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重要的只是有沒有踏出第一步的決心 - 不小心入贅到日本的Tomo

人生就像一杯鹹豆漿一樣 ,你沒嘗試過絕對不知道箇中滋味。試著脫離舒適圈到海外闖闖看吧⋯   只會講中文? 那不是問題 27歲時我第一次決定離開台灣 。 去過澳洲打工度假的當兵同梯朋友一直催促我去, 我擔心英文不懂一直不敢成行, 但是他第三年繼續勸我的時候, 突然喔想通, 不會英文又如何?我也曾經不會日文, 花了兩個星期到日本自助旅行走遍東京。 打工度假其實也就是給自己的一個考驗。 想通之後決定不留下退路, 直接向主管遞出辭呈。 主管想了一天就告訴我去吧! 他十年前決定不去打工度假一直後悔, 所以他不希望我因此留下遺憾! 當時很感謝主管的支持,但是我內心就已經決定不會再回台灣了...

日本履歷與面試

- 我在台灣剛畢業,沒有工作經驗、不會講日文,可以到日本工作嗎? - 我在台灣工作了三年,想說到日本打工度假,順便學學日文,有這樣的工作機會嗎? - 我在日本唸語言學校,畢業之後進得去日本企業嗎? - 我在日本工作才兩年,但覺得現在的工作內容不適合自己,有考慮轉職,合適嗎? - 我在日本工作十年,已經超過35歲了,現在公司的發展空間小,想找一個比較比較有發展空間的公司,有可能嗎? 如果看過我們超過100人以上的人物專訪,可以知道以上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Yes」。那他們都是怎麼找到日本工作的呢? 每個人來日本工作的途徑都不一樣,每個人也都遇到一定的困難,但共通點是大家都跨出了第一步。講到頭來,其實跨出第一步最難,所以「怎麼找日本工作」的重點在於「怎麼跨出第一步」。   日文履歷 那為什麼跨出第一步最難呢? 因為可能有80%的人在寫日文履歷就卡關,所以這邊幫你準備的第一個是不會日文的日文履歷寫法。順著文章看,看完了可能要打開word檔開始寫還是很難,所以這邊也幫你準備了線上模版,直接在上面改吧! 改的時候要是沒有靈感的話,可以在這些日本的各大人力仲介網的案例找一下當參考。 pasonacareer mynavi rikunabi   話說日本的工作也不是每一個都需要日文履歷,有些工作是用英文履歷也可以面試的,尤其像是工程師。這邊也幫忙準備了一個工程師專用的英文線上模版。 寫完履歷之後,雖跨出了第一步,不過難的地方是根本不知道要把履歷投去哪裡。「找工作」本質上是一個資訊的媒合,「找日本工作」的關鍵是如何接觸到日本工作職缺的資訊與管道。在台灣比較少整合資訊可看出日本求職的全貌,但誰能越快掌握資訊,勝出的機會就比別人大。   日本人力仲介與求職管道 以日本來說,在找工作時最主要的資訊來源是「人力仲介」,先看一篇人力仲介的介紹。 這邊也幫你整理出日本求職最常用的人力仲介網站,把你的履歷大肆地往這邊撒吧! (同場加映:2017年找工作心得: 工作能力 vs 找工作能力)   日本面試與薪資 有了「履歷」跟「求職管道」足以讓你完成大半,最後一塊拼圖是面試準備。 另外,「找工作」其實大家想的是「找好的工作」,而工作好不好,薪資是一個重要元素。薪資談的好不好、跟對薪資本身的看法,也會對能否找到好的日本工作有很大的影響。 在日本工作薪資要開多少 這裡也幫你準備好一個談薪資的清單,讓你參考!  ...

