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我想來日本,但不會日文怎麼辦? 去學! (我的日文之路)

跟其他來日本的台灣人比起來,我的背景相對比較異類。我對日本動畫、偶像沒有特別的興趣,也不喜歡玩電動,也沒有在日本唸書,也沒有日本女朋友還是老婆,在來日本前也沒有來出差過,也沒有被外派。但是,我對語言很有興趣,可以用外語跟別的國家的人溝通是我覺得最開心的一件事,我想是這個興趣帶著我一直走到這裡。 我學日文的起步比較晚,是從研究所的時候開始的。記得當時我在政大,我找了許多的日文課程資源,但因為研究所課程安排的關係,沒有一個日文課程是能符合我的時間的。後來,我找到了台大LTTC辦的日文課,時間是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早上8點到8點45分。因為研究所早上的課一般是從9點開始,如果拼一點的話,研究所的課遲到一下下還是撐過去的。所以我每天早上7點起來,從政大宿舍騎機車衝到台大去上一個小時的日文課,下課後再騎車衝回政大上研究所的課,這樣子開始了我學習日文的路。 到了研二的時候,我到美國去當交換學生,但並沒有因此就中斷了學習日文的路。學校的大學部設有日文課程,所以我就選修了日文課,一個學期的學費要大概15萬台幣 (但因為是交換學生,只要付政大的錢,非常的划算) 只是光一本日文教科書就花了我200多塊美金 。跟美國大學生一起學日文是非常好玩的體驗,一來是看他們的學習方式,老師講解完一個文法之後問有沒有問題,全班20個人,大概會有15人舉手,而且還搶著要造句給老師聽聽看; 一來是看我們學習的差異,當我上去黑板寫漢字的時候,轉過頭來每一個人都是一種「原來字可以這樣(連著) 寫」的驚訝表情。而且因為老師是用英文教,有時候不知道自己是在學日文還是在學英文。 後來回到了台灣,因為趕論文的關係,沒有多餘的時間再去上日文課。但是,那時政大有一個叫「Language Tutor」的Program,是請外籍學生當老師教英文、日文或其他語言,因為也是免費,又在政大裡面,所以我就參加了。在那裡,我認識了一個台日混血兒的老師,爸爸是日本人,媽媽是台灣人,從小在日本長大,到了大學之後來台灣唸書。他那時候是大一的學生,而我已經研二了,所以我只有上過他一個學習的課,後來畢業之後也沒有在聯絡,當時完全沒有想到有一個超驚奇的重逢在五年後等著我們。 畢了業,我進了一家美商公司上班,當然工作是不會用到日文,而且公司在中壢,日文課程的資源相比起台北少很多,所以我只好自己準備日文檢定,週末的時候再上台北跟日本人做語言交換。進公司的兩年後,很幸運地通過了一級檢定。說幸運是因為我考試前做了10年份的考古題沒有一個過的,但真正考的時卻過了。(但我熟記10幾年台灣考試教育的教誨,沒有一題是留下空白的,硬填也把它給填完) 後來工作了三年,我辭去了工作,利用打工渡假來到了日本,找了三個月的工作,才發現自己其實不會日文,面試時都時把稿寫好背好,但只要面試官問「超出考試範圍」的問題只能傻笑,有時面試官重複問題太多次我還是聽不懂,他干脆放棄跳到下一個問題,在台灣學的果然是不夠用。所以,到這邊我也是開始找語言交換,最多一個禮拜跟三個日本人做交換。 後來又很幸運進了第一家公司。(用英文,日文還是不行><) 做沒幾個月後,日本就發生了大地震了,後來福島核電廠的核能外洩消息一出來,已經沒有辦法說服台灣的家人,所以連夜收拾行李買著5萬多塊台幣的機票衝回台灣,再回來已經是一個月後的事了。回來時已經是4月,在日本,4月是每年畢業新人進公司的時間,而新人進來公司時自然會有很多迎新之類的聚會,而我就在一個迎新聚會上,碰到了我當時政大的混血兒老師。他剛好從大學畢業,回到日本來工作,跟我在同一家公司上班。 這一路走來,好多好好玩的故事,我覺得自己走了一條好好玩的路。 這一切都是源自於最初對於語言的興趣吧,因為這個興趣,讓我可以每天早上7點騎車來回台政大,讓我可以在美國也要上日文課,讓我可以用語言交換認識許多朋友,讓我可以有奇蹟似的重逢,讓我可以遇上M9.0的大地震。 可以有一個興趣,一個你願意付出,就算辛苦也做的開心的興趣,大概是一個人一生中可以擁有最大的禮物吧。...

日本大學生最想進的10大企業?

