費,小孩的奶粉錢,剩下不到3萬日幣左右的生活費,每天如履薄冰,因為付不出水電費水早就被停了,洗澡只能去附沖澡設施的喫茶店,或花460日幣去附近的錢湯(大眾澡堂)。若付不出房租的話,一般他們習慣會找24小時的網咖,順便上網看有沒有辦法認識到男生,這樣出去吃飯就不用花錢,嚴重時忍痛接一下援助交際賺多餘的錢也不在少數。   •優子(30)專門學校肄業 一位 30歲前後的女性優子 (假名),年輕時高校畢業後,進入美容專門學校,但還沒念完一年,母親告訴他家裡付不出學費,求她不要唸書了。她自己跑來東京找機會,一直都是打工身份,身體不好斷斷續續做了幾份契約的工作,一回神已經進入30世代,沒有公司要錄用她,付錢靠當發聲練習的老師以及現在演奏樂團6萬日幣/月,活動人偶4萬日幣/月,靠年收120萬日幣過活(東京平均480-550萬日幣左右),沒有夢想,沒有男朋友,銀行沒有錢,「對於未來,只想好好活著,找到不錯的男生就結婚,過過簡單的日子….」優子苦笑表示。   |你的夢想是什麼?   日本整體來說算是很富裕的國家,以當地日本人而言,雖然工作壓力說起來算是比較大,但如果能夠以正社員的資格被應聘,就算是比很多人好了。只要有分正當的工作,然後靠技術賺錢(非勞力),有持續穩定的收入,其實在首都圈內基本上就足以活得下去。   雖然如此,在這種以開發的都市裡,存在上面那樣近乎貧困生活的人如過江之鯽,且近年來有更加嚴重的趨勢,在活著有壓力的情況之下,關於健康,文化,生活品質以及美感的培養幾乎可以說是放棄狀態。在東京能夠存活看似簡單,卻好像也不容易。有時看到那些在路上搭訕女生誘導拍成人片的片商,100個人裡總會遇到一兩位剛好需要生活費的女生吧。   經過新宿時,也有很多看起來就是專門學校剛畢業的女生,在路邊拉客找人去居酒屋,成功找到客人之後還能從帳單中抽取一點點費用,有時候他們真的很累的時候就會直接在路邊坐下來,玩玩手機,看推特跟 Line 其他朋友都在幹嘛。「你們未來想過怎樣的生活?」不要去問他們的夢想,因為他們真的回答不出來,他們覺得這樣很好玩,可以跟朋友在一起,至於身邊的朋友都在幹嘛?物以類聚,都在做跟她一樣的事,賺到錢就跑出去玩,買新衣服,做指甲美容,他們沒有想過,現在她們還有年輕當資本,那之後呢?   一樣的社會現象又會不斷重演,這是隱藏在光鮮亮麗,積極佈置奧運背後的一個心酸的首都社會現象,每年都有數以萬計的年輕人抱著想來到東京,然後幾年之後成功的有多少人?   雖說社會本來就是靠各種不同階層的人組合而成,但在已開發的大都市中,要翻身真的不容易,如果不是家裡有支援,就必須靠自己,真的很用力,很用力的翻身才行,否則就像這些人所說的:   「你問我未來? 我只能說: 我的人生沒有享受幸福的權利。」     撰文: 王伊森 ↓ 更多貼近首都圈的大小事 我在首都圈的日子 Facebook 日本職場生活趨勢 官方 Facebook 專頁 相關文章:日本外資專門商社應酬大小事...

亞熱帶的小孩 追滑雪的夢 冬季奧運「滑雪板特技」項目的台灣代表選手 Perry

你知道全世界滑雪板約有60%是由台灣或者是台灣海外的公司製造的嗎? 你知道台灣有滑雪選手嗎? 這次我們到長野縣專訪一位正在挑戰近乎不可能的夢想者,來自台灣的滑雪選手Perry 文彥博。從17歲第一次踩進雪場就愛上滑雪後,打工賺錢考滑雪教練執照、拉贊助參加國際比賽、到2014年與冬季奧運失之交臂,目前在日本的長野縣為著2018年冬季奧運賽受訓,同時也經營今年剛開幕的滑雪學苑「野雪塾」。 真的很驚嘆人居然可以為了夢想做這麼多的事情...

