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我想來日本工作, 但是….

當海外工作開始變成顯學之後, 日本自然的成為許多台灣學生/社會人的目標市場。 畢竟許多人因為從小受到日本文化的影響而對日本有憧憬。 而日本市場也的確有一些特性是值得海外工作者考慮的。 最主要的一點是日本簽證相對來講很好申請。而且要根據情形換簽證也通常不會有什麼問題。  成立了 worklifeinjapan之後, 也一直收到想來日本工作但是不知如何開始的問題。 蒐集了不少個案之後就整理成一篇文章, 希望可以給大家參考 我想來日本工作, 但是...

2018是日本行動支付元年嗎? 展望日本行動支付的歷史和未來

2018似乎是日本QR行動支付準備發光發熱的一年。在亞洲多國的QR行動支付盛起,日本許多在線和新創公司也陸陸續續投入這波趨勢;日本的三大銀行更是準備將銀行之間的QRcode支付格式標準化 。現在仍是現金為王的日本市場,似乎在行動支付這方面終於要有爆炸性的成長了。 不過,事實上,日本的行動支付歷史已經接近有20年了,只是儘管在技術層面已經非常成熟,卻依然有許多原因沒有辦法取代現金變成支付主流。   有好的技術不等於成功 讓我們先回到20年前的日本。1999年,NTT DoCoMo 建立了i-mode,一個由運營商主導,提供給自社用戶的行動網路服務。在智慧手機時代之前,日本手機服務可以說是走在時代的前端。i-mode裡有著五花八門的服務,也有配套的行動支付系統。當時這個商業模式也被許多國家注目,輸出到了多個國家, 抱括台灣的遠傳電信也曾使用過i-mode。     至於非觸碰式(Near Field Communication)的行動支付,日本也是領先國際。在2004年 (Android出現兩年前, iOS出現三年前)就出現了第一個手機電子錢包,可以利用手機在實體店鋪支付的服務。 但是為什麼過了15年,這些行動支付方法沒有更加普遍,反而還要在20年後跟一個1994年(也是日本公司發明) 的QR code技術再打一戰呢? 1. 高性能,高門檻的硬體技術被軟體吃掉 日本的i-mode雖然是網路服務,但是當時的手機設計為了i-mode而作了很多硬體的優化。日本的運營商NTT docomo等也利用它們的市場優勢促使手機廠商做出日本市場專用的手機。非觸碰式的手機電子錢包功能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讓手機廠商把這個功能專用的硬體整合進日本版手機,這也是為什麼只有日本的Android手機才能夠使用日本電子錢包服務。 而近年android/iOS等的國際手機平台崛起,國際標準的硬體功能漸漸提升,再加上軟體能夠取代硬體的功能越來越多。這些硬體門檻一個個的被打破,也就造成了當時性能不足的舊技術有搭配新功能再次挑戰市場的機會。 2. 虎視眈眈的新企業和他們的商業模式 同時在近年崛起的網路企業,在他們各自的領域裡聚集到了許多的使用者。在智慧手機的崛起讓他們了解優化用戶經驗是防止使用者流失的重點,而行動支付是這經驗裡非常重要的一環,也是讓他們可以利用這些技術進入實體商店的支付經濟圈。為了在短時間累積使用者, 許多公司藉著他們雄厚的資金,以貼補的方式讓實體店家和使用者即時感受到價值並持續使用。也因為技術的進步,店家需要的硬體設備成本降低許多(甚至也有公司提供硬體補貼),導入的時間縮短。一時之間店家裡就出現了許多新的支付方法。 3. 使用者的痛點在哪? 然而筆者認為,日本現金之所以仍然沒有被其他支付方法取代的一個重點是現金交易在日本對使用者來講並沒有一個顯著的痛點。 現在日本市場上的行動支付雖然已經有一定的經濟規模但是還是不能提供所有的使用者一個優於現金交易的經驗。在日本現金ATM普遍,假鈔問題不多,身上持有大量現金也不會有治安問題等等,除了網路交易無法直接付費之外(但是日本已經有支付服務在優化這個體驗)以實體店舖的流通性來講現金依然是最好的。所以對日本現有的行動支付使用數據來看,這些服務依然沒有跳過先行使用者的門檻。和中國的行動支付比較起來,中國使用者就在有明顯的痛點之下 (現金流通問題如假鈔,或缺乏實體支付和信用卡基礎設施等等),在網路和手機服務的技術到位時,一鼓作氣的在幾年內就取代現金交易。沒有一個特別的痛點的大環境之下,要改變使用者的行為是非常需要時間的。這也會是新的日本行動支付服務會遇到的問題。   日本行動支付的未來展望  今後日本的行動支付將會處於百花齊放的狀態,現有的行動支付服務開始積極的更新功能,甚至和新的平台合作。新生代的公司則是利用自己的資源,用新的技術/商業模式來打破現有賽局。接下來幾年,日本行動支付市場是有幾點是可以注意的。 1. 補貼,補貼,再補貼 目前為止日本公司對先補貼搶市場規模的商業模式並不熟悉。而現在將有那麼多的支付服務公司利用補貼來吸引使用者的注意和增加服務的粘性。日本的使用者應該會有一段時間可以享受到許多的優惠,然而在補貼結束後,這些服務是否能存活下來,將取決於是否有打到使用者的痛點。 2. 增加流通性:用戶交易(P2P Payment)的體驗 關於之前提到的使用者痛點,行動支付的用戶交易很可能就是一個能夠超越現金交易便利度的體驗。除了用戶可以互相遠端交易之外,也有許多對使用者有感的應用(例如自動拆帳,自動記帳等等)。現在日本已有許多服務提供用戶交易體驗,但是登記的程序依然繁瑣,在日本法律的觀點上也依然有許多限制(譬如虛擬貨幣無法兌現回現金)。不過日本政府已經有提出促進非現金支付體驗的國家方向。更改相關法則也是能夠預料的事。在這個趨勢裡,各個支付服務將會如何卡位也會是一個重點。 3. 贏了戰鬥卻輸了戰爭? 即便支付服務業者成功通過一定的補貼來增加用戶的粘性,隨著時間淘汰優劣,在觀察市場上的動向,也很難想像近期內能夠整合到幾家寡占的情況。在持續有多種支付方式碎片化的流通,或許最後的贏家不會是這些支付服務也不是什麼特定的技術,而是有一個能夠整合這些服務,讓使用者可以無痛使用又能享受到各個服務提供的好處的平台 。   給台灣支付產業的思考 以日本支付產業的經驗來看,技術的先進並不代表著絕對的優勢,而每個國家的支付市場都有它特殊的歷史背景。中國行動支付的崛起有其脈絡,所以並不是一味跟著其他國家的經驗就會成功。在臺灣使用現金有不便的地方嗎?信用卡放到手機上真的有比較好用嗎?新起的支付服務沒有補貼後還會繼續用嗎?對於台灣的業者而言,不斷的思考行動支付能夠解決使用者的什麼痛點,再去優化自己的服務,相信就會有適合台灣的解決方案出現。   QR支付圖片連結 i-mode手機圖片連結 行動支付服務圖片連結    ...

