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有熱鬧也有門道: 創辦Tokyo Ramen Tours的Frank

拉麵是現代日本人的comfort food。 從江戶時代由中國傳到日本之後, 在1900年代開始在盛行,近年來味道百花齊放,從一般的平民速食到獲得米其林一星的麵店都有。 這次經過朋友的介紹, 知道有人在中目黑/惠比壽/澀谷辦拉麵散步之旅,就找了一個時間參加。 主辦人Frank是在日本出生長大的菲裔美國人。 高中畢業去美國唸書之後再回日本工作。 在電子廣告和旅遊相關公司工作了近10年之後, 決定自己出來創業, 建立了 5am Ramen。第一個做的服務就是和自己從小吃到大的拉麵有關係:Tokyo Ramen Tours (拉麵散步之旅) (以下的對話是作者和FunFoodFriendTravel編輯共同和Frank用英文問答, 翻譯到中文之後再修飾) WIJ:可以先跟讀者介紹一下基本的拉麵嗎 Frank:拉麵主要有4種湯底:醬油(最原始的味道),鹽味 (清爽),豚骨 (濃稠),味增 (香甜)。 但是除了這四個基本款之外, 也有很多變化,譬如湯分開裝的沾麵或是沒有湯的油麵。 WIJ:你覺得為什麼拉麵會有那麼多變化? 參加了你的拉麵散步之旅之後, 才發現每個店家的想像力無限。 這次我是第一次吃到有義大利麵用的香蒜醬!(Pesto Sauce) Frank:我覺得一部分的原因是拉麵和其他的日本料理比較起來歷史短很多。 在130年之間沒有什麼明文規矩出現,所以每個店家都可以很自由的去嘗試不同的變化, 包括香蒜醬 :D WIJ: 一杯好的拉麵該有什麼成分? Frank:拉麵的三大成分: 湯底,麵,和配料必須要有互相平衡。 一個好的拉麵師傅會不斷的調整著這三個成分到一個完美的和諧。 WIJ: 你在東京最喜歡的拉麵店是什麼? 去台灣旅遊的時候也會去吃拉麵嗎? Frank: 東京有太多好吃的拉麵店了。 我通常會根據我當天的心情去試不同的拉麵店。不過我會推薦一家在品川區的Soba Dining Quattro. 他們的名字有點特別,而拉麵的做法也很特別,非常好吃。 我也推薦另外一家在蒲田的らーめん蓮 (Ramen Ren)。他們的拉麵跟沾麵也都很讚。不過我喜歡的拉麵店實在太多了,當然拉麵散步之旅的店也都是在我的最愛裡。 在台灣的話食物選項實在太多,我都是待在夜市裡嘗試不同的當地料理。我也喜歡試任何一種的台灣麵食   WIJ: 你是為什麼開始辦拉麵散步之旅的? 對這個服務有什麼想法嗎? Frank: 這個拉麵散步之旅是一個新的嘗試,我是想要讓顧客可以一次試吃許多不同種的拉麵。我跟三個得過獎的拉麵店合作,請他們準備特別為了拉麵散步之旅的小分拉麵,所以每個人可以在一家麵店嘗試兩種不同,三個店家加起來六個不同的味道。 但是這樣仍然有相當的份量, 所以我也特別注意根據每個拉麵店的特性調整,...

重要的只是有沒有踏出第一步的決心 - 不小心入贅到日本的Tomo

人生就像一杯鹹豆漿一樣 ,你沒嘗試過絕對不知道箇中滋味。試著脫離舒適圈到海外闖闖看吧⋯   只會講中文? 那不是問題 27歲時我第一次決定離開台灣 。 去過澳洲打工度假的當兵同梯朋友一直催促我去, 我擔心英文不懂一直不敢成行, 但是他第三年繼續勸我的時候, 突然喔想通, 不會英文又如何?我也曾經不會日文, 花了兩個星期到日本自助旅行走遍東京。 打工度假其實也就是給自己的一個考驗。 想通之後決定不留下退路, 直接向主管遞出辭呈。 主管想了一天就告訴我去吧! 他十年前決定不去打工度假一直後悔, 所以他不希望我因此留下遺憾! 當時很感謝主管的支持,但是我內心就已經決定不會再回台灣了...