前幾天TechOrange上PO了一篇美國大學生畢業後想去哪裡上班?,這邊也PO個日本的狀況讓大家做個比較。下面是整理由Diamond雜誌在今年年初時針對30000名大學生(有效回答7,048名)所做的「最想進企業」的調查。(不包含外商,詳細請看連結)  順位 企業名 (男子文科)         企業名 (男子理科) 1 三菱商事          Toshiba 2 住友商事          Hitachi 3 三井物産          三菱商事 4 三菱東京UFJ銀行          Sony 5 伊藤忠商事         住友商事 6 東京海上日動火災保険          Panasonic 7 丸紅          NTT 8 三井住友銀行         三井物産 9 Mizuho Financial Group        ...

日本跟美國的 “I’m sorry” 大不同

這是另外一篇來自Harvard Business Review的文章,標題叫作「Why "I'm sorry" Doesn't Always Translate? 」,主要的內容在說明日本跟美國溝通上的差異,其中最常發生的誤會就是對「I'm sorry」的詮釋。 文章裡面提到,當美國人在講"I'm sorry"時,常帶有「對這樣的結果自己該負責任」的意味; 相對地,日本人在講"I'm sorry"時,是意味著「對造成這樣的結果感到相當遺憾」,誰該負責是另外一回事。 最近在工作上也有一個親身的體驗。身為採購,經常需要跟廠商去談一些公司之間的責任歸屬。最近有一個專案,因為廠商晚了三個月提出圖面,而導致專案無法在今年順利完成。請廠商來開會時,對方的業務會議一開始就馬上磕頭猛道歉,並答應加派人手盡快把東西趕出來。但是,一轉到說這三個月的空白導致的損失該他們負責時,對方嚇了一跳,說這個可能很困難,因為不全都是他們的錯。 對方嚇一跳,我這邊聽完解釋也是覺得認知有點錯亂,那你到底在道什麼歉呢? 後來想了一想,在日本每個人光在公司,一天豈碼也要道歉個幾十次。幫不在的同事接電話時要道歉、有急事請人家幫忙時要道歉,就連道歉的單字就有「すみません」、「申し訳ありません」、「恐縮です」、「恐れ入ります」、「失礼です」、「ごめんなさい」...

連卡車公司也搞創投!?

不知道是自己最近常注意創業的資訊,還是真的現在創業正夯,人人創業的時代來臨? 今天看公司的內部新聞,發現VOLVO也新成立了一個創投部門,這個部門是專門負責去投資一些開發新技術或者是商用車配件的新創公司,或者是新服務模式的公司。投資這些公司的用意,無非是希望可以透過這些他們新的技術或服務,連接到公司的本業,幫助公司的成長。 這種Corporate Venture的模式,其實在IT、製藥、化學產業已經盛行多年,像是Google Venture目前計畫未來五年間,要投資 10 億美元到新創公司。這些產業的變化快速,很常一個新的產品、商業模式出來,可能就會改變整個產業競爭的局面,所以要持續尋求創新,而投資新創公司是其中一個很好的方式。 最近開始,一些其他產業的企業也在成立這樣的部門或者子公司,找尋投資的對象。在上次參加Samurai Venture Summit時,富士通跟東日本旅客鉄道株式会社等企業也都派代表來參加,尋找合作的新創公司。當時富士通的代表提到,對大公司來說,這些新創公司除了提供創新的技術或商業模式之外,還有一個幫助是可以幫助公司加速改革。 因為在大公司裡,一個提案出來就要被Manager們challenge個好幾遍,就算真的對公司有益,還要看對既得利益者的影響等等一些政治關係,到提案真的被執行,通常都是好幾年的事。但同樣的東西,在新創公司裡面,彈性、速度都相對高很多。 如果這樣的趨勢繼續發展下去,我想就算是在公司工作的人,可能也得多關注一下創業相關的知識、了解創業的基本精神,搞不好哪天會被叫去新的創投部門也說不一定。 (Photo via RoyalBalticEagle, CC License)...

