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Wantedly – 日本成長最快速的social hiring platform

因為寫這個網站,介紹大家來日本工作的事情,所以對「找人」這個主題特別有興趣。剛好日本的「人力仲介」有幾家有趣的公司,之前介紹了RECRUIT跟BIZREACH,今天介紹第三家Wantedly,有人可以在這三家公司的其中一家工作,我會很羨慕。 Wantedly也是一家新創事業,說它是Linkedin又不太像,說它是人力仲介也不是,比BIZEACH更跳脫求職框架的Social recruiting platform。也有台灣的求職者透過這個平台(從台灣)找到日本的工作,大家可以參考一下! 照慣例,這邊按Wantedly 1) 想解決的問題 2) 提案的解決方案 3) 接下來的發展 /規模 4) 經營團隊 來介紹。   解決的問題:  「求職過程沒效率」、「徵才成本高」的日本人力市場 (以wantedly來看) 大家在找工作面試的時候 ,常常很難去了解應徵的公司是不是自己喜歡的。因為面試總會擔心自己的表現,也不太發問,怕影響面試結果,最後面試完後還是對公司、工作內容不了解、常常用薪資去判斷,進公司發現跟自己想像不一樣的狀況。 所以,wantedly 想要創造一個可以讓求職者更容易了解徵才公司的平台,到求職者到公司去拜訪時,沒有特別的面試職缺,透過「聊天」方式,讓求職者可以更了解企業,而且在這個平台的公司也不會(能)強調薪資,把重點放在公司的目標、主要的工作內容。 (最早期,wantedly其實想要建立一個「尋找團隊」的平台,讓想創業(或任何活動)的人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wantedly的經營者一直很強調 "讓一群有「同感」的人共事" 的理念。下面是最一開始網站的儲型) *(我自己的角度來看) 在日本,通常公司要徵才大都透過人力仲介,但其實透過人力仲介找人的成本很高。一般來說透過人力仲介找人會被抽介紹人才年薪的30%,例如一個年薪700萬日幣的人進公司,要付30%*700=210萬日幣給人力仲介。 通常第一次聽到的人都會覺得「啥!? 也 太貴了吧?!」找一個人就要200萬,一年招50個人不就要花1億!? 對在日本的企業來說也是一樣,花在招募人才上面的成本相當高。 這是wantedly試著去解決的問題(之一),建立一個對企業來說成本低、使用便利、直接的求職平台,某種程度像是台灣的人力銀行 (以成本面來說),但企業跟求職者之間的互動更為透明、直接。   提出的方案: 低成本、操作便利、直接的求職平台 雖然用一句話說,Wantedly就像台灣的104人力銀行,但是新創事業在「執行」的作法跟細節上跟104有很大的不同 (特別注重user)。 1. 低成本: Wantedly是按月收費,一個月35,000日幣,期間可以接觸或招募的人數不受限制。比起一般人力仲介找一個人就要200萬日幣的成本來說,對小型(新創事業)公司來說,很有吸引力。而且wantedly還提供第一個月試用免費的服務,讓徵才企業使用了之後再決定是否付費。 2. 操作便利: 在Wantedly網站,徵才企業可以直接進人admin介面,登錄自己的公司,製作公司簡介、放職缺,動作快的話一、兩個小時就可以作出個儲型開始徵才,而且可以隨時更新資訊。不像一般透過人力仲介的方式,通常人力仲介還會到公司來拜訪,確認細節之後才把職缺登錄到網站上,要花2-3個禮拜的時間,要更改訊息的時候,要再用email跟人力仲介聯繫。相較起來,Wantedly的操作便利很多。 3. 直接(求職者<=>企業) 這其實是Wantedly最想強調的點。登錄Wantedly網站上的每一個企業的首頁,有一個「想去聊一下」(話を聞きにいきたい) 的按鍵,按下去,Wantedly就會幫你送個訊息給企業,然後企業就會來跟你接洽,安排「聊天」的時間。 而且在Wantedly上企業的員工本身也會登錄Wantedly,所以求職者也可以看到在企業裡工作的員工,甚至連結員工、私底下打聽一些消息。   未來計劃: 加速「個人網絡」的發展 Wantedly目前有10,000家企業登錄,每個月的使用者約100萬人。也在今年初向海外擴張,進軍印尼,推出了英語版跟印尼語版的app。今年6月也宣傳,從日本經濟新聞獲得1億日幣的投資。 接下來將要繼續增加使用者,目標是在日本達到1200萬的使用者。具體的方向有三個 1. Open: 擴張登錄企業 與企業共享API (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把 上面提到的「想去聊一下」的按紐介面分享給徵才企業,讓這些企業可以利用Wantedly的介面讓徵才的流程更簡便。 2. Sync: 加速「個人網絡」發展 雖然現在Wantedly整個網店的架構以徵才企業為主題,但是裡面有很多「個人網絡」的原素,像是求職者進去後可以編寫自己的經歷,也可以跟其他的求職者連結。 像之前介紹的,Wantedly原本是給想任何想找一個團隊的人 (有點像meetup,組一個社團的感覺)。而創辦人也一直很注重「個人網絡」的原素,甚過於目前的「企業徵才」。 所以接下來會加速「Sync」的發展,目前主要是聯絡、成立群組,之後還會加入可以共同作業一個「project」的功能。   經營團隊: 經歷高盛銀行、Facebook的女性創業家 Wantedly的創辦人是一位日本女生,叫仲 曉子(Naka Akiko),是個很特別的女生。畢業於京都大學,在大學的時候就跟同學一起創辦學校Free paper,還有成立一家網頁製作公司,專門服務在京都市區的中小企業。 大學畢業後,進了Goldman Sachs,一年半後辭掉工作,一開始經營了一個漫畫共享的網站...

