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日本ROHTO製藥鼓勵員工兼差,好處是什麼?

一個人可以有多少興趣? 有些人喜歡打球、同時又參加樂團、也常常在家看書。一個人可以有幾種朋友? 有學生時期的朋友,有在工作上認識的朋友,甚至家人、親戚也是朋友。一個人可以有幾份工作? 如果工作是做自己有興趣的事,那工作應該不只有一份,因為興趣也不只有一個; 如果工作是跟自己喜歡的團隊一起做事,那工作也不應該只有一份,因為喜歡的團隊不只一個; 如果工作是為了賺很多錢,那工作也不一定只有一份。 在日本,大部分的公司都只允許員工有一份工作。(法律上沒有規定員工不能兼差,但是日本公司的合約通常會禁止) 但是這個現象也開始有了轉變。   ROHTO製藥 2016年導入兼差制度 ROHTO製藥從今年的4月開始,導入副業(兼差)的制度,叫「社外challenge work制度」。 簡單講就是公司同意員工可以在假日或者是工作以外的時間,擁有其他的工作,並獲取收入。只要是在公司工作年資滿三年以上的人都可以申請,更好的是直接向人事部申請,不須要經過自己的直屬上司同意; 而且審查方面,基本上只要不是跟公司的競爭對手有關的事業,基本上人事部都會予以核准。 從導入這個兼差制度後,到今年6月已經有60名以上的員工申請。 裡面最常見的申請是跟公司最相關的工作,因為有許多員工擁有藥劑師資格,所以申請在下班後到藥局去當店員,除了可以多一份收入之外,更有幫助的是這些員工可以透過在藥局當店員,直接聽到客戶對他們產品的風評。又例如有在PR部門工作的員工,在工作之外則是參與NPO的企劃。也有人是從事跟本業完全不相關的工作,例如有在生產部門工作的員工,在工作之外自己創業,在當地設立一家製造、販賣當地啤酒的公司,申請的內容跟工作是五花八門。 但對公司來說,鼓勵兼差有什麼好處嗎?   拓展員工社外network、新視野、累積能力 ROHTO 是一家以多角化為成長策略的企業,而員工對新事業的開創能力是維持公司成長策略重要的一部分,這也是為什麼ROHTO會鼓勵員工擁有副業的原因。 ROHTO從最開始創業以來,主要有產品是胃腸藥、眼藥跟外傷用藥; 2000年之後,大量開發有關美容保養用品; 2013年又開始從事飲食產業、以及再生醫療相關的事業。ROHTO把自己定位成提供「健康與美」相關產品、服務的公司,以健康與美為主軸,將產品線一直擴張到不同的領域。 員工經營副業對ROHTO來說有兩個好處。 第一個是員工透過經營副業所建立的人脈可以連結到公司未來可能的新事業,因為經營副業可以讓員工接觸到公司以外的人脈,可以把不同的觀點、商業模式運用到公司的事業上。 第二個是員工透過經營副業所培養的能力可以運用到工作上。這個能力可以是一些專業能力,像是寫程式、或者是設計等,但更重要的是領導能力 (尤其指員工的副業是創業的時候)。在公司裡不一定能夠讓所有的員工都當經理人,但是又需要員工有領導能力時,讓員工在工作之外去從事創業會是一個好的選項。 當然讓員工從事副業不是沒有壞處,員工經營副業有成後離開公司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但是整體來說員工從事副業的好處符合公司的策略、成長方向,這是ROHTO執行這個政策的原因。   PARAFT, IT PARTNERS, NIMAIME 如果日本企業開放員工從事副業,對身為員工的你的意義是什麼? (首先你必須先在日本工作) 簡單說就是要好好的利用。 很多人來日本工作,受限日本職場的文化 (年功序列),一開始進公司的工作比較單調、比較沒有辦法在工作上獲得大幅度的成長; 又公司經常把人調來調去的,不一定能做自己最有興趣的工作; 這時,從事副業是你可以平衡工作的一個選擇。另外,如果身為一個在海外的外國人,通常比在自己國家裡時有更多副業可以從事 (例如從事國際交流活動),不作可惜。 那又要怎麼開始呢? 這邊有幾個網站可以參考的。 第一,當然是要找一間允許員工經營副業的公司,可以參考PARAFT網站。這個網站專門介紹日本新型態的工作方式跟企業,而允許副業的公司是其中一個主要的分類。 第二,如果你的公司允許副業的時候,你要做的就是找一個副業的工作,可以參考IT PARTNERS。這個網站比較偏向介紹IT工程師方面的工作,但基本上都是要求只要六、日就可以做的工作。 第三,還有一個網站叫NIMAIME(二枚目),是第二張名片的意思,這個網站是專門分享已經在從事副業的人的經驗,包括他們是怎麼開始的、他們怎麼分配主業、副業的時間等。 還有一個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直接跟我們聯絡,跟我們一起辦活動! 介紹更多日本商業趨勢、讓更多台灣人來日本工作、跟協助台灣新創團隊進入日本市場! (是不是有置入性行銷的嫌疑?) (參考資料: 東洋經濟, photo via ROHTO website)...