日本外國觀光客爆增後的下一步?

最近去逛日本一些新創事業的展覽,新創的題材當然包括Fintech, Edtech, IoT這些全球創業圈都熱門的項目,但還有一個是日本國內特別關注的題材,就是「インバウンド」(Inbound),指的是外國觀光客所帶來的商機。 雖然說日本觀光的議題已經談過了好幾次,但在日本實在是太火。日本預計今年的外國觀光客人數應該會近逼2000萬,原先2020年的目標已經提前達陣,帶來的經濟效果確定超過3兆日幣。目標達陣後日本也重新估了2020年的觀光客人數可能達到4000萬人,經濟效果將達7兆日幣。也就是每年多出4兆日幣的新商機,是大家都不想錯過,甚至連國外的新創業者也已經來搶商機。 從2012年開始一路看過來,日本跟台灣這一對觀光業在亞洲裡算是「難兄難弟」的國家總算漸漸地殺出一條路。說是「難兄難弟」,除了兩個國家的觀光業都相對落後之外,近年觀光客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都是放寬對中國觀光客的簽證發放的標準,外國觀光客的迅速增加當然也為日本帶來了一些問題。但是大家可別誤會,這裡指的「兄」是台灣哦! 最新一期的Nikkei Business 再度以外國觀光客的議題當成封面話題,這次主要談的是觀光客爆增後,越來越多的觀光客選擇向一些郊區、非主流的觀光地去,但是一些地方政府目前在因應外國觀光客時遇到了問題,有趣的是雜誌裡面參考了「先行」(放寬中國觀光客) 台灣的作法,看在台灣的我們如何解決一些相關的問題。可以參考一下日本是如何看台灣的,而且在台灣的你或許也可以提出更好的對策,也可以考慮來日本創業!   交通配套設施跟不上,觀光巴士瞎忙賺不到錢 第一個問題是地方上的交通配套沒有辦法跟上遊客增加的速度,也延伸出一堆相關的問題。過去日本政府積極行銷的是像東京、京都這些原本就知名的城市,接下來希望把重點放到地方上去,例如日本規劃把北海道當然重點區域,被觀光局列為日本7個指定的觀光區域之一。但是北海道跟東京或者是京都有一個大的差別就是交通並不發達。 例如「道東」地區 (登錄世界遺產的知床就在這裡) 。雖然日本觀光局大力推廣行銷,但問題是所有的配套措施都沒跟上,例如現在離知床最近的機場是女滿別機場,但這個機場目前只開放國內線,而且國內線也只接受100個前後的小型飛機起降,連中國的一個旅行團都載不下。所以現在的方式就是從新千歲機場或者是從札幌市區坐觀光巴士,光坐車時間就要花上5個小時,當然對遊客的吸引力就變小。 大家覺得起碼觀光巴士的業者有賺到。的確巴士業者生意是有變好,收取的費用也有變高,但是實情是海外的旅行社會向這些觀光巴士要「回扣」,如果不給回扣的話,海外旅行社會威脅以後再也不找他們,所以其實當地的巴士業者是「薄利多忙」。   爆買只有免稅店跟藥妝店,當地店家鮮少受惠 第二個問題是,雖然說中國觀光團到日本來會「爆買」,但是都是到免稅店去爆買,一些當地的店家根本都賺不到錢。例如在福岡的博多港現在有很多遊輪的中國觀光團會停靠,目前每兩天就有一班遊輪進港,一班進來起碼有2000名遊客,人數相當可觀。 一般來說,遊輪在博多港停一天,遊客早上9點下船去逛,晚上8點前必須回到船上,出發到下一個景點。也就是說有11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可以逛,通常遊客一下船先直衝免稅店,第二個就是再去逛藥妝店,逛完之後再找一家拉麵店吃一吃,就差不多要準備回船上了。