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日本薪資談判制度 – 春鬥!

最近在台灣 22K的話題炒得火熱,在日本對於薪資的話題最近也是經常上報,因為一年一度的「春鬥」已經正式地展開了,加上新上任首相的「拼經濟」政策,今年到底企業會不會加薪讓大家非常注目。 話說什麼是「春鬥」呢? 春鬥是日本一年一度,各企業與工會之間的薪資談判活動,因為主要都在年初開始,集中於二到到三月底春季剛開始的這一段時間,所以被叫作「春鬥」。一般來說,每年春鬥最主要談的就是兩個東西: 加薪跟Bonus。而在日本對於這種薪資的資訊真的是相對透明很多,每年各大企業加薪跟Bonus的資料都會像大學聯考榜單一樣在報紙上被報導,所以到了三月的時候大家就跟等放榜一樣的心情。(2012年資料) 而實際上在「春鬥」時,工會又是如何代表員工去跟公司經營層談判呢? 因為台灣沒有工會 (應該沒有吧? 有嗎?),在台灣時,頂多是看到美國還是歐洲哪裡又罷工的新聞時才有聽過工會,所以對工會實際上是在幹什麼的,怎麼運作的是一點概念都沒有,而且更不知道原來日本也有工會。但一般是以製造業來說,工會的組織會比較強大,運作也比較健全。之前在非製造業的公司上班時,就完全不知道有工會這種東西,後來到了現在的公司,第一次體驗到什麼是工會,覺得相當神奇。 工會每年在跟公司的經營層談判之間,都會先把過去一年員工的平均薪資整理出來,秀給大家看 (例如,32歲已婚,有兩個小孩的平均薪水是月薪30萬之類的),然後說明今年工會會向公司的經營層要求多少的加薪跟Bonus,問大家有沒有異議。(通常沒有異議^^ 因為有異議的話,還要寫理由說明要改成多少才合理) 但是我在想,工會把平均薪資秀出來給大家看,還秀的那麼清楚,要是看到自己的薪資低於平均薪資的人不就很不爽? 尤其自己要是比平均薪資低很多時,不就覺得自己被坑了? 另外,日本不景氣這麼久,企業經營也是非常困難,所以可以答應工會加薪要求的可能性就低,以汽車產業來說,整體不加薪的大方向已經連續執行四年。每年雖然工會都會向公司要求加薪,但是每年都沒有辦法加到薪的情況之下,卻似乎沒有聽過有哪一家日本企業發生過罷工的,工會經常是共體時堅,不像是美國還是歐洲經常罷工的感覺。只是這樣子,工會談判的籌碼到底在哪裡呢? 感覺不就被公司吃的死死的? 其實我的問題,在傳統的日本企業裡一點都不是問題,薪資的透明其實是因為大家的薪資水平很接近,調薪的基準也很一致 (年功序列); 就算不罷工,企業仍然是會儘量去改善員工生活,維護社會的安定; 但這一切,在還沒有日本之前,還真的是非常難以參透。只是話又說回來,台灣22K也沒有工會跳出來罷工一下,這又是為什麼呢? (photo via farfahinne, CC License)...

唸日本語言學校對找工作的幫助?

