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在日本的台灣人工作之餘的生活-娛樂活動是什麼?

對於一位決定走向世界的台灣人來講,旅居國家中除了工作以外的生活,也是很重要考量的一點。在日本,平日的晚上如果沒有加班的時候、週末閒暇的時候,在這邊工作的人可以如何度過呢?以下,將以一般性的觀點討論在日本首都圈工作,所可以享受到的娛樂品質。 在日本的首都圈工作,相比於其他國家的城市(例如台北、新加坡)所能體驗的比較特別的娛樂可以簡單分為以下六類。   季節性活動 日本是一個緯度較高、而且狹長的國家,所以一年有非常明顯的四季。另外,山川湖海、自然資源豐富,隨著季節的不同,就算是同一個地方,也有不同的景色可以看。如果那個季節沒有什麼特別能做的事,日本人也非常擅於無中生有創造出季節性的活動,例如,花火大會就是一例。以下,列舉一些一年之間的季節性活動。 一月到三月:在寒冷的冬天中,可以泡溫泉。滑雪也是當季必玩的娛樂。如果與朋友去兩天一夜的滑雪之旅,白天解放自己在冰天雪地之中遨遊,晚上則與朋友在旅館的溫泉裡泡湯聊人生,那感覺,好像回到青春的畢業旅行一樣...

日本的約會交友網站,所謂的出会い系 App 是一個怎麼樣的體驗?

在「原來日本人都用這些交友APP!-日本的網路交友也能成為一種文化嗎?」推出後,迅速成為長青不墜的一篇文章,這代表了其實有許多人對於日本的戀愛交友 App 很感興趣。然而,文章中比較著重於描寫「認真交友」為目的的交友App,例如 Pairs 與 Omiai。那麼,日本歷史比較悠久的所謂約會交友網站(當然他們也有推出 App 版本),到底存在什麼問題?所以才會被這種認真交友為目的的 App 開拓出另一塊市場。如果還是要使用的話,需要注意什麼? 約會交友網站的目的 在日本,這些歷史比較悠久的約會交友平台現在被稱為「出会い系」。從其漢字也可以了解到他的意思是「見面約會」。所以,一般來講,現在使用出会い系的 App 或網站的話,男女雙方就是期待可以比較快速地見面約會,減少前期在線上交流的部分。   制度設計 與現在認真交友為目的的 App 多採用月費訂閱制不同的是,存在悠久的約會交友服務一般都是採取「男性購買點數」的制度。對於男性來說,每做一個動作,可能都要使用點數。舉例來說,傳送一個訊息給女性,現在的公定價都是 50P,1P 就是一元日幣,也就是說,每傳一句訊息,就要價 50 元日幣,這個成本不可謂不高。有一些服務例如 YYC、PCMAX,甚至就連男性看女性的 Profile,也要消耗點數。 所以,對於男性來說,他當然會有一個壓力,希望儘快地交換到 LINE 或是約出去見面,不然,在那個平台上聊天,隨隨便便就是幾百塊日幣的花費,負擔也是不小。   然而,另一方面,這些服務都是不對女性收費的,所以,女性可以非常輕鬆地與男性聊天,想回覆就回覆、想慢慢地先在平台上聊天就慢慢地來,藉此篩選真正有財力、對自己很感興趣的人;通常,女性幾乎都是不隨便交換 LINE 或是其他聯絡方式的。   現在充斥的現象 了解以上制度後,會發現這樣的設計對於男性來講,似乎不確定性很大。因為你可能花了 500 元跟一個女性聊天 10 句,但最後約不出來或是交換不到 LINE,從此那個女性不再理你,那等於說這 500 元就是浪費了。 除此之外,對於男性不確定性更大的是以下兩種人的存在,他們使得這整個出会い系生態系不再單純。   1. 援交業者(援デリ) 首先,這些援交業者會創造出一個架空的女性,稱為サクラ。這個女性的頭像一般來說,都很清楚漂亮,Profile 的內容也可能很完整,或是只有填寫部分以便更真實地模擬一個女性的 Profile。 援交業者會主動地傳訊息給男性,當然也不排除男性看到漂亮的照片就主動聯絡的情況,然而,當進展到真正見面的時候,會發現來的人根本與頭像上的人完全不同。 這是因為援交業者做為中間的買春斡旋業者,旗下可能管理了好幾個派遣的女性,來的都是那些派遣的女性,當然不會是架空的那個サクラ。 另外,既然是援交,在見面之前,對方都會跟男性約定好一個價錢,理由有非常多種,例如:為了建構長期信賴關係,先幫你保管 2 萬,在關係結束的最後,將會退還給你;這是為了達成我的夢想,請給我一點學費;甚至還有說,女性要包養男性,所以以後會給男性零用錢,然而第一次見面還是請你支付 2 萬,作為信任的基礎。 這種說法聽起來是不是有一點詐騙的感覺?其實,這跟詐騙的手法非常類似,都是許諾你一個未來的好處(例如長期的性關係或是包養),然後向男性收取短期的錢,甚至會跟你說,這是可以退還的,然而,想也知道,見了第一次面之後,怎麼可能再見第二次,而且會退還你錢呢? 最後,見第一次面的時候,男性可能會有被這種援交業者仙人跳的可能,錢包財物都被取走,這也是一個風險。     2. Cash Backer (キャッシュバッカー、簡稱 CB) 所謂的 CB (Cash Backer)的運作流程,可由以下這張圖來簡單說明。 [caption...