而且常有的模式是海外的旅行社會跟當地的某些免稅店先談好,旅行社會推薦旅行團的遊客儘量去特定的幾家免稅店,或者就是直接請巴士來從遊輪載到免稅店去。 這樣的情況之下,很多一些當地的店家,準備好了當地的特產作販賣,從早上開店一直等等到晚上了,結果發現這些觀光團根本就不會繞到市區來,因為他們都直接往免稅店衝去了,所以只有特定的店家可以受益。   台灣解決方式: 限定觀光團人數 鼓勵「自由行」 其實上面這兩個問題在台灣也都有,包括交通配套不足、旅行社抽回扣,還有特約店的模式導致大部分利益集中於部分店家等,在Nikkei Business雜誌的專訪上來看,台灣解決這個問題的方式是限制「團體」的遊客。因為這些問題的根源在於太多的團進團出,而且這些團進團出都是由中國方面的旅社團設計好的方案、動線,導致遊客過於集中於部分地區,相關的配套才會吃緊、又有些地方是連人影都看不到。 所以台灣開始鼓勵自由行的旅客,自由行旅客增加,自然會去的地方比較分散,如此一來可以疏解配套的吃緊,也可以讓這些旅客的消費相對平均地分配到台灣的各個地區。台灣政府需要做的只是充實旅遊的資訊,以各種語言提供台灣各地的觀光資訊,同時也加強每個地方當地的標誌,讓自由行的旅客不用煩惱自己旅遊找不到地點的問題。   地方政府缺乏行銷能力 不知如何吸引外國觀光客 日本的第三個問題是,偏遠地方自治體不懂怎麼吸引外國的觀光客。日本的觀光局針對因為外國觀光客所編列的預算高達近125億日幣(2016年),一部分的預算也下放給地方的自治體去運用,但是自治體拿到這筆錢,卻沒有足夠的知識去規劃吸引外國觀光客的方案。 現在最常作的就是直接請廣告代理商幫忙。而廣告代理商所提出的方案都是一些「參加海外的旅遊博覽會」、「建一個facebook(SNS)的帳號宣傳」或是「設計一個當地人氣人偶」之類的舊式手法,錢花了但是效果是小的可憐。 還有一些自治體甚至請外商的顧問公司來幫忙想辦法,關東地區的某個縣 (不能講出名字的) 計劃從2015年開始到2020年要讓來訪的外國觀光客增加三倍,但是當地自治體對國外完全不了解,所以想說請外商來幫忙調查、分析以及規劃接下來幾年的宣傳體系,就花了4000萬日幣,之後的執行階段可能還要花更多的錢。但是最後可以從顧問公司收到的也只是一大份的報告,最後執行還是得靠自治體自己,能不能成功吸引到外國觀光客,誰也不知道。   台灣解決方式: 發包當地文化企業創造「觀光資源」 關於這一點,台灣又是怎麼作的呢? 根據Nikkei的訪談,台灣認為地方宣傳最關鍵的問題還是在於如何創造出「觀光資源」,尤其在有限的資源跟預算下,台灣的作法是政府將每個地方鮮少使用的公用地或設施提供出來,並發標給地方的企業,請企業提供利用此公用地、設施以發展當地文化的事業計劃書,政府會審查並選取創意、成本上最優秀的企業,把土地的使用權交付給這家企業發展。 像是台北的「松山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就是其中的一個例子。因為政府對於如何創造「觀光資源」也沒有know-how,不如開放給民間來發想。政府出地,由民間的企業來出錢,也可以減輕政府在預算限制下的壓力。透過這種方式建立每個地方的文化,才能以長期的方式來行銷、吸引外國觀光客到台灣的每個角落。 看了這些日本的問題是不是覺得看到過去的台灣? 現在難兄要來幫難弟,看完你有什麼新點子嗎?   (參考資料: Nikkei Business)...

