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國際化」中的日商經驗: 海外分社管理的Jean

從政治系到半導體製造業 我在就學時就對國際關係跟外交有興趣,也喜歡學習外語和體驗世界各地不同的人事物。 大學考上了政治系,參與了很多外交相關的課外活動。 大三的時候我申請到了與早稻田大學的雙學位計畫, 到東京過了一年半的留學生活, 在這期間也曾透過學校的介紹到日本的外交智庫實習。 結束早稻田交換回到台灣延畢一年的同時,同學們大部分都已經邁向人生的下一個階段了, 但是我卻突然對於自己在政治或者外交領域裡能做什麼感到非常迷惘。 轉而開始思考也許可以在幾乎毫無經驗的商業世界找到新的可能性,於是在大五這一年積極的尋找各種實習機會。 後來在學校的就職展裡因緣際會接觸到一個負責日本公司海外招募的單位,對他們代表的一家歷史悠久的日商製造公司的標語:“從看不見的地方用技術支援世界” 頗有共鳴, 而且剛好他們當屆首次有在招募文科的學生,就應徵了這份工作。 經過在台灣的書面審核以及一次面試後,公司贊助費用讓我們到東京本社面試, 最後也順利得拿到內定。其實拿到內定後我考慮了很久, 最後還是決定給自己一次機會徹底跳脫舒適圈,跳進了完全陌生的機械製造業。   「國際化」中的日商經驗 我已經在日本工作兩年, 目前工作內容是代表日本本社和海外子公司聯繫,主要是做法規遵循(compliance)跟內部控制(internal control)的管理。 第一年是注重在學習日本國內的J-sox內審內控, 去年才開始更多對國外子公司的溝通。 公司的職涯規劃邏輯是, 新人要先學會日本的做法後,再以日本的方式為基礎去應對海外的子公司 。 也因為這樣, 我有許多機會和海外分公司的管理階層共事。 公司在業務層面已經非常國際化, 有很明確的制度, 但在管理上還是很典型的日式公司, 決策管理/組織層面的核心集中在日本。 不過我在這個位置能夠感覺到公司的確在試著更加國際化。舉例來說我們各子公司的社長只有半數是日本外派的, 而各子公司管理部長都已經是當地人, 和外國分公司的溝通也多半是用英文。 我在政治系所學的東西能夠直接應用到工作上的很少, 不過因為有政治相關的知識讓我對其他國家/地區的社會跟文化有一定了解, 實際在跟子公司人溝通互動可以談的話題比較深也比較廣 。 在工作上需要瞭解子公司國家的法律或是制度上的規定/改變時, 我也比較能理解這些概念。 公司雖然是歷史悠久的日商,不過公司文化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傳統。可能因為團隊裡外國人的比例不低, 每個人的個體性算是被尊重的。 譬如我們常在早上上班後在位子上邊吃早餐邊收email(我從來沒看過公司的日本人這樣做XD)。外國同事的有休消化率都很高,請假都沒聽說有什麼問題, 雖然都是很小的例子,但是我相信這些尊重不同的文化就是從小地方慢慢建立起來的。   積極的海外招募, 充分的職場訓練 近年日本企業採取很多不同的方法想要落實真正的全球化, 像是使用英語做公司的官方語言, 用高額獎金鼓勵社員考TOEIC提高英文能力等,也有不少企業會選擇招募外籍社員,來增加公司內部的多元化, 但是很多日本公司在訓練過程跟職涯規劃上,還是會出現想把外國人「日本化」的感覺。 我們公司也是很積極的招募外籍社員,台灣 韓國 中國 印度 都是重點人才市場,每年固定會招募技術綜合職的新入社員進到日本本社工作。...

