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在繁忙生活中尋求身心的平衡: 品牌管理的Kiwi

這個夏天WorklifeinJapan放了不少時間在辦活動跟寫文章上, 也因此增加了許多讀者跟主動願意分享自己經驗的前輩。 這次的Kiwi就是後者。 她在東京已經住了十年,對在東京生活有很多深入的想法。在訪談過程中也感受到她思緒後面累積的條理。 她在東京也有定時在辦一些國際交流活動, 希望可以給大家一些工作之外的觀點。 現在在日本從事什麼活動 擔任日商公司裡的品牌管理(Product Brand Manager), 和Breathe TOKYO 東京深呼吸的創辦人 來到日本的契機是 日本其實一開始不在我的人生規劃中。 原本對行銷很有興趣的我是想進商學院,無奈放榜後分數不夠。 在選校或是選系的抉擇中我去了我的志願校並主修日文。 從此就打開了我跟日本不解之緣。 日文系畢業工作幾年之後我落腳在一個飲料日商的台灣分公司做品牌推廣。 也對這個領域有很多的興趣跟想法。 但是大多數的產品在台灣市場有兩個先天的限制。 一是市場規模。 二是產品已經被母公司定位。  雖然我可以在品牌後端的廣告策略和公關活動方面發揮,但是畢竟還是沒有辦法參與商品定位的決策。 當時的我很羨慕日本可以有足夠的市場規模,並且可以有機會去創造/研發商品,更想要看看更不同的市場形態。 這些都促使了我想去日本生活的念頭。 這個想法過了越久累積的能量越大。當時知道之前的上司在日本開了人力仲介公司,透過他的介紹讓我有機會接受面試並合格錄取,就決定放棄台灣的brand manager職位, 開啟了我在日本生活的第一頁。 那時公司主要的業務是外包日本手機程式開發給中國的公司做,我則是擔任日本跟中國之間的協調跟管理。 幾年之後有機會到了現在的公司重操Brand Manager舊業。 七年來我擔任過各種國內外不同領域的品牌,從嬰兒用品,保養品,生活設計雜貨,到現在落腳於跟健康飲食很有關係的高性能調理機。 在日本的Brand Manager是什麼樣的工作 我現在待的公司雖然已經有30多年的歷史, 但是還是充滿著創業精神的文化,專門進口世界各地的商品,還有請設計師製作日系的自家品牌。 在這裡擔任Brand Manager沒有前例可尋。 相反地,我們要不斷反覆檢視產品特色,在新的生活形態(Life Style)中尋找適合日本市場的方向。以前覺得做好產品策略行銷就有一定的答案,在這裏我反而學到真正的行銷是要去怎麼觀察跟經營眼前所有不同的客戶與社會潮流。 例如說五年前我曾經要在日本推展美國來的思慕昔 (smoothie)。美國人的習慣是把思慕昔當早餐喝一杯,但是當時在日本是完全沒有的概念。 於是我們想盡辦法推廣思慕昔可以保持飲食健康的形象。 透過實際示範,生活形態活動 (例如瑜珈),飲食教室聯名,與知名雜誌咖啡店(elle cafe )合辦活動等等的方法讓大家知道早餐喝思慕昔的好處,還教大家怎麼在家裡可以簡單的調製。透過每個活動我們都會多得到幾個認同我們的理念的人,於是產品就這麼越來越為人所知,到了現在日本思慕昔也已經相當普及了。 創辦的Breathe TOKYO是哪種團體 我覺得如果說「工作」在東京的一大重點的話,那麼「生活」在東京也佔著相等,或是更重要的角色才對。 在日本住了10年, 日本朋友跟長輩們常常熱心地教我做日本家庭料理(煎魚,玉子燒,親子丼等等)。 這裡四季分明的天氣也讓我認識到每個季節的美味。 我一直都很喜歡各種蔬菜水果,只是這些在日本價錢比較高,一開始我都把錢省下來吃便當或是速食。 但是在過了30歲之後的一次健檢改變了我所有的飲食習慣。具體來說就是中性脂肪,脂肪酸,還有紅血球的指數突破了正常值,需要再複檢。那時候的我每個禮拜會去一到兩次的麥當勞,或者吃吃義大利麵。工作心境上也不是非常順利。 檢查的結果讓我領悟到我不但沒有省下金錢與時間,反而是失去了換不回的健康。...