日本行動支付的大戰,七雄五霸誰能勝出?

在日本行動支付系列作第一篇「2018是日本行動支付元年嗎? 展望日本行動支付的歷史和未來」中,解釋了日本行動支付 20 年來的因果變化,文中觀察是總體巨觀的;現在,讓我們來關注日本行動支付的時下激戰區,也就是手機 QR Code / Bar Code 支付,看這個戰場有哪些大名參戰,各有什麼優勢。   手機 QR Code / Bar Code 支付 首先,必須先解釋一下,日本這邊把支付分為三個世代。第一世代是「信用卡支付」,屬於接觸型,因為商家必須要有那個刷卡的動作;第二世代則是「電子 Money」(電子マネー),例如大家所熟知的西瓜卡 Suica,技術則是透過 NFC 或是 FeliCa ,屬於非接觸型,因為卡片是近距離隔空感應的。第三世代就是手機 QR Code / Bar Code 支付,屬於掃碼讀取型。   近來,所謂的日本行動支付的熱潮,主要是第三世代的手機 QR Code / Bar Code 支付的風潮,所以有許多公司爭相投入。然而,不曉得讀者有沒有一個疑惑:到底為什麼要搶進行動支付?難道因為中國盛行所以日本就要跟進?好處與解決的痛點到底在哪裡?   原因主要有以下三點。   1. 這個市場確實有賺。 支付的商業模式是建立在對商家收取手續費上,看現在檯面上已經推出的行動支付服務,一般來講,手續費在 3% 上下。所以,可以想見,如果使用者多,交易金額大,每天坐收其成 3% 手續費,豈不美哉!   2. 這個市場是一個新藍海。 前面已經提過支付的第一世代「信用卡」,及第二世代「電子 Money」,其實都已經在日本由來已久,所以有很多的競爭者了。而第三世代行動支付的市場相對來講,還沒有這麼擁擠,也還沒有一個最大市佔率的王者出現。 除此之外,相對於第一世代以及第二世代的支付,手機 QR Code / Bar Code...