在日本企業的「四個象限」

回去台灣參加日本職涯講座的時候,被問到一個問題「現在日本的徵才有什麼趨勢嗎?」 我: 「阿? 什麼什麼趨勢?」 問者: 「像是想找什麼樣的人? 還是說什麼產業缺人之類的?」 我:「哦~~」(想了一下,還是覺得蠻難回答的^^) 這麼大的一個問題,通常也只能用一個大的架構來回答。這一次又偷用了Mark在「如何設定日本就業目標的公司?」裡的四種公司類型來說明,然後順便畫了個圖,讓大家方便看。(在講座裡也有share) 這個架構「企業國籍」跟「注重的市場」兩個軸,把在日本的公司分成四種: 1) 注重國內市場的日本企業 2) 注重國內市場的外資企業 3) 注重國際市場的日本企業 4) 注重國際市場的外資企業。 (後來覺得可以有一個「架構」去觀察、說明一個東西還蠻不錯的。一來,可以檢示自己的想法對不對,只要符合MECE,基本上可以確保討論涵蓋了所有的可能性; 二來,之後的人可以在這個「架構」的基礎上去作延伸的討論或改善。) 回歸正題,那現在日本徵才有什麼趨勢嗎? 在日本現在大家最常談的是「女性就業」、「專業經理人」跟「雇用外國人」的三個大方向。但是如果這些全部都討論的話又有點太廣了,而且對還在海外的人來說,最關心的應該是「雇用外國人」這一塊,所以再把討論聚焦一點.. 日本在雇用外國人上有什麼趨勢嗎? 自己的觀察是,近年來主要的變化來自於左上角的「注重國際市場的日本企業」。   優秀人才勝於語言人才 第一個這些「注重國際市場的日本企業」想找優秀的人。這不是廢話?! 這個微妙的變化其實是說過去日本企業徵才時的條件比較重視「語言」跟借用外國人「了解在地市場」的優勢。重視「語言」就是找會講日文的人; 而運用的方式就是讓這些外國人去幫忙拓展在地的市場。(例如,招募台灣人受訓完派回台灣) 但是現在這些企業開始比較不注重日文 (當然會日文是加分),他們更注重「能力」。因為這些日本企業開始了解他們不用來自全世界的人才是沒有辦法跟世界型的企業競爭的。所以,會不會「日文」不再是一個必要條件,而且招募到的人都是到東京本社,未來的發展也不拘限於回自己的國家發展。 通常這些都是大型企業,像是UNIQLO或Rakuten,它們所假想的競爭對手也都是世界級的企業。像是先前UNIQLO宣佈他們的假想敵是Apple!    理工人才從家電產業到 IT 新創事業 第二個趨勢是有一大部分公司在找「理工人才」。 日本企業向來以製造、設計當作核心競爭力之一,公司的研發團隊是人才招募的重點,只是少子化之下的影響,整體來說要搶到人就難了,要搶到好的理工人才更難。所以,從之前就一直有日本企業在海外徵才,像是日本的幾個家電大廠 Toshiba、Hitachi。 這幾年的變化是,隨著IT產業跟電商的興起,對理工人才的需求更高。雖然說這些人才的需求不限於只注重國際市場的日本企業,但通常注重國際市場的公司比較有能力用海外來的員工(內部溝通、語言等方面考量)。另外,許多的新創事業,也慢慢地向臨近的國家(台灣)來尋找程式開發的人才。 當然大型企業有能力到海外徵才,但這一類型的徵才卻不拘限是大型企業,很多小型的新創企業也透過一些網站平台從台灣找人。   中文人才從「國外」國際市場到「國內」國際市場 第三個趨勢是另一部分的公司在找「中文人才」。 日本需要會中文的人才也不是最近才有的趨勢。過去中國不僅是世界工廠,還是世界市場。所以往中國或華人市場發展的日本企業自然需要會講中文的人幫忙開拓; 就算不是針對華人市場,為了低成本而到中國設立工廠或者發包給中國廠商的公司,也需要中文人才來幫忙溝通、談判。 最近的變化是一樣對中文人才的需求,現在這個需求從對應在日本以外的中文窗口到變成了對應日本國內的華人客戶。原因在於華人圈來日本觀光客、買房客的大爆發。現在在東京的Big camera或者其他大型電器賣場,基本上只要講中文就可以; 或者想是買房仲介、私人觀光團、免稅商品店等,現在都會有講中文的店員對應。 這類型的企業有大型、小型,從像Big Camera、旅行仲介到一般小型店家,只要是想要搶這一波華人商機的都會想要招募會講中文的員工。 如果你是這三種人的其中一種的話,建議可以再考慮把日本放入你的職涯選項! (photo via Adrian Salgado, cc licensed)...

