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ROHTO製藥鼓勵員工兼差,好處是什麼?

一個人可以有多少興趣? 有些人喜歡打球、同時又參加樂團、也常常在家看書。一個人可以有幾種朋友? 有學生時期的朋友,有在工作上認識的朋友,甚至家人、親戚也是朋友。一個人可以有幾份工作?

如果工作是做自己有興趣的事,那工作應該不只有一份,因為興趣也不只有一個; 如果工作是跟自己喜歡的團隊一起做事,那工作也不應該只有一份,因為喜歡的團隊不只一個; 如果工作是為了賺很多錢,那工作也不一定只有一份。READ MORE

傳統日本企業的不傳統 – 豐田汽車導入「在家工作」制度

最近觀察日本企業有一個感覺,引導日本變革的,似乎不是新創公司,反而是一些日本的大企業。就連新創業界來說,日本的主要資金來源也是來自大企業的投資,是跟其他國家很不一樣的地方。(請看Corporate Venture is the King in Japan)。

為什麼呢? 或許因為日本優秀的人才大部分還是在大企業上班; 或許只是因為媒體都報導大企業,不報導小家公司的創新; 也或許是日本的新創公司原本就不多。 (最近看了快思慢想這本書,所以不能太斷言自己想的東西,或許只是我腦裡系統一在作怪)READ MORE

「北上日本工作」跟「南向政策」的連結

這篇文章想要聊「來日本」跟「政府南向政策」可以有什麼連結。適合給想到日本工作生活、又覺得該去成長快速的東協市場發展的讀者當整體規劃參考。

總共會講三件事情。首先,第一件事是來日本台灣人數的定期報告; 第二件事是來日本東協市場人口的趨勢; 第三件事是介紹一家支援留學的的日本新創。READ MORE

在日媽媽們的慰藉 – 駐日台灣親子交流會

除了拿工作簽證之外, 在日的台灣人也有很多人是用依親簽證的。 他們通常是為了家庭的決定而來到一個陌生的國家。 對日本的生活不熟悉, 也不見得對日本文化有特別的憧憬, 再加上語言的門檻, 也會很多的努力才能調適。 這次有機會透過駐日台灣親子交流會的管理員介紹,訪問到一些各種家庭原因來到日本的台灣媽媽們, 也獲得他們的許可把我們聊天的內容分享給大家。

READ MORE

逆境中更要尋找正向能量: 專訪卡通便當專家上田太太

岡山縣,一個台灣人還不太熟悉的地名。

在去年的日本都道府縣人口排名裡是第二十名,將近有2百萬人。 整體來講還是一個農業為中心的地區。 這次我們去岡山倉敷市拜訪的上田太太 (胎胎)是網路上很有人氣的卡通便當專家,時常分享自己做的卡通便當還有日本老公阿桃的生活趣事。

但是為什麼是岡山呢? 每個聽到我要去岡山的日本朋友也都問我這個問題…
READ MORE

媽呀!我真的不想搭電車:關於通勤的大小事

|說實在,我真的很討厭電車通勤

 

「唰~」一陣空氣壓縮的聲響,電車門打開了,我跟著大家站在月台上,配合日本當地的習慣,移動到車門兩側,各式各樣的人從車廂裡湧出,確認沒有人再下車後,大家魚貫上車,配合特定的電子音樂,車門關起,耳邊傳來就連道歉都很冰冷的站務廣播,電車開動,每個人自然地去平衡隨著電車移動而左右擺動的身體,然後一起移動到下一站。

READ MORE

從日本走向世界 – 策略規劃的Elsa

我在台灣大學是讀化學系。 系上的同學畢業之後一半以上都是繼續念研究所,之後再選擇留在產業發展或是走學術路線。我在還沒畢業就已經覺得產業或是學術的生活都不是我要的。 但是當年很難得到這兩個路線之外的前輩分享經驗, 自己的資源也很有限, 就打定主意要唸MBA,很天真的認為是換領域的唯一跳板。 畢業後就先在化學產業做兩年多 , 一邊累積工作經驗 ,賺錢, 還有念英文。最後申請到了荷蘭的學校拿到了獎學金, 也就這樣拿到了一個MBA的學位

READ MORE

(照片後方是鐵人28號,阪神大地震後為了復興而建。作者是神戶出身的漫畫家橫山光輝先生)

關東與關西、事業與愛情的選擇題,在日本神戶當採購經理的Yoyo

大家記得「在日本工作生活台灣人的「分佈統計」」這篇文章嗎? 目前在日本有4萬多的台灣人,散布在日本的47個都道府縣。在文章的最後,我們開始了一個小小的企劃 – 要「訪遍日本」。

過去我們訪問的人都在東京,但大家都知道日本不是只有東京,而且也不一定每個人都只想來東京工作。所以我們決定也跨出東京,去看看那些散布在日本其他地方台灣人的職涯故事。READ MORE

跨海追尋理想的設計: 色彩視覺企劃的唯哲

東京藝術大學是一個很厲害的學校:曾為LV設計商品的當代藝術家村上隆, 為電影末代皇帝作曲,獲得奧斯卡獎的音樂家坂本龍一, 和台灣畫家陳澄波都是它 (包括前身學校) 的校友。 而在東藝大設計科的歷史 (1949年正式成立之後) 裡只有兩位台灣學生。 第一位在數十年前入校已不可考, 而第二位就是這次訪問的唯哲。

READ MORE

「在台是女王 在日是女僕」的 Jill

「當時來日本沒有特別想做的事,卻做了最特別的事」

Jill 進了現在外國觀光客來日本必訪景點之一的女僕店,當起了女僕。女僕的工作跟一般人想像的相當不同,除了反映日本特有的社會文化外,女僕店也有一套整體性的人才招募、企業化經營、行銷策略。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