最近幫幾個讀者回答了一些在日本找工作的問題後,自己稍微回想了一下,當初自己是怎麼解決這些問題的呢? 是怎麼知道要去就業博覽會的呢? 是怎麼知道人力仲介的呢? 是怎麼準備面試的呢? 後來發現,其實來到日本的前三個月在語言學校上課對我的幫助還蠻大的,很多的問題都可以在那邊跟同學或者是老師討論; 所以今天整理一下我覺得唸語言學校對剛來日本找工作有什麼好處,讓在考慮要唸語言學校的人可以參考一下。   有系統學日文、適應日本環境 唸語言學校第一個幫助,當然就是學日文,而在日本會日文的話,對找工絕對是大大的加分 (不會日文的話呢?) 。很多人可能覺得來日本,到處都是日本人,有環境自然就會進步,不需要再去上課。但除非是原本就在日本有認識的朋友,不然來到這邊要融入當地,交到一些朋友是沒有那麼快的,所以我覺得一開始來日本去語言學校末嘗不是一個好選擇,可以學日文又可以快速融入日本環境。 尤其如果是日本基礎沒有很深的,我想學校的學習方式還是比較有系統的 (相對於語言交換之類的方式),我一直覺得要是可以的話,當時應該在學校多待一點時間 (我當時只有唸三個月)。像現在,很多時候自己講日文都不曉得自己用的文法對不對,進步相對就比較慢。(雖然可以問周遭的日本人,但是很多很微妙的文法其實很難回答的)   方便寫履歷、準備面試 唸語言學校的第二個幫助是,你可以在那邊找到寫履歷跟準備面試的好幫手 --老師。我當時是唸商業日語班,課程裡面就有寫履歷跟準備面試的部分,所以有問題就可以直接問老師。 我的建議是,上商業日語班的時候最好就同時找工作了,這樣子上起課來的時候才會戰戰競競。我當時就是邊找上課邊找工作,上課時寫的履歷就是過幾天要投出去的版本,所以比較認真寫,而且寫完可以給老師改 (當然要是好老師,所以說要慎選學校) 。我當時甚至連跟仲介的email,每一封都讓老師看過之後才回 (拗很大)。 另外,學校也有幫忙準備模擬面試,是找學校外面的人來當面試官。其實我覺得一些面試的回答技巧之類的,大概是全世界通用的,只是有一些日本面試的習慣,例如開頭要講什麼,還是結束時要講什麼之類的,可以透過這些面試學習,至少面試時可以比較安心。(一些比較用心的仲介也會作模擬面試,但是他們可能不會教這麼初級的)   交換資訊、分享經驗 唸語言學校的第三個幫助是,有一群人可以交換資訊、分享經驗、甚至是互吐苦水。通常到日本來一開始都是一個人 (一起玩的朋友很快就可以找到了,但是一起找工作的朋友可能不多),雖然一個人也不是不能找工作,但可能必須要用到處打聽、上網找資料的方式,相對來說感覺比較沒有效率。 唸語言學校的話,感覺就像每天去情報站一樣,每天都可以問一下哪位同學又去哪裡面試,面試問些什麼之類的。特別是商業日語班,老師也會提供一些求職的資訊,像我當時去的就職博覽會就是當時看到學校張貼的海報後去參加的,而更巧的是後來介紹我工作的人力仲介,竟然是老師的前同事 (老師以前在人力仲介上班),所以很多跟人力仲介應對的小技巧,也都可以直接問老師。 當然唸語言學校也不是沒有壞處 (例如錢燒得很快...