傳統日本企業的不傳統 – 豐田汽車導入「在家工作」制度

最近觀察日本企業有一個感覺,引導日本變革的,似乎不是新創公司,反而是一些日本的大企業。就連新創業界來說,日本的主要資金來源也是來自大企業的投資,是跟其他國家很不一樣的地方。(請看Corporate Venture is the King in Japan)。 為什麼呢? 或許因為日本優秀的人才大部分還是在大企業上班; 或許只是因為媒體都報導大企業,不報導小家公司的創新; 也或許是日本的新創公司原本就不多。 (最近看了快思慢想這本書,所以不能太斷言自己想的東西,或許只是我腦裡系統一在作怪) 今天介紹一個最近的例子。   豐田汽車 8月實施員工「在家工作」制度 大家記不記得幾年前Yahoo取消了員工「在家工作」福利引起的喧然大波? 這個「在家工作」的話題終於跑到日本來了。這次帶頭的是日本最大車廠TOYOTA,從今年8月開始,TOYOTA所有的總合職社員 (25000人,包括人事、會計、業務、研發,不包括契約社員、工廠勤務的社員) 都可以在家工作,一個禮拜只要到公司2個小時,其他時間都可以在家裡工作。 現在已經導入「在宅勤務」(home office) 的日本企業不是沒有,但是大部分都只是針對部分員工,而且可以在家工作的時間也有所限制,沒有像 TOYOTA一樣全公司的 (辦公室) 員工都可以申請,而且時間幾乎沒有限制 (一個禮拜只要到公司2個小時) 的企業。 TOYOTA為什麼要這麼作呢?   「留住人才」更勝「改善效率」 之前 Yahoo 取消在家工作的福利,主要的討論都在於「效率」,員工一起在公司工作可以加強溝通。又例如像Dell也推行在家工作的制度,2020年要達到50%的員工在家工作的目標,如此一來可以減少辦公室所需要的空間 (1年可以省1200萬美金),員工也可以減少通勤時間,同樣是經營效率的討論。 TOYOTA (或說是日本企業) 導入在家工作制度,有個比較不一樣的議題 : 育兒跟介護的需求。TOYOTA 配合日本政府政策,在2020年前要將女性的管理職人數增加三倍,為了這一個目標,所以第一個要做的就是防止女性因育兒而離職的狀況。「在家工作」的制度就是防止的對策之一,不僅女性可以利用這個制度在家邊工作、邊帶小孩; 男性也同樣可以輪流在家工作、幫忙分擔育兒的工作。 另一個原因是,在家「介護」(照顧年老爸母) 的需求也越來越多,如果不施行在家工作的制度,TOYOTA也會因此失去許多人才。根據日本政府的統計,目前日本每年有約10萬人,因為介護而離職或轉職。日本人口老化嚴重,需要在家介護的人也勢必再增加,在家工作的制度變成「不得不的福利」。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循序漸進」的執行 為什麼TOYOTA能這麼作? 在家工作員工不會偷懶嗎? 它是不怕資料外洩嗎? 在其他國家執行都會有這種擔心了,更何況是在日本。如果你在日本工作的經驗,多少可以感受到這種變革在日本有多難推動,隨便在公司提一個小改變,可能就被先輩、上司challenge到爆了。 那TOYOTA會什麼敢這麼做了? 答案是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 TOYOTA是採階段式的執行,一開始只有以育兒階段的員工為對象,而且在算在家工作,每天至少還是要到公司4個小時; 執行一段時間沒有太大問題之後,在去年的4月,再將對象擴大到只要有1歲以下嬰的員工都可以在家工作,而且一個禮拜只要到公司2個小時即可,最後才變成所有的員工都適用,階段式的作法也很符合豐田式改善的風格。 另外,對於資料外洩,TOYOTA也有防簽措施,將員工的資料集中到雲端硬磁管理,而不儲存在員工的電腦,如此一來可以減低電腦不見的風險。   TOYOTA帶頭的兩個意義 由 TOYOTA 帶頭來導入在家工作的制度,有兩個代表性的意義。 一是,日本汽車產業甚至是部分的製造業的制度都是跟著 TOYOTA 在走,像是每年的暑假什麼時候放,一定都會參考TOYOTA的日曆; 每年「春鬥」(工會工資談判),大家也都是參考TOYOTA 薪資的漲幅、bonus的多寡,來評估自己公司的談判; 這次TOYOTA帶頭導入在家工作制度,期待其他企業也會跟進。 二是,TOYOTA 的生產系統、作業模式上的管理不僅是日本企業,在世界也是標竿企業。這次TOYOTA導入在家工作的制度,大家也期待 TOYOTA...