雜食性人生,不上班的另一種選擇:演藝口譯/企劃的欣芸

“自由”這個單詞怎麼想都不覺得會在我們刻板的日本觀念裡出現。 但是這次訪問到的欣芸就是從她的日本經驗裡學到了這兩個字。 為了自由, 她離開了日本去找尋自己想要的事。 也因為自由, 她帶這她所有的經驗選擇了再一次回到日本。 現在在日本是從事什麼方面的工作 統稱自由業(笑)。 我做過很多事情, 不過最近主要是做日本演藝圈的企劃案跟藝人的專屬口譯 是怎麼有機會接觸到這些工作的 我一開始是來日本念大學,我的大學很特殊,是用英文跟日文雙語上課,我的室友是泰國人跟肯亞人,同學和教授也都是來自世界各地。 這裡或許是開啟我身體裡不安分因子的啓蒙之地。畢業之後也就跟其他日本大學生一樣開始參加就職活動, 最後拿到一個日本大手藥廠的內定。這家公司在日本評價非常好,是個很替員工著想,福利也很好的公司。我們進公司後社長還安排我們這群新進員工搭他的帆船一起出海,而社長在日本的三個度假別墅,只要經過申請,都可以自由使用。進公司之後我被派到國際採購部門,負責對台灣與世界各地的採購業務。 原本以為在這麼好的公司我應該會一年一年的做到結婚生子退休。 可是待了一年多之後卻發現我完全沒有辦法在企業體制下生活, 對所有的規則都有很大的疑問: 為什麼人一定要工作五天休兩天假?為什麼一年只能有10天年假? 再看著坐在旁邊, 年資10年的前輩日覆月累的做著一樣的事情。 心裡開始產生一些疑問:我的人生就是要這樣子嗎? 在一個在加班加到很想哭的一個夜晚,我遇到了一個來大阪旅行的美國人,23歲的他告訴我他把美國的家當賣掉,正在環遊世界。 離開一個安定而美好的環境,需要有人推你一把。我想,那個素昧平生的美國人正是那個人。我下定決心要離開舒適圈,出去闖闖看。 離職之後我回到台灣,拿了日語導遊執照開始在台灣帶日本人觀光。一開始因為是新手,團量不穩定,我也在日商婚禮公司當秘書跟口譯,或當日本人的中文家教。 熬了幾年後團量穩定了,我也可以自由休假安排出國的假期。  因為很喜歡旅遊,自己也去了很多國家。 甚至有機會去泰國工作了一陣子。 日子是過得很自由, 但是也是有起有落。CASE不穩定時候也會突然好想找個日商的工作,領一份安定的薪水算了。但這時候會告訴自己,如果要上班,留在大阪那家福利好又安定的藥廠工作就好了 『當時到底是為了追求什麼而離職?不就是因為不想被體制綁住嗎?』我常常這樣提醒自己。 除了導遊,我也很幸運接觸到許多日本節目或雜誌來台灣拍攝的工作,這些經歷後來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派上用場。 前兩年大學同學決定要在大阪開珍珠奶茶店, 問我要不要去幫忙。 一直都對餐飲業很有興趣的我,想說也是再回到日本住的一個機會, 就搬去了大阪。在朋友的公司我負責珍珠奶茶店的甜點開發與產品的海報設計,朋友知道我很難被控制的個性,也給我很大的空間自由發揮。如果不是遇到了我現在的老公,我應該會在他那裡待久一點。 因為老公工作的關係,結婚之後就搬來東京。 老公跟傳統的日本人不太一樣,他一直都在日本的外商公司工作,身邊的同事都是很會賺錢的女強人,雖然我們結婚了,但基本上兩個人的經濟都是各自獨立的。這時候難題來了,我需要收入,但是我不太想進入一般公司工作,一方面我已經離開辦公室生活快10年,一方面我不想妥協,放棄我離開藥廠時的初衷。但是,在東京不像臺北,有很多人脈讓我不愁沒有CASE,來到這裡我得一切歸零。 還好,就在我存款慢慢耗盡時,有個機會進入了日本的藝能經紀公司,因為是個為期不到一年的短期約聘職務, 也沒有必須為公司打拼好一陣子的壓力,正合我意。他們有在台灣市場做日本藝人的走秀活動, 與台灣電視台共同製作綜藝節目,我負責的主要工作是帶日本藝人來台灣參加錄影,以及在台灣辦活動時跟台灣方的溝通協調等。