串起日本「下町工廠」的新創事業 Linkers

最近日本有一部很紅的日劇叫「下町火箭」,講的是一家製造火箭零件的小工廠如何對抗大企業的故事。看這部日劇的時候,真的是心有戚戚焉,因為自己就是在日本當採購,常常欺負一些日本當地的小廠商 (哈哈哈),有時看了都覺得也演的太寫實了吧! 但是日本真的有很多這種小工廠,經常都是藏身在一些群馬縣、山形縣之類的小鎮 (我過去負責的),一個公司含作業員才一百多個員工,甚至連公司的網站都沒有。這些小公司通常專門作一個小小的零件,但是因為技術性的特殊或者是品質的競爭力,很常日本三大車廠都要向它採購。 為什麼要提到這個呢? 因為這一期的Nikkei Business 裡面有一個「日本Innovator大賞2015」的特別報導,介紹了2015年獲得日本政府頒發「創新事業」的日本企業,其中有一家叫「Linkers」的公司相當的有趣,因為這家公司在作的事情正是連結這些散落在日本的「下町工廠」,而且這家公司還在今年6月到美國矽谷設立辦公室,要將日本的製造業 (Old Japan) 再次推向世界。   Linkers想要解決的問題: 龐大沒效率的日本供應鍊媒合體系 Linkers 要解決的問題,相信很多作過製造業採購的人會了解,「有沒有一個更有效率找到廠商的方式?」分成「供需」兩個面向來說: 供給來說,在日本有很多像是「下町火箭」一樣,技術上很有競爭力的中小企業,但是多因為行銷、業務能力不足,還有日本企業常有的保守習性,像是不敢對外公開太多技術資訊等,所以在市場上的曝光率低,公司業務也無法擴張。要怎麼幫助這些日本優秀的中小企業增加它們的曝光度,是Linkers要解決的問題之一。 需求來說,在全日本有約46萬家中小企業,靠一家公司本身的採購團隊,根本很難去接觸到這所有的廠商; 而且在日本的中小企業,很多根本連網站都沒有,而且像上面所說的,很多是不願意公開公司真正的技術內容,所以要怎麼有效率地去找到這些有競爭力的廠商,是Linkers要解決的另一個問題。 綜合來說,Linkers 要幫助日本製造業的供需體系創造一個更有效率的媒合平台。   Linkers的解決方案: 1300名以上的區域性專家網絡 最一開始Linkers的創辦人前田想到的方法是辦一個「線上展示會」(eEXPO),概念其實很簡單,就是把這些中小企業的的產品、事業內容還有技術know-how放到網站上,增加他們的曝光率。當時前田自己一個人親自到400多家中小企業去拜訪,記錄下公司的整體介紹,然後把內容詳細地記錄在網站上。 但是這個模式有一個問題,就是這些中小企業對於在網路上公開自己技術know-how這件事情相當敏感 (尤其是在日本,只要聽起來很像有風險,通常公司最後的決定是寧可失去這筆生意也不願冒險)。 後來前田發現在日本每個地方都有一些區域性學術機構、地方銀行或者是一些自治會都有一些對當地中小企業特別了解的專家,像是大學教授、和這些中小企業有業務往來的銀行擔當。所以後來Linkers發展出來的模式是透過這些「專家」來幫忙推薦各個區域的中小企業。 目前Linkers在日本各地有1300個「專家」在幫忙推薦各地的中小企業。整體服務的流程是,當一個客戶(採購)把想要採購的部品 (設計圖或sample) 提供給Linkers,Linkers會把這些資訊撒給在日本的1300位專家,這1300位專家會推薦他們當地適合的廠商。所以利用Linkers的客戶不用再自己單打獨鬥,會有全日本的專家一起幫你找合適的廠商。 收費的模式也比較直觀,一開始請Linkers介紹時會有一筆「調查費用」,約40-50萬日幣。如果最後達成契約,Linkers會再收取一筆手續費,是契約金額的3%-4%。   Linkers的發展計劃: 2020年營業額500億日幣 發展人工智慧採購系統 Linkers的正式營運是從2014年的1月開始,2014年一整年成約了100件以上,而且成約的比例高達9成,客戶的回流率也有6成以上。使用Linkers服務的包括像Toyota, Panasonic這些日本超大型企業。 Linkers把自己的目標放的很遠,它們不僅要讓日本國內的供應鍊的媒合更有效率,還要將日本的製造業 (Old Japan) 再度推廣到全世界,Linkers創辦人前田表示,第一個目標是在2020年前達成年收500億日幣。 