「北上日本工作」跟「南向政策」的連結

這篇文章想要聊「來日本」跟「政府南向政策」可以有什麼連結。適合給想到日本工作生活、又覺得該去成長快速的東協市場發展的讀者當整體規劃參考。 總共會講三件事情。首先,第一件事是來日本台灣人數的定期報告; 第二件事是來日本東協市場人口的趨勢; 第三件事是介紹一家支援留學的的日本新創。   來日台灣人數穩定成長 打工度假、留學、工作成長幅度最高 日本政府每半年會公佈在日本外籍人士人數的最新統計數據。針對人數最多的國家 (China、Korea、Philippine、Brazil) 會公佈更詳細的人口組成,例如年齡分佈、所在地分佈、簽證類別分佈等。 台灣雖然人數排第9,但也有公佈詳細的人口組成。WIJ定期整理這些數據,更新台灣人來日本的趨勢 (請看2014年、2015年前半),這裡根據到2015年12月底為止的統計做一個小更新。 這個更新不是文章的重點,近年台灣到日本人數增加不是新鮮事 (可參考這裡),如果你想來,也可以參考這些文章。只是這邊是提供想來日本發展的人不同角度看來日本的選項,以及來日本之後的可能發展,所以先帶一下「來日本工作生活」台灣人的現況。 在日東協人數快速增加 潛在來日「內需市場」商機 第二件事是,最近政府有提到「南下政策」,看到臉書很多人在討論,我們在整理台灣數據時,也順便整理在日本的東協人口 (請參照下面) 簡單的說明是,東協國家到日本的人數快速成長,其中以越南、印尼、緬甸、柬埔寨最明顯。其中拿成長幅度最大的越南來細看 (右邊的表),以簽證的類別來分,裡面以留學為目的來日本的人數最多; 接下來是技能實習跟工作,基本上都是年成長率超過50%的速度增加。 以留學來說,這個成長的趨勢會持續下去,原因之一是日本政府設定在2020年前,要將每年到日本留學的外籍學生增加到30萬人(目前是24萬左右); 另外,越南政府在今年3月宣佈日文將是小學教授的第一外語,所以對未來學習日文,日後到日本留學的人數成長是推波助瀾。 這個整理在說東協國家的「來日本」需求會持續增加,需求自然意味著商機所在,這也是第三件事要介紹一家日本新創的原因。 日本留學線上代辦平台ST Booking  創始團隊運用台灣經驗 ST Booking 就是看到這波東協市場「來日本」的商機成立的日本新創,主要做的是支援外籍學生到日本留學的網站。 ST Booking要解決的問題是簡化日本學校跟日本留學生之間媒合的過程。有試過到國外留學、遊學的人大概可以知道,找學校大部分都會透過代辦幫忙詢問學校的資訊,ST Booking 讓你可以直接在網站上搜尋日本留學資訊、並且跟學校直接聯絡,不用再透過代辦。非常簡單的概念。 目前ST Booking跟60所日本語言學校/專門學校簽約,以及跟海外1100家以上的代辦合作,一開始是採取B2B(代辦)、B2C(直接在網站招生) 並行的營運方式; 收入來源也很簡單,從學校端收取15%-25%的手續費。今年上半季獲得了BEENEXT的種子輪投資,獲得的資金主要會用在建立新的服務、加強品牌知名度跟擴張在東南亞的留學代辦網絡,未來也計劃支援外籍學生在日本的就職。 這個ST Booking跟台灣又有什麼關聯? 答案是網站的創始創始團隊除了CEO之外,其他創始成員都是來自台灣,而成員的背景過去就是在台灣經營支援海外學校在台灣、越南、泰國招生的事業。ST Booking目前經營的主要know-how (推測) 來自於這些成員過去在台灣及其他市場的經驗跟建立的網絡,所以目前ST Booking 的辦公室也分別在東京跟台北兩地。 ST Booking 是結合台灣對日本市場的know-how(留學),針對東協市場需求構成新創事業的例子。     「南向政策」的大意是,東協現在是個成長快速的市場 (對製造業來說是個人力市場),對服務業或者是很多新創來說是內需市場。所以第一要趕快去; 第二,用台灣有的既有的技術/經驗/優勢 (除了跟當地比,還有跟其他國家比),去解決當地市場的問題。 如果你到日本來生活工作了,並不代表你的發展只能著重日本市場,還可以運用對日本的知識 (台灣對日本的了解在很多方面是領先全球,例如旅遊) 來發展對其他區域的商業模式,上面的留學平台是一個例子。有時「北上」,也可以配合「南下」政策。 (資料來源: The Bridge, 日本法務省, photo via bookgrl)...

在日媽媽們的慰藉 – 駐日台灣親子交流會

除了拿工作簽證之外, 在日的台灣人也有很多人是用依親簽證的。 他們通常是為了家庭的決定而來到一個陌生的國家。 對日本的生活不熟悉, 也不見得對日本文化有特別的憧憬, 再加上語言的門檻, 也會很多的努力才能調適。 這次有機會透過駐日台灣親子交流會的管理員介紹,訪問到一些各種家庭原因來到日本的台灣媽媽們, 也獲得他們的許可把我們聊天的內容分享給大家。 成立交流會的契機是管理員之一的 Nana 因為先生就業原因而決定全家搬來日本。 當時有一對學齡的兒女, 除了自己的生活適應之外還需要解決兒女在日本的就學問題。 當時網路上雖然資訊不多, 但是還是找到了一些前輩分享他們日本的生活育兒經驗。也因為這樣,Nana 覺得自己累積的資訊可以幫到其他有相同疑問的媽媽們, 就在 2011 年就開了一個 facebook 交流會,主要分享台灣媽媽在日本需要的生活資訊。 到了今年也已經有 800 多個位成員,大多數都是有學齡前或是小學生的父母, 也有一些年紀比較大, 甚至兒女已經是大學生的前輩。 夫妻構成有台日/台台/和其他國家的組合,也會有定期的舉辦一些聚會或是活動分享來互相交流資訊。 這次的聊天中, 我們討論了許多對於小孩子的教育和父母(尤其是媽媽)在日本如何適應的話題 懷孕前後的不同概念 在異鄉生小孩, 很多先入的概念都會被打破。 日本沒有坐月子的概念, 一般日本夫妻生小孩的時候也會傾向把太太送回娘家待產。 再加上待產和生產需要跟醫生溝通, 和台日醫生對生產想法的不同 (日本醫生推薦自然生產, 所以對孕婦體重的控管比較嚴格。能主動剖腹生產,或是打無痛分娩醫院也不多。 日本傾向對胎兒不做先前的疾病/基因缺陷篩選, 所以羊膜穿刺等等的檢查也不會主動做), 不少台灣媽媽都會選擇回台灣待產和生產, 在一個熟悉的環境下比較安心。   日本教育的潛規則 當小孩子到了學齡, 就需要了解和適應日本的教育制度。 日本不同地區的教育系統其實有少許差別。 除了一般的公立/私立日本學校制度之外, 也有華語或是其他的國際學校路線可以考慮。 但是學校有很多潛規則是不進去不會知道,...