也因為在台灣時,曾經擔任過一些電視節目,雜誌的口譯工作,當時學習到的技巧到也剛好派上用場。 現在雖然已經不是這家經紀公司的員工。 我現在還是以freelancer的身份接他們的案子。 這也許是日本演藝界比較特別的地方,一個活動或一個企劃案裡,執行的人有一半以上都是外包。我很幸運因為在這家公司工作的經驗,讓我現在可以再回到接案生活。除了前東家的案子,我還會接一些商務口譯跟一些日本企業的對台宣傳活動。 做日本藝人的口譯有什麼特別的經驗嗎 印象最深刻的是擔任日劇劇組在台灣拍攝的口譯,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都是看日劇長大或是看日劇學日文,對日劇有種特殊的情感。而我做夢也沒想到可以跟日劇的劇組近距離接觸,參與他們拍戲的過程,甚至導演還讓我嘠了一角(笑)為期十天的拍攝期間,每天半夜兩點解散,早上六點集合。而演員們也是一早開始化妝,大家都非常的敬業。拍攝的過程中雖然很辛苦,但結束後的心情是歡樂的。如果能因為日劇在台灣取景,將台灣美好的一面讓觀眾看到的話真的是非常值得。 最近對我來說比較有挑戰性的一個工作是協助一位日本藝人在台灣開記者會跟上一些採訪通告,而我在活動前幾天才被告知要『順便』主持記者會。當下心裡沒有想太多,口譯跟導遊的工作讓我很習慣拿麥克風,所以也就不以為意。直到記者會前一天拿到流程表才開始緊張,太慢發現主持的語言情緒跟口譯是完全不一樣的,不但要熟記流程,語調還需要有許多抑揚頓挫,當然臨場反應也很重要。還好有個優秀的主持人朋友緊急幫我對稿,當天總算沒有砸了人家的場子。 『自由接案』這樣的工作模式,常常會給我很多意想不到的挑戰跟驚喜,隨著客戶的屬性會接觸到各式各樣的領域,這也是我喜歡這樣的工作形態的最大原因。 在日本藝能經紀公司裡工作是什麼樣的感覺 日本企業還是傳統的管理。 藝能公司也是有自己應付日本市場的一套方法。 不過還是有一些公司開始對海外市場有興趣,台灣市場一直跟日本有比較親近的關係,所以他們有在做一些嘗試,譬如把搞笑藝人放到台灣,或是在台灣做一些日本藝人/模特兒的活動。 不過在這個行業裡就沒有要在同一個公司做到退休的概念。 很多人都是進進出出演藝圈。 我的例子也是雖然離開了公司, 之前合作過的同事或是其他公司有案子的時候也會來找我。 而且角色不同工作感覺就不一樣。 在公司裡面可能做的不是那麼高興, 可是自己接案子的時候就覺得比較高興。是因為賺的比較多嗎 (笑)。 主要還是因為有點距離才會有美感的。 接下來有什麼計劃嗎 到現在都是自由過著生活的我,現在也邁入人生的新階段。 剛結婚不久, 也有開始在考慮下一步。 而且現在開始也應該會以日本的家庭為重,不能想以前要去那裡就馬上買機票飛過去。 每天儘量回家做晚餐,如何當個好太太這些新的課題我要怎麼自我平衡就是我最近的得做的事情吧!或許,當日本主婦當久了我可以變成日本料理達人也不一定(笑) 最後有沒有想給來日本生活/工作的人的一些建議 嗯,我覺得來這裡『體驗生活』是最開心的生活步調 想來日本生活的人可以先來日本玩個一兩個月。先適應看看這邊的環境和生活步調,不過如果太年輕,除非你有想要學習的領域,我實在不太建議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定居日本,日本是個發展成熟生活環境也很便利的國家無誤,但是一切都安排得好好的環境會讓人失去解決問題的能力。居住在日本的我,基本上就是跟著日本的框框走,我每天化妝,衣服參考日本的時尚雜誌穿搭,遇到人會點頭微笑打招呼,垃圾分類徹底卻多層次包裝,講話壓低音量。 日本是一個一切都有操作手冊的社會,看似有秩序但也有許多固執與僵化的地方。想要來生活,先想清楚自己有沒有辦法把自己放到這個框框裡真的很重要。...