答案,不該只有一個 – 從日本工作談起

2018日本職涯線上座談,在東京麻布十番現場超過百位、YouTube線上超過千位的參與交流中,圓滿落幕! 你可能錯過了講座、還不認識WIJ、或是壓根沒想過來日本工作。都沒有關係。我們將3/17當天的精彩時刻濃縮成文字片段,希望將講者們的人生經驗分享給每一位在職涯路上抉擇的你們。(完整影片請點此) 你可曾想過到海外工作、亦或是已經正在路上?   截至最新資料(2017中旬),54,358在日台灣人中約有8,300位拿工作簽證在日本上班著。(詳細數據:W檔案) 有些人是透過日本留學新卒制、打工度假轉正職、台灣或其他國家學校畢業、中途採用,任職於日商、外商、台商、陸商等,非常多元。也因此我們常聽到,「找工作能力」可能比「工作能力」更為重要。 國際競爭力下滑、少子化缺工等因素,日本政府希望透過放寬簽證條件(主打最快一年拿到永久居留權),積極導引外國人至日本工作。企業端也不落人後,為吸引外國人才,有不少公司開始將官方語言設定為英語,或是於海外舉辦大型徵才說明會,由高層主管飛去親自面試。台灣人的機會越來越多! [caption id="" align="aligncenter" width="1000"] WIJ創辦人Victor當年正是透過打工度假轉工作簽,現正悠遊轉職於各外資之中XD[/caption]   屬於台灣人的海外工作優勢   「台灣人可塑性高,容易融入環境。」by Kenwa哥   長年在日本深耕,已是最高管理階層的Kenwa哥與Andy哥閱人無數,對於台灣人的適應彈性很有信心。Kenwa哥提點後輩「不過要注意隨便、馬虎這缺點。我們台灣人常只是做完。但對日本人來說,沒做好跟沒做是一樣的。在面試時,可以讓面試官知道你不是個馬虎的人。」 Kenwa哥也強調日本職人文化、以及在根深蒂固的上下倫理關係中,至今仍有「不給別人麻煩,要為別人著想」的想法。因此「良好溝通」與「重視團體共識」環環相扣,是在日本職場能生存的兩大關鍵。 Andy哥:「推動事情需要共識,所以溝通能力很重要。讓大家變成你的奧援,不是有好idea就衝。」兩位前輩建議我們要懂得找資源,至少要找到一位能100%支持你的人。在注重倫理的同時,也要適時發言,讓公司看到你的價值。「台灣人古意,喜歡只做不說。但在國外,你不講出來,存在感就很薄弱。」Andy哥鼓勵台灣人在海外遇到不平等待遇時,該討回來就要討。 「要在公司建立信用度,把自己形塑成是個值得信任的人。」by Andy哥   [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1000"] Kenwa哥推薦大家看日劇,學習日本人怎麼溝通[/caption]   【精選語錄】 *給大家的話:「立足日本、放眼世界、不忘台灣」,打拼之餘不忘記自己的identity。(Kenwa哥) *要讓客戶變成你的粉絲,只要掌握了客戶,在公司沒人敢動你。在日本,客戶是上帝。(Kenwa哥) *「速度」是台灣人的特質,因為沒想那麼多(笑)。要注意可能有時候會是缺點。(Andy哥) *輸人不輸陣,背著台灣兩個字在身上,就是拼了!(Andy哥) *要做有色有味,而不是無色無味的人。要懂得包裝自己。(Andy哥) 面試有哪些撇步?   身為每週都在面試應徵者的面試官,日商、外商都待過的Eric與Shion分享面試技巧、日外資的差異。 「在日本面試千萬要守時與注意服裝。」擔任日商亞太區經理的Eric建議將踏入社會的新鮮人,要多創造自己的獨特點,並且練習再練習。「日本人準備面試時非常認真。為了能爭取到好的機會,我當時都穿西裝、梳油頭在鏡子前面練習。」主持人Melody也分享自己的經驗:「微笑、梳妝的方式全都是練習過的,只有做好萬全準備才上陣。」 「千萬別不懂裝懂,大扣分!」by Shion   來自外資IT企業的資深人資Shion表示絕大部分的面試官並不在意再重複一次問題,但會對於答非所問、不懂裝懂的面試者打上問號。另外,針對自己的故事(過去經歷與成就)、應徵動機,面試者都該做好事前功課。「你必須自己很清楚知道為什麼要來。」 [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1500"] 幾乎每天都在面試人的Shion以面試官的角度提供應徵眉角[/caption]   外商、日商,該怎麼選擇?會不會有年齡性別歧視?   外商有許多外國人,可以接觸不一樣的思維。在日商,可以學習他們做事的邏輯與方法。 「但這並沒有一定答案。」Eric與Shion抱持相同看法。 「完全端看你想進什麼產業、進什麼型態的公司、做什麼樣的事。」大致上來說,日商在意候選人是否有幹勁、個性與公司文化契合程度。在面試時,可多論述為什麼要進這間公司(也就是志望動機的部分)。外商則看重skill,通常找的是有一定專業能力的人,因此可強調自身專業能如何貢獻團隊與公司。