逆境中更要尋找正向能量: 專訪卡通便當專家上田太太

岡山縣,一個台灣人還不太熟悉的地名。 在去年的日本都道府縣人口排名裡是第二十名,將近有2百萬人。 整體來講還是一個農業為中心的地區。 這次我們去岡山倉敷市拜訪的上田太太 (胎胎)是網路上很有人氣的卡通便當專家,時常分享自己做的卡通便當還有日本老公阿桃的生活趣事。 但是為什麼是岡山呢? 每個聽到我要去岡山的日本朋友也都問我這個問題...

媽呀!我真的不想搭電車:關於通勤的大小事

|說實在,我真的很討厭電車通勤   「唰~」一陣空氣壓縮的聲響,電車門打開了,我跟著大家站在月台上,配合日本當地的習慣,移動到車門兩側,各式各樣的人從車廂裡湧出,確認沒有人再下車後,大家魚貫上車,配合特定的電子音樂,車門關起,耳邊傳來就連道歉都很冰冷的站務廣播,電車開動,每個人自然地去平衡隨著電車移動而左右擺動的身體,然後一起移動到下一站。   這個都市一天的脈動就這樣開始,也按照差不多的方式結束。   電車系統在日本人近乎神經質的細膩度下,呈現出一個完整的節奏,週而復始,即便有時候會一些俗稱「人身事故」的突發狀況,造成電車延遲,但日本人也都習以為常,安靜的在月台上等待,有時候我遇到這種情況都會很佩服這個國家的人民水準(或是說人民對政府的信任),因為大家彼此會有一個默契:若在這個時候暴亂,只會造成其他人的困擾,安靜等待是最安全的方式,反正事情總是能解決,電車總是會再來,大家總能找到方法回家。   電車對道地的東京人來說應該是一種矛盾的依戀,需要他卻又討厭他,除了某些情侶之外,沒甚麼人想認真地待在滿員電車中半秒鐘吧,我想。   從一早起床到天黑回家,一直再配合著這個都市的步調,有時候幾乎忘記自己呼吸的節奏。跟著大家一起搭上討人厭的電車。隨著車速的變化,慣性讓身體被迫擺動,有時候速度突然改變,全部車上的乘客都會往同一方向移動,然後撞到人還會小小聲的 sumimasen (不好意思) 一下。我有時候會很仔細的去觀察這一夥人,表情扭曲的被迫擠在這個充滿不自然的空間,必須隨著電車速度改變自己的重心,但卻無法做任何努力來改變任何現狀 (總不能去打駕駛吧),看著大家臉上充滿無奈又無助的神情,這個畫面我感到非常詼諧又真實。   ●在日本久了,習慣的這些標示,不知什麼時候開始,自然而然也記住了顏色代表的線路名稱。   |對「時間有限」這件事的覺悟   前幾天,因為工作關係拜訪了一間位於茨城縣的公司,從東京需搭乘約一個多小時的電車,然後再轉計程車約 40分鐘的距離,公司周圍一望無際的稻田跟日本傳統的一戶建 (獨棟有車位),接觸到一位客戶問他住在哪裡,他說琦玉,我聽了嚇一跳,因為光是電車通勤來回就要六個小時。一天花在電車上四分之一的時間,問他電車上都在幹嘛,他說他喜歡看書跟聽歌舞伎,然後補充睡眠,回到家每天約11點多,然後隔天6點必須出門,房子對他的意義是不是只有睡覺跟洗澡? 對我來說,每天從踏出家門那一刻起到公司必須花費 一個小時又二十分鐘。在電車上習慣看書跟聽 Youtube 或是活用手機 app 瀏覽新聞跟更新 SNS,先姑且不論是否有效活用這段通勤時間,我內心是希望這些事情可以不要在電車上做的,原因在於在車上看書只能說是利用瑣碎時間,但以效率來說當然還是在咖啡店裡或是床上看書吸收速度比較好吧,多少是有點「唉! 這也沒辦法呀」的心情所以找點事情來做的感覺。   由於電車通勤與每個東京都民的生活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如何有效利用或是調整這段時間,變成每個人日後產生巨大差異的關鍵——不過我想也有可能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因為大部分的人都在補眠看漫畫聽音樂玩手機。   ●對於東京人來說無奈的通勤時間   |電車通勤效應之一:精神力渙散   人基本上會希望彼此之間有一定的生物距離,當別人侵犯自己的生物距離時人基本就會開始有警覺心,並且不斷分泌壓力賀爾蒙,長期下來當然對身體是負面影響的,另外,在電車中很容易會遇到讓人不爽的事情,比方說旁邊的人一直打噴嚏又不戴口罩,前面的人揹了一個超級大的背包一直向後擠過來,背後的人一直幹你拐子,或是自己不小心碰到旁邊的女生,她卻用一副「請問你是癡漢嗎」的眼神瞪你時,尤其在早上一般人一觸即發的神經閥值都會下修,搞得自己好不容易到了公司,一整天的心情已經損耗殆盡了。   |電車通勤效應之二:變相減短壽命   電車是一種密閉空間,尤其在感冒流行的時候,雖然大家會習慣戴口罩,但是還是有很多明明一直咳嗽打噴嚏卻省錢不買口罩的乘客,這時候空氣中基本上就是一種另類的細菌培養箱,感冒病毒頻繁變種,長期下來身體一直處於不斷發炎的生理狀態,一年到頭都在感冒,這當然也是很討厭的事情。另外我覺得在滿員電車中,因為不好意思或是不想貼著別人太近,所以大家都會用一種很詭異的,或是比較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勢站立,這樣久了會造成肌肉不正常運動,筋骨痠痛等影響生活或是健康,間接造成生活上的困擾。   |電車通勤效應之三:除了浪費時間竟是浪費時間還是浪費時間   首先應該要明白「時間是比錢更珍貴的資源」的這件事,如果可以用錢買到時間,這個花下去的錢就是另一種投資: 在你能活用這些時間的前提之下。若通勤時間能夠每天來回共減少 2 個小時,一個月工作 20 天就是 40 小時,一年下來就是 480 小時,換算成 20 天,也就是說如果可以用任何手段去減少通勤時間,花出去的資源將會換來一年多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這當然是很划算的投資。早點回家,能夠用下班後的時間經營家人以及朋友等人際關係之外,還能學習新的技能,經營副業,運動等對健康有益的活動,更重要的是能夠讓工作時間更有效率。而且,有時候並不只是這些帳面上節省的數字,通勤時間太長,造成回家只有睡覺,我認為以長久來說,並不是一個有魅力的人生,如果下班之後無法進行一些 off 的活動,人會喪失創造力,且對空間感鈍化,生活沒有新的刺激,也會失去幽默感。   ●左邊沒有手機 (?) 的母子 笑   |結語:通勤時間與生活品質的拉扯   我相信有人比起城市還是喜歡鄉下的環境,以我現在居住的西東京市來說,就是離都心約半個小時車程的郊外,雖然各方面生活算是方便,人口密度也很讓人舒服,假日偶而騎騎車也算是心情愉快,只是相較於通勤時間,我比較頃向選擇更有效的去活用自己有限的時間,減少在電車裡除了時間損耗之外對自己本身的周邊影響。   不過也因為東京擁有全世界數一數二複雜的電車系統,以及精準的時刻配置,這樣讓東京人過著十分規律的生活,每天的幾點幾分,必須搭上這班列車,因為時刻精準,更間接影響著生活作息。文章開頭提到討厭滿員電車這件事,不過也許在周五或周末夜晚的滿員電車裡,一車帶著酒氣的東京人,也許比起平常白天上班高壓的心境,夜裡的電車,是東京人彼此靠的最近的時刻吧。     Ps. 有人知道為什麼日本人會選擇那麼痛苦的跳軌進行自殺行為嗎? 有機會再公布答案唷。   撰文:王伊森 ⇩ ⇩ ⇩ ★更多關於首都圈的日子請點我  ...