日本求職 3.0

這是一篇關於「日本求職發展史」的文章。 這次暑假(2015年)回台灣參加了 CAREhER 主辦的日本職涯講座。除了我,還有另一個講者是Lulu Eye Tokyo的Lulu,Lulu的背景是原本在台灣唸日文系,後來再到日本唸書、畢業後留在日本工作; 有趣的是,來聽講座的人裡也有已經找到日本工作的聽眾,而且她是在台灣透過許多管道找工作的。 當下覺得像是三個世代的人,時空交錯出現在同一個地方。所以決定來整理一下這篇「日本求職發展史」,最後聊一下這次回去發現的「日本求職3.0」   日本求職1.0 : 哈日 - 留學 - 求職 最早期到日本(海外)工作的方式 (稱它是1.0) 是出國留學(包括語言學校),畢業後留在日本求職。這種方式還是目前來日本工作的人最常用的途徑,也是最按部就班的模式。 一方面過去在國外資訊沒那麼發達、簽限沒那麼開放,另外一方面,即使是現在,透過留學,可以先學習語言、熟悉當地生活環境、文化外,畢業後也可以跟當地學生一起找工作,可以有比較多求職的資訊。 基本上1.0的求職方式,就是跟著日本大學生一起參加日本企業的就職說明會、填寫報名表、參加面試,最後拿到所謂的「內定」。有興趣知道詳情的,可以參考Lulu的粉絲團。(或者你就來留學,應該很多學長姐會教)   日本求職 2.0 : 打工度假、金融風暴、大地震 從2010年之後,到日本工作的方式變的比較多樣化一點。背景有很多,例如第一,2010年台灣跟日本開始「打工度假」的交流; 第二是2009年金融風暴之外,一些日本企業開始推行不同的國際人才策略,很多外資企業也在日本進行組織變革(裁員、換人) ; 第三是2011年的311大地震,嚇跑了許多歐美人(亞洲人機會變多)。 這一時期來日本的特徵是「亂來」? 我自己是2010年打工度假來的,有人是外派過來支援的,有人是在美國讀書畢業後過來的,也開始有人是在台灣參加日本企業的徵才過來的,大家過來後,有人適應、有人不適應,不適應就又換工作.. 來的方式很多種,但最後大家也都打打撞撞地熟悉了在日本的求職(或轉職)工具,像是徵才說明會、人力仲介跟LINKEDIN。對這部分有興趣的,可以參考上面的「網站導讀」、然後「條條大路通日本」、然後「日本人力仲介整理」。   日本求職 3.0 : 在台灣直接找才是王道 2015年,回台灣發現愈來愈多日本企業到(海外)台灣徵才。 過去也是有日本企業來台灣徵才(例如Toshiba global recruitment,個人覺得是在日台灣理工人才的搖籃),10年商社或uniqlo也開始到台灣找人,後來發現這個模式挺不錯,許多企業也開始跟進; 日本的人力仲介是其中的推手,現在甚至有跟台灣人力仲介合作來徵才的。 3.0 求職方式的很大特點,就是只要在台灣就可以找到日本工作 (可能最後一關還是要去日本),但是愈來愈多公司可以接受skype或者是線上面試。目前來說,這些來台灣徵才的日本企業大部分是大型企業,而且徵人的對象多半鎖定剛畢業的學生,或者是只有工作一兩年的人。但是如果這個趨勢繼續發展,未來很有可能日本的中小型企業 (尤其是一些日本的新創事業) 也會到台灣來找人,而且也有可能將有工作經驗的人納入徵才的對象; 而且一些日本中小型的人力仲介勢必也看到這個商機,開始思考如何進入這個市場。 對3.0方式有興趣的,可以看一下worklifeinjapan接下來的幾篇由這群「日本求職3.0」世代所分享的文章! (photo via Free Grunge Textures - www.freestock.ca)...

導演+編輯+作家+部落客 「東京,不只是留學」的Miho!

