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在新型肺炎疫情中,我的轉職與入職經驗談

2020年是讓人想快轉的一年,原本在前職的規劃是把負責的海外事業部帶到黑字之後瀟灑離職,到不熟悉的國度增廣見聞,並給自己喘息的機會;疫情爆發之後不只計畫破滅之外,整個團隊也被疫情燒的烏煙瘴氣,讓我在疫情最嚴重時決心轉職。...

海外工作與生活的心態養成 – 人才獵頭顧問的Flora

We are lucky to be here 不論你是在打工度假或留學的文青或憤青,還是目標有朝一日在國際職場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的向上青年;不論接下來是在日本深根還是要往下一個國境探險,希望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很幸運來到日本,因為是許多人生的機緣和選擇讓我們來到了這裡創造一段特別的回憶。   全力以赴 一年半前我有了到日本工作的想法,當時同事就介紹了Worklife in Japan,很感謝WIJ的人認真和我分享了各種可以留在日本工作的管道。後來錄取一間新創日本公司,協助我在台灣辦好工作簽證。當時沒有資金也沒有頂尖學職歷的我,很幸運地躍過辛苦的求職活動,順利在東京展開我的第二職涯。 重新站在起跑點,工作上每一個得到的大小機會都全力以赴,漸漸我的工作領域從B2C拓展到B2B,從揮汗跑遍東京大小車站到半年後我和主管一起在越南、孟加拉的NETWORK活動裡和當地來自不同領域的人討論如何解決外籍人士來東京時住宿及找工作的困難。   [caption id="attachment_27857" align="alignleft" width="1024"] 出差@孟加拉 赴日求職說明會[/caption] [caption id="attachment_27865" align="aligncenter" width="1024"] 出差@越南 越南日商networking[/caption]   第一次在日本的轉職 就在我覺得事情開始越來越順利時,公司無預警宣布財務困難並開始申請民事再生*,我頓時面臨拿不到薪水,住的地方可能也要消失的危機。 總之接下來的每天,我下班不滑Instagram改滑Daijob和Wantedly,和也正努力找工作的台灣同事一起互相砥礪分享工作資訊,也有參加WIJ的活動獲得更多職場的資訊。在求職的階段,不只是上傳履歷到求職平台,心態可以更開放一些,嘗試多元的管道和跟不同的人聊天,可以拓展更大的可能性。 大概一個月後的某一天,我收到現在公司HRnetOne寄信邀請我參加面試。這是一家新加坡商的Headhunting公司,主要事業是亞洲的高階人才獵頭顧問。當天和幾位同事和日本分公司的主管聊完後,我心裡已經知道這是一個可以讓我變厲害的地方。加上多國籍的環境,Entrepreneurship精神,融合西方的積極開放性和東方的哲學思想的企業文化也深深吸引了我。當然很幸運的我也順利錄取了。目前每天都還是在學習關於HeadHunter的專業知識和技能。公司裡有不同產業的專業顧問。目前我是負責HR Specialization,主要是協助客戶找尋專業的HR人材。因此我自然每天都有機會認識不同產業的人資高階主管和年輕人材。透過他們的分享可以大量吸收不同產業在日本的發展以及人力市場的最新消息。   在海外生活的心態和人生觀 回想起來,僅僅不過1.5年,經歷了第一次到海外工作,到陌生國家開發,經歷公司破產、轉職,看著現在的我,Steve Jobs說了很多名言,我知道的不多但有一句一直記得 ”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找到適合你的公司文化: 新事業開發部的一加