創業中仍綻放生活的優雅,如鬱金香一般的女孩 Laalaa

與 Laalaa 初次見面是在去年寒冷冬天的一場忘年會上,在東京,這樣的交流會遍地開花,彼此如浮萍一般相逢,卻也往往在會後,彼此消失於人海之中。 第二次則在農曆年海外遊子團圓飯上再見,閒聊中聽得 Laalaa 說道她正在從事藝術相關的創業工作,她便當場展示了即將上線的服務,我可以感受到她創業的靈魂,即將迎來一股蠢蠢欲動春天的氣息。   隨著六月紫陽花漸開漫入充滿陽光的初夏,Laalaa 創業的網路平台 Serendious 也正式上線,相信其事業將如百花盛開,然而,花團錦簇的背後,她是否也經歷過人生、事業的寒冬?她又是如何克服,才能夠走到現在這一步的呢?   大學壓下來日發展的渴望,發現自己對於平面設計的想法 Laalaa 與日本的緣分,受姊姊的影響很深,從小被她帶著接觸日本的演藝圈、傑尼斯、偶像劇、漫畫等等,漸漸地喜歡上日本文化,於是高中時開始學日文。那時也受日劇的影響夢想到日本學習空間設計。   然而高中時便計畫大學要到日本學空間設計,但當時家人覺得,第一次離鄉背井就到這麼遠的地方,有點危險,便乖乖地在台灣繼續念日文系。   大學時學生會辦了許多活動,需要做活動文宣,從小就喜歡手作東西的 Laalaa 受直系學姊的影響,開始接觸平面設計。Laalaa 意外的發現自己有將大家努力做出來的東西再包裝,宣傳,讓原本的東西更有魅力的力量,便開始一些接平面設計的打工、設計學生會活動宣傳的海報、文宣背板、就連文學課的小組報告,都特別排版並做成古書風。   當時 Laalaa 很喜歡看日本出版的設計相關書籍,也再次點燃畢業後想到日本讀書的心。   到京都打工度假,體會知足,更加珍惜現在的生活 Laalaa 決定畢業後,到日本念平面設計的專門學校。然而,她不想花時間先去念一個語言學校,因為畢竟大學主修日文系;但希望加強自己日文的口說能力,便在大學四年級時申請日本打工度假簽證,成功地在專門學校開學前去京都打工度假。   當時由於到開學前只有半年的時間,因此選擇可以體驗各式工作環境的單日派遣工作,像是發傳單、日本酒工廠貼標工作,和菓子工廠簡單的輔助機器做和菓子,印刷廠印刷包裝等的工作。雖然都是些簡單的操作,但透過其他工作人員簡單的日文指示及休息時間和當地的婆婆、阿姨、叔叔聊天,不但練到日文,還體驗到許多傳統工廠的做事方式,員工規範等等。   從與當地的長輩聊天中,印象最深的是,很多人從未離開家鄉附近,更別說是出國。但,他們從小在那生活,也不會想要離開這塊土地,他們覺得現在的人生就很好!   聊著聊著,Laalaa 覺得他們知足常樂;反觀自己,多虧有姊姊帶著看更多的世界,家人的支持,讓她可以盡情做自己想做的事,更深深覺得,能夠有此機會,應該要好好珍惜,不管是在京都的打工度假時候,或是之後東京的專門學校生活,一定要過得更充實,去體驗很多事物!   平面設計專門學校,累積溝通與專業的能力 經歷過幾個月的打工度假後,日文口說的確進步了一些,然而,Laalaa 的日文真正可以順暢地溝通,是在進入專門學校後。因為課程中,非常需要做上台報告,解釋自己設計的理念概念,每天上課就要訓練自己,表達出想法,所以,日文溝通的能力,就慢慢培養了起來。   而在專業技術方面,Laalaa 那時很想趕快追上,先在平面設計擁有一技之長,所以很認真的學習。   專門學校中有一個特別教室,叫做 CA ,他針對像 Laalaa 這樣大學畢業再去唸專門學校的學生,提供特別選修的課程。在那邊,Laalaa 就做了很多的產學合作計畫,像是巣鴨商店街的觀光介紹地圖,從整體設計、店家聯絡採訪、拍照等皆由小組的8個人分工完成。   從事平面設計,卻開始感受到不快樂 經過兩年的專門學校累積後,因緣際會,Laalaa 進入到一家中資的設計公司。那時的老闆因為看到 Laalaa 是台灣人,會中文,會日文然後畢業製作還挺有趣的,所以就雇用了她。   Laalaa 的畢業製作做了一本 「Laalaa 的不負責任東京案內書」,有這麼大一本。她想說既然要做作業,在人生最後一個可以自由創作的時候,何不好好玩一下?所以,她以創作這本書的名義,到東京玩了很多地方,去拍一些東京的生活,以散文 Essay 的形式表達東京旅遊。   進了公司後,Laalaa 除了是設計師、有時也做企劃、翻譯,常常跟客戶需要用到日文或中文來溝通,所以說,其實累積下來的能力,跟工作上的需要還挺相符的;然而,因為在日本做設計,每天都需要加班,常常都要做到終電才能回家,她開始思考,如果自己每天都做得很累、不快樂,又如何透過設計帶給別人快樂?   她想起那時在京都體會到的簡單,以及來日本的初衷是:不斷享受這邊的生活,不斷地去讓自己開心,讓別人開心。結果做到最後,因為實在太累了,她自己也不開心,生活品質也很差,也看不到開心的人在哪裡。   所以,Laalaa 做了一年後,毅然決定轉職。   轉職到台灣茶飲店,觀察到藝術家與店家合作的可能 那時,在家裡附近,Laalaa 看到有一家台灣的茶飲店要來這邊開店。她覺得,如果在店家做設計的話,可能可以直接看到顧客開心的樣子,所以,她先以在店舖工作的方式,瞭解店舖的狀況,然後慢慢參與商品開發、企劃、行銷策略。像是湯圓這個產品,就是當初 Laalaa 開發的,後來經由媒體採訪而大紅,營業額上漲了好多呢!   在茶飲店工作的那一年,Laalaa 幫朋友辦了一個展覽,看到那些手作家做了一些很有意義的作品,例如她手上戴的這個手鍊,就是一個手作家用和服的縫線去做的。手作家因為發現和服的銷售量在日本減少了,所以縫線的使用量就變少了,然而和服的縫線還是非常美的藝術,所以他開發了一系列的手鍊,讓誰都可以非常自由自在地把日本文化戴在手上。   然而這些好產品,放在網路上看照片,人家不會知道他的好,所以那些藝術家找不到地方販賣,也有點生活困難 ...