"我在日本的日子雖然不長不短,但是也聽過很多身邊朋友在這裡的歡笑與淚水,總覺得應該要記錄起來,因為這些都是獨一無二,並且能夠帶給更多人想法的故事。所以想以一個傾聽者的角度,聽你說說關於自己在日本的故事。並由你來選擇想說故事的咖啡店,暫用一杯咖啡的時間,和我當個一日陌生人"  這次專訪的主角 - 擁有多重身份的 Miho 同時也是「東京,不只是留學」部落格的版主。這個部落格現在在進行一個有趣的企劃「東京,一日陌生人」,用一天(或一個下午)的時間,跟Miho當個陌生人、聊自己日本的故事,也趁機會拜訪在東京各個角落的Cafe。有趣的企劃,也讓我們不禁想了解Miho自己本身的故事。   Miho 為什麼來日本? 來日本之前在作什麼? 我來來去去日本好幾次,第一次是旅行,第二次來唸書,第三次來工作。 我原本在台灣是唸電影的。在高中的時候有在練bass,當時的bass老師是學電影的,在學bass的時候給我看了很多電影的書,從那時候就對電影有興趣,所以後來大學就去唸電影相關的學校,這種學校在台灣不多,大概只有5、6間。 電影要學的東西很多,從頭到尾像是腳本、攝影、導演、電影風格分析、甚至演員都要學。大學四年就是在全台灣跑透透、到處拍片,我最後主攻的是腳本跟導演。當導演的時候,覺得最難的是怎麼跟演員溝通,因為自己腦海裡想的東西不是每一個人都了解,要清楚的把意境給演員知道,而且最後表達出的東西還要能說明觀眾。 我是基隆人,因為覺得都沒有人來基隆拍電影,所以最後的畢業製作電影的背景選在基隆。拍一對住在基隆的高中生,雖然互相喜歡對方但是又不敢說出口的愛情小品。之中的女主角後來到日本唸書,跟自己目前的處境蠻像的。(笑) 來日本是起因是大學生日的時候,想說給自己放一個禮拜的假到日本看看當作是一個生日禮物。當時到日本的時候,覺得對日本的印象很好,所以毅然決然的有了想要到日本唸書的念頭。雖然到日本唸書不是什麼大事,但是我來的那一年剛好是311大地震。當時爸媽超級反對,一直覺得我是一時衝動,而且覺得我來日本一定會後悔。但當時自己心意已決,而且跟爸媽保證自己一定會在日本考到一級檢定! 後來唸完書、檢定也拿到,就回了台灣。當時沒有留下來是因為覺得自己應該回台灣累積一下工作經驗再來會比較好。回台灣後,我到一家出版社工作,當日本編輯翻譯,當時的工作很好玩,訪問了很多來台灣的日本知名藝人,像是福山雅治、GLAY, 佐藤健等,日文可以在工作上派上用場,而且雜誌每個月出刊,每個月都可以看到自己辛苦工作的「成品」,覺得很有成就感。 工作一年多後,一直沒有忘了再回日本的事,因為覺得還沒把日本的生活體驗夠,當時公司的總編輯也鼓勵我再到日本看看,所以後來把工作辭掉,利用打工渡假來到了日本。   現在在作什麼工作? 一開始來日本一直是找派遣跟打工的工作(網路派遣找到的 はたらこねっと),像是當展場的口譯以及資生堂的專櫃口譯,或是一般的咖啡店打工,到今年二月的時候才透過mynavi找到的正式的工作。現在的公司是一家廣告代理商,主要專注在日本跟台灣 (或中國)企業之間的業務。例如像日本知名電器公司想要到中國去舉辦展覽,會請我們協助去規劃。但公司的業務內容其實範圍很廣,像是日本企業內部的社內報製作,或者是台灣企業想要辦到日本的員工旅遊,我們也都有經手。 我目前的工作主要是幫忙一些跟台灣相關的案件,之前才回台灣去幫忙辦展剛回來。但其實老闆是希望我幫助開發一些跟旅遊相關的業務。因為我之前有跟日本各觀光企業或政府機構合作過,累積了一些日本觀光的寫作及人脈。   為什麼會想設立「東京,不只是留學」粉絲團? 我其實從小學六年級就開始寫部落格。 一開始只是寫自己的心情,後來在大學唸電影的時候,除了導演之外,自己也寫腳本,在台灣工作的時候,也是在出版社上班。後來發現自己似乎對「文字」很有興趣,到日本,也是馬上就開始寫到日本的一些趣事,後來就建了「東京,不只是留學」這個粉絲團,而且在日本留學的後半,自己寫的東西漸漸在台灣電子媒體曝光之後,就有人來找我寫書。   出書是什麼感覺? 就是一個好玩的經驗。有時候人生作的事,可能自己記得,但是很難在世界留下一個痕跡,寫書是一個讓自己做過的事可以留下實體痕跡的一個方式。 可以在書店看到自己的書是很特別的感覺,而且所有的書都會被會被收錄到(中央)圖書館,(但是有時候看到自己的書在網站上用超低價拍賣,也是有點難過><)但是想著這本書就這樣又有機會給另外一個人讀到也是很開心。 另外,寫書可以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地寫出來,如果有人喜歡你的文章,還會特地寫信過來感謝你給他一些建議及參考,會覺得很有成就感。而且我出了書之後,爸媽也特地去買來看,認真地把自己的書看完,當時覺得特別開心。(爸媽可以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想什麼)   對未來的規劃是什麼? 目前就是先在現在的公司把工作穩定下來,當時來日本打工渡假就是想要多體驗一下日本工作的環境。只是現在剛進公司,還在捉摸適應新的環境以及業務。 未來可能的話,希望可以當一個自由接案的作者及口譯人員,同時作其他自己喜歡作的事,包括採訪或跟電影相關的工作。 我沒有設定自己是不是一定要待在日本,但現階段來說是不會回去。因為覺得自己在這邊累積的東西還不夠,回去台灣的話可以運用的東西不多。但是在日本真的可以有比在台灣更多不一樣的體驗,希望給自己到30歲的時候去思考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給想來日本的人的建議? 要有被打擊的心理準備! 可以的話,還是當觀光客比較幸福。笑 旅行所遇到的人事物都是覺得新鮮的,但是當這些「新鮮」變成是日常生活的時候,反而要從日常生活去找出新鮮。從生活的細節裡去找出讓自己開心的事,像是下禮拜要去哪一間一直想去的咖啡店之類的。不要漫無目的地過每一天。 平常的休閒是什麼? (日本最喜歡哪個地方) 平常就是喜歡跟朋友出去聊天、喝咖啡、拍照。偶爾來個遠一點的小旅行。日本最喜歡的地方是沖繩的那霸! 就像是一個超級乾淨的墾丁。而且在那邊的電車就只有一條線,每個人看起來都很悠哉,跟東京不一樣,早上大家的眼神看起來都充滿殺氣或無神。在那邊的人也比較熱情!   最近在想的一件事情? 明天可不可以不要去上班? (笑) 其實是在想,自己到底可以為公司作什麼事情啦。因為日本企業通常不讓新人作太多的事情,或擔太大的責任,但是自己其實很想趕快利用自己所學,貢獻給公司。所以最近有點煩惱自己跟公司想法之間的落差。 採訪: Victor Chen 攝影: Paul Tsai 地點: Cafe Valley at 池袋...