人生就是一鼓作氣 – 海外事業開發的 Lulu

從在台灣研究所畢業之後, 我找到了一個安定的工作, 過著上班賺錢繳房貸的日子。 當時姐姐突然決定要來日本唸書是一個契機, 而在工作時接觸到的日本工程師的敬業精神也想讓我多了解日本。 就決定要來投奔已在日本生活的姐姐,目標就是唸完語言學校之後,一定要在日本取得正職。   從HelloWork開始我的日本職涯 雖然唸完語言學校勉強考到一級, 但是現在回頭看其實連日文email都不會寫。 也沒有如何找工作的頭緒。 想到的第一步就是去 HelloWork (政府的輔助就業機構)。 HelloWork 的職員在填寫資料時聽到我的背景, 直接跟我講『你在日本又沒有學歷, 是很難找到工作的』。 我天生神經大條, 這種話左耳進右耳出, 也就只管著做自己能做的事。 結果在 HelloWork 舉辦的外國人聯合招募會中,遇到了一個日本的中小企業在找海外事業開發,也沒想到這個公司就變成了我在日本快八年唯一待過, 充滿了挑戰的公司。 這個公司可以說是日本中小企業的縮影。 它在60年前成立, 因為產品的優勢曾經在20幾年前大賺一筆, 那時候就試了第一次的海外擴張, 結果出海失敗, 再加上了日本經濟的衰退, 公司就低迷了10多年, 在我進公司之前, 公司從社外請了一個銀行背景的新社長來整頓公司。 花了兩年整理了日本國內市場之後, 下一個目標就是再次往海外拓展。 記取了公司第一次的失敗經驗, 加上社長有在國外工作過的背景。 他決定海外事業不能以日本人來主導。 日本人對於不確定性高的市場, 不能夠有彈性即時反應變化及決斷力。 所以他很積極的想要找外國人, 也就是他那時候從Hellowork找到我的契機。在面試的最後一關,社長本人親自面試,一開始日文後來突然切成英文,相談甚歡。我當時特別想體驗純日本公司組織文化,就這樣因緣際會下選擇了這間公司,開始了我的奇妙旅程。 公司在東證一部上市   純日系公司的海外事業開發 入社時我們已經有一些海外的據點及經銷商。 我一開始就負責和越南的經銷商交涉, 推銷我們的產品讓他們更有動力去銷售。 社長的策略正確, 海外市場的確有人口紅利(特別是亞洲), 成長空間很大。 我們日本及海外的營收不斷增長, 股票從JASDAQ到二部再到一部,...

重要的只是有沒有踏出第一步的決心 - 不小心入贅到日本的Tomo

人生就像一杯鹹豆漿一樣 ,你沒嘗試過絕對不知道箇中滋味。試著脫離舒適圈到海外闖闖看吧⋯   只會講中文? 那不是問題 27歲時我第一次決定離開台灣 。 去過澳洲打工度假的當兵同梯朋友一直催促我去, 我擔心英文不懂一直不敢成行, 但是他第三年繼續勸我的時候, 突然喔想通, 不會英文又如何?我也曾經不會日文, 花了兩個星期到日本自助旅行走遍東京。 打工度假其實也就是給自己的一個考驗。 想通之後決定不留下退路, 直接向主管遞出辭呈。 主管想了一天就告訴我去吧! 他十年前決定不去打工度假一直後悔, 所以他不希望我因此留下遺憾! 當時很感謝主管的支持,但是我內心就已經決定不會再回台灣了...