他們接下來的重心放在兩個地方,一個是繼續加強搜尋日本中小企業的能力,目前除了繼續擴展「專家」的網絡之外,他們也開始研究利用人工智慧來作媒合的可能性,將目前成約過的中小企業的資料全部建檔,希望可以創造出一個更有效率的媒合平台。為此,Linkers還請來了Ruby的創始者來當他們的顧問。 另一個重心是向海外推廣Linkers,2015年6月開始,Linkers到美國矽谷去設立了辦公室,代表日本43萬家的中小企業,直接向當地的新創事業推廣日本的技術。Linkers 認為目前新創事業漸漸地將焦點從軟體轉向硬體,在矽谷有很多具有idea、或者是有軟體技術,但是沒有硬體know-how或者是不會量產的公司,這是日本這些中小企業可以幫上忙的地方,Linkers期待在建立起一個「日本美國新創maker的ecosystem」。   Linkers的經營團隊: 野村總合研究所出身的consulting團隊 Linkers的創辦人是前田佳宏,目前才37歲 (1977年生)。在大阪大學工學部畢業之後,進入了Kyocera擔任海外業務,後來又轉職到了野村總合研究所當consultant,專門負責亞洲企業的M&A。在野村當顧問的期間覺得顧問只能作到企劃這一塊,沒有辦法執行而發揮企業真正的影響力,後來因為日本311大地震,讓前田下定決心自己出來創業。 因為前田過去在顧問業的背景,Linkers的經營團隊也多是從顧問業找來的。包括COO加福 秀亙 (野村)、CTO 孫紹迪(Accenture) 、執行役員 營業統括本部長 坂下 理紗 (野村證券)等。目前Linkers總共有23個成員。也在2012年成立時,獲得了JAFCO, DBJ兩個VC約兩億日幣的投資。   Linkers創造的就是一個matching的平台,就像是airbnb媒合想出租房間跟想租借房間的人,或者是uber媒合合需要計程車跟可以當司機的人。過去這種crowd-sourcing的模式多出現在生活消費上,像Linkers這樣連結BtoB的平台倒是不常見。另外,自己在汽車業當採購,或許因為汽車產業本身步調就比較慢,在大家都在喊創業的同時,汽車產業採購的流程或方式10年也不見特別的改變,所以對Linkers這種以不同角度切入解決問題的方式特別感興趣。 而且Linkers 以推廣日本的中小企業為出發展,這讓人聯想,台灣似乎也是一個以中小企業為主的經濟體,在台灣也有許多「下町工廠」,不曉得Linkers的模式是不是可以搬到台灣呢?   (參考資料: Nikkei Business, Dream Gate, Linkers, photo via TBS)...

Honda 宣佈「英語」作為公司內部公用語言

在台灣找工作的時候似乎有一個感覺,就是公司有分三種: 第一種是台商,第二種是外商,第三種是日商。日商其實也是「外商」,為什麼要把它分開叫日商呢? 一個原因可能是因為進日商通常要講日文,其他的外商,管它是美商、荷商、法商、瑞典商,全部都講英文。要進日商的條件,通常要具備的條件似乎不太一樣 (至少以語言來說)。 會不會有一天,日商也變會「外商」呢? 會不會有一天日商也跟其他外商一樣,只要求英文為語言條件呢? Nikkei Business 報導,上個月Honda就宣佈將於2020年之前,公司內部所有的文件、所有的跨國會議,或者是有任何一個非日本人在的場合,都將以英文為共同的溝通語言。 「英語公用化」這個概念並不是第一次在日本被提出。第一個最早提出的是1992年,三菱商事的社長槙原 稔,當時日本社會說他是「宇宙人」,顯然當時這個觀念還太過前衛。 五年前(2010年),興起另一波「英語公用化」潮流,帶頭企業是Rakuten跟UNIQLO,當時兩家公司繼提出英語公用化的目標。當時的Honda社長 伊東孝紳 在公司對外記者會時,面對記者是不是也要英語公用化的提問表示,「這裡是日本,幹嘛要用英文? 是智障嗎? (バカな話)」。 五年後的今天,Honda換了新社長,在今年6月提出,於2020年前Honda也要將英語當成公司的內部語言,馬上打臉之前的社長! (但其實大環境有不一樣) 話說,在日本有哪些企業將英語當成公司內部語言呢? 