台日交流在日本「蝦趴」時尚展開-創業 Shiappa Shiappa 的 David

在東京社交圈中,若提起 David,那可是大大的有名,因為他致力於串連台灣與日本,在各大交流會、台灣祭、藝文活動⋯⋯,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而他於今年二月開始在日本橋 —這個日本道路的起點— 附近開設一間名為「Shiappa Shiappa」的店,理念是什麼?想傳達什麼? 讓我們一起跟著他的故事,來到「Shiappa Shiappa」的原點。   David 對於日本的情感,始於小時候家人都很喜歡日本,也常常來日本家庭旅遊,無形之中,台日友好的種子就這麼種下了。   到了大學時期,他的個性便很喜歡交朋友、辦活動、跟人互動,很喜歡看到大家連結起來的樣子。他笑著說:「有一次我生日的時候,找來從小到現在每一個時期的好朋友,包下一整層的汽車旅館辦 Party,看著他們一開始因為不認識彼此而有點尷尬,卻在我的一些活動下熱絡聊起來的樣子,我就覺得很開心。」   畢業後,David 想來日本看看的心依舊蠢動,他回憶道:「還記得那時候當兵晚上在站哨,拿著一本 50音在背,效果當然是很差,哈哈!但就是我確定我之後一定會來到日本!」   來日念語言學校,閒暇之餘辦活動邀請台日朋友 在台灣工作一年半的時候,有一天突然覺得時間差不多了,David 就來到日本念語言學校。那時的想法,其實並沒有想要待在日本,只是想說,把日文學好,回台灣找一個跟日本相關的工作,可以常常出差來日本,那就太美好了。   既然在念語言學校,與日本人交朋友聊天練日文,就是很重要的一件事,David 依舊繼續展現他性格中喜歡連結大家的熱情,常常邀請台灣人朋友與日本人朋友一起活動。   等到語言學校將畢業之際,看著身邊同學一一找到了工作,David 自己卻還沒找到,偷偷地,他這一年所累積下來的日本人及台灣人朋友已經開始密謀幫他舉辦一個歡送 Party了。   沒想到,偶然看到一則只招台灣人的徵才訊息,David 就這麼找到了一間日本老牌企業的業務工作,歡送 Party 也只好變為慶祝 Party 了。   在日本工作,亦萌生創業念頭 在這日本老牌企業的工作中,每天做的淨是開車拜訪客戶,了解他們對於公司產品的想法,一開始還覺得開車或是跟客戶聊天有趣,久而久之,David 也開始覺得無聊,但工作之外的時間,David 持續在辦一些活動,例如台日語言交換,卡拉 OK,小型交流會,那,才是他最快樂的時候。   隨著工作能夠帶來的滿足愈來愈少,David 開始問自己說:這樣的生活真的是我要的嗎? 思緒轉向自己認識創業有成的親戚,他其實很想變成那樣的人,並不一定要賺很多錢,但是可以自己決定做著有意義的事,被大家所認同。   於是,在日本工作一年多後,David 毅然決然辭去了工作!他那時與自我深層地對談,覺得自己真正想做的是與人交流、串連彼此,而自己是台灣人身在日本,串連台日是最好的選擇,再加上自己一向擅長而且長期有在辦活動,那麼,就全力以赴花三個月來辦活動做看看吧!這,或許是一個可行的模式。   創業,從辦活動開始 雖說決定以辦活動為主,但商業模式什麼的,其實並沒想清楚,David 辭職後,就以更高的頻率在辦交流會,勉強會。機緣巧合之下,在第兩個月的時候,有貴人出現,願意投資與 David 一起成立公司,專門來做台日交流相關的業務。   然而,對於公司如何盈利,David 與投資合夥人經驗並不多,只有一個想法是,繼續往上升級辦活動,將活動辦得更大更好。   同時,也做了一個網站,叫做 TOMOTOMO ,找了一些寫手,在上面分享許多與日本相關的資訊,David 覺得對於一間公司而言,媒體似乎很重要,但是如何連結媒體資源與公司的業務,讓公司可以發展壯大,也還並沒有什麼具體的做法。   David 苦笑道:「所以說,其實創業剛開始,就是一直不賺錢,一直不賺錢。不過就算如此,像是語言交流會這種活動,我還是很想繼續辦,因為這是我的初衷。」言談之中,David 的堅持展露無遺。   迎來轉機,Shiappa Shiappa 的誕生 儘管公司的經營持續不賺錢,其辦活動的成績還是持續累積著,慢慢地,David 可以接到一些更大型的活動了!東京鐵塔台灣祭、上野台灣祭,宇都宮台灣祭,就是其中的代表。   在籌辦台灣祭的時候,David 認識一位前輩,前輩告訴他:「今天如果你一直都在辦你能夠辦的活動的話,力所能及,你永遠就只在這個 level。」   這樣的概念,在 David 心中掀起波瀾,或許他以前也不是沒想過,但如果沒有前輩帶領,往上一層去辦活動又談何容易?要找到贊助商亦是困難。所幸,前輩願意帶著 David 去看籌備更上一層的活動是什麼樣子,就在前輩自己舉辦的亞洲時尚大賞活動中,David 作為籌備人員之一,狠狠地見習了一把。   轉機同時也發生在另外一處。朋友在日本橋的店,因為不知作何用途,打算收起來,正好 David 統整了創業一年多的經驗,決定需要一個時尚帥氣的店面,不僅可以用來辦活動,也可以用來將台灣文化以一個「蝦趴」的面貌呈現。   於是,David...