找到適合你的公司文化: 新事業開發部的一加

許多在日本就業的人, 工作到三年的時候會經歷一個瓶頸, 而這個瓶頸通常是來自與對日本公司文化的適應。 當沒有辦法達到身心平衡狀態的時候, 他們就選擇了離開日本。 但是日本並不是只有傳統日商, 有企業文化相對開放的日本公司, 也有完全不同文化的外商。 在放下一切離開日本之前, 考慮轉職的可能性或許能夠讓自己找到另外一片天。  我們這次就請一加分享了她在日本轉職的經驗。   爲了到日本生活而作的事前準備   開始對日本有興趣是在大學四年級的時候, 當時的我正在師範大學就學, 順利的話應該就是考上人人稱羨的高中老師,過著幸福又快樂的平凡人生。但是天生叛逆的我,內心一直有一股聲音,它告訴我應該要走出去看看,去挑戰及測試自己的極限在哪裡。 眼光朝向了國外大學交換留學的機會,雖然一開始是想申請美國的學校, 但因爲日本的學校競爭比較少,就決定申請看看。之後雖然順利的申請到了,但同時我也考上了國內研究所,在只能二擇一的情況下,經過一番考慮,毅然決然決定到日本交換。而這個決定,就是改變我接下來人生的最大轉捩點。 在交換留學的過程中,在日本的大學裡學習日文之外同時也修一些日本大學生的課。在留學的這一年裡, 很喜歡日本的環境,也堅定了有一天要再回來的想法。留學結束回臺灣之後, 先花了半年完成教學實習, 之後找到了一家在臺灣的日本商社做業務助理。 當時的薪水並不高, 無法存到足以回到日本的生活費用。雖然我也試著直接從網路丟履歷到日本, 但是當時的日本公司對幫忙申請工作簽證都有點遲疑,就一直沒有機會,還收到了很多サイレントお祈り(沈默的祝福,意指面試後公司卻無任何回應)。 人不轉路轉, 一心想去日本工作的我, 認為也許有了日本學歷的話會比較好找工作,但是學費將會是我的問題。 幸運的是當時剛好有一個能到新加坡上班的機會, 為了賺學費,我決定先到新加坡存錢。 在新加坡做了一年的合約華語老師後,存到了剛開始來日本所需的基本費用。當時的我申請上了東京大學的大衆傳播碩士課程, 第一年先當研究生 (以日本的制度來說就是旁聽生,沒有拿學分), 正式考上碩班之後,碩一就開始積極找實習及工作。   親身體驗日本職場的難處   當時跟準碩士的日本同學們一起找新卒經驗其實很挫折。 在一般日系公司的面試過程裡,大部份都有group discussion(集體討論面試)這一關,每個面試生都會被分小組,每個小組針對一個主題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任務。 在這種大家都很積極表現及展現自己貢獻度的表演下,自己很難插話進去, 顯示自己的優勢。我也遇過那種因為自己講的日文不夠好或講太慢直接打斷我的話或跳過我意見的組員,而我也就大多數的面試都是在這一關被刷下來。 認清自己的優勢及尋找表現的舞台,除了一般的新卒就活之外,我轉向挑戰徵求雙語人才的Boston career forum。參加Boston Career Forum 的日商大多希望能找到有國際背景的人才, 在這裏我拿到很多的面試機會,並在當天就收到了3個分別在汽車, 食品, 科技產業的海外業務職位。 同時也因爲在課餘時間兼職中文家教, 經由學生的推薦, 也拿到了一個日系液晶面板零件公司的業務職位。 經過了一陣思考及比較,...

從日本放眼亞太 – 投資顧問的Jack