挑戰女性職場的固有觀念 – 社會心理學研究的Pei

這次有機會訪談的Pei也是保聖那國際交流program的畢業生。 但是再次有機會來到日本的時候, 她卻選擇是以研究生的身份來面對日本職場文化裡面隱晦的女性課題。在短短的兩個小時, 可以很明確的感受到Pei對她研究的熱誠, 和面對新人事物的挑戰者精神。 可以請你分享在保聖那國際交流Program的經驗嗎 我在台灣是念商管的。 日文則是因為本身對語言跟日本文化都很有興趣, 所以自己從高中就開始自修, 在大學有拿到日文檢定N1的程度。知道保聖那(Pasona)這個公司是因為當時大三的時候對自己的生涯規劃有些煩惱,想要請教一些學姐長。 那時候就有機會透過學校跟Pasona的台灣總經理做職涯訪談。 在聊天的過程中他對我的想法跟目標很感興趣, 就推薦我去申請保聖那的國際交流program。 當時保聖那主要都只有針對日文系的學生提供機會,非日文系的申請者比較少見。 最後也幸運的被錄取。 之後我被派到一個大手的IT公司的人事部, 參加了當時公司草創的教育研修計畫, 擔任工作人員兼觀察員, 與那年的新入社員一起出差到大分縣協助研修計畫的進行,獲得很多人力資源相關的經驗也讓我對這個議題有了更深的興趣。 也因為那時候一直處在很想多做事的狀態下, 常常吵著要多一點工作, 讓大家有很深的印象(笑), 所以現在還是跟當時的老闆跟保聖那的同事有保持聯繫。 在我之後保聖那也開始對非日文系的宣傳這個program。 現在在日本做的研究是什麼 現在在一橋大學念社會心理學的碩士, 研究主題是職場上女性的固有觀念(stereotype)以及它對女性的負面影響。 回來日本的契機其實也是因為在保聖那國際交流計畫的經驗。 在人事部實習的時候, 注意到有些男性認為日本的女性對於工作大多沒有幹勁。 在問詳細一點的時候他們就很自然的提到“女生在職場如果太積極會結不了婚”。 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震驚很大, 沒想到對女性負面的固有觀念那麼容易的就在身邊發生。 而且不止是男生, 似乎連女生也會接受這個觀念, 連帶的影響她們在職場的積極性跟生涯規劃。 自己越想越有趣,就想要來日本做這方面的研究。 最後在一橋大學找到了在日本專攻這個課題的教授, 他也很高興有人對這個有興趣 (這個話題在日本人中並不是顯學)。 今年就申請到了交流協會的獎學金跟錄取通知, 4月再次回來日本。 接下來的計劃呢 最近安倍總理把女性就業率當作是復興日本經濟的一個重點, 所以日本社會也開始重視這方面的話題。 也因為我的研究跟這個有很直接的關係, 在8月底我也被受邀參加日本外務省舉辦的World Assembly for Women in Tokyo (WAW) , 擔任青年代表的座談員之一。...