日本商社的薪資結構

雖然抬頭是日本商社的薪資結構,但其實也可以套用到其他的日本企業,只是日本商社相對其他的日本企業來說薪資相對優渥一點。下面是直接從其中一家商社的網站截取下來的畫面。(可以從這裡看的出來整體而言,日本對薪資的資訊相當的公開,像之前的員工平均年薪也是每年公佈) 。 基本上,畢業生剛進去的薪水是20萬日圓左右(約7萬台幣),跟其它的日本企業相比沒有太大的差別,但公司的紅利跟接下來的調薪才是關鍵。(所以看日本公司時,起薪不是重點,重點是看進公司之後的薪水會怎麼調整) 下面是參考日本的相關網站整理出來的資訊。基本上,商社也是採「年功序列」的方式計算薪資,也就是年資越老薪資越高。   第1年:底薪 280万円 + 紅利 100万円 + 加班費(約100万円) 第2年:底薪 350万円 + 紅利 180万円 + 加班費(約140万円) 第3年:底薪 370万円 + 紅利 220万円 + 加班費(約150万円) 第4年:底薪 390万円 + 紅利 240万円 + 加班費(約160万円) 第5年:底薪 460万円 + 紅利 300万円 + 加班費(約180万円) 第6年:底薪 480万円 + 紅利 320万円 + 加班費(約190万円) 第7年:底薪 500万円 + 紅利 340万円 + 加班費(約200万円) 第8年:底薪 520万円 + 紅利 360万円 + 加班費(約220万円) 第9年:底薪 600万円 + 紅利 400万円 + 加班費(約240万円) 幾個附加說明的地方 1. 以上還不包括有交通津貼、旅遊津貼等,當然相對來說這些都是小錢。話說在日本,補助交通費是超級普遍,連一般餐廳、超市的打工也都會算好員工從家裡到工作地點要多少錢,然後補助給員工。   2. 上面的加班費是以一個月加班45個小時計算,雖然說加班是依人而定,但在商社不加班的實在是少數。還有,雖然公司通常會規定加班上限 (以商社來說,大約是一個月55小時),但加班能不超過上限的實在是少數,很多都是「免費加班」。 3. 上面的薪資是「總合職正社員」的員工才有的薪資,在商社(其他公司應該也大同小異),員工的身分相當多樣,有總合職、事務職(秘書之類的)、契約社員、派遣社員等等,當然薪資也不一樣。   從上面看來,基本上到了第9年,薪水就到了公司平均薪資的水準(1200萬上下),如果是22歲進公司的話,到了31歲左右,年薪就有1200萬日圓(約450萬台幣),是不是有點想進商社工作呢?  (Photo via mikeleeorg, CC License)...

瑞典的「創業假」

雖然跟日本沒什麼關係,但因為剛好在一家瑞典籍企業上班,跟大家分享一下。最近在公司的人事網頁上發現了一個「Leave to run own business」的休假制度,也就是說員工可以以創業為由跟公司請假,只要提前三個月提出申請,就可以請長達半年的假去創業。 有沒有搞錯!? 有彈性工時、在家工作等等的制度,就覺得很人性化了,竟然還讓員工去創業?  然後,前幾天又在Inside網站的火紅的 Minecraft 和他們的辦公室的文章裡面,看到瑞典的Minecraft 作者馬庫斯·佩爾松,在辭去工作創業前的半年,徵得公司的同意,每天只上半天班,把更多的時間投入到Minecraft遊戲上,六個月後他就辭去了工作。 第一個感想是,有什麼公司會同意這種事情? 聽起來像是直接跟老闆說,「老闆,我今天因為有面試,所以要請假一天」的意思差不多? Google了一下,原來瑞典政府早在1997年就通過了法案,規定瑞典企業必須給員工可以請「創業假」的權利。從1998年起,只要在一家公司待滿半年以上,在不影響工作業務的情況之下,可以向公司申請創業假,公司不得拒絕。而這個立法的主要原因,是因為瑞典政府希望鼓勵大家都新創事業,來幫助提身國家發展的速度。 雖然說是政府的規定,但是個人覺得對企業本身來說,也未嘗不是一個好的制度。其實就像現在很多公司都有內部轉職的系統,讓員工可以在公司裡面應徵別的職位。這個系統的背後不外乎意味著公司也接受了員工想換工作的事實,如果只是一味限制員工留在同樣的職位,他終究會離開公司去尋找別的工作,與其如此,倒不如開放讓他們有選擇的機會,企業也可以把好的人材繼續留在公司。 一樣的道理,想創業的人很多,有這樣的制度讓員工可以去嘗試,半年之後,如果再回到工作岡位上,一來比較能安份守己,創業經驗相信也對工作有很多的幫助。當然,半年後離開公司的人也會有,但我相信能有這樣決心的人,就算沒有這個假,他終究是會離開公司的。所以整體來說,這個制度還是能幫助公司留住人材,而且還可能幫公司擴展一些跟新創公司的連接。 台灣正值轉型的時候,是不是應該也來個創業假的制度,來幫助加速轉型一下呢??  (圖片來自paulamarttila,cc license)...

商社- 日本最大創投集團?