(同場加映:27歲女孩的日、外商抉擇) 針對年齡與性別,Shion認為不論男性或女性,與其擔心年齡是門檻,要琢磨的應該是專業。「年齡應該是助力,而不是阻力。」Eric則表示可以看到越來越多女性在專業上相當搶眼,因此不需要擔心性別問題。(這與Kenwa哥及Andy哥看法類似:善用自己的親和力,女性的工作表現可以是勝過男性的。) 【精選語錄】 *我幾乎沒看過不懂裝懂出現一次以上的面試者,最後有成功錄取的。(Shion) *語言是武器。不只是日語,多一項語言技能,能應徵與錄取的機會都會提高。(Shion) *路上有太多貴人了,因此要謙虛謙虛再謙虛。(Eric) *想做新創就進去衝,年輕就是本錢。(Eric) *如果你是初步社會,不要想升遷的事,而是該選擇你想做的事。(Eric)   日本職場中的挑戰有哪些?日文要到什麼程度?   經歷過新加坡、東京兩大世界級都市,擔任外商銀行法規的Humi坦承一開始並不適應日本的決策效率。「就像在搓湯圓(笑),速度比新加坡慢得多。」在美國有多年經驗的I-Chun同意日本公司處理事情雖比較嚴謹,但確實比較慢。「這不一定好,決策效率低使競爭力慢慢流失,我們本身也要好好思考這件事。」身為設計總監的Wanson,他覺得台灣或日本,並沒有哪裡比較好,不需要過度美化他國。「一樣的,重點是如何解決客戶的問題。」 日文到底重不重要?I-Chun因為是公司外派,認為專業能力比起語言能力更加重要。「就算日文不好,公司也會派翻譯。如果你的專業夠強。」Wanson從生活面剖析「工作以外,人需要生活。不會日文,生活中只剩下自己。會說日文更有機會結交到朋友。」Humi有一些來日十年還是只會用日文點啤酒的同事,但不可否認,日文能力對於在生活與工作上有一定的幫助。 「當我們思考速度比較快時,可以趁空檔想想決策上是不是有更好的方法,當日本同事還在思考時,我們來做更多的功課。」by Wanson   [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1500"] 三位講者都同時強調抱有自主性與開放性的重要[/caption]   如何在日本立足?   日文諺語說:突出來的釘子會被錘下去!但I-Chun表示堅持與韌性與否相當重要。「我們想的是如何挺下去,被打也不會被打下去。把自己當外國人,相形之下比較不會有那麼多壓力。」Wanson也認同做自己才是最舒服的方式。「日本人的確愛加班,可是我們不是日本人啊。work-life balance,不想加班就下班,不然會造成很多生活壓力。」Humi最後則提醒:「一旦掌握到了國外的機會,就敞開心胸!因為就算事先功課,因為總是有很多意料外的事。」 【精選語錄】 *日本國家不大,我思考趨勢會用全球角度來看。(Humi) *一些台灣人來日本會努力讓自己變成日本人,但維持我們的獨立性其實很重要。(I-Chun) *不要怪罪環境。有時候並不是當地人排擠你,而是你排擠了當地人。(Wanson) *不要給自己太多限制、我們有自己的思考方式、不要低估自己、也不要高估自己。(Wanson) *不要害怕失敗。前面就算是紅燈,總是有其他路是綠燈。正面思考非常重要。(Wanson) 觥籌交錯、笑聲交談聲此起彼落,活動結束後,幾乎所有人都留了下來彼此交流。看到這個畫面,辛苦了半年的籌劃一切都值得了! 從一開始的一對一諮詢,從中看到社群交流的需求後,我們一直有新嘗試。從換日線直播、日本打工度假顧問角色,台大、政大、清大校友職涯直播,漸漸有了今天十餘人團隊、採訪超過70人的規模。「大家都有正職工作,但大家都願意撥出時間付出。」 [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1000"] WIJ創辦人Mark提到WIJ粉絲團成立2年已累積了2萬人的里程碑[/caption]   WIJ的成立目的並不是鼓吹什麼人都要來日本、也不想一昧的稱讚日本的好,而是鼓勵多看、多聽、多想。「你不一定要來日本,但要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先想why,再想where。不要只是認為台灣鬼島而負氣出門。」我們會繼續努力,創造更優質的內容與社群。最後,想送給大家這句話: 「人生的發展際遇,現場百人、線上千人,都有著自己的故事。WIJ或許無法給予正確的答案,但我們想讓你知道,你的選擇,不會只有一個。」   想一起建立海外工作者與台灣的深度連結嗎?我們正在尋找一樣想傳遞溫度給更多人的你。2018,熱血不該只有一種!歡迎與我們聯繫! Facebook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worklifeinjapan/ Email:contact@worklifeinjapan.net...