台北東區夾娃娃機店興起是好是壞?從日本夾娃娃機店的現狀來看

近來因為 11 月縣市長選舉將至,台灣經濟的情況被放大審視,其中台北市的東區許多的店面開始收起來,漸漸地被夾娃娃機店所攻佔的情況,也被拿出來討論。日本這邊也有這樣的情況嗎?讓我們聊聊日本的夾娃娃機店狀況,或許能讓我們對台灣的夾娃娃經濟有多一點的洞見。 日本夾娃娃機的歷史 日本的夾娃娃機歷史悠久,約可追溯到 1960 年代,那時的機台與我們現在所熟知的不太一樣,他是一個大型的箱子中裝有小物,在操作的時候視線往下,如下圖所示。 [caption id="attachment_28162" align="alignnone" width="1024"] 圖片取自 http://kuretatsu.com/c-history.html[/caption]   隨著時間發展,直到 1990 年代,才被視為是普遍的夾娃娃機盛況。原因是風俗營業法的改訂,以及業界團體去陳情,終於在那個時間點左右,使得夾娃娃機內可以放置的獎品的價值放寬為市售 800 円以內。所以,內置獎品的價值提高,就可以放一些真正的好物,讓玩家燃起興趣去挑戰夾娃娃機,甚至,所謂的「版權品」(對有版權的東西進行的二次創作,是同人界或網路上的用語)也被當作獎品,也吸引了一票客群。   另外,SEGA 在 1985 年所開發的 「UFOキャッチャー」(UFO Catcher,因為那個爪子很像幽浮) ,那時其實已經造成轟動。因為,那是第一次與我們現在認知的夾娃娃機相近的機種被推出來,比起以前的箱型視線向下的機種,UFO Catcher 變成操作的時候視線平視或往上,獎品變成了以前所沒有的更大物品或是布偶,爪子則為了抓取布偶改成了兩爪。在 1991 年的時候,SEGA 推出 New UFO Catcher,粉紅色的機身、更加完善穩定的功能、配上音速小子的背景音樂 ...