從翻譯開始紮根,活躍在日本法務/媒體/不動產業界的Yihua

第一次認識 Yihua 是發現她在 facebook 有經營一個 group,幫忙回答一些簽證方面的疑問。 worklifeinjapan 也常常有收到這類的問題,所以想請教她這方面的資訊。 碰面聊天之後才發現原來 Yihua 在日本的經驗遠遠超過我的想像, 除了有很多法務方面的知識之外, 也跨足了很多不同的產業。 她更是非常熱心的提供想來日本就業或是生活的人許多的建議。 也希望這個專訪提供的資訊可以幫助到真的需要幫忙的人。 可以先介紹一下目前你在日本從事的工作嗎? 我一開始是來日本唸大學專攻國際關係。 在學期間就累積一些日中翻譯有關的經驗。 畢業之後開始接日中即席口譯的案子。在這些過程中也得到了許多不同的業界經驗, 所以現在做的案子大多數都是在我熟悉的媒體/法務關係/不動產產業之內。 現在做的也不只是翻譯,而是跟這些產業裡的公司有更密切的合作。 這次我想注重分享在於法務關係方面的經驗, 因為很多想來日本就業的人, 第一個就會碰到簽證的問題。 之後繼續在日本生活的話, 也會陸續的接觸到日本法務上不同層面的問題, 譬如稅務、年金、勞資、 或是很不幸的有法律糾紛的問題。  特別是台灣人相對來講比較難從官方來取得這些資源,所以我也希望可以藉由這個機會幫助到一些真有這方面需求的人, 給他們一個正確的方向, 連接到日本的專業人員。   大部分的人在日本會接觸到那些法務關係的專業? 大致上可以分為五類: 行政書士可以代理一般民眾向官方行政機關提出申請書或是證明文件。 在申請各樣簽證(工作,永住, 公民等等)的時候,如果能跟行政書士諮詢的話會可以省掉不少的麻煩 司法書士可以代理一般民眾處理不動產或是設立公司法人方面的手續。 社勞士是勞資方面的專業人員,有勞資糾紛或是厚生年金的問題可以請教他們。 稅理士是稅務方面的專業人員, 可以協助處理報稅、確定申告、遺產稅方面的問題。 律師 (弁護士) 則是可以代理一般民眾處理民事跟刑事的訴訟   自己去辦這些事情跟請這些專家去做會有什麼不同? 如果是一般的案件, 譬如簽證申請跟報稅是可以自己辦的。 交給專家辦的好處就是他們比較有經驗讓事情處理起來更圓滑順暢。 譬如申請工作簽證的時候, 如果申請人或是公司的條件不是100%符合。 有經驗的行政書士是可以給建議幫忙處理這些案件的。 他們也有一些一般人比較不知道的知識。 譬如工作一定要繳的厚生年金, 其實如果外國人結束工作回國的話是可以回收一部分的。 還有如果外國人在日本置產,要轉讓給子女的時候會牽扯到贈與稅, 去世的話會牽扯到遺產稅。 這些都是這些專家可以協助辦理的。 如果真的是遇到了法律糾紛的話 (離婚的親權、贍養費。...