背著床的攝影師,用槌子敲出海外就職路 ─ 國際人資筆記

說在前面: 在好不容易拿到海外就職入場券的你, 是否默默的蛻變為思想的巨人,卻是行動的侏儒? [caption id="attachment_26674" align="alignnone" width="520"] 李嘉誠說:天下事成敗都在自己。 (網路圖片)[/caption]   過去也曾在其他篇章中介紹過日本就職的採用分析狀況,日本近年來積極的招攬外國工作者,提供不同層次的簽證,來日工作的外國人人口明顯增加中。   關於打工渡假,一段有趣的網路現場觀察 當中由打工度假轉正職申請轉換工作簽證的案例也越來越多。 吸引了台灣各式媒體報導有關海外就職的故事,渲染了往海外工作的嚮往。異國的文化與未知的生活體驗,讓更多台灣人躍躍欲試,也帶動了這股熱潮。 當在日本工作成為潮流的同時,很多人會在出發前後在網路上收集各式資料,在不同的社交網路平台詢問前輩的經驗或網友的意見。最近觀察到常出現的發問問題例如是「我日文只有N5,我可以做什麼工作?」之類的;意見徵求,網友的回答普遍就是:「如果你不嫌棄辛苦,居酒屋,飯店或是洗碗、工廠、免稅店…」或直接先把對方教訓一頓;接下來的現象則是在回文中開始抱怨服務業或公司工作背後的血汗情節、職場霸凌,最後得出一個「我看來還是不適合日本,台灣才是屬於我待的家,這種國家我才不屑呢!」然後互相「辛苦了,好好加油」草草結束了別人未完的問題。   [caption id="attachment_26675" align="alignnone" width="647"] 網路資訊發達,但也造成了許多錯誤的資訊。打工渡假與就職的種種,態度就已經決定了你的第一步。(網路圖片)[/caption]   關於就職面試 隨著人才不斷的湧入,在日本的各式獵頭、人資與仲介,也都紛紛加入了爭奪人才的戰場。為了找尋適合的人才,長期擔任企業人資的經驗裡,一定會先如教戰守則般先詢問求職者們:你來到日本的原因?你的求職動機是?你想達到甚麼目標?未來的人生規劃? 也因為人資的工作,每天都在問相同的問題,所以很容易聽出面試者是有備而來的標準答案而非客製化的答案。 所謂標準答案就是:希望能夠發揮日文的語言技能,能在國際環境跟國際同事一起共事。   標準沒有好壞,但人資想要見的是你內心的聲音 其實當我與同事們在聽到這些標準答案的時候,站在人資的角度是從你回答的答案裡找出你對人生的態度,因為這也是你將為公司所付出的態度。 面試了很多的應徵者後,其中有些例子像因為來到日本後,覺得自己沒有日本人厲害,思想變得負面。私下與他們聊聊的時候,發現很多人會說:「因為我不是名校畢業 / 公司不是大手公司所以要變成像誰一樣根本很難。 」但我內心更想說的是:「如果你都覺得你不行了,又何必浪費時間踏出第一步呢?所謂的所有機會都嘗試過了?是一個什麼樣的嘗試方法態度呢?」 有人在打工度假期間到居酒屋工作,態度倍受肯定,老闆想盡辦法成功申請工作簽證,讓他順利的留下來一起打拼;有人在辦公室工作,雖是小小的一個職務,但是盡心盡力的態度被上司看見,成功升職加薪。 雖然會有人馬上想到居酒屋?辦公室?我在大公司做再多都沒有被看見?誰誰誰只是幸運兒,我還不是一樣很努力但還是沒被看見?外國人就是…日本公司就是…外資就是…誰誰誰的性格…誰誰誰的奴性… 「嘿,你這其實正是你的障礙呢。」 [caption id="attachment_26664" align="alignnone" width="450"] 負面與積極的態度絕對是相反方向。(網路圖片)[/caption]   面對任何職場,態度你有了嗎 努力不一定會成功 但不努力就不應該說別人的命運比你好。這是我最近看見的一個真實案例,覺得這個精神值得大家參考。 這是一位曾經徘徊在山手線上,打算結束生命的浴火重生的真實案例。   他叫大鑫,來自台北。 抽到了日本打工度假,決定來日本實現一個攝影師的夢─不會日文,也不會英文。 