從小時候我就是個很熱愛表現的小孩子,但是開始上學之後覺得被環境處處限制,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自由。 到了國中時候有一個機會到美國參加短期遊學, 接觸到了美式的教育系統, 再和台灣教育系統比較之後更讓我想跳脫這個環境的感覺更加強烈。一開始希望能夠馬上到美國念書,但是因為家裡經濟考量而作罷。 自己則期許能夠在高中畢業之後出國念書。 一直以美國的學校為目標的我, 在高中時因緣際會參加了早稻田大學針對亞洲圈的高中生所主辦的夏令營,發覺早稻田有提供全英文的大學課程,當時自己也對日本是如何在現代化的同時還保留下傳統文化的過程很有興趣, 於是到日本進修也變成了我的選項之一。後來再仔細思考後, 認為亞洲圈會是將來國際經濟的重心,如果將亞洲最有用的一個語言之一日文學好的話,再加上中文和英文, 之後能走的路會更廣,因此就決定申請早稻田的大學課程, 來到東京就讀。 回頭看自己在早稻田就讀的經驗, 的確給了自己很多沒有意外的刺激。在早稻田的英文課程裡, 有從世界各地來的同學。 從和他們的交流中得到了許多想法上的衝擊。 自己在台灣還算不錯的英文程度和英語系的同學比較之後就完全沒有優勢, 更會讓自己更去思考如何凸顯自己的強項。早稻田的自由學風更讓我在就學的時候也做了許多課外的嘗試, 培養出了一套獨立思考的模式。 畢業後因為兵役的關係先回台灣。在當兵的時候,也有機會接觸到來自社會各種階層的人,再從和他們溝通的過程中互相刺激思考,也給我一個機會去融會貫通不同的想法, 再去思考自己的接下來該如何走。 從就職希望到創業 原本服完兵役之後的計劃是要在日本就職活動,但是為了避免因為當兵空窗的一年而無法在東京參加新卒的就職活動, 當時我就先申請了早稻田的MBA課程,希望念完碩士之後再開始就業。但是開始MBA課程之後, 又遇到了許多對事業和職涯有不同想法的同學。透過跟他們的交流,又再次讓我重新思考,覺得創業似乎也是個可能的選項。 這時候的問題是,我的創業內容應該要做些什麼? 我第一個想到的是自己家的餐廳。從小家裡在台灣做傳統的餐飲業,在當地小有名聲。但是當時不懂事,並不覺得這是可以自豪的成就`,甚至會有種丟臉的感覺。隨著對商業的知識越來越多更能理解到建立一個事業的困難度, 這時才明白家裡的事業是多麼的難能可貴, 也漸漸有意識到自己會有一天要接下家族事業。 也因此我的MBA論文是連鎖餐飲業的研究。透過研究發現,對於日本連鎖餐飲業來講, 除了食物本身的魅力之外, 地點也是一個左右成敗的原因, 甚至有些日本品牌公司會以對房地產的瞭解當作是自己的優勢之一。 因緣際會之下,在念MBA的時候, 我在課業之餘因為翻譯案子而認識了一位房地產公司經理。後來該位經理陸陸續續拜託我幫忙和台灣有關的翻譯案子,讓我對日本房地產合約,特別是台灣人需要注意的事項有更多了解,也培養出對日本房地產的熱情。因此我決定以房地產為第一個創業的事業內容。從房地產的角度切入, 希望之後有機會連接到家族企業在日本發展的可能性。 從2015年開始, 公司的主要業務現在是協助台灣投資者尋找房地產投資機會。在和投資人的溝通之中,發現大多數人普遍缺乏對日本房地產的正確資訊。因此除了公司的諮詢業務外,也建立了粉絲頁 日本小商人 分享一些日本商業趨勢相關文章,讓大家能更認識日本的話題。長期的目標則是希望能透過自己的日本房地產知識和宅建士的資格, 提供台灣的餐廳, 人才或是公司一個在日本成功的契機。 回頭看了自己決定來日本唸書的決定, 其實離開台灣並沒有想像中的困難,需要的其實是決斷力和行動力。當初我也是完全不會日文就來到東京念書。從一開始連點餐都有問題,到現在能夠在日本創業, 和日本的房地產業交涉,其實靠的都是一天一天累積的行動力。比起站在原地什麼都不做,往前行動才能創造機會。成敗的關鍵在於你是知難而進,還是知難而退。...