幻滅就是成長的開始: 3D動畫師的Simon

雖然日本是開始海外職涯一個不錯的地方。 也不是說所有方面都是美好的。 也有很多人在這裡工作數年之後決定離開。 可能是個人的因素, 文化上的不適應, 也可能是工作上沒有好的遠景。 但是不論如何,經驗或好或壞都能被當成人生下一個目標的準備。 這一次有機會請Simon分享他在日本動畫界的經驗。 訪問的當天他已經辭職兩個月,當著一個背包客走遍日本, 再一個禮拜就要註銷工作簽證回去台灣。 (以下是Simon自己的文章) 每部動畫作品,都是製作者們無數的屍體堆起來的。 日本動畫業界,是個永無止境並且軍糧不足的戰場。   來日本的契機   我在台灣出生,紐西蘭長大。當初,還沒被稱為 Simon 的時期,我在奧克蘭就讀大學。求學時,興趣是動畫跟電影,並也熱愛日本的文化跟它的歷史故事。喜愛設計跟創作繪畫的我,大學選修了平面設計,學習了美術插畫,藝術歷史,設計理論等等。畢業前,雖然很多打算,但是前往日本求職的想法,那時沒有想過。 大學最後那年,因為科系上的要求,學生得有設計工作上的實習經驗,否則無法畢業。運氣不錯的,在當地找到了間剛起步不久的 Startup 設計工作室,老闆當時剛從日本回來不久。我們邊吃著漢堡邊面試,之後順利進到了裡面實習。當時,因為跟老闆建立了不錯的信賴關係,畢業後,我便順勢的進了那間工作室,當起菜鳥 Graphic Designer 並開始了平面設計的職業。 平面設計主要的工作內容,簡單講,是以視覺作為溝通與表現的橋梁,藉此表達訊息,概念,想法跟思考方向給予他人,或目標市場。那段時間,為了方便團隊呼喚跟待客需求,工作給了我「 Simon 」這稱呼,說這樣老外客戶比較好叫。 當時,我常接觸日本的動畫作品,日劇,邦画等等,並開始學習日語。工作室裡,老闆也常講些,他在日本的旅行故事給我聽,激發了我許多嚮往。那時候,我也常常去參加日語的語言交換,因此,收穫很多。因為興趣,自己會找些日文書籍來閱讀。所以在日本就職之前,我已經把N1能力給考起來用了。那時期,我非常非常著迷日本的事物,可以說連作夢都夢得到。 回想起來,對日本生活產生了極大嚮往的我,懂日語後,腦袋裡面滿滿是去日本闖闖的念頭。那時,除了工作以外,我刻意讓自己置身於到處都可以接觸到日語的環境裡。有點像 Immersive Environment 的感覺,藉此練習日語。而去日本工作的執著,則是每天加深,非常想去東京,在那就職下來。 後續,因為察覺自己以後想從事的創作方向並不屬於在平面設計的市場裡,而是屬於在動畫或電影的業界裡面,所以有了換跑道試試看的衝動。當時的紐西蘭,除了威靈頓有少許的機會以外,動畫,電影跟3D還是海外比較發達,紐西蘭裡的發展空間跟工作機會並沒有說很充足,因此給了自己到日本挑戰看看的好藉口。想說,還算年輕,就到日本闖闖吧,畢竟語言不算障礙,所以我就過來了。   在日本的我   我在公司的職位,剛開始是3D建模師(3D Modeler),之後也同時兼職了3D動畫師(3D Animator),人手不足時也會去充當 Rigger 或是 Compositor 的職位,離職當時工作則是 Concept Designer 的職位,整體來講算是個 Generalist,也就是業界裡面所謂的CGI。因為身分跟語言能力,公司裡的翻譯跟口譯工作也經歷了不少,還被吩咐過去給剛入職的外國同事找租屋,當導遊呢,哈哈(苦笑)。 製作動畫(創作方面)的工作內容,雖然各種職位的實際操作,生產過程都不相同,並跟平面設計也有差距,但性質上可以算是同類型的工作,都是以視覺作為溝通與表現的橋梁,藉此傳達故事給大眾欣賞。動畫作品,只是增加了層比較完整的背景故事,世界構造,生態規則,跟創作時應該遵守的美術風格。 日本的動畫業界,想要進去並不困難,有些公司甚至會錄取沒有任何創作經驗的新人。在毫無經驗的情況下,照理講,若日語夠好是能夠以見習身分,或是製作進行(管理行程)身分去進入業界的。但是嚴格講起來,日本公司往往沒有必要消耗預算雇用沒經驗的外國人,除非剛好公司已經有翻譯人員,或是正好需要會日語的外國人。不然相較之下,創作職位的綠取機率還是會比較高,就算日語不行,只要有創作經驗或是特殊技能,還是有機會被綠取進去。但機會是一回事,日語溝通能力不足的情況下進入業界後,能不能撐過試用期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我想強調,不管來至哪個國家,在日本求職,會日語是理所當然的!因為語言能力是最基本的求職需求!對設計創作相關的業界來說更是如此!如果語言能力不足,導致無法理解導演或監督的文筆或思想,無法準確進行各種修改指示,不但沒辦法正確的把故事或描述給「視覺化」,更沒辦法具說服力的表達出劇本裡面各種角色們的「仕草」,或是該當場景的「雰囲気」或者是鏡頭的「動き」。這些溝通方面上的各種微妙「食い違い」,往往是嚴重影響預算跟品質的致命傷,續而耽誤行程,浪費人力。因此,比起其他行業,動畫業界裡的外國人並不算多。 在職時,我也有不定時會跟總監共同去面試募集者的情況。如果是外國人的場合,我們會注意的基本條件呢,除了作品的優劣,個性好壞,思想與見解,以及這個傢伙對創作熱不熱血以外,最關注的就是這位的日語到底行不行。因為溝通能力會嚴重左右工作現場的通暢,續而影響製作行程,以及作品預算。就公司而言,外國員工的語言能力,是種心態,是種禮貌,是種基本裝備。極端點,就好比招人組隊要去爬高山,卻只有你準備不足就跑來了。這樣登山時不但很危險,也會耽誤隊友們的行動。嚴重的話會使自己陷入危機,甚至還會續而導致救援你的隊友們也陷入了不必要的危險處境。 而簽證好不好申請進入業界,其實薪水也是個相當大的關鍵。因為日本動畫業界的平均薪資算較偏低,也很難成為正社員。除非是轉職,沒經驗的外國人往往會因為起薪嚴重過低(10至15万之間),導致無法順利辦理到簽證。原因,似乎因為是移民局害怕那個外國人沒經濟能力在東京養活自己(汗)。 而這業界,想必不少人都有聽說過許多負面謠言。像是,刻薄的工作環境,無法獨立生活的薪資,過長的工作時間,周末時常需要上班,每天加班沒加班費等等。嗯,雖然沒有十年前的嚴重,不過大多都還是業界裡等待解決的現狀問題。雖然每間動畫公司都不同,不過跟許多同業的朋友們,以及轉過職的同事們聊過後,日本動畫公司,往往都差不多,特別是每天上班時間往往都是雙位數。比較慘的,可能連工作內容也不會是動畫作品,而是種日本的特殊文化產物,遊技機 (Pachinko)...