日本樂天 vs 美國Amazon

什麼是日本文化? 加班多、應酬多? 謹慎、保守、重視經驗? 追求安定、穩定成長、注重社會和諧? 這些文化又怎麼影響日本的商業呢? 又如何不同於其他國家? 其實來日本工作之後,常常發現日本同事的工作方式或對工作的想法和我以前在台灣外商工作時學的作事方式有很大的不同,去了解這些差異相當地有趣。工作一段時間之後,慢慢地了解一些日本商業文化,但是想要一次說個明白,又覺得說不出個所以然,所以想說藉著一些例子的觀察來跟大家分享我對日本商業文化的看法。 最近日本的Diamond雜誌有一個系列的主題報導在討論「樂天跟Amazon在日本市場的比較」,會有這個報導的一個背景是,Amazon從美國帶來的經營模式已經嚴重威脅到日本書籍、家電各種量販店的生存,最近日本很多報章雜誌都在報導,整個產業有面臨崩壞的可能性。 Amazon做了什麼呢? 簡單講,以書籍為例,出版社出版新書之後,會先把書賣給批發商(中盤商等),然後批發商再賣給書店,最後消費者再到書店去買書。而現在Amazon做的是跳過書店、批發商,直接找出版社買書,然後放在Amazon的網站上賣。加上Amazon的服務之方便,網站操作介面人性化、付款方便、送貨快速,愈來愈多人直接從Amazon買書,以2011年的數據來說,書店(網路跟實體)的營收排行,Amazon是日本第一,成長率23.1%也是日本第一。也因此,批發商跟書店可以賺到的錢也愈來愈少。 Amazon的經營哲學是為了提供給消費者便宜的商品,所以要盡可能地跳過中間一些批發商之類的,才可以避免抽成、拿到最便宜的價格。也因此很多書在Amazon上買比到書店買便宜,所以很多人後來都到書店看完書後,再回家上Amazon的網站去買。Amazon也漸漸的把這種模式擴展到其他商品,包括數位相機、電視、冰箱等等,所以一些家電量販量店的業者都因此而叫苦連天。 在這個雜誌裡跟Amazon比較的是日本的樂天(Rakuten),目前日本最大的購物網站。我覺得這是一家很有趣的公司,也是最近在日本具有話題性的一家公司。公司的社長叫三木谷浩史,他在1997年辭掉工作,自己出來創業、設立了樂天,2000年就在JASDAQ上市了。到了2010年,樂天開始大舉進軍海外,在中國跟百度合作,在美國買下Buy.com,而且也在同一年宣布公司的官方語言將在2012年後改成英文; 這幾年在日本也一直在招募外國籍的員工。最近還打出了「打倒Amazon!」的目標,要跟Amazon一決高下。 這樣一個積極創新的公司,在經營哲學上面卻跟Amazon有一個很大的差別。樂天認為應該要尊重一個市場(國家)原有的商業模式,不應該去破壞它。以剛才書店的例子來說,雖然要提供消費者更便宜的商品,但不應該是跳過中間的批發商或書店,而是應該要跟批發商和書店一起合作,想看有什麼辦法可以提供更便宜的商品給消費者。而樂天也的確開始與這些產業裡的公司合作開始提供一些和Amazon一樣的服務 (例如當天下單當天送貨)。 對一個在作採購工作的我,樂天的經營哲學是一個非常神奇的想法。買東西要便宜,當然是直接找到上游廠商直接去議價最快,哪還要給中間的貿易商、商社去抽成,而且也不知道他們買的到底是多少,不透明的東西一堆,Amazon的作法可以說完全是正確解答。 但我想如果問我的日本同事的話,他們的想法應該是: 「如果跳過中間的貿易商、商社的話,那在這些貿易商、商社工作的人怎麼辦? 失業的話,這些人的家庭要怎麼生活下去呢? 如果大家流落街頭,不就造成社會問題了? 如果大家工作,設立公司的目的是為了可以糊口飯吃,好好地過日子的話,那怎麼可以隨便破壞既存已久的和諧? 更何況這些當時都是一起共同奮鬥的partner,以前也幫助過我們,怎麼可以輕易說捨棄就捨棄呢? 起碼也要先一起努力過,捨棄是真正沒有辦法的時候才可以做的事 」。 我在過去從沒有過這樣的想法,只覺得應該以公司利益為重。而我覺得日本同事的想法完全沒錯,純粹是重視的價值不同,注重社會安定與各合作企業間的和諧是日本商業文化的一個特色。要是你的話,你會選擇哪一種作法呢? (圖片來源: Diamond Online)...

現在日本工作好找嗎?

之前有人問我「日本的景氣好不好」? 我想他想要說的是「日本景氣不好,是不是工作也相對難找?」,我的感覺是的確日本國內景氣低迷的氣氛依舊,但也因此日本企業也在轉型,而對人材的需要也開始轉變,如果剛好可以符合這些條件的人,找工作搞不好反而愈來愈容易。 今年回來台灣跨年之前,在日本看了一篇Nikkei Business雜誌上的特別報導,標題是「日本企業總部遷離東京」(自己翻的)。講的是在以前,對日本企業經營者來說,可以把總部設在東京是對自己成功最好的證明,但是在過去10年把總部移出東京的企業愈來愈多。 這個現象背後其中一個主要的原因是很多日本公司為了成為真正國際化的企業,開始把總部漸漸移到海外。舉幾個例子來說,Panasonic在2012年把採購總部移到新加坡,Nissan也在2012年把旗下的Infiniti品牌事業總部移到了香港。 雜誌裡面也特別深入了解Nissan 對於這個變革的一些想法。Nissan目前在日本總部 (橫濱) 工作的員工有約2800人,但只有約一成的人是非日本籍,所以作起事來難免帶有日本色彩,對於Nissan想要成為一個真正的國際企業也會造成一定的阻礙。因此,目前已把Infiniti的事業交由香港總部的人去作決策,而未來日本的總部的決策也有可能將分成全球事業跟日本事業兩個部分的經營方式去發展。 再回到找工作的話題,如果是這樣的話,看起來日本的工作不就變得愈來愈少了嗎? 我覺得總數可能是這樣沒錯,但是這些日本企業對於「國際化人材」的需求應該是漸漸增加的,也就是過去常常在日本國內可以作的決策,未來需要更多的跨國合作、溝通才能完成,因此對於能和日本海外的人溝通合作的能力也愈顯重要。 所以如果大家有在Daijob.com登錄履歷的話,可能就有收到Panasonic Group的Global Recruiting Seminar徵才說明會的通知; 就我所知Nissan也一直在尋找有跨國工作經驗的經理人。對於這些人材的要求,日文不一定是必要條件 (當然是一個plus),英文反而是他們看重的地方,像Nissan就號稱公司內部語言是英文; 除了語言之外,更重要是,這些人材必須可以為他們帶來不一樣的思維,所以在日本國外的工作經驗也有很大的加分效果。 剛剛說的文章裡引用了Mizuho銀行產業分析師的評論,日本企業將經營移向海外的趨勢會持續到2020年。如果真的如此的話,那我覺得日本國內對於國際化人材的需求也會隨著增加,當然這些機會都是留給符合條件的人,留給準備好的人,所以問題可能不是工作好不好找,而是我們準備好了嗎? 後記:話說上面說的這些日本企業移往海外的選擇大部分是往香港或新加坡去,那是不是去香港或新加坡的日商公司工作也是一個機會呢? 後續再向大家報告。 (圖片來源: 日經ビジネスDigital)...