從日本走向世界 – 策略規劃的Elsa

我在台灣大學是讀化學系。 系上的同學畢業之後一半以上都是繼續念研究所,之後再選擇留在產業發展或是走學術路線。我在還沒畢業就已經覺得產業或是學術的生活都不是我要的。 但是當年很難得到這兩個路線之外的前輩分享經驗, 自己的資源也很有限, 就打定主意要唸MBA,很天真的認為是換領域的唯一跳板。 畢業後就先在化學產業做兩年多 , 一邊累積工作經驗 ,賺錢, 還有念英文。最後申請到了荷蘭的學校拿到了獎學金, 也就這樣拿到了一個MBA的學位   畢業之後回台灣有機會進入了當時意氣風發, 剛剛大手筆吃掉德國手機大廠的台灣手機品牌 。原本是個與國際大企業順利接軌的好機會, 可惜最後公司合併消化不良以分手收場 。 這也是我踏入手機業的開端, 和短暫的見識到國際企業的營運方式。 後來轉職到了日歐系手機大廠, 卻也因為產業的變動很快變成了純日系公司。 日本企業從來不在我的人生規劃中(應該說是最不考慮的公司) , 但是也就這樣待了下來。 三年之後 開始覺得案子來來去去, 但工作的本質沒有改變, 視野也沒有變大。 我對於停滯不前是很不耐煩的, 如果不變動我就會想轉職 (但當時實在也沒有其他更有趣的相關工作就是)。 那時想到自己有個日本老闆, 就突然間靈光一閃毫無來由的有了要去日本總部的念頭。 打定這個主意之後,凡有遇到任何日本人老闆的機會我都毫不客氣的說如果東京有缺拜託讓我試試. 然後就在四年前讓我達到願望, 轉到日本東京總部全球產品行銷管理部門擔任手機的產品經理(product manager) 。 公司是把我以現地聘僱的方式身分轉去, 跟日本同是享受一模一樣的薪資待遇以及升遷機會。 另一方面也有外派的特別福利。 國際的搬家費用等是由公司負擔,找房子的仲介跟辦種種證件都有人服務到底。 每個月也有一筆房屋津貼, 是很讓人滿意的條件。     要在日本當一個不會說日文的外國人生存下來,第一要件當然需要的是運氣。因為之前的歐洲血統, 公司相對的比其他日本公司開明,也有一定的制度。 日本工程師們雖不擅長, 但也不會太排斥只會講英文的人。...