從渋谷的大規模再開發案,看日本大企業對地方創生的影響

每當經過渋谷車站的時候,總會覺得怎麼到處都在施工,烏煙瘴氣的,搜集了一點資料後,發現原來是因為車站附近有數棟由東急電鐵集團所主導開發的建築在開工,這不禁讓人好奇,東急大規模再開發渋谷的原因、佈局與預期回報是什麼。讓我們一起來分析這個將讓渋谷煥然一新的大規模再開發案! 東急電鐵集團 首先,必須先了解東急電鐵集團是一間怎麼樣的公司,及其業務分佈,這樣才能對整起開發案的背景有所了解。讓我們來看看公司於 2018 年8月8日公布的財報資料中的一頁。 由其中的營業利益可知,東急的業務可以分為三大一小,三大分別是交通、不動產以及生活服務,一小則是旅館業。 由這些業務可以推想,如果東急把他的根據地渋谷及其西南地區的發展,帶動得更繁榮了,那麼更多的人群匯集、商業往來,將會使得交通、生活服務例如東急百貨公司的營收增加,甚至也會使得不動產的租賃、販賣更加蓬勃。所以說,從這個觀點來看,東急願意投資地區開發,是很合理的,未來他預期將會連本帶利,賺個回來!   渋谷的大規模再開發案緣起 渋谷大規模開發案的起點,始自於 2012年4月26日開業的渋谷ヒカリエ(Hikarie),至今,6 個 Projects 現正進行中,如下圖所示。   Hikarie 開業後,在 2013 年時,東急電鐵集團向內閣府的地方創生推進室提案「渋谷 Entertainment City 特區」。提案中,建設渋谷的目標可以分為以下三點。 成為娛樂中心。常常舉辦大規模活動;劇場、戲院、Studio 設施齊備 成為文創產業(原文是 Creative Contents)的首都。文創產業包括了音樂、時尚、設計師事務所還有數位內容製作 成為日本向世界傳遞潮流文化的中心,並同時吸引更多的外國觀光客   提案中,東急將渋谷與其他的區域做比較,看得出來,他們持續地在思考渋谷的優勢劣勢及定位。比如說,在潮流文化中心吸引觀光客這個面向,就有以下的圖表把渋谷與其他著名區域做比較。 然後在文創產業的首都這個面向,則有以下的圖表來比較。 從這兩個比較圖中可以看到,新宿這個地方,與渋谷似乎是互有優勢,一時瑜亮。 事實上,從我一個旅居東京的台灣人觀點來看,的確覺得新宿與渋谷有蠻多類似的地方,比如說以娛樂設施來講,兩者都有非常豐富的機能;以國際知名度來說,兩者也都是外國人必然到訪的地點;兩個地方也都有著許多的新創公司,從事著各種的內容產業;然而,就車站的架構以及車站附近的縱深來講,渋谷目前看起來都略遜一籌,或許,可以期待隨著東急的開發,渋谷將漸漸在整體規劃以及腹地上追上新宿。   渋谷的大規模再開發案的影響 稍微了解東急的渋谷的大規模再開發案之後,讓我們來看看他的影響。 1. 以渋谷為圓心,周遭地區將愈加繁榮   東急希望透過這次的渋谷開發案,持續活化東急三條線(田園都市線、大井町線、東橫線)所圍成的三角區域。例如這區域內的世田谷區,其實已經變成東京都內象徵有錢人才會住的一個區域;而大井町線與東橫線的交點自由之丘,雖然名氣還不比都內其他的老牌景點,但也漸漸以其甜點及風情聞名於世。也就是說,其實這個區域已經小有成績,未來相信會更好。   另一個方向,則是原本就很著名的區域,也就是接原宿、表參道,以及代官山、惠比壽一帶,這個區域相信會更加繁榮,成為一個以渋谷為核心的超大商圈。   2. 更多公司將會進駐至渋谷,帶動經濟發展 公司進駐的確是這個開發案要促進的面向之一,所以在新落成的大樓中,規劃有多層的辦公空間,為的就是要吸引公司進駐辦公。值得一提的是,這已經有了代表性的成果。   Google Japan 在 2018 年表示,將於 2019 年將原本在六本木的辦公室,遷移至這次開發案中於 2018年 9 月 13 日竣工的渋谷 Stream 大樓。六本木,在上面的比較圖中可以看到,也是一個文化產業聚集的要點,尤其是近年來許多新創、大手 IT 公司本社都在那裡,然後,又因為 Google Japan 的辦公室在那裡,六本木隱然有日本的 IT 聖地之感。   然而,隨著渋谷新的辦公大樓落成,Google Japan 遷出六本木,六本木的 IT 風氣是否會漸漸沒落值得觀察,但是,渋谷將張開雙手,歡迎各種產業進駐則是毫無疑問的!   大企業帶動區域開發的良性競爭 林林總總談了一些這個由東急主導的渋谷大規模再開發案,其實,內容還是只有冰山一角。有很多更細節的部分,就不是我們所需要知道的了。   我想從這個開發案中,值得我們台灣思考的有三點。第一點是,大企業主導的「長期」的開發,帶動地方繁榮也有利於自身的經營。從 2012...

臺灣手搖飲料的旋風為何持續擴大?再談台灣祭與女性經濟

首頁圖片: 東京走著瞧 在臺灣手搖飲料系列文第一篇「臺灣手搖飲料如何在日本再次掀起旋風?」中,解釋了消費者體驗與美學是臺灣珍珠奶茶第二波搶灘成功至關重要的兩個因素,不過品牌除了把消費者體驗與美學做好,另外也很重要的是行銷宣傳。本篇將進一步探討近年來在日本人氣火爆的「台灣祭」以及女性在社交網路上的拍照打卡,如何協助行銷台灣珍珠奶茶。   台灣祭年年擴大舉辦,持續以食物與文化行銷台灣 台灣祭的歷史可以追溯到 2011 年 9 月 3 日(六)・4 日(日),那時為了慶祝中華民國建國滿 100 年,以及募集東日本大地震的捐款,第一屆的台灣祭於是在惠比壽 Garden Place 舉辦。儘管該週末天候不佳,兩天來仍創造超過 7 萬人次入場的佳績,台灣的物產美食便藉由這些小攤位觸及了日本人;台灣祭期間所表演的台灣民族舞蹈、舞龍舞獅,以及「電音三太子」,也一度造成熱議。 第一屆台灣祭後,事務局的電話鳴聲不斷。「請問下一次的台灣祭會舉辦嗎?」「我真的很想參加下一次的台灣祭!」「上一次的電音三太子還沒有看到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