該留在日本還是回台灣?

前旅日球星郭源治,決定返國加入中華職棒出任首席顧問,替基層、職棒貢獻一己之力,「大郭」說:「回來一直是我的夢想,感謝黃鎮台會長讓我可以做想做的事情。」以自身經驗幫助台灣棒球,是他決定結束日本餐廳經營、返回台灣的目的,明年3月經典賽,也會以顧問身分協助中華隊。 -- 聯合報╱記者婁靖平/台北報導 --  前幾天在網站上,看到郭源治要回台灣的消息。過去在台灣三不五時可以看到一些類似的新聞,在國外的誰誰誰要回到台灣來服務之類的。來了日本兩年多後,再看到這篇新聞,感覺跟過去的心情不同,心裡特別有感觸。 其實我在日本的第一次面試是到一家在名古屋的小公司去面試,公司只有6個人,面試官就是總經理。面試完後,總經理帶我到了一家台灣餐廳吃飯,這家餐廳就是郭源治開的餐廳。當時在用餐時,郭源治就在各個餐桌之間跟客人寒喧 (用日文),看起來很會哈拉,算是半個日本人了,裡面很多的客人都是中日隊的球迷,聊的很多都是棒球的話題,當時過來我們這一桌時就聊了一下當時還在中日隊效力的陳偉殷的近況。 在我看來,他已經完全融入了日本的生活,在日本有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社交圈、甚至自己的事業。一個在日本生活已經如此穩定的人,為什麼會想到再回台灣呢? 是日本不景氣,餐廳不賺錢,所以要收起來換回台灣賺嗎? 當時又是為什麼要到日本呢? 「回來一直是我的夢想」,當初不要出去不就好了? 怎麼出去是個夢想,回來又是另外一個夢想? 我不知道他的想法是如何,但是我覺得很多人到海外工作生活的同時,心中經常問自己: 究竟是該回台灣了呢? 還是繼續留下來呢? 就算當時出國是充滿了夢想、不管一切人的反對、勇敢地去嘗試、挑戰,但出國之後,也會慢慢地感受到現實面的環境,會有愈來愈多的矛盾。 在出台灣之前,常會覺得希望到海外去闖一闖,日本比起台灣來說相對先進,市場相對也比較大,台灣這麼小一個,在台灣長大的人多少會對國外有嚮往,可以到日本感覺又是有更高一層的憧景,可以在日本工作相信對自己的能力是一分肯定;但是到了國外來後,反而有些人開始覺得在國外闖不過是當「台勞」,應該要幫台灣多做點事,又希望可以回台灣工作。 又或者,原本來到日本生活工作,希望感受日本獨特的文化及工作方式,想著日劇裡面的各種場景,幻想自己可以像裡面的男(女)主角一樣,期待各種劇情的上演; 但來了之後覺得,職場裡的非人性化管理比日劇裡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搞得待在日本一兩年下來,心情不知不覺鬱悶起來,不像在台灣工作下午訂雞排奶的日子一般悠閒,因為文化的不適應,又希望可以回台灣工作。 最後,當時用打工渡假來日本時,我從未想過說到日本要賺多少錢、但是來了之後找了工作、拿了薪水,不知不覺地就會開始做起比較,這邊薪水高、物價也相對高,最後到底可以存多少錢呢? 跟台灣的工作比起來是多是少呢? 如果再加上一年回台灣四次的機票費用等等,有沒有比較划算呢? 如果沒有比較多,那是不是該快點回台灣比較好呢? 而很多是否回台灣或繼續留在日本的決定,常常都是以上的綜合體,例如想在國外多闖一段時間但又希望快回台灣幫台灣做一些事,日本薪水雖然很高但是整個職場的環境不適應,台灣職場環境雖然相對輕鬆但發展空間也比較小。   當然,我想這些決定都是真正出去過之後的人、感受過後的人才有辦法做的決定。出去之後,你可能實現你到國外工作生活的夢想,又或者你也會體會到,可以回到台灣工作生活才是你真正的夢想。   (圖片來源: 中華職棒)...