來日本的這段時間大鑫從滿懷心喜到失望、絕望。來日本後不會日文真的太天真了,他慢慢把錢都用光,沒錢繳房租,沒錢吃飯,到最後靠著朋友接濟,有一天沒一天的墮落下去。   兩個月的泡麵日子─月台上的回頭 長期屬於失意的狀態下,生存意識越來越薄落。「墮落的每一天靠的是朋友跨海寄來的泡麵,當時的我真的是走在山手線上的邊緣,想要一躍而下的解決一切,逃避這種淪落到有家歸不去的感覺。當電車快速的進入月台的瞬間,聽到一個聲音對我說:你的人生就這樣如此嗎?」他回憶。 大鑫在瞬間領悟到因為害怕回家後會被大家笑話在日本混不下去,於是選擇遇到挫折而逃避。但在電車的風一掃而過,卻忽然明白自己已經掌握了別人不常擁有的打工渡假機會,人生並非只有如此的可能。他靜下來後坐在月台邊告訴自己:「既然我還沒有爬過所有蛛網,就代表我還有翻身的機會。」他在最後一刻將自己比喻為蜘蛛,蜘蛛網如此的大,只守住一個讓自己負面的地方又如何有生存的機會?他從逃避中領悟到天無絕人之路,機會並不會從天而降,而是自己努力爭取來的。   掃街式的尋找生存生機 大鑫打開臉書掃著一條一條徵人的信息,他看見在大阪有攝影師需求,為求溫飽從東京趕到大阪,扣掉車資其實收入不多;偶而有朋友請他拍攝但也是因為朋友他也客氣開出友情價,對外人來說這根本是個不划算的投資,但他憑著他擁有的技術漸漸獲得肯定。他不放棄任何機會,而在臉書上傳開後,又接了幾個拍攝案件熬過挨餓的日子。   欸?你腰痛嗎? 一次拍攝案件的因緣,廠商邀請的模特兒因為腰痛的關係,大鑫就推薦自己主動幫模特兒提供整脊服務。在台灣本身擁有整脊執照的大鑫,萬萬沒想到自己這一個動作一夕之間在網路傳開來,「有執照會整脊的攝影師?」大家陸陸續續的詢問。朋友互相奔向走告,口碑漸漸讓他由東京的自由攝影師搖身一變換上了護理服。他沒有店家,更沒有場地,靠的只有雙手跟一支木柄橡膠鎚。 他開始背起了整療床挨家挨戶的拜訪,到處借場地幫大家做整骨治療,他認真的工作態度、對人生負責的態度,無形之中吸引了很多貴人願意出手幫助。2017年8月,他在新大久保開了自己生命中第一家整骨院。這是他萬萬沒有想到會走到的一步路。在開幕的當天,他熱淚盈眶的感謝每一個人,並親手寫下一張張的卡片給每一位伸手幫助過他的人。 [caption id="attachment_26658" align="aligncenter" width="347"] 當電車快速的進入月台的瞬間,聽到一個聲音對我說:你的人生就這樣如此嗎?[/caption]   能力每個人不同,但重點還是你的態度 大鑫的故事讓我有很深的感觸,一個人如果不能對自己人生負責,他就更不可能對別人的事情負責。同樣地,公司的主管及老闆們也一定想要聘請對公司負責的員工。這是我想提醒明明語言無障礙、能力也有,卻常常在網路上抱怨人生、抱怨職場、各種抱怨的朋友說的。 整骨院開幕的那天,我坐在角落觀察著。他大可不必要手寫一張張的卡片感謝每個人,但是他貫徹了負責的態度,他說:「如果沒有抱著死的決定,就不會有重生的機會,感謝大家讓我重生。」 這讓我連想到《翻轉幸福》這部電影:“一位單親媽媽辛苦獨立撫養自己的子女,她沒有雄厚的資產、也沒有傲人的學歷或工作經驗,但她靠著自己的巧思打造了全世界第一支魔術拖把,而這個發明不僅開啟了她的創業之路,並成為頂尖的商業鉅子。她對自己的未來絕不聽天由命,她要靠著自己的雙手來翻轉自己的幸福人生。” 大鑫如同電影主角般一樣沒有傲人的學歷,他不會日文也不會英文,但他靠著認真的態度,在日本靠著槌子翻轉人生。 正在打工度假的你,正在當正社員的你,正在找工作的你,或許可以選擇平淡度過日子,或許可以重新檢視自己的態度,可能也可以給自己帶來人生或職場的奇蹟。   關於作者: Sandy Su (Sandy Su's Recruitment Note)、Wanson Chau 攝影:Wanson Chau Facebook: Sandy Su Global Career Expert 新宿 正心整骨 専門...