與常識背道而馳的台菜餐廳主廚:謝天傑

「為什麼在日本學了日本料理,卻不回來台灣做壽司師傅?」「為什麼在台灣開日本料理明明就比較賺錢,卻不回台灣開店?」「為什麼要在日本人中華料理和台灣料理傻傻分不清情況下、在日本要開台灣料理店?」 這些都是很多台灣人和日本人會問我的問題。 當初就是看了漫畫「將太的壽司」來日本留學,經過學校和日本餐廳的修業,四年前憑著一股熱情,在日本住宅區千歲烏山開了一間只有9坪大的台灣料理店,用自己留日所學,結合日本人的飲食習慣和進口台灣道地食材。 在店裡,我每天最常做的事就是ㄧ邊炒菜,一邊解釋給日本人聽台灣料理是什麼。皎白筍是筍子嗎?金針為什麼叫金色的針頭?當歸雞湯的當歸是什麼意思?當天歸來嗎?還有臭臭鍋到底有多臭? 因為自己不是做一道菜,而是因應季節出菜,所以菜單也從來不固定,也就必需要一直說明。如果只賣珍珠奶茶,在日本有一定的認知度:タピオカ,可能只要解釋烏龍茶和鐵觀音的不同即可,而且飲料本來接受度就比較高。如果只賣日本人都知道的菜:比如說麻婆豆腐,在日本已經變成專有名詞,也不用多做說明。如果只賣牛肉麵,每天也只要備相同的材料:熬煮牛肉就好。 但是「天天」做不同的台灣菜,就必須「天天」解釋,依當季產的菜「天天」準備不同的食材。偏偏我就是憑著一股熱血,想介紹更多更多台菜給日本人吃,而不希望說到台灣料理,日本人心裡只有「小籠包」! 很幸運的,天天厨房邁入第五年,受到日本人、台灣人、每一個人,非常熱情的支持與幫忙雖然有時候客人也搞不太懂自己在點什麼,有時候點餐就像抽大樂透,不小心就點到雞爪,還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吃(笑) 其實這幾年下來,已經不只是做家鄉菜給日本人吃,而更是結合自己以前的日本料理經驗,希望可以做到自己的理想:就像「台灣料理配日本酒」一樣的台日交友好創作料理。同樣也是反應自己身為台灣人,來到日本學習,以「料理」結下台日緣份的人生。 秉著一個反骨的精神,我會繼續在日本做台菜。不管你是想家的台灣遊子,還是每年去台灣五次以上的日本人,都歡迎來到我們的小店吃台灣菜。   謝 天傑 (シャ テンケツ)。1980年、台灣基隆人。從小就很喜歡做料理,在高雄餐飲學院學習中式和台式料理以後,畢業後任職於廣東料理餐廳。2004年來日本學習日本料理。來日本之後在居酒屋打工→在割烹料理屋進修→當過香菜料理專門店店長→獨立之後在日本開了台灣料理餐廳「天天厨房」! 歡迎光臨「天天厨房」 https://m.facebook.com/tentenchubo/...