人力仲介的光與影 – 資深企業招聘專員的Sandy

在日本住了一陣子之後常常認識新的外國朋友, 也發現除了來教語言以外, 很多人在日本的第一個工作都是在人力仲介/獵頭公司當招聘人員 (recruiter)。 之後再繼續跟他們保持聯絡,也會發現他們換工作的頻率也是蠻高的。 最近幾年因為中文市場需求的崛起,日本公司開始有更多中文人才的需求, 這也間接讓人力仲介/獵頭公司開始多找會中文的recruiter, 給想來日本工作的人另外一個新的選擇。 這次我們訪問的Sandy在這個領域做過仲介端跟企業端的招聘人員, 有著豐富的經驗。現在則是以日本為據點, 擔任亞洲金光集團裡的資深招聘專員 (senior corporate recruiter)。   剛開始是怎麼進入人力仲介/獵人頭產業的? 又是怎麼成為招聘專員的? 我本身是在英國大學讀日文跟商業管理。 畢業找工作的時候申請了一家英商上市的獵頭公司, 但是職缺是在日本。那時候沒有想太多,只想到反正可以去東京,包機票又有第一個月的住宿費, 就誤打誤撞的進入了一個完全不知道的產業。待了一陣子之後想要更磨練自己的經驗 , 就回台灣到了一個外資的獵頭公司。 結果發現台灣的人力市場發展有限,反而是把台灣人挖掘去海外比較有市場。如果要我在台灣跟國外的仲介賽跑的話,是不是回到日本更有競爭優勢呢...

Google Japan 就業分析與建議

Google平均在每130份履歷裡才雇用一個人 (比較起來哈佛大學部是每14個申請者錄取一人)。所以有優秀的資歷是必然的。 而在那以上更需要跟其他的競爭者做出差別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