日本網路產業經驗給我的啟發:專訪【Yourator新創職涯平台】創辦人Lydia

Yourator新創職涯平台是台灣專注在新創產業人才媒合的求職平台,創辦人 Lydia 曾有多年的日本網路產業經驗,曾在知名網路公司 GREE 與 LINE 擔任策略企劃的工作。 這次Worklife in Japan 邀請到 Lydia 分享他的日本工作經驗與創辦  Yourator 的契機。   問一. 請問 Lydia 進入日本網路產業的契機?你當初負責的工作是什麼? Lydia: 我大學的時候讀早稻田大學,後來到美國讀行銷研究所後,就在 Boston Career Forum 拿到了當時風頭正盛的網路公司 GREE 的 Offer。當時的日本網路業正值手機遊戲產業的蓬勃發展期,許多網路公司夾帶著大量的資金意圖跨出日本市場,對外籍人才的需求也大增,以GREE 和 DeNA為首的網路公司之間的人才競爭也白熱化,我正是在這種時空背景下,找到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 日本企業在新卒採用的時候大多都只告訴你是「総合職」,不會明確的告知將來做的是什麼職位。所以當時在拿了行銷學的碩士後,在不確定進入公司後的職務內容的狀況下進到了GREE。後來回想起來真的也是蠻勇敢的,還好當時年輕不懂事(笑),沒有因為這件事被嚇退,才有機會在日本的網路公司裡做挑戰國際市場的事。 進到GREE後做的職務還真的是跟行銷沒什麼關聯性。當時被分到事業企画部,負責海外市場的市場分析、數據分析跟事業企劃等工作。後來公司組織變更、或是轉職之後,也都是從事「事業戦略 (Business Strategy)」相關的工作。那幾年我做的跟行銷最相關的事,大概就是幫行銷部門做 ROI analysis 跟 Revenue Forecast。 問二. 你從日本網路公司的工作經驗裡學到了什麼?你覺得對你人生影響最大的經驗是什麼? 對我影響最深的經驗是見識到日本網路公司對於「人才培育」和「組織文化」的重視。想起當初進公司裡第一個月幾乎都是在做研修,公司願意讓員工拿著薪水卻一直在做學習的事,在台灣的企業文化裡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事。而且當時公司裡的前輩們對於「提攜後進」的 Mindset都相當強烈,記得有一次向某位很肯教我的前輩表達感謝的時候,他卻告訴我最好的報答方式就是「Pay It Forward」。意思就是我未來有能力的時候,努力提攜後進,把 Knowhow 傳承到下一個世代,這才是最前輩們最好的報答。 當時部門裡的前輩們很多都是從一流金融機構或是管理顧問公司裡挖角過來的佼佼者,看這些人如何運用網路公司裡的巨量數據做決策,也影響我後來採用「Data-driven」的方式解決問題、甚至是看世界的方式。在日商裡,大部分的人都是所謂的「総合職」,相對於美式文化大多要求「專才(Specialist)」,日本企業認為員工應該是「通才 (Generalist)」。也就是透過「解決問題的能力」來面對各式各樣的商業問題,而不是依靠過往經驗一直做自己擅長的事。在產業變動激烈、商業模式日新月異的網路產業裡尤其如此。 (圖) GREE 參展 Tokyo Game...

日商小業務的社會觀察: 出差,真的沒那麼有趣

有出過差的人都知道,其實出差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由於我的職位是業務,顧名思義就是要一天到晚跑客戶和客戶洽談生意,因為出差的關係,我大概跑遍了日本各大大小小的地方,勤的時候大約每周都要跑一次關西,偶爾會待個2.3天,也有可能是當天來回,當然有時候也會到韓國或是台灣出任務。 每每和周圍朋友相聚時,他們總是會羨慕我可以一天到晚去不同的地方,可以一邊工作一邊享受當地美食及風情。但是工作了一段期間之後,我開始發現在那穿著西裝蹬著高跟鞋,拉著登機箱喀拉喀拉穿梭在新幹線月台的光鮮華麗外表下,出差一事並非如大家想像中的那麼愜意。   到底該利用什麼時間移動呢?   在我的公司裡,出差所需要的移動大部分都得用自己的私人時間進行。我曾經問過在台灣工作的朋友關於出差移動時間的問題,他們通常都是利用上班時間在做移動。但在我的公司裡,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看前輩們都是利用下班後才移動到出差目的地,自然而然自己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在上班時間提起公事包說要先走。 如果只是到大阪拜訪客戶的話倒還能令人接受,傍晚6點多下班後直接到東京車站坐新幹線前往大阪,節省一點時間在車上吃便當的話,通常約晚上10點左右可以到達旅館。最令人害到的是到工廠出差的時候,那真的是比回台灣還累人的一件事。 我們的工廠是在和歌山南部的小鄉鎮,不論是坐飛機還是新幹線,從東京輾轉到那邊至少都要耗時5.6個小時。有一次,公司臨時在前一天傍晚叫我隔天去工廠出差,時間可由我自行安排,我只需在兩天內完成我該做的事即可。 於是我隔天坐了早上7點的電車,一路上顛顛晃晃轉了5次車,終於在約中午12點半時到了工廠門口。正當我想著午餐該怎麼辦的時候,上司剛好打了電話給我,問我人在哪及交待一些事,過沒多久就掛了電話。之後大約10秒後,上司即傳了一封簡訊過來,內容只短短的寫了一句:「ちょっと遅すぎる。(你有點太晚了。)」嚇得我趕快回傳簡訊道歉,匆匆忙忙的拿出筆電進到辦公室開始工作,午餐的事連想都不敢想。 當時的我對於這件事感到非常納悶,直到有一天,我實際跟著上司出差到工廠之後,我才了解到,原來對他們來說,距離較遠的出差就應該要坐始發電車出發。上司通常都會跟我約早上8點半在新大阪站集合,於是我必須坐早上5點的始發電車,一路上昏昏沉沉的晃到新大阪。到了新大阪之後,由於前往工廠所在地的特急電車必須得再等40多分鐘,上司便會自己租一台車,直接開1個半小時的車程前往工廠,確保能在10點前進工廠上班。 這種情況也非特例,上司也不是唯一一個對出差時間這麼要求的人。通常只要跟前輩們一起到外地出差,坐始發電車已經是基本常識。甚至連飛機也不例外,其他上司也會要求我坐早上7點的班機,為的都是確保能在該上班的時間上班。   早點出差才能早點下班   大部分的時間我都是乖乖地順著公司的要求走,畢竟我還只是一個小職員,不太敢有自己的主張。不過隨著時間久了之後我開始學會要表達我一點點的抗議,於是有一次一位跟我比較熟的上司傳簡訊要求我一樣要坐早上6點的新幹線出發,我就傳了一個哭臉的簡訊給他,想當然爾是沒有獲得任何的回應。隔天我趁中午吃飯閒聊時間問了他有沒有看到我傳的哭臉,他微微笑了一下跟我說他當作沒看到。 雖然早起移動看似非常累,但這另一方面也是確保自己不用工作到三更半夜,至少在我的公司裡,大家都還蠻準時下班的。換一個角度想,也許是早點起床早點完成今日任務才能夠在同一時間下班吧!...