個性也是專業 在日本從事不動產仲介的Janet

之前worklifeinjapan的駐站recruiter 分享了一篇關於日本不動產產業的徵才趨勢,講的是現在因為很多華人來日本買房子,所以需要很多會中文的人才。除了中文之外,房屋仲介需要其他的專業能力嗎? 個性會是另外一個。 有一些人個性非常開朗,讓人非常容易親近,第一次見面打招呼就像好朋友見面一樣,隨性、有活力,這也是這次人物專訪主角Janet給我的感覺。原本沒有打算留在日本工作的Janet,在陪朋友看房子的時候,因為開朗、健談的個性被房屋仲介推薦到公司上班,開始了她的日本職涯。   來日本之前在作什麼? 為什麼要來日本? 我原本在台灣是唸英文系,其實我最一開始是想唸觀光系,但是理工科我真的不在行(在台灣,觀光系是理工組!),後來英文成績較高所以就選了英文系。 畢業之後,也一度去試過導遊的工作,但是發現原來導遊不是真正想做的事,導遊更多是要帶有責任,負責好一整個團的安全跟大大小小事情,而不是單純的旅行,現在想想當時的想法很天真。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台隆手創館,因為工作上常常遇到日本客人,於是那時候開始邊學日文,剛好也有親戚住在日本,所以想說來日本闖一闖,獲得家人的支持後,就開始一連串的計畫,工作一年後就辭職來日本唸書了。我認為腦中一有想法就要趕快去做,不要等。   現在的工作是怎麼找到的? 跟朋友去看房子時找到的。 原本計劃其實是來日本唸一年的書,把日文學好就回台灣。因為家人都在台灣,所以本來也沒有要找工作 (甚至連回台機票都買好了)。 但是唸書唸到後半年時,也開始思考要不要待在日本找工作看看的問題。後來因緣際會跟朋友去看房子,結果房屋仲介覺得我的個性很適合當房仲 (喜歡聊天、外向活潑),問我有沒有興趣,當時想說如果作的不好頂多辭了工作回台灣,所以接下來這個工作,於是就這樣誤打誤撞進了不動產業。   可以聊聊房屋仲介的工作嗎? 我們公司的社長是個在日本長住的中國人,所以我們業務的重心是放在幫在日本的華人找房子。 平常就是要找潛在的客戶(想租房子的人),例如在facebook或ptt上po一些心得文或是物件,同時也需要想一些新的集客方法來增加客人的詢問度,例如最近我做了一個google的表單,讓大家直接可以把他們的需求直接填在表單上,一來可以整合客人想要的條件,二來也可以讓客人感受到自己對工作的用心。 在淡季比較沒有客戶的時候,就花比較多心力在經營租屋的粉絲團,或是參加一些交流活動、拓展交友圈。也常參加一些歐美人辦的活動,開發歐美人的族群。 當然除了開發客戶之外,找到客戶之後,還有帶客戶看房子,跟房東聯絡、簽約,跟房客聯絡什麼時候入住一些行政上的事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坦白講,我一開始其實是蠻討厭業務的,每次遇到業務都覺得他們一定都是在騙錢。但是其實作了之後,發現沒有那麼討厭,因為其實業務就是想服務客戶。現在也一直在想要怎麼改善經營客人的方式,覺得自己還是對自己做的不夠滿意,在想怎麼樣可以把這個工作做的更好。   現在的工作環境如何? 工作環境其實還算不錯,同事很多都是華人,溝通只要用中文就好,平常只有跟房東聯絡的時候比較會用日文。所以辦公室整體的氣氛也不會太日式,只是還是有一些規定 (例如在公司不能吃早餐、女生都要穿套裝) 還是有點跟著日本職場走。 工作時間也ok,大概是早上10點上班,晚上7點下班,不太用加班。但其實工作起來算蠻累的,因為客人多的時候,常常一整天都在帶人看房子。(不是跟逛街差不多嗎?) 帶客人的時候其實精神是很緊繃的,因為要找路同時還要幫忙介紹整體的環境,頭腦也要一直動,想客戶在意哪些點。 而且因為我們負責的客戶多是外國人,但很多房東都不願租房子給外國人,(因為311大地震,很多外國人都直接回國,家具什麼都沒有搬走),所以常常要一直確認、一直打電話,有時會有點心灰意冷。   未來規劃是什麼? 未來會想開一家店,可能是一個cafe再加上藝廊的感覺。因為在這邊工作常常覺得處在壓力的狀態,希望自己可以有一個放鬆的地方,而且我也蠻喜歡喝咖啡的。 所以現在常常看房子的時候都會想說以後的店可以長什麼樣子,希望現在的工作作個3-5年可以存一筆錢將來可以開店。只是我的想法也一直在改變啦,現在的工作也是從4個多月前才開始作,可以很多事情都不一定。 但是我覺得未來的規劃是什麼不重要,最重要的想怎麼超越自己,只要可以做到這點,將來不管是在日本或者是台灣,其實沒有太大差別。   給來想來日本的人的建議? 勇氣很重要! 一有想法要馬上下定決心,告訴自己一定要做到,不要放在腦袋裡不做。 但是做了決定之後,自己要對自己負責,去克服障礙。像是來日本的第一天晚上,在自己的房間裡大哭。因為第一天從台灣飛到日本,又從機場帶著一堆行李搭車到住的地方,但是一開始我完全不會日文,我講英文日本人也講不懂,沒有辦法溝通,一天累下來還沒有辦法好好的入住,當時覺得自己為什麼要來日本找罪受。第一個禮拜都很難熬,因為沒有朋友、語言又不通,覺得很孤單。(後來進了學校有了朋友就比較好)   平常會作什麼休閒? 我平常喜歡看電影,最近看了一部叫作真愛挑日子 (one day)。另外在東京的話,蠻喜歡代官山、惠比壽跟下北澤那一帶,蠻多東西可以逛的。整個日本來說的話,最想去北海道看看! 最近常想的一件事情? 其實剛開始上班,所以腦袋在想的大都是工作的事。最近一直在想自己讓怎麼改善自己的工作技能,像是話說技巧之類的。雖然我也一直跟自己說不能為了工作而生活,要為了生活而工作,但是最近生活壓力真的有點大。 採訪/攝影: Victor 地點: 池袋...