(照片後方是鐵人28號,阪神大地震後為了復興而建。作者是神戶出身的漫畫家橫山光輝先生)

關東與關西、事業與愛情的選擇題,在日本神戶當採購經理的Yoyo

大家記得「在日本工作生活台灣人的「分佈統計」」這篇文章嗎? 目前在日本有4萬多的台灣人,散布在日本的47個都道府縣。在文章的最後,我們開始了一個小小的企劃 - 要「訪遍日本」。 過去我們訪問的人都在東京,但大家都知道日本不是只有東京,而且也不一定每個人都只想來東京工作。所以我們決定也跨出東京,去看看那些散布在日本其他地方台灣人的職涯故事。 除了分享經驗讓大家多了解日本(海外) 職涯跟求職方式外,如果要在這個「小企劃」上面加個意義的話,我想是「去找那你想做的事,找到最後如果環顧四周都已經沒有了人,那我們會去找你的!」(很抽象嗎~) 第一篇「訪遍日本」,我們來到神戶 (個人全日本最喜歡的城市)。我們的受訪者Yoyo雖然住在神戶,但是工作是在大阪。很多人來日本時會煩惱究竟要到關西還是關東工作,希望透過這個訪談,讓大家有一個參考!   化工「小丸子」 我是大學畢業之後就來日本了。原本在大學唸的是化工,畢業之後原本想要考研究所的,只是後來沒有考到自己理想中的學校,所以沒有繼續升學。但後來想一想其實自己也沒有很想唸研究所,很多都是當時周遭的氛圍覺得說要考研究所以後比較好找工作。當時大學選化工的理由也是差不多,我高中是唸台南女中,學校的氣氛就是唸理組的比較好工作,未來就是進科技業,所以也就聽老師的話選擇了理組,後來唸了化工系。 但是來日本是從以前就一直有的一個想法。我在小學的時候有到過日本的九州當過「小交換學生」。小學的時候,媽媽的朋友要送她女兒跟兒子到日本參考寄宿家庭的計劃,媽媽問我要不要參加,我其實也不太曉得那是什麼,但就答應了,那時坐飛機的時候身上還被空姐貼了一個要被特別照顧的貼紙。 當時到日本的學校唸了2個禮拜的書,小學生都超天真,我在學校都超受歡迎,自己每天都很high。然後我的寄宿家庭是一個歐巴桑,她只跟我講日文,我也都聽不懂,都是用點頭搖頭、筆手劃腳在溝通。而且剛好歐巴桑的鄰居有一個小女生跟我是上同一個學校,所以我們就每天從山上走到山下去上學,跟小丸子很像。也因為有這一段時光,所以一直想說到有一天再回日本看看。 所以後來研究所落榜在想下一步要作什麼時,決定來完成這個一直沒有完成的事,開始當家教打工、存錢,申請打工度假跟狂唸日文,後來順利來到日本。   打工-領班-海外業務-經理 因為當時是來打工度假,所以就是純找打工類型的工作。在日本找打工最紅的是TownWork 雜誌(免費),通常雜誌的第一面會教你打電話打工作時要講什麼,對日文還不是很好的我很有幫助 (日文檢定2級)。只是TownWork的工作都太針對日本人了,後來是在網路上google「外國人 打工 東京」,找到了一家人力仲介 (雖然很像在網路上的風評不是很好)。他們介紹了我到一家「高級神戶牛肉餐廳」當店員,而且面試的當天還是這家人力仲介的一個歐吉桑帶我去的 (面試過程幾乎都是他在講),所以後來我也就應徵上了。 我覺得在餐廳打工有一個好處是學日文超快,尤其是在一家高級餐廳,要學很多的敬語,而且很怕聽不懂客人在點什麼,所以回家都狂背日文菜單,紅酒、白酒的名稱也都要背,在那家餐廳打工是我日文進步最神速的時候。 原本只是晚上時段的打工,但是作了2個月後,老闆問我要不要當正社員,因為他們計劃到新加坡展店,希望我協助他們一些事宜,所以後來我就變成了正社員,幫助他們到新加坡展店的一些業務。再後來,老闆又看我工作認真,所以又把我升成Floor Manager (領班),專門管外場、以及負責跟廚房溝通。 (也是在這家店認識我現在的先生) 後來我先生離職了回了神戶,自己也決定跟著到關西。當時是先到神戶住了一個share house,開始求職活動,但是神戶真的太難找了 (需要用外文的工作少),所以後來的工作找在大阪。