從日本放眼亞太 – 投資顧問的Jack

從小時候我就是個很熱愛表現的小孩子,但是開始上學之後覺得被環境處處限制,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自由。 到了國中時候有一個機會到美國參加短期遊學, 接觸到了美式的教育系統, 再和台灣教育系統比較之後更讓我想跳脫這個環境的感覺更加強烈。一開始希望能夠馬上到美國念書,但是因為家裡經濟考量而作罷。 自己則期許能夠在高中畢業之後出國念書。 一直以美國的學校為目標的我, 在高中時因緣際會參加了早稻田大學針對亞洲圈的高中生所主辦的夏令營,發覺早稻田有提供全英文的大學課程,當時自己也對日本是如何在現代化的同時還保留下傳統文化的過程很有興趣, 於是到日本進修也變成了我的選項之一。後來再仔細思考後, 認為亞洲圈會是將來國際經濟的重心,如果將亞洲最有用的一個語言之一日文學好的話,再加上中文和英文, 之後能走的路會更廣,因此就決定申請早稻田的大學課程, 來到東京就讀。 回頭看自己在早稻田就讀的經驗, 的確給了自己很多沒有意外的刺激。在早稻田的英文課程裡, 有從世界各地來的同學。 從和他們的交流中得到了許多想法上的衝擊。 自己在台灣還算不錯的英文程度和英語系的同學比較之後就完全沒有優勢, 更會讓自己更去思考如何凸顯自己的強項。早稻田的自由學風更讓我在就學的時候也做了許多課外的嘗試, 培養出了一套獨立思考的模式。 畢業後因為兵役的關係先回台灣。在當兵的時候,也有機會接觸到來自社會各種階層的人,再從和他們溝通的過程中互相刺激思考,也給我一個機會去融會貫通不同的想法, 再去思考自己的接下來該如何走。 從就職希望到創業 原本服完兵役之後的計劃是要在日本就職活動,但是為了避免因為當兵空窗的一年而無法在東京參加新卒的就職活動, 當時我就先申請了早稻田的MBA課程,希望念完碩士之後再開始就業。但是開始MBA課程之後, 又遇到了許多對事業和職涯有不同想法的同學。透過跟他們的交流,又再次讓我重新思考,覺得創業似乎也是個可能的選項。 這時候的問題是,我的創業內容應該要做些什麼? 我第一個想到的是自己家的餐廳。從小家裡在台灣做傳統的餐飲業,在當地小有名聲。但是當時不懂事,並不覺得這是可以自豪的成就`,甚至會有種丟臉的感覺。隨著對商業的知識越來越多更能理解到建立一個事業的困難度, 這時才明白家裡的事業是多麼的難能可貴, 也漸漸有意識到自己會有一天要接下家族事業。 也因此我的MBA論文是連鎖餐飲業的研究。透過研究發現,對於日本連鎖餐飲業來講, 除了食物本身的魅力之外, 地點也是一個左右成敗的原因, 甚至有些日本品牌公司會以對房地產的瞭解當作是自己的優勢之一。 因緣際會之下,在念MBA的時候, 我在課業之餘因為翻譯案子而認識了一位房地產公司經理。後來該位經理陸陸續續拜託我幫忙和台灣有關的翻譯案子,讓我對日本房地產合約,特別是台灣人需要注意的事項有更多了解,也培養出對日本房地產的熱情。因此我決定以房地產為第一個創業的事業內容。從房地產的角度切入, 希望之後有機會連接到家族企業在日本發展的可能性。 從2015年開始, 公司的主要業務現在是協助台灣投資者尋找房地產投資機會。在和投資人的溝通之中,發現大多數人普遍缺乏對日本房地產的正確資訊。因此除了公司的諮詢業務外,也建立了粉絲頁 日本小商人 分享一些日本商業趨勢相關文章,讓大家能更認識日本的話題。長期的目標則是希望能透過自己的日本房地產知識和宅建士的資格, 提供台灣的餐廳, 人才或是公司一個在日本成功的契機。 回頭看了自己決定來日本唸書的決定, 其實離開台灣並沒有想像中的困難,需要的其實是決斷力和行動力。當初我也是完全不會日文就來到東京念書。從一開始連點餐都有問題,到現在能夠在日本創業, 和日本的房地產業交涉,其實靠的都是一天一天累積的行動力。比起站在原地什麼都不做,往前行動才能創造機會。成敗的關鍵在於你是知難而進,還是知難而退。...