破壞性創新理論大師Clayton Christensen 看日本企業競爭力

大家知道破壞性創新理論大師Clayton Christensen嗎? 如果不知道的話,或許他在TED的演講「你該怎麼衡量你的人生? (How will you measure your life?)」是一個認識他的好機會。Christensen是哈佛商學院的教授,而破壞性創新理論(Disruptive Innovations)是他眾多理論中最著名的一個,說明像是華碩如何藉由用較低階產品進入市場,最後將打敗Dell。 (詳細可以參考他來台灣時的演講精華,或買書) 聽完他的演講,常常會被他的理論跟他說故事的能力所吸引。而如果你又剛好對日本(企業)有興趣的話,這次Forbes Japan採訪了Clayton Christensen,談他對日本企業的競爭力跟日本的經營者發表一些看法。   怎麼看日本企業的競爭力? 日本企業(尤其是家電產業) 正漸漸失去競爭力。 從1950到1970年代,日本的成長動力主要就來自於「市場創新」(Market-creating innovations),透過這些創新,更多的消費者能夠購買或使用到過去他們沒有辦法接觸到的產品。例如,Nissan開發低成本的汽車,讓美國擁有汽車的家庭快速增加;另外,Sony開發平民價格的電器用品,連年輕人也可以購買; 還有Canon開發出低廉的影印機,讓全世界大部分的公司都能用合理的成本為自己的辦公室入手一台影印機,透過「破壞性創新」,創造出新的市場。 但是之後,日本只著重於「產品創新」(Performance-improving innovations),例如Toyota開發出Prius的油電混合車,產品本身來說是相當創新,但是當消費者買了Prius,自然就不會再需要買Camry或其他的車種。基本上,這種創新只取代了目前的產品,但卻不能創造出新的成長(或市場)。 另外,日本企業也著重於另一種創新,是「效率創新」(Efficiency innovations)。例如Toyota的just-in time system,縮短生產的時間、大量降低了公司的庫存跟相對應的成本。但這種創新並沒有辦法幫助企業的成長,同時還會減少雇用(就業)。   有沒有正在關注的日本創新企業? (Toyota是一個值得關注的企業) Toyota很積極地投資新一代的能源車,油電混合車之後,Toyota將重心放到氫燃料電池車的開發。以技術的觀點來看,這個創新的確是領先其他競爭的車廠。但是以「市場」的觀點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創新」,因為鎖定的還是同一個市場(同一群消費者),雖然產品是新的,但這對成長並沒有太大的幫助。 如果Toyota能夠從「開發(目前沒有的)市場」的角度出發,例如鎖定「偏好電動車"車速不快"特性」的客群,像是在美國的郊區,有許多家裡有小孩(10-19歲)的家庭。如果Toyota可以開發像高爾夫球車大小的電動車,相信有很多父母(因為車速不高)會願意買給他們的小孩。這樣一來,電動車的開發就是一個「市場創新」(10-19歲原本不買車的族群),而不只是單純的「產品創新」。   Toyota是一家不錯的公司,(但若想要追求成長),Toyota必須要著重「市場創新」才行。   為了創新,(日本)經營者該怎麼做? 經營者在做創新的經營決定時,必須重視「理論」,而非「數據」。   因為數據只能看出過去的事情,若是公司必須由數據來證明市場是否有機會的話,常常會發生的就是公司內部「製造」出一堆能說服自己的數據來。   理論,表示的是「因果關係」。在觀察未來市場的時,沒有數據可以看,想知道消費者會不會買新產品時,就必須要有「表示因果關係的理論」才行。例如,我過去發表的 "Jobs to be done" 就是一個理論,如果按照"Jobs to be done"去開發「消費者必須解決的任務」所需要的產品,那就運用了「因果關係」,產品才能成功。   大部分活用我的研究的企業,都花了許多時間在鑽研「理論」。他們不會等到數據出來,而是透過理論去預測,然後根據這個預測做經營上的決定。   我認為日本的經營者都應該去唸一下Sony創始人-盛田昭夫的傳記。盛田昭夫也不看數據,因為他在頭腦裡已經有自己的理論。而且,他注重於可以讓更多消費者使用的新產品,也就是市場創新(破壞性創新)。   (資料來源: Forbes Japan, HBR, photo via betsyweber)...

從日本企業可以學到什麼? 哈佛商學院個案「Trouble at TESSEI」

在日本企業工作可以學到什麼? 這個問題通常難回答,因為在日本工作的人通常會因為抱怨機車的日本主管或者是在工作上花費太多的心力 (工時長),而沒有心思去想這個問題; 而沒有在日本企業工作過的人,往往難體會在日本企業工作的箇中奧妙 (複雜、曖昧、重精神層面)。 所以先來看看其他人在日本企業上學些什麼。Nikkei Business 最近專訪了哈佛商學院的副院長Luis M. Vicera。因為日本近年的經濟有別於過去20年,除了景氣開始好轉,企業也開始有了變化,所以在去年有18位的哈佛教授到日本來拜訪企業。其中在談到目前關於日本的個案研究時,提到了TESSEI 這家公司。 TESSEI是JR東日本旗下的子公司,主要的事業是負責新幹線的清潔工作。這家公司在2012年的時候因為CNN記者報導的「Tokyo's seven minute miracle」而聲名大噪。 什麼是 Tokyo's seven minute miracle ? 只要7分鐘,新幹線的車廂會一乾二淨。 東京車站的新幹線,每次只停靠12分鐘,乘客上下車的時間約5分鐘,而 TESSEI就要在剩下的7分鐘內,把所有的車廂打掃乾淨,把椅子全部歸回定位。每一個員工在這7分鐘裡要負責100位座位的清潔,每一分鐘要作的工作、順序都算的十分精確: 最一開始的1分半要檢查所有的位子或上方的置物架有沒有遺忘物品、跟把大型的垃圾集中到走道,接下來1分半到4分半的時間是把窗廉、椅子歸回定位並擦拭小桌子,最後的4分半到6分的時間,是把集中的垃圾清掉,然後留一分鐘的緩衝時間。TESSEI 自豪地稱這7分鐘是「7分鐘新幹線劇場」,像是show time一般。 那HBR的個案 「Trouble at TESSEI」又是在討論什麼? 我們又可以從TESSEI學到什麼?   個案問題: 日本人也會擺爛! 環境惡劣又低薪的工作,怎麼提升員工表現? 大家可能覺得TESSEI的表現是因為日本人做事本來就認真負責,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但其實並非如此。個案的問題回到2005年,當時的TESSEI完全跟現在不一樣。 2005年的TESSEI 就是很一般的「清潔公司」。在TESSEI裡面的員工,覺得自己就是來做「清潔工」的,基本上按照公司的手冊進行打掃工作,工作環境惡劣、薪水低、被人瞧不起,大部分的員工都是打工性質(58%),通常工作不到一年就轉職了。這樣的情況下,員工的表現自然不理想,常常打掃漏東漏西,客戶的抱怨也愈來愈多。 讓情況更糟的是,當時新幹線的班數持續成長,但是JR東日本完全沒有在打掃這一塊增加預算的計劃,所以問題要是不快點解決,情況將會愈來愈惡化。如果你當時被派到TESSEI當主管,你會怎麼做? 這也是個案主角 Teruo Yabe 在2005年被派到TESSEI時所面臨的狀況。   解決方式: 賦與員工「意義」的效果更勝於「金錢」 這個個案在哈佛大學的課堂上被討論時,大部分的學生提出的解決方式多是增加薪水,還有明定犯錯時(沒有按照手冊進行打掃工作)的罰則。 但 Teruo Yabe 的做法完全不一樣。在組織裡面進行變革時,該做的不是用更多的錢要去找更好的人才,Teruo Yabe的思考重點從如何提升員工的「動機」出發,他深信「罰則」是沒有辦法提升員工的動機。他的作法是...