許多在日本就業的人, 工作到三年的時候會經歷一個瓶頸, 而這個瓶頸通常是來自與對日本公司文化的適應。 當沒有辦法達到身心平衡狀態的時候, 他們就選擇了離開日本。 但是日本並不是只有傳統日商, 有企業文化相對開放的日本公司, 也有完全不同文化的外商。 在放下一切離開日本之前, 考慮轉職的可能性或許能夠讓自己找到另外一片天。  我們這次就請一加分享了她在日本轉職的經驗。   爲了到日本生活而作的事前準備   開始對日本有興趣是在大學四年級的時候, 當時的我正在師範大學就學, 順利的話應該就是考上人人稱羨的高中老師,過著幸福又快樂的平凡人生。但是天生叛逆的我,內心一直有一股聲音,它告訴我應該要走出去看看,去挑戰及測試自己的極限在哪裡。 眼光朝向了國外大學交換留學的機會,雖然一開始是想申請美國的學校, 但因爲日本的學校競爭比較少,就決定申請看看。之後雖然順利的申請到了,但同時我也考上了國內研究所,在只能二擇一的情況下,經過一番考慮,毅然決然決定到日本交換。而這個決定,就是改變我接下來人生的最大轉捩點。 在交換留學的過程中,在日本的大學裡學習日文之外同時也修一些日本大學生的課。在留學的這一年裡, 很喜歡日本的環境,也堅定了有一天要再回來的想法。留學結束回臺灣之後, 先花了半年完成教學實習, 之後找到了一家在臺灣的日本商社做業務助理。 當時的薪水並不高, 無法存到足以回到日本的生活費用。雖然我也試著直接從網路丟履歷到日本, 但是當時的日本公司對幫忙申請工作簽證都有點遲疑,就一直沒有機會,還收到了很多サイレントお祈り(沈默的祝福,意指面試後公司卻無任何回應)。 人不轉路轉, 一心想去日本工作的我, 認為也許有了日本學歷的話會比較好找工作,但是學費將會是我的問題。 幸運的是當時剛好有一個能到新加坡上班的機會, 為了賺學費,我決定先到新加坡存錢。 在新加坡做了一年的合約華語老師後,存到了剛開始來日本所需的基本費用。當時的我申請上了東京大學的大衆傳播碩士課程, 第一年先當研究生 (以日本的制度來說就是旁聽生,沒有拿學分), 正式考上碩班之後,碩一就開始積極找實習及工作。   親身體驗日本職場的難處   當時跟準碩士的日本同學們一起找新卒經驗其實很挫折。 在一般日系公司的面試過程裡,大部份都有group discussion(集體討論面試)這一關,每個面試生都會被分小組,每個小組針對一個主題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任務。 在這種大家都很積極表現及展現自己貢獻度的表演下,自己很難插話進去, 顯示自己的優勢。我也遇過那種因為自己講的日文不夠好或講太慢直接打斷我的話或跳過我意見的組員,而我也就大多數的面試都是在這一關被刷下來。 認清自己的優勢及尋找表現的舞台,除了一般的新卒就活之外,我轉向挑戰徵求雙語人才的Boston career forum。參加Boston Career Forum 的日商大多希望能找到有國際背景的人才, 在這裏我拿到很多的面試機會,並在當天就收到了3個分別在汽車, 食品, 科技產業的海外業務職位。 同時也因爲在課餘時間兼職中文家教, 經由學生的推薦, 也拿到了一個日系液晶面板零件公司的業務職位。 經過了一陣思考及比較,...

日本轉職 面試 內定:外商與日商的抉擇

轉職跟面試,似乎也是能熟能生巧。日本就業市場大,管道多,有了前兩次經驗後,也大概知道每個管道的好壞,在兩次的轉職經驗中我發現,有仲介積極介紹的職缺,代表著他們會推薦你的機率很高,也比較容易拿到面試。不過傻等也不是辦法,所以自己主動應募還是很重要的。...

石上三年的迷思 = 錯失機會的開始: 獵人日本職場觀察

換工作 - 新的機會的開始 在日本做了8年多的招募工作,日本這幾年的高階人才的世代替換,帶動了一些企業內部的人事改革。根據今年的亞洲日經(Asia Nikkei) 報導,日本轉職的數字在2017達到7年以來最高點,以往那個終生僱用的概念已經慢慢的不在是求職者的工作的第一理想了。很多日本人本身也不排斥轉換跑道或工作機會,但是很可惜的是海外工作者,尤其是台灣人,就算知道有這樣的趨勢但卻不知道從何下手。 做滿N年的迷思 - 機會流走的開始 日本從過去至今的知名終生僱用文化依舊普遍的在多數的傳統企業流傳著;大多數的工作者也都一直抱著轉職太多不好,或必須做滿三年才可以轉職的想法。在日本工作的台灣人很多更是都是抱著先求有再求好的心態,來到了目的地咬緊牙根的工作。 卻忘記同時在尋找自己的下一步規劃。   “可是我要做滿三年才可以換工作耶” “為什麼呢?” “因為大家都說做滿三年很重要”   是的,做滿一定的年數代表你著你有累計的經驗,但是機會不見得會在你完全準備好的時候來。待滿了三年後決定要認真考慮轉換跑道時, 卻沒有適合的機會。 或是如果自己的經驗不滿新工作需求時, 企業就會寧可選擇訓練新人多過教導一個沒有業界經驗的轉職者。站在人資的角度來看,的確做滿三年是可以建立好的印象, 但是在這三年期間自己也是可以開始準備, 一有機會就可以伺機而動。   你還在一邊默默的羨慕別人的職涯發展嗎 日本有一個龐大的招募市場,一般招募公司加上專門的獵頭公司約超過兩百間,常常聽到身邊朋友最近又換了不錯的工作 而且聽說還是人家找上門的..   ”到底他們怎麼找到新工作的?“ “那我要怎麼樣才也可以知道這些工作機會,但我每天下班都好晚, 也沒法上網看不錯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