愛上了就是如此,在日本「地方創生」的台灣人

面對地方人口外流老化,經濟失去平衡,2014年,日本政府開始推動「地方創生」,撥發百億日圓預算,鼓勵吸引年輕人返鄉、前往村落,重新振興地方活力。 而提到地方振興,在這之中,不乏台灣人的身影存在。 為了最喜歡,可以這麼做 可以說是最喜愛日本文化的國家,台灣人對日本的一切充滿憧憬。不論是歷史、文化、時尚,到各式日本製品、伴手禮等,日本的一切就是如此的充滿魔力,每年吸引大批台灣旅客前往旅遊消費,為日本的觀光經濟貢獻不少。 而2011年的日本東北大地震,台灣是捐款最多的國家,但是除了金錢支援,其實還有其他的方式,可以為這份土地盡一份心力。 趁著5月的黃金周假期,筆者去了趟朝思暮想的長野,這次跳脫過去一個人的旅行模式,選擇了小小的團體旅行。 「兩天一夜的長野松本露營,不僅僅只是搭搭帳棚、烤烤營火,更多的是與在地居民的交流。隨著與他們的互動交流,更加深入了解松本這塊土地,真是值回票價的好體驗。」 對,或許這是大部分的體驗者,或是看到活動敘述文字的人的感想,但是你可知道,一個深入日本當地的活動,與藝術家、在地居民農民交流全日文的活動,是由一個叫做kiwi的台灣女生建立的。 完美體驗的背後是無止盡的奔走付出 Kiwi來日超過10年,只是最初日本並不在他的人生規劃裡,但人生總是計畫改不上變化,總是出現好幾個BUT。陰錯陽差下進入日文系、順理成章進入日商工作、自然而然對日本市場產生興趣,於是就這麼飛到了日本,後來更創辦了「Breathe TOKYO」,開始走跳全日本。 從公司員工到自己開公司,其中的轉換就是希望能為日本這塊土地做更多事情。從踏遍日本各地場勘、尋找適合且願意合作的對象,從頭到尾都是kiwi與他幾個夥伴的小小團隊細細規劃,再一步步實踐。 「其實我只是希望大家可以藉由各種體驗,再度發掘新的自己。」kiwi笑笑地說,不過其實他所做的一切早已遠遠超過發掘自己。 喜歡日本不是單單來日旅遊拍照上傳說好美;不是來日掃貨拍照上傳說超值得,而是與這塊喜愛的土地一同對話成長。 因為喜歡所以努力 台灣人在日本的「地方創生」 有時候,「地方創生」會無意的對地方帶來些許負面印象,畢竟大部分需要創生的地區都是老化嚴重、經濟效益低落之地,在真正活化完成之前,他們仍是這個國家內的弱勢區域。 但很多時候這些地區不是真的不好,只是沒人看見他們的美好。 2017年4月於台灣舉辦的「2017東京高円寺阿波踊舞蹈公演」,活動吸引大批群眾觀賞,媒體也爭相報導這難得的表演,而這背後也充滿了kiwi與「Breathe TOKYO」的汗水。高円寺阿波舞行之有年,是地方盛事但對海外來說並不如德島阿波舞知名,但若是仔細了解高円寺阿波舞的由來,莫不為背後居民與地方的羈絆而動容。 想讓這些美好讓更多人知道,想將這些感動傳達給更多人,kiwi因而與團隊日以繼夜地動起來,為公演宣傳、協助現場活動,如果不是有愛,又怎會去參與這複雜無極限的跨海活動? 不僅僅是kiwi,其實在日本有不少台灣人默默為日本持續付出,不管是在東北仙台協助產業運作,抑或是在瀨戶內海宣揚島嶼的美好,透過他們的努力與眼睛,我們更能看到原本所不知的真實日本,而接著產生理解的渴望。他們不會稱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地方創生,但其實這是另一種更為昇華的「地方創生」。 結束兩天一夜的松本之旅,體驗者陸續歸去,而kiwi仍留下與當地協辦者開會檢討。「所謂的愛到卡慘死就是如此吧!」我在歸途看著晚霞如此的想著。 相關文章: 8月最後的週末,我們跳進了高圓寺阿波舞祭中,體驗東京人生活 日本擋得住人口減少特快車嗎?全民總動員的地方創生計畫...