來日本,是在日商工作好還是外商工作好?

來日本,是在日商工作好? 還是在外商工作好?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可能要先說明一下,在日本不一定就要到日本企業工作,在日本也有許多的外商,有關於在日本外商的資訊,可以參考一下網站上的其他文章。 在台灣,我們一樣有台商、外商跟日商可以選擇。很多人喜歡到外商,因為外商通常待遇高、福利好、發展似乎也比較有前途。如果到日本,一樣有日商、外商可以選的話,到哪一個公司上班會比較好呢? 話說這樣的一個看似很常會問到的問題,怎麼會到現在才寫呢? 因為這個問題在過去其實不存在,當然是外商好! 怎麼有可能會想待在日商!? 老闆根本是個豬 (自己當了老闆後才知道老闆真的難當),遲到一分鐘要從大門口道歉道到自己的位子,寫個報告還要在長官的名字下面畫線,用尺畫,浪費青春! (罵太多了嗎^^) 但是在日本待了一陣子,多看了一些人的例子,也專訪了一些人,聽了一些不一樣的聲音,也有一些不一樣的想法。如果現在在問我一次的話,我可能會說到日商工作比較好。 為什麼?   在日商,學日文進步較快、兼學日本商業文化精隨 如果到了日本,在日本企業工作可以學到最「原汁原味」的日本商業文化, 這是在日本的外商沒有辦法感受到的。 第一個,起碼日文進步的程度不一樣。自己的例子來說,到日本五年,日文程度的顛峰應該就在第一間日本商社工作的時候。因為身邊都是日本人,沒有人講英文,下班之後又經常去喝酒,一年下來不進步很難; 相較之下,現在在外商,工作時用的語言日英各半,遇到不會講的時候會換成英文,日文進步的速度明顯慢了。 第二個,我覺得日本有跟全世界都不一樣的商業習慣跟職場文化,待在日本企業才可以學到這些習慣跟文化背後的精隨。例如日本有一套特別的「溝通方式」 ,在日本可以跟著日本人先輩,看他們是怎麼去跟客戶開會、跟廠商談判、在內部怎麼說服他人。 在外商的話,相對來說講求「個人主義」,不管你怎麼做,做的出成績就好,雖然可以自由發揮,但是反而失去了學習日本商業文化的機會。 難得來到日本,沒有到日本企業、利用環境學習語言、文化會有點可惜。   在日商,日本是全球總部,工作scope大、預算多 如果到了日本,在日本企業工作等於是在全球總部工作,所有事業的構想起點、決策都是從日本的辦公室開始,這也是在日本的外商沒有辦法擁有的。 第一個,所有的企劃都是由你 (或你所在的辦公室) 起頭。以前在台灣的美商 (還有現在的法商其實也是一樣) 工作時,常常都是聽到「總部」交待了一個計劃下來要執行,或者是「總部」的哪個大官要來,做的工作常常也是跟著「總部」地區的某一個project走,這個專案是由總部的哪個人在lead,某種程度,工作scope (決定範圍) 都被「總部」給限制。在日本,到日本企業等於就是在「總部」上班,所有的決定權都在你身上 (或你所在的辦公室)。 第二個,日本企業非常會「出差」(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如果你喜歡花公司的錢到處跑的話,到日本的日商很適合 (預算多)。可能是因為商業文化的關係,日本一方面相當重視「現場主義」,只要一發生問題,第一件該做的事就是立刻趕到現在去,親身了解問題的所在; 另一方面,日本很重視「客戶」,只要客戶一聲令下,或者是覺得什麼東西不面對面解釋不清楚,隔天馬上就飛到客戶那邊去了。 難得到日本來,有機會到「日本總部」工作、體驗從零開始的工作內容的話,可以試試。   在日商,可以接受長期培訓,基本功紮實細膩 如果到了日本,在日本企業工作可以接受最紮實的training,這是在日本重視實力主義的外商所沒有辦法提供的。 通常這要有一個對照組才可以比較。 第一個對照組。在台灣,福特汽車是我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一進公司交接1個月後,就開始作採購的工作,分析成本、跟廠商議價、解決爭端樣樣來,反正就是從作中學,不會就問,作錯就改; 我在日本工作的第二家公司是舊Nissan Diesel,那時公司的新人進公司前6個月,每一個人都到工廠去組裝卡車。(他們都是大學畢業生) 原因是公司深信,如果你連公司的產品是怎麼生產出來的都不知道,那你工作也不可能做的好。(然後每一個新人都有3年完整的培訓課程) 第二個對照組。現在公司團隊的成員裡有個跟我工作年資相當的member,他總共工作了10年,前9年都待在一家日本企業,去年才跳到我們公司; 我工作了7年,換了3次公司; 我們作的都是電子部品的採購,但是在日本企業待了9年培訓出來的結果,他可以跟工程師討論怎麼設計電路,改用哪些電子元件成本會比較低 (對了! 忘記說他大學是唸法律的),我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 如果你有考慮變成某領域的「達人」的話,建議可以到日本企業去熬一下。 大家可能會說,都你在講! 你自己當時還不是撐不住、跑掉了! 的確是這樣,雖然說在日本企業工作有上面幾個優勢,但是日本企業也有很多比較劣勢的地方。既然如此,那問題就會是,應該會是如何避免「日本企業文化水土不服症侯群」? 小編要出外取材,廣收大家的意見一下。有好的點子的,歡迎在下面留言! (photo via wadem)...