日本是個適合開始海外職涯的國家嗎?

日本企業通常是給大家一個保守,制度化的印象(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 但是除了大家熟悉, 面對顧客的上市公司之外, 也有許多公司是在不同領域裡獨佔鰲頭或是佔有獨家技術的, 也因為日本獨特的內需市場, 有許多國際公司會在日本常駐建立辦公室, 在這同時, 在內需市場飽和, 人口減少的壓力下, 許多日本公司也被迫要往國外擴張, 再加上最近新創公司的出頭, 不同領域的人才在日本市場裡會有許多的機會。 不可厚非的在適應日本企業文化上有它的難處, 但是在許多因素的總和考量上,日本其實對想要出國工作的人仍是一個值得考慮的選擇。 法規進入障礙低 和歐美不同, 日本對於工作簽證的限制很少。 歐美的工作簽證通常有數量限制,也有一些保護本國工作者的條款, 譬如只開放特定行業, 或是雇主必須先證明職缺沒有適合的本國工作者, 從非工作簽證轉換到工作簽證也是有許多限制。 比較起來在日本只要公司有意願聘請, 並符合簽證申請的規則, 被拒絕發簽證的例子很少。 簽證轉換也是很方便, 為期一年的打工簽證或是留學簽證是多數人的選擇,找到工作之後再轉工作簽證。 除此之外, 如果是以旅遊簽證入境的話, 只要公司肯聘用, 申請工作簽證也不會有問題。 多類型的機會 長遠來看日本市場在往萎縮的方向前進, 但是日本仍然還是世界第三大的經濟體 (在美國, 中國之後)。 危機也是轉機, 日本有多元化的產業,在許多產業鏈裡都會有佔有策略性的位置, 也產生了許多的工作機會, 在本地就業人口不足的情況下, 要如何吸引外國人才也是日本政府在積極進行的計畫 (高度人才簽證等)。 從我們兩年多的訪問經驗來講, 有很多不同領域的台灣人才在日本的各種產業裡工作。 台灣平心而論會受到市場規模的限制, 並沒有辦法提供相等多種產業鏈裡的工作,對有能力, 但是在台灣無法找到適合產業或是位置的人, 日本市場或許會是一個好的選擇。 相對優勢/附加價值 台灣人在日本工作時其實有許多的相對優勢。 因為在台灣對日本文化熟悉, 在日常生活中就會接觸各類的日本資訊,相對來講能減低到了日本文化衝擊和適應不良的部分。...