商社是什麼? 不要說是外國人搞不清楚,在日本對商社一知半解的人也不少 ,在去年9月日本的ダイアモンド雜誌就特別出了一個專刊,說明商社是在做作什麼的。 以台灣來說,講三井物產、伊藤忠(日本前五大商社之二),大概沒什麼人聽過,但是如果說全家便利商店、康師傅、高鐵,大家應該都是耳熟能詳,事實上,這些都是商社投資標的的一部分。以國外來說,如果你有買礦業類基金的話,應該經常看到Vale、BHP之類的資源企業,如果你去查查它們的股東,一定會發現有日本商社在裡頭。 英文翻譯的時候經常把商社翻成「trading company」,再翻回中文就變成貿易商。事實上,過去商社主要的業務也的確是以貿易為主,從國外進口日本缺少的資源,再將日本國內製造的東西外銷到全世界,中間仲介的費用是主要的獲利來源。 但是現在很多日本企業都自己往國外擴張,語言能力提昇,很多跟國外溝通、接洽都已經不是什麼大問題,所以商社的附加價值也越來越低,在90年代,很多媒體都預測商社會全部倒光。 後來,商社作了一個很好的Pivot,它們開始投資它們仲介的客戶。雖然仍持續貿易的業務,但是後來把重點放在如何透過這些貿易合作,去了解市場對於一些產品的需求、了解這些貿易客戶的獲利方式,利用這些資訊和關係來選擇良好的投資標的,進行投資。 目前商社有 90%以上 (尤指總合商社) 的收益都是來自於這些投資標的的獲利,它不再只是一個貿易公司,而是一個日本最大的創投集團。...

打工渡假轉工作簽證

三不五時在PPT上面看到有人在問日本打工渡假是不是可以轉工作簽證,在這裡分享一下自己的經驗。 的確交流協會網站上在這一部分寫的不是很清楚,利用打工渡假作為到日本工作的跳板也決非日本政府的本意。當時到東京入國管理局的Information櫃台去詢問是不是可以在地從打工渡假簽轉工作簽,櫃台人員的回答是,有些國家可以當地換、有些國家不能當地換,看國家之間簽的約是哪一種,通常都是對等的,而台灣跟日本剛好是不能在當地換的那一種。 但我當時應該時間緊迫,回台灣實在來不及,所以當時櫃台的一位老先生建議我把申請資料丟出去硬闖 (在日本會這樣聽你的狀況變通的人真是不多,當下有點感動) 二話不說馬上聽從他的建議,按照「在留資格変更許可申請」的程序提出申請。 詳細的內容可以參考這裡。要準備的資料其實蠻簡單的,只要下面三樣,而且大部分是公司要提供。 (1) 在留資格變更許可申請書(申請人) ...

打工渡假的心路歷程

話說有讀者反應,我應該多寫一些自己的經歷,才可以讓想來日本的人作一些參考。剛好最近打工渡假也成為一時的話題,所以今天想談談自己當時選擇來日本打工渡假的心路歷程。 其實很多決定感覺都是很湊巧的。像是選高中的時候,我叔叔在我填志願的前幾天從地上撿到了一張學校宣傳的傳單介紹我去讀,後來我就去讀了。在唸研究所的時候,有一天聽到同學在喊說想要修學,結果同學沒修,反而我隔了兩個禮拜就修學去當兵了。 日本打工渡假也是差不多。當時在台灣時,一心想要到國外去看看,後來知道了有打工渡假這個東西,二話不說就開始準備報名的程序。當時其實公司也有提供到上海工作的機會,但是最後還是因為想體驗不同文化(還有對日本妹的興趣) ,選擇到日本來打工渡假。 來日本之後,當然不會是每天享受沈浸在異國文化的喜悅之中。日本燒錢速度之快,不找個打工大概撐不滿一年,所以一到了日本就是開始找打工的機會。當時找遍家裡附近大大小小餐廳、超市,甚至有一次是到從家裡坐電車、轉公車、之後再走10分鐘才能到的Family Mart去面試,結果很可惜還是謝謝再聯絡。最後因緣際會之下,找到了一家商社工作,才有了經濟收入的來源。但是,進了這家公司工作的同時,因為簽證變成工作簽證,也宣告了我的打工渡假畫上了句點。 現在回頭想想,很好奇自己為何當時會有勇氣放棄台灣的工作跑到日本來。如果當時工作沒找到怎麼辦? 或者,找了半年找到一個打工的工作,做了半年後又得回台灣,又要怎麼重新開始? 坦白說,自己當時對日本的study的確不夠清楚,對日本的就業情況、生活費用等都不了解。而且到日本只能靠打工渡假嗎? 還是也可以直接找正式的工作? 之前連想都沒想過。 如果當初可以有多一點的資訊的話,或許風險管理可以做的更好。或許也可以更有效率地運用在日本的時間,也或許可以更快的找到工作。所以希望在這邊多分享一些訊息,讓之後想出來的人,不會像我一樣有勇無謀。 (圖片來自amirjina,CC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