【日本企業case study】一家日本人力銀行可以有多國際化?

日本企業case study,是要study什麼呢? 是這樣的。在日本工作一段時間,覺得整體而言,在日本企業工作效率不高、不創新,但是同時又覺得為什麼日本可以在世界的商業舞台占有一席之地。尤其講到國際化這個部分,平均來說日本人的語言能力不強,對異文化的接受程度似乎也不高,但是日本國際化的公司卻不在少數。 所以,日本企業case study是想看看「似乎工作效率不高,加上很像不怎麼創新」的日本企業靠什麼在跟人家競爭、又是怎麼跨出國際的。另外,在文章最後也會順便寫一下研究企業的徵才資訊,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應徵,幫忙滲透到公司裡多了解一下。 今天要case study的日本企業是Recruit Holdings,是日本最大的人力仲介。「リクナビ」(在日本的求職者都會知道的) 就是Recruit公司最開始推出的人才媒合服務。在這個網站介紹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因為它真的是一個非常有梗的日本企業。 (延伸閱讀: 日本找工作的三大工具: Recruit, Vorkers, Bizreach, 在日本,什麼企業是A+ 級的好公司?) 今天想要再多study一下這家公司的原因是Recruit早在1966年就創立了,但是直到去年 (2014) 才在東京証券上市。一上市的第二年,也就是今年(2015)的上半季,就花了1500億在購併海外企業,而且Recruit 計劃到2017年前要花5000-7000億在M&A上,目標是成為「世界第一」的人力銀行 (人力仲介) ! 既上次的cookpad,又一家要成為「世界第一」的日本企業。有趣的是,Recruit 推出第一個人材媒合服務「リクナビ」時是1996年,也正好是104人力銀行創辦的那一年,同樣的20年,Recruit 做了什麼事? 建立獨特商業模式、企業文化 Recruit 會如此成功、在日本業界的地位如此特殊一大部分原因來自於創業者,江副浩正。他跟Richard Branson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第一個創業都是在學校辦學生雜誌。他在東京大學的時候創辦學生報,賺取廣告費。畢業之後,開了一家「大学新聞広告社」的廣告公司,之後一直演變成現在的Recruit 集團。 江副浩正 在整個創業跟Recruit 的成長過程中,一直堅持一個商業模式: 連結「企業」與「個人」(BtoC),而且只對「企業」收費。歷任的CEO、公司裡的社員也都緊守這個價值觀,所以後來Recruit 發展出來的事業,不一定跟人力仲介有相關,但是都強調於只向「企業」收費的商業模式。 因為這樣對商業模式的堅持,漸漸培養出Recruit 特有的「提案」、「業務」(business development) 能力。因為社員每一個都是想破頭,看要如何說服企業買單,然後創造提供連結企業與個人之間的服務。也因為這樣,Recruit 培養出來的社員,對業務跟提案都很在行,甚至也孕育出了許多的創業人才,Recruit 已素有日本創業家搖籃之稱。 最近興起的新創事業風潮,Recruit 當然不落人後,設立了Recruit Ventures,鼓勵新創事業,定期舉辦pitch,所有的參加者都是Recruit 的社員 (成員可以是其他公司的),公司還會找來新創事業的mentor當評審,如果通過審核的提案,就可以直接在公司裡面,創立新的部門,發展新的事業。雖然是從1966年就成立的企業,但是特殊的企業文化,既使到現在也是走在商業趨勢的最前端。 以「人」為中心,多角化事業 Recruit 不把自己的事業只局限於人力仲介,積極從事事業多角化。伴隨著超強業務、提案能力、跟鼓勵新創事業的企業文化之下,多角化事業是必然的結果,只是Recruit 仍有一個重心,把所有事業距焦在跟「人」有關的事業上。 從兒童的「教育」、學生時期的「打工」、進社會時的「求職」、人生重要的「結婚生子」、成家後的「住宅」都是Recruit 涉略的領域之外,還有日常生活的「旅行」、「美容」、「美食」。(下圖是Recruit 整體的事業領域) 2015年後,Recruit 計劃將多角化事業的重心放在「支援中小企業」、「教育」跟「醫療」三個方面,而且在每一個方面都試圖在日本建造出一個前所未有的系統。 例如支援中小企業來說,Recruit 發展出「Air Series」的app,幫助日本一些沒有強大資金可以建構公司內部系統的中小企業 (像是餐廳、居酒屋、服飾店、書店等),目前總共延伸出12種服務,例如 「AirREGI」(收帳/發票、庫存管理、POS系統)、 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