在這裡來跟大家介紹一下!   樂天: 員工平均TOEIC成績 800分! 樂天是這一波「英語公用化」的領頭羊 2010年7月,社長三木谷浩史宣佈 樂天在兩年內,公司內部用語將全部英語化。主要的原因是三木谷浩史覺得,日本雖然有很多國際的大企業,但大部分都是在製造業,像是Toyota或者是Sony 。在他所經營的E-commerce等服務業裡,日本很少能有國際化的企業,問題就出在日本不會講英文,沒有了產品製造力,就走不出日本了。 所以樂天決定全公司動員學英文。而且樂天的英語公用化是一去不回頭型。公司要求所有的人去考TOEIC,社長還放話說,如果兩年內還學不好英文的役員全部fire。這樣子的帶動之外,樂天剛在(2015年)6月公佈,公司全體社員的TOEIC平均成績突破800分,跟2010年的平均526分比起來,進步了快280分。 英語公用化後也有其他的副加效果,其中一個是比較容易招收海外人才。目前樂天員工的非日本人比例快接近兩成,開發部分還有8成以上都是外國人的團隊,一方面外國人增加可以更加速英語公用化,另一方面英文溝通也不像日文一般曖昧,對公司內部決策的進行也有幫助。   UNIQLO: 在日本講日文 在世界當然講英文! UNIQLO可以說跟樂天是英語公用化的「同梯」。(日文是"同期")。在2010年同樣宣佈,在3年內(到2012年時),將要把公司內部的公用語言改成英文。主要原因也是因為預期未來主要的市場會在海外,以今年(2015年)剛發佈的決算來看,有快一半的營收是來自於海外。 UNIQLO的英語公用化感覺是比較內歛型的,比較不像同期的樂天那麼激進。在日本的話,基本上還是可以講日文,(也有提供給外國人日文課程)。社長柳井正對於英語公用化表示看法時,也用比較折衷的說法來詮譯: 「就像是在日本市場,如果不會講日文就沒有辦法作生意一樣,今天要去進軍國際市場,如果不講英文,會失去很多機會。」 而且在推行英語公用化的同時,UNIQLO在採用的網站上,可能是會了避免誤會,也特地註明了,英語不是一個必要條件,只是如果工作跟海外有關聯,或者是在職涯上有意願向上或向海外發展的人才需要英語,看起來在處理這個議題上非常謹慎。   Honda: 日本車廠第一家 英語公用化! Honda在(2015年)6 月公佈的sustainability report裡提到,Honda計劃在2020年前,所有跨區域之間的會議、文件,甚至是任何社內的公開訊息都將以英語為正式的溝通語言。會sustainability report裡發表這個訊息,也意味著Honda認為,為了達到「持續經營的社會」,英語公用化是很重要的一步。 到目前為止,Honda跟國外的溝通方式,都是先用日文(文件) 傳到國外去的時候,再由駐派當地的日本人將訊息翻譯成英文之後,再傳送給在地的員工,但是這樣作一來沒有效率(要有人一直翻譯),二來翻譯的過程中,也很多細節都被漏掉。 但是Honda的作法跟樂天不一樣的是,如果在日本而且只有日本人的會議裡,Honda只要用日文就好;樂天卻是堅持連日本人的情況也要用英文。(所以當時樂天宣佈這個作法時是飽受批評) 另外,其實日本車廠經營國際化不是什麼特別事,上次談到Toyota裡的高層就有好幾個外籍人士; Nissan早在1999年跟Renault的資本合作,目前50位管理高層裡面,高達20幾位都是來自國外,CEO也是巴西裔的法國人。相對來說,Honda的30幾位役員裡,清一色全部都是日本人。但是Honda是日本汽車廠裡面,第一個提出英語公用化概念的公司。大家都預期會有帶頭的效用。(當然也應該會有另一波出來批評這種作法的聲浪) 話說,想要把英語當公司內部的語言,最有效率的達成方法就是製造一個英語的環境,也就是大量採用外國人 (而且是會講英文的外國人),這也是樂天跟UNIQLO的作法 (當然同時也為了滿足經營上的需要)。Honda會不會也用同樣的手法、積極採用外國人,值得觀察! (參考資料: 東洋經濟, Softbank news, photo via Steve.M~,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