日本轉職 面試 內定:外商與日商的抉擇

轉職跟面試,似乎也是能熟能生巧。日本就業市場大,管道多,有了前兩次經驗後,也大概知道每個管道的好壞,在兩次的轉職經驗中我發現,有仲介積極介紹的職缺,代表著他們會推薦你的機率很高,也比較容易拿到面試。不過傻等也不是辦法,所以自己主動應募還是很重要的。...

一個念頭,一張機票,一間sharehouse:我的日本求職過程分享

真要說起來,其實我是個生平無大志的人。到研究所為止沒有海外生活或留學經驗。當時純粹因興趣和外系學分需求而開始的日文,檢定程度是N2低空飛過。 我的主修是社會學。某堂研究所的課上,讀到了門倉貴史的著作《窮忙族:新貧階級時代的來臨》,提到日本就業的工作貧窮(Working Poor)現象,引起了我對勞動市場社會學的研究興趣,決定跟隨當時的指導教授學習。儘管我並不是一個優秀的研究者,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那堂課那篇導讀,或許是我決定進入日本企業的契機之一。   人生第一次對國外感到憧憬 2012年,升碩三的暑假,指導教授負責主導某場與東京大學的暑期交流活動,問我是否有興趣幫忙做英文翻譯。在活動上不但認識了許多優秀積極的日本學生,使自己狹隘的視野受到許多衝擊,同時也因而得知了東大的英語博士課程獎學金訊息。 那或許是自己生平第一次對在海外進修的機會感到心動。然而另一方面,也猶豫自己是否考量現實因素儘早就業。在暑期交流活動上認識的日本朋友Y聽了我的煩惱之後,一句「既然有考慮來日本的話,有沒有想過在日本就業呢?」讓我開始思考求職的可能性。 我的整個求職過程大致可以分成三波:第一波是二三月來台灣徵才的日本企業。第二波是六月底自費赴日參加東京夏季就業博覽會(Tokyo Summer Career Forum),也是面對最多企業的一段時期,面試流程一直持續到七月。最後,是八月RECRUIT主辦的啟程日本(Work in Japan)專案,由企業出資讓面試者前往日本面試和實習的夏季活動。   春暖花開就職去:第一波國內面試過程   2013年二月,決定開始求職時,正值日本企業和人力仲介到台灣徵才的季節,在學校的職涯中心網頁找到不少徵才訊息,但開放給文組的企業並不是很多。最後應徵了BCG、三井、一家飲食企業、RECRUIT主辦的「啟程日本」專案。幸運的是,除了三井都得到了面試機會。   其實除了在大學修完三年課程考過N2後,研究所期間幾乎都沒有用到日文,比起很多有過交換學生或留學經驗的面試者,當時的日文程度並不算很好。只能稍微私下請教前述活動上認識的日本朋友,更多是花時間上網查了一些前輩常被問到的問題,寫了日文稿子背下後就硬著頭皮接受面試了。   這一波的面試,得到了飲食企業的錄取。同時接到通知,說我通過了RECRUIT的「啟程日本」初試,拿到在八月免費前往日本參加最終面試的機會,以及另外一場在熊本的短期實習。   和身邊的家人朋友討論了很久很久,飲食業雖然也是個很特別的機會,一方面是考慮工作內容與所學相關,一方面是論文一寫完馬上要前往日本赴任,怕是時間太趕;最後在四月底決定了忍痛拒絕這份工作,好好完成論文後,將重心放在夏天的「啟程日本」。     一張機票,一間sharehouse:第二波面試,與日本學生的求職戰爭     在準備論文口試的期間,又得知東京每年夏天都有一場能夠直接和知名企業面對面的東京夏季就業博覽會(Tokyo Summer Career Forum,以下簡稱TCF)。雖然主要是要號召在日的外籍留學生或是有海外經驗的日本人,但因為這場博覽歡迎擁有日英雙語能力的面試者,想拓展海外事業的大小企業幾乎都會參展,對我這種跨海求職者來說應該也是個很好的學習經驗,於是我也決定在六月底到日本試試看。一開始也沒想那麼多,把主要目的當成是一趟東京畢業旅行,結果意外地深刻體驗了一場畢業生戰爭。   透過學妹轉介,我事先在台灣找到了東京表參道的合租屋(share house),以約五萬日幣(含水電網路雜費)的月租,和另一位在日實習的台灣女生合租雙人房。   出發前一個月,檢閱每一家參加企業的簡介後,有註明歡迎外國籍面試者的企業,我全都事先寄了履歷;其它有興趣的企業,也另外寫了email說明我的情況,詢問是否願意接受應徵。