「國際化」中的日商經驗: 海外分社管理的Jean

從政治系到半導體製造業 我在就學時就對國際關係跟外交有興趣,也喜歡學習外語和體驗世界各地不同的人事物。 大學考上了政治系,參與了很多外交相關的課外活動。 大三的時候我申請到了與早稻田大學的雙學位計畫, 到東京過了一年半的留學生活, 在這期間也曾透過學校的介紹到日本的外交智庫實習。 結束早稻田交換回到台灣延畢一年的同時,同學們大部分都已經邁向人生的下一個階段了, 但是我卻突然對於自己在政治或者外交領域裡能做什麼感到非常迷惘。 轉而開始思考也許可以在幾乎毫無經驗的商業世界找到新的可能性,於是在大五這一年積極的尋找各種實習機會。 後來在學校的就職展裡因緣際會接觸到一個負責日本公司海外招募的單位,對他們代表的一家歷史悠久的日商製造公司的標語:“從看不見的地方用技術支援世界” 頗有共鳴, 而且剛好他們當屆首次有在招募文科的學生,就應徵了這份工作。 經過在台灣的書面審核以及一次面試後,公司贊助費用讓我們到東京本社面試, 最後也順利得拿到內定。其實拿到內定後我考慮了很久, 最後還是決定給自己一次機會徹底跳脫舒適圈,跳進了完全陌生的機械製造業。   「國際化」中的日商經驗 我已經在日本工作兩年, 目前工作內容是代表日本本社和海外子公司聯繫,主要是做法規遵循(compliance)跟內部控制(internal control)的管理。 第一年是注重在學習日本國內的J-sox內審內控, 去年才開始更多對國外子公司的溝通。 公司的職涯規劃邏輯是, 新人要先學會日本的做法後,再以日本的方式為基礎去應對海外的子公司 。 也因為這樣, 我有許多機會和海外分公司的管理階層共事。 公司在業務層面已經非常國際化, 有很明確的制度, 但在管理上還是很典型的日式公司, 決策管理/組織層面的核心集中在日本。 不過我在這個位置能夠感覺到公司的確在試著更加國際化。舉例來說我們各子公司的社長只有半數是日本外派的, 而各子公司管理部長都已經是當地人, 和外國分公司的溝通也多半是用英文。 我在政治系所學的東西能夠直接應用到工作上的很少, 不過因為有政治相關的知識讓我對其他國家/地區的社會跟文化有一定了解, 實際在跟子公司人溝通互動可以談的話題比較深也比較廣 。 在工作上需要瞭解子公司國家的法律或是制度上的規定/改變時, 我也比較能理解這些概念。 公司雖然是歷史悠久的日商,不過公司文化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傳統。可能因為團隊裡外國人的比例不低, 每個人的個體性算是被尊重的。 譬如我們常在早上上班後在位子上邊吃早餐邊收email(我從來沒看過公司的日本人這樣做XD)。外國同事的有休消化率都很高,請假都沒聽說有什麼問題, 雖然都是很小的例子,但是我相信這些尊重不同的文化就是從小地方慢慢建立起來的。   積極的海外招募, 充分的職場訓練 近年日本企業採取很多不同的方法想要落實真正的全球化, 像是使用英語做公司的官方語言, 用高額獎金鼓勵社員考TOEIC提高英文能力等,也有不少企業會選擇招募外籍社員,來增加公司內部的多元化, 但是很多日本公司在訓練過程跟職涯規劃上,還是會出現想把外國人「日本化」的感覺。 我們公司也是很積極的招募外籍社員,台灣 韓國 中國 印度 都是重點人才市場,每年固定會招募技術綜合職的新入社員進到日本本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