當時也都是用Google,後來google到一個「ALA中國」的網站,在那邊找到了現在的工作。 現在的公司是一個女鞋、女裝、雜貨的商社,我原本是專門負責採購、進口國外的商品。後來老闆也是看我肯作事,希望我也幫忙業務端的事情,所以我目前也負責5間我們公司的直營店還有其他對代理商的銷售、管理整體的業績、人員招募等工作。   為什麼妳可以當管理職? 台灣女性的「個性」 我覺得台灣女生的個性比較強,如果你肯作、敢說的話,蠻有機會被賞識你的主管重用。 第一家公司是餐廳,很多日本年輕人來打工的時候都是抱持一種隨便作作就好的心態。我自己比較認真一點,所以當時的店長也看的出來什麼人是肯作事的,所以就被拉出來管日本人的工讀生。開始帶人後也學到了不一樣的東西,一個印象最深刻的是,floor manager都要教新來的工讀生,但是我覺得很難教 (而且還要用日文),後來都會覺得太麻煩了,自己來做好了,有一次被店長看到被罵,他說如果你都自己做的話,你自己會做到死,而且搞得下面的人什麼也不會做。(女生就是會把自己不想做的事拿來做) 現在這家公司的話,因為比較少外國人。而且日本員工都比較不會說出自己的意見,或者是回答的東西都沒有重點 (為了避免太直接)。所以這時候如果你願意站出來的話,比較會被老闆注意。當然也並不是你隨便亂講都會被重用,但是如果你講的東西剛好符合老闆、公司方向時,我覺得可以擔任管理職的機會就會增加。   「東京」與「大阪」 , 「事業心」與「愛情」 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我覺得在關東工作跟關西工作沒有太大的差別。相對上來說,可能關西比較不那麼嚴謹、上下關係也比較那有那麼明顯,但是跟台灣比起來都很「日本」。 如果要比較的話,我覺得以外國人來說,關東還是比較好找工作,國際化的公司也多,大部分的日本企業如果想要往海外走的話,也都會往東京去設office ; 但如果以「昇遷」來說,或許在關西(像大阪)的機會比較多,因為這邊競爭者 (外國人) 比較少,如果你對自己的日文有信心、對日本企業文化也不苦手的話,關西也是不錯的選擇。而且在關西「生活」(買房子、生小孩) 也比東京容易、負擔比較小。但如果我沒有認識我先生的話,我不會來關西。因為我想我是屬於事業心比較強的女生,東京還是比較多資源,工作機會也比較多。 但我也不認為來到了關西就代表我放棄了自己的事業,這只是讓所有問題有解的方式之一。當時我先生要回神戶接家裡的事業,沒有辦法因為我而留在東京,但是我可以自己再重新開始另一份工作 (原先的工作才1年多的年資) ; 有另一個選項是我請他留在東京,然後我幫助他繼續神戶家裡的事業,但當時我的能力沒有強到可以去協助他,所以後來自己選擇到關西不會是一個矛盾的決定。   未來計劃 : 運用語言能力 追求職涯下的生活平衡 我覺得大學時唸化工是一個美麗的錯誤,大學四年唸下來,大部分的時間在作實驗、交報告,跟唸工程數學這些艱深的學問,當時唸了不知道未來要幹嘛、未來要怎麼使用,跟這個社會比較遙遠的科目。而且化工出來當工程師通常不能很fashion,這一點我也不太能接受。 對未來的一個大方向是希望自己繼續從事運用語言能力的工作。我不會選擇作翻譯,因為我覺得當翻譯並不能去影響一個公司的業績、幫助公司成長,我希望能像現在的採購工作一樣,用語言能力去幫公司跟國外的廠商議價、跟廠商溝通。或許以後會嘗試國外業務的工作,用語言能力去幫公司多爭取一些海外的business。未來就算生小孩,可能短期間會當家庭主婦,但是之後還是會想繼續工作。 我覺得來日本只要有心肯做事,其實機會還是蠻多的。克苦耐勞跟有禮貌很重要,還有就是不要把台灣理所當然的事帶來日本,學習日本的「壓抑」精神,但是不用跟他們一樣。   Yoyo的個人首頁: 在kobe討生活...