有幾家企業友善地安排了Skype或電話面試;有的則是安排了線上測驗,或是直接在博覽會當天進行一次面試。知道我的計畫後,指導教授雖在忙碌之中,也持續撥冗給我的論文意見,才讓我能爭取時間在六月下旬完成口試,飛到東京準備。(除了博覽會之外,我也在臉書幾個社團看到徵才訊息,雖然投了履歷後被人力仲介回說不適合這份職缺,卻也因此得到了其他電腦製造商的面試機會,試試看就對了。)   參加東京TCF博覽會讓我受到了不小的文化衝擊。首先是面試者都穿著像複製人一樣的求職專用套裝(用日式英文來說,Recruiting Suit)在會場穿梭,從襯衫、鞋子、公事包,幾乎是一模模一樣樣。     再來是關關相連的日本企業面試流程:通常是先做線上或紙筆測驗,內容因公司而異,可能是邏輯測驗、性向測驗、英文或日文等等,通過後還會有兩關以上的面試(例如自己參加最多關的是日本樂天的四關面試),因此博覽會結束後,七月的前兩週幾乎是每天跑不同公司面試。但另一方面的好處是,因為這場博覽會招來的面試者,有不少是暑假期間歸國的學生,企業配合這些面試者的行程,把面試排得較緊湊,快的在一兩週內可以結束,於是我才能在七月中獲得兩家錄取後,就先婉拒了其它還在進行選考流程的公司了。否則日本學生一般的求職過程通常要花上幾個月。   塵埃落定:第三波的夏季面試   八月回到台灣修改碩論定稿,拿到了畢業證書後,又出發前往啟程日本的面試活動,雖然沒有被錄取,RECRUIT的人事專員也讓我學到很多和企業對話的技巧。月底到了熊本,參加學生生涯第一場也是最後一場企業實習,每天用日文進行討論和報告,像是上了一場扎實的日文課,結束後還有幸接到錄取,但因為已經找到工作只好婉拒公司的好意。   2017年的現在:立場交換後   根據日本人力網站調查,去年日本的應屆畢業生每人光是春天(三到五月)就平均應徵了43.3間企業。   當年由二月到八月的求職期間,我也確實投了30間以上的履歷,有實際面試機會的是11間,4間錄取(餐飲業、資訊通訊業、雲端服務、以及暑期實習的住宅設計公司),最後進了現在資訊通訊公司的至今即將滿三年。有趣的是,現在我的工作正是人事招聘專員。   回想當年什麼都不懂的自己,受到許多貴人的幫助:包含家人的體諒、台灣日本朋友的情報、指導教授的鼓勵、面試官或人力公司的指點等等,除了幸運沒有別的詞可以形容。在現在的職場裡,我經常會在面試時想起每一場校園或求職活動上遇見的,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們。他們各自懷抱的理想和價值觀,讓我原本生平無大志的人生觀,有了動搖的機會,堆疊出了我現在在這裡的職業生涯。 ※註1:其實我們公司在2017年春天即將到台北徵才,相關訊息歡迎持續關注TOP CAREER!   ※註2:幾個本文提到的就業管道和日本生活相關網站,可參考:   【台灣大學職涯中心】 日本企業來台灣徵才的說明會大約集中在每年11月到3月,幾個有日文系的學校職涯中心公佈欄都可以注意看看。或者例如台大的杜鵑花節上,其實也有日本人力仲介公司參展,不妨可以到攤位上詢問。   【啟程日本(Work in Japan)專案】 由日本和上海Recruit合作,接受日本企業委託,負責招聘海外應屆畢業生的專案,每年在台灣會舉辦兩期左右。   【Tokyo Career Forum】 由DISCO主辦,讓求職者和企業直接面對面的就業博覽會,歡迎擁有英日雙語能力的學生。聽說東京的場次在每年夏天和冬天都會各舉辦一次,是在日留學生或留外日本學生的重要求職管道之一。   【我の株式会社 LIFE粉絲專頁】 學妹轉介我認識在日本奮鬥的台灣女生,介紹了很多日本的觀光資訊。合租屋(share house)的資訊可以參考她的粉絲專頁。   【其它】 *偶有徵才消息的臉書社團:「日本打工度假互助會」、「中華民國留日東京同學會」、「在日工作(定居)台灣人交流討論版」(當然,也請大家多多關注Worklife in Japan的臉書專頁!)   *PTT_Oversea板,除了能看到一些徵才訊息,也有前輩分享面試心得。   *JOB博(ジョブ博):保聖那台灣(Pasona Taiwan)主辦的日商聯合徵才博覽會,自己沒有參加過,所以不確定是應徵的是在台或在日的職缺,但有舉辦不少針對日商求職者的講座,應該也是個值得參加的活動。   撰文:Peggy Chang ...