立志成為 Lifestyle 領域的 Amazon: 專訪日商新創 STYLER 創辦人小關翼

在一個悠閒的星期六下午,Yourator團隊來到日本新創公司  STYLER 在東京涉谷區的辦公室,與CEO小關翼(Koseki Tsubasa)進行了專訪。這間提供對話式商務平台(Communication Commerce) 的新創公司成立於2015年,成長相當快速,目前在東京以外的台灣跟越南都有據點。STYLER 的 CEO 小關先生是個學經歷很驚人、說起話來卻很幽默親切的日本人,這次Yourator新創人物專訪有幸向他請教 STYLER 的願景與人才思維。 問1: 一開始請告訴我們小關先生創業的契機,與 STYLER 的事業內容。 小關:  「我過去曾經在金融業任職,後來轉職到了日本的 Amazon,在創立 STYLER 前也曾經在一間FinTech Startup擔任COO的職務。其實我當初就是以「準備創業」的心情加入了日本的 Amazon 團隊,希望 Amazon 在網路與電子商務產業的 Knowhow 與人脈可以成為自己未來網路創業的養分。 進入這間公司之後更是深刻的體會到 Amazon 的商業模式有多優秀。我常覺得 Amazon 是全世界最「以顧客為中心(Customer Centric)」 的公司:如何提供「最便宜的價格」、「最豐富的品項」、以及「最方便的購買方式」--- Amazon 非常積極的在持續優化這三個指標(KPI)的表現。也是因為這樣,跟其他電商平台比起來,Amazon提供更為豐富的使用體驗,也因此使用者一旦體驗過後,便再也難以離開這個平台。」 根據小關先生的觀察,即便是富有競爭力的Amazon平台,卻還是存在著一些死角。像 Amazon 這樣的綜合型電子商務服務,基本上是由消費者主動搜尋之後,提供相關的品項。 但是使用者在「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不知道搜尋什麼關鍵字」的情況下,往往會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商品。在與人們的生活風格(Lifestyle)密接的:時尚、旅遊、住屋、轉職等領域裡,由於容易缺乏明確的關鍵字,所以大部分的電子商務平台在這些領域裡都難以提供讓消費者滿意的服務。 小關先生:「過去 Amazon 的同事們大多是重度的網路購物用戶,但是即使是這些人,在這些『生活風格(Lifestyle)』領域裡,也大多是透過線下的渠道去完成購買。 而我想要解決的問題,便是透過『對話型商務 (Communication Commerce)』這件事,連結 Lifestyle 領域裡的賣家與消費者,完成電子商務的最後一哩路。」 在線下購物的情境裡,消費者大多無法事前得知店裡面有什麼商品,也無法事前就向店家詢問詳細的商品資訊。透過STYLER的服務,消費者可以將例如「想要適合在辦公室裡長時間穿著又帥氣的鞋子」這般抽象的需求提出來,再由店家建議合適的品項,消費者也可選出中意的款式後與店家一對一的透過聊天視窗請教服裝的搭配、尺寸的選擇等。STYLER 平台也有整合金流與物流服務,讓店家可以簡單地完成銷售流程。 問2:...