「在台是女王 在日是女僕」的 Jill

「當時來日本沒有特別想做的事,卻做了最特別的事」 Jill 進了現在外國觀光客來日本必訪景點之一的女僕店,當起了女僕。女僕的工作跟一般人想像的相當不同,除了反映日本特有的社會文化外,女僕店也有一套整體性的人才招募、企業化經營、行銷策略。   進女僕店的契機: 陪朋友去面試到「資深女僕」 我在台灣時作的是人資相關的工作。當時覺得工作一成不變,想要出來看看。利用了打工度假來了日本。原本只是朋友約說要不要去面試女僕看看,所以就跟著一起去。但來朋友沒進去,反而是自己卻應徵上了。 其實自己一開始覺得女僕很噁心,感覺每一個人都只是在裝可愛,但進入了解後的途中,自己反而變成「資深女僕」、還要幫忙帶新人。在這之間有一個心情上的轉折點,我當時進公司是12月中旬,進去不到一個月就是跨年了。跨年那天去參加了傑尼斯演唱會,當下覺得在台上的每一個傑尼斯的團員私底下是什麼樣? 他們平常也只是一個普通的人吧,但是在舞台上卻可以變成另外一個人,散發光花。 從那次的演唱會之後,自己再回去上班時也開始裝可愛,(想像自己是在女僕店的舞台發光),但私底下其實自己又是另外一個人。來女僕店的客人很簡單,就是宅男、色伯伯、還有外國人、觀光客,當然也有正常人。大部分來的客人,可以感受到他們的孤單,需要跟人聊天,剛好我也喜歡跟人家聊天 (又可以順便練日文),也讓自己比較有動機待下來。   女僕店的「企業化經營」 (日本的女僕店其實很有制度,不是請一個打工小妹) 像面試來說,不是直接到女僕店面試,而是到總公司(辦公室的那一種)面試。錄取了之後,在一開始未進入店面時,會有個新人教育的制度,在新人教育之後,才會決定被分發到哪一家店去。新人教育 一開始很辛苦,因為自己的日文不夠好,在研修的時候一直被說日文有奇怪的腔調,當時我們要練習「好吃魔法」與「MC」,而「MC」因為腔調的關係一直被要求重做。 又以店面的經營來說,我們每一天都會設定營業額的目標,例如50萬日幣 (真的只是舉例),還會分成上下午 (還會看是平日還是周末),例如早上25萬日幣,然後設計要有幾個客人才能達到營業額,再分配給每個人設定自己要達成的目標。如果早上的目標沒有達到,下午就會多作一些促銷的活動或者是去拉客人。每天結束後會有一個會議,檢討自己一天哪裡做的不夠好或今日表現好的地方等,後來自己升上去當女僕MASTER後,都要主持這個會議,回去後必須發給店群組的大家共有開會的資訊。 現在來女僕店的外國人愈來愈多,所以外國人的女僕也不在少數。(但是我們不能講出自己是哪裡出身的,因為我們都是來自”夢之王國”,要融入角色! ),我們公司基本上會讓外國女僕儘量在同一家店,當時的店長就是希望我留下來,管理外國人的女僕。   女僕店的「互動」行銷策略 自己所待的女僕店最一開始的出發點跟AKB48很像,她們是一個「可以互動」的偶像團隊,在秋葉原有一個劇場。來女僕店的客人很多也是來跟店員聊天,想解壓、想要影射自己。會變常客的,通常是壓力大、沒有聊天對象,或甚至不敢跟女生聊天的人。很多常客後來都會跟女僕變成朋友,會覺得看到我們(女僕)這麼努力,就算自己遇到什麼困難,自己也要更努力。 後來才發展成一部分的觀光客跟外國人來”體驗文化”。 女僕店有趣的地方是每一家店都有一個主題,讓你進去之後像是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如果你可以放的開、跟店員互動的話,會非常地好玩。有一些比較另類主題的女僕店,像是「戰國女僕店」,在「好吃魔法」的時候,會跟你說明此道菜帶有「邪氣」,還有吃到一半會有敵人跑出來,戰國女僕會幫你抵擋! 各式各樣的主題都有。我在的女僕店是在秋葉原,是東京最大的女僕店之一,在秋葉原有非常多間店鋪,並展店至關西與泰國。 每一個女僕也會有自己的風格,像是我自己是抱持著「我也想要鼓舞客人」的想法,算是「元氣系」,另外還有像治療系、體貼系等等。     女僕後的人生 來打工度假,當時的計劃是走走停停,沒有特別要做什麼事情,但可以做特別的事情也不錯。 後來自己打工度假的簽證快要到期,如果沒有找到正職的工作,就必須要離開日本。當時自己跟店長提出說要當正職人員 (一開始是part-time),店長與同事們也幫忙跟總公司爭取,希望我可以留下來帶一些新進的外國女僕,只是後來總公司沒有答應,我也只好選擇離開。 後來透過リクナビ (跟マイナビ) 找到了第二份工作 (或第一份正職工作),是一間網站商店,同如YAHOO一樣什麼都有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而我是負責專門賣一些女性商品、手錶跟美妝商品。工作內容是幫忙處理一些客戶要的樣品跟調整庫存相關的工作,每天都要工作到趕終電,實在是太累了,所以當時有個朋友問我要不要去他們公司面試看看,我就答應了,也就是現在的公司。 現在的公司是一家不動產仲介,而我是待在人資部門。主要的工作是徵才、安排員工的研修、訓練課程。女僕跟現在辦公司的人事工作都有各自的快樂。這兩個工作吸引我的地方是它們都可以「觀察人」,作人事要面試許多的員工,要處理公司許多人事上的問題; 作女僕則是每天會遇到不一樣的客人。   「在台為女王 在日為女僕」 現在雖然沒有在當女僕了,但是去逛女僕店 (或是主題咖啡廳) 反而成為了現在的興趣。我現在經營一個「在台為女王 在日為女僕」的網站,專門介紹女僕的文化與以女性為客群的主題咖啡廳(例如:執事店)。在裡面也分享去女僕店(執事店)要怎麼玩會比較開心,真的要放空自己,放下自己的羞恥心^^ 跟著設定走,跟著店員一起演。 我自己有時也還會去「一日女僕店」(純幫忙,不收費的)。 女僕的工作看起來簡單,但是親身體驗過後才知道,工作的同時要讓自己融入角色的困難。而且心理上承受的壓力也很大,在網路上大家 (女僕迷們) 都會討論女僕的近況,也常常會罵哪個女僕態度不好(或者是日文太差之類),甚至還會知道哪個女僕有沒有男朋友,(公司的員工合約裡有規定「不可以單獨和男生在秋葉原行走」) 。 所以,接下來若有幸的話很希望可以出一本關於女僕的書,女僕的工作跟大家想像的不太一樣。(例如有些人覺得女僕的薪水很高,其實沒有,就是最低工資起) 我覺得日本不能沒有女僕店,犯罪會變多。(也不能沒有a片),這也是外國人沒辦法了解的地方,外國人會覺得有什麼好沒有好朋友的。希望透過這個網站跟書籍的分享,讓大家更了解這個特殊的文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