來日本工作幾年才夠用?

2010年7月的時候透過打工渡假的方式來到日本,找了5個月的工作進了第一家公司,做了1年半後辭了工作、不間斷地進了第二家公司,到了今年12月,在日本工作滿了兩年。算是一篇記念的文章,把自己的一些感想分享給要來日本工作的人。 我記得兩年前來日本時,自己是這麼想的: 利用打工渡假來日本一年,在這一年期間可以練習日文,要是自己認真一點,日文應該可以進步很多,回台灣應該很夠用; 在這一年期間,可以在日本公司上班,累積國外的工作經驗,回台灣再找工作應該很好用,這期間又可以在日本各處玩,好處多多,所以毅然決然地辭了工作。 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很幸運地拿到工作簽證,一待一轉眼就在這邊工作兩年了。兩年過後,覺得當時自己當時的想法,好傻好天真。根據我自己兩年工作的經驗,我想作出了以下的結論。   來日本兩年學的日文不夠用 我在來日本前就學過了日文,只是大部分是著重於讀跟寫(基礎其實很差...

在日本「換」工作時要注意的事

現在已經不是該怎麼在日本找工作了,最近有人來問說要怎麼在日本「換」工作。越來越多人來到日本找工作,但可能剛來到這邊,在很多市場狀況、職場文化不清楚的時候就進了第一家公司,後來不適應又得換一家公司。(很見笑地)剛好本人也是如此,所以提供一些經驗跟建議給大家,不僅是給換工作的人,給剛來找工作的人也可以當參考,好好慎選第一個工作。   一個工作最好做滿三年 (我先說我自己沒有做到這一點) 但來這邊經常聽到朋友或者是仲介說,一個工作最好要做滿三年再換。其實在台灣也聽過這種說法,但是因為在日本,多數人還是傾向於在一家公司做到退休,所以只做一兩年就想換工作的話,就顯得這個人更沒定性、或者讓人覺得是不是有特別的原因所以要離職。有些仲介甚至會以求職者前一個工作的在職時間來篩選,例如低於兩年的話就不會幫你推薦工作。所以從另外一方面來說,你在進一家公司上班之前,你可能要有就算再怎麼辛苦也要撐下去的覺悟,不然找下一個工作的時候會更累。   找工作要預抓半年的時間 在日本找工作花的時間比較長,其中一個原因是在日本找工作常常要透過仲介,自己沒有辦法直接投履歷給公司。從最開始在仲介網站登錄履歷後,等到仲介來接洽你就要等一段時間。如果你的履歷好到破表,每個人都搶著要介紹你工作的話那當然是例外,不然每個仲介也都有自己的工作量,不一定可以馬上接洽你。接洽之後,一開始還要先跟仲介面試,然後仲介也不是像104一樣把所有的工作都攤開讓你選,而是仲介自己挑選介紹給你。之後,仲介會跟公司橋面試時間、最後還要橋薪水、橋進公司時間,一來一往都不是像自己跟公司談那樣的直接,所以花的時間也比較久。所以在日本找個工作要很有耐心,到找到工作起碼要抓個半年的時間。   下一個工作的加薪幅度10%~20% (這也是經常聽仲介在講的) 在日本談薪水的方式,都是以前一個工作的薪水為基準加一個百分比來定的,而這個百分比通常是10%~20%之間。當然這是談到有加薪的狀況,如果是條件差的狀況下轉職 (例如上面所說,待不到一年就離職,或者是跳到完全不相干的產業),連加薪可能都很難談。所以如果你是剛從台灣過來的話,(而且又有機會可以談薪水的話),我建議把在台灣的薪水先用物價調整一下再告訴仲介,不然直接講台灣的薪水的話,最後談出來的薪水可能會偏低。怎麼知道薪水是高是低,日本有很多的網站可以查,在跟仲介談之前(不是跟公司面試之前),最好先查一下。   詢問公司外國人多不多 這個是提供給沒有辦法在傳統日本公司工作的人的建議。如果你忍受不了傳統日本職場文化,大概就要選一些在日本的外商工作。(你可能會問...