創造深呼吸・東京的新體驗:海外創業歷程_ Breathe TOKYO 代表 KIWI

外面的人對於東京這個都市的脈動充滿了好奇,想要體會在這裡的節奏,而裡面的人到底正在用甚麼樣的步調呼吸?事實上,居住在東京是個很特別的體驗,多數的日本通勤上班族,總是在公司自宅間來回奔波,假日也不太移動到深度探索,東京不大也不小,但有些地方也許就是一輩子都不會去。 在一個典型夏天午後雷雨的周末,濕濕黏黏的天氣,即便如此仍然帶著興奮的心情拜訪 KIWI 新的辦公室,位於一個我從來沒有下車的站:駒澤大学駅。搭著看不見外面風景的地下鐵來到車站,出了車站撐起了傘,隨著 GOOGLE MAP 的導引轉過兩個街角,按了電鈴上了樓,一打開門迎接我的就是 KIWI 典型的爽朗笑聲,大家坐定後開始聊到她創業的心路歷程。   以下為 KIWI 口述   |Breathe TOKYO 的原點   十多年前為了一圓自己的日本夢,靠著僅有的一些人脈爭取到當時夢寐以求的日本工作機會,結果竟換來令人措手不及的事業部解散;第二家商社讓我成為公司裏唯一的外國人,綜合商社形態也讓我在一家公司就經歷了不同產業(從生活雜貨到健康產業),以及不同職種(從進口貿易,直營店營運到品牌操作)。走過這一段像是雲霄飛車般的日本路。   每天我用力地生活著,但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成功挑戰人生第一次皇居一周 5K路跑的成就感, 和去日本朋友家作客,一起品嚐的家庭料理的溫暖味道;在東京住家與職場間的往返,假日外出觀光感受到的事物,竟然不如這些瞬間下感受的喜悅。只要越過語言的藩籬,能像個普通的日本人一樣,自然又日常地生活著,怎能成就如此特別的體驗呢?? 「原來生活在日本,呼吸在日本,就是這麼一回事啊。」 領悟到這個瞬間,花了我好多年時間。於是,在思考自己接下來的生涯規劃下,我決定要將自己在這一段路程中所學到的海外生活經驗與體認,透過飲食與運動等較健康的形態,積極地分享給同樣在日本打拼的台灣朋友們。希望能為大家帶來一種不同的體認與力量。 而在這個過程中, 我和 BT 共同創辦人 Jackal 很偶然在一個日本商學院的介紹會上認識。當時兩個人都對商業進修有興趣,也因為這個契機開始在工作上有交流,緣分也讓我們開始了合作,創立 Breathe TOKYO,這就是我們啟動的原點。   由於我跟 Jackal 在一起創業之前就有合作的經驗,一開始在工作上沒有什麼特別的磨合期。 (編輯: Jackal 也提到他從來沒有特別意識到 Kiwi 是外國人, 因為她的專業和對日本市場的知識已經超越了國籍的認知)我們在計畫 BT 活動時都有足夠的溝通,會包含 Kiwi 注重的交流學習和 Jackal 的日本文化推展兩個要素, 也帶出了 BT 獨特的文化深度。     試營運了一小段時間後,有幸受到大家的支持,另一方面卻也感受到,以個人身份已經開始無法更完整表現我們的理念,甚至可能會半吊子的收場。 在與 Jackal 商討許久後,我們決定以一個企業的形態,去持續規劃執行 Breathe TOKY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