所以我轉職到了Google Japan

平均來講, Google 的一個職缺會收到250到1000份履歷表, 這就是第一個門檻, 換句話說, 你要有能力在1000人裡凸顯而出, 才有機會拿到面試的機會。...

顧問業面試經驗談 Deloitte Tohmatsu Consulting

作者背景   台大國企系在學中(2016年6月畢業),大學一年級開始學日文,大二暑假時通過日檢N1。除了在產業研究機構擔任日本市場研究助理,或是偶而兼兼口譯練習日文之外,大四上學期時還去日本關東當了一學期的交換學生。平時喜歡旅行,喜歡認識許多不同的人與故事,尤其熱愛美食。拿到顧問業的Offer完全是大學生涯中的一個意外,但相信這是生命的安排,並選擇接受挑戰。 求職緣起   結束大四上學期在日本的交換學生生活回台之後,其實我一直將赴日讀研作為大學最後一學期的功課,也已經開始著手準備交流協會獎學金。直到四月初有一天收到來自同學的訊息:「你可不可以幫我去打一個需要日文的工?我明天臨時有事無法去。」當時沒想那麼多,就隨口答應了,當作散盡錢財歸國後的彌補。去了現場後,才知道是要幫忙人力銀行Work In Japan(以下簡稱WJ)在台舉辦的面試活動。 除了協助面試之外,免不了也跟當天在場的人資姊姊討論起自己的生涯規劃,也不免俗的收到代投履歷的邀約。雖然知道人力銀行都需要藉由各種機會來提升業績,但秉持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我在打工結束後按照WJ的程序投遞了自己的履歷,並與人資姊姊根據自己的志向、履歷經過討論之後,決定報名Deloitte Tohmatsu Consulting(以下簡稱DTC)的徵才計劃。 在無聲無息地過了兩週之後,我收到了人資姊姊的訊息,說是Deloitte通過了我的書面審查,直接請我在五月中到東京面試,一天定勝負。同時也正參加另一家日商銀行的海外徵才的我,對於這樣二話不說直接請人到東京的方式感到相當驚奇,「做事乾脆」是我對DTC的第一個印象。   面試準備   雖然在大學念過許許多多的商業case,但在顧問業徵才中必定出現的case interview,我在收到面試通知的當下可說是毫無概念。更有甚者,我稍晚才從WJ人資姊姊那聽到,原來我是第一個透過DTC海外徵才拿到offer的台灣人,也難怪我上網搜了好幾天都尋不著相關資訊。在摸不著頭緒的情況之下,我便選了準備case interview時被廣泛地討論的一本書-<Case in Point>作為我的教材。同時,為了減少自己的不安,我也盡可能地向人資姊姊詢問許多面試的資訊。如競爭對手的背景、往年面試形式、預計錄取人數等等,心理建設的工作於我而言也相當重要。 除了藉由教材在腦海中練習建構解case的思維之外,出發去東京面試的前一天,我也請系上的好友分別幫我做了一次英文及日文的case interview,以應付不同的面試情境。 在面試流程的部分,人資姊姊告知我當天總共會有三關,分別是兩次case interview以及一次英文Presetation+日文面談,過關者直接通知晉級,沒通過者會被直接請離會場,相當有效率卻也相當殘酷。而DTC也特別在行前通知信強調,他們嚴禁面試者預先熟記所「Framework」,並在面試過程盲目套用,如有類似情形會直接被刷掉。個人認為,DTC希望藉由面試過程知道求職者最原始的思考,並在之中找到他們認為有潛力的人,以重頭開始陪養。這也意味著,DTC其實較注重面試官與求職者在case interview時的互動模式,並非最精準的case正解。   面試過程   當天在面試正式開始之前,我與來自中國、韓國的其他求職者一同在DTC的會議室,參加由DTC的合夥人以及顧問共同主持的說明會,主要的內容不出DTC尋求的人才特質、工作型態、前輩經驗談等等。投影片講解結束後,DTC還安排了年輕社員與求職者們的對談。 讓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雖然與來自各國的求職者對談的都是韓國籍社員,而他們理所當然地,也被來自韓國的同學以韓語問了許多問題。但在聽取問題之後,韓國籍社員總是會先用日文重複一次問題,並用日文回答,好讓在場所有同學都能參與對話。雖然看來是件相當理所當然的事,但這樣既自然又貼心的小舉動,不難說明DTC這間公司,在充滿許多外國人社員的環境下所發展出的社風。 在說明會、對談結束之後,所有的求職者都被請到隔壁的等待室,外面的HR人員也開始依照時間表,依序請大家開始面試,同時也明言「不可討論面試內容。」 第一關-case interview(30min)   第一關case interview採取筆試+面談的形式,前面一半的時間我被請到另一間準備室進行題目閱讀、書面作答等步驟。而至於題目部分,不意外地是許多case interview專門用書中,常常出現的年營業額估計、競爭對手進入時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