在日本商社跟在Google上班,選哪個?

「在日本商社跟在Google上班,選哪個? 」這其實是我跟一個目前在日本Google工作的朋友聊天時問他的一個問題。他是一個日本人,大學畢業後進了日經工作,後來被派駐美國,在美國的時候辭職去唸MBA,後來在美國拿到Google的offer,可以在Google全球的任何一個office上任,他選擇先回日本的office工作。 在美國求職的時候,他其實也投了日本商社,只是後來沒上。他在Google工作一陣子後,有一次聚餐時我問他,要是當時有拿到日本商社的offer的話,他會選哪一個,他的答案竟然是日本商社。 我剛開始非常好奇他的想法,但聽完他的說明之後,我也覺得如果我是他 (在日本長大,受日本教育,習慣日本文化) 的話,或許我也會作出一樣的決定。從他的說明裡可以看出一些日本人對工作的看法,相當有趣。(當然會選Google的人還是很多的,它是2012年轉職人氣排行榜的第一名...

在日本工作存的到錢嗎?

「在日本工作存的到錢嗎?」,前幾天收到了一這個問題。話說最近在台灣,薪資的話題似乎相當的火熱,台灣的薪資聽說已經低到可以上到國際雜誌,很多人都想到國外賺錢。坦白說,我當時決定來日本時,沒有想過薪資的問題,只是到日本來後不知不覺也開始比較到底在哪邊可以賺的比較多。 在國外的薪資高,但是相對物價也高,而且可不可以存到錢,也是看每個人對生活的期許跟對消費的價值觀而定,所以我在下面舉了一個薪資的例子加上說明裡面的假設,讓大家方便想像在日本的狀況。 簡單地形容的話,一個日本大學畢業生的起薪大概7萬台幣,以台灣的水準來看可能很高,但是稅金、保險、年金一個月就要扣掉1萬6左右,租一個小套房也要花掉2萬多塊,吃的話省一點一個月花1萬5,加上一些有的沒的花費,一個月可能只剩幾千塊。真正要存錢的話,年終是最好的期待。 (但大家不要誤會,這裡的重點是讓大家了解薪資跟消費的狀況,而不是說明在日本存不到錢,畢竟這只是用大學畢業生的薪資來算,有經驗、能力的人在日本的高薪工作絕對不少。) 每月         日幣                   台幣 (1 JPY=0.35 NTD) 月薪          +  200,000            +    70,000 稅金          -    48,000          ...

日本公司(商社)的職場文化

 昨天跟美國來的朋友吃飯時,聊到在日本公司工作是什麼感覺。他是台灣人,但都待在美國,對日本職場的印象大部分都來自於日劇。所以說明了半天似乎還是很難讓他感受到在日本公司的那種氛圍,但後來想到了一個很好的比方,就是「當兵」。日本公司的職場文化跟在台灣的軍隊文化有許多相似之處。 (當然我的看法都來自於我以前在商社工作的經驗,並不代表所有的公司都是這樣,像Sony之類的企業都很強調開放的文化。商社,以職場文化來說,算是比較傳統式的日本公司。但也不是說傳統就是不好,都是因人而異。)   學長學弟制 在日本的企業大多只收當年度畢業的學生,一般轉職的相當的少,以三井物產2010年的招募來說,剛畢業的學生(新卒)有153人,但轉職的(中途採用)才18人(參考下面的表)。原因是,對公司來說,轉職的人再轉職的可能性高,所以不太會採用; 以個人來說,在日本要融入新的環境、新的人際關係不易,所以轉職的意願也不高。   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就形成如同軍隊一般每年新生入伍的制度。在公司內的地位高低跟說話位量基本上是以「梯數」來定。在公司與不認識的人見面或自我介紹時,一定會說的是自己的單位、名字跟「梯數」(年資),不然不知道誰是學長、誰是學弟,讓怎麼說話。在工作上的一些發言的可信度也會受到年資的影響,老闆在採信一個人的信見時或在會議發表意見時,「這個人進公司幾年了?」會成為很大的參考依據。   禮數多 接下來是禮拜形式多。在軍中,安全士官叫連長起床的報告詞,我記得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