在現實生活中追求夢想 - 全職媽媽設計師 Dacy

現實生活中追求夢想 – 全職媽媽設計師 Dacy

我在復興美工念平面設計, 畢業之後先去了廣告公司上班。 但是一直沒有辦法適應, 半年之後就決定跳出工作環境, 重新思考自己的下一步。 唸書時候接觸到的都是日本設計元素, 覺得將來可以賣些日本的小東西的話似乎也不錯, 在19歲的時候就很隨性的決定先來日本唸日文看看, 完全沒想到10幾年後我還會在日本, 還變成了一個邊帶小孩, 邊在家做手工的媽媽(笑) 日本文化服裝學院的日子 來到東京念了一陣子語言學校後, 想法開始有點轉變, 覺得如果只是批貨回台灣賣的話沒有什麼特別的, 再加上自己仍舊對設計很有興趣, 在日本住的期間也受到很多感官的刺激, 就想繼續留在日本唸書,申請上了日本文化服裝學院專攻造型。 文化學院的留學生很多, 一開始很自然的都跟外國學生在一起。 但是過了一年之後覺得該要多了解學校在日本的資源, 才比較積極的去參加學校舉辦的活動,認識了很多日本同好和業界的前輩, 都也在那時候遇到了現在的先生。 到了後期覺得想多學關於商業攝影的彩妝, 還選擇在學校多待了一年。 但是畢業時要找工作時卻遇上了簽證問題。 簡單的說,日本彩妝業算是學徒制, 剛開始需要有一個肯帶你的彩妝師。但是一開始的薪水不高,也沒有預算幫外國人申請工作簽證, 馬上在我面前出現了一個找不到解的難題。最後我決定以待在日本為第一優先, 再去申請去資生堂美容技術專門學校繼續唸書, 希望可以邊增進彩妝方面的知識,邊想下一步該怎麼走。   資生堂和女兒的出生 但是到了資生堂之後發現學校的課程原來是偏重整體造型和髮型設計, 跟我想做的商業彩妝有點差異。 已經念了好幾年的書的我也開始焦慮,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真正開始做我想做的事。 所幸的是在這時候我和先生決定結婚,先解決了簽證的問題。 畢業之後我申請去資生堂的沙龍工作, 順利的成為公司裡的第一個外籍社員, 可以開始計劃邊有穩定收入, 邊開始我想做的彩妝。 但是就在快過實習期,可以轉成正社員的時候, 我發現我懷孕了。。。 資生堂是一個有非常完善女性福利制度的公司。 譬如媽媽最多有到三年的產假,回到職場之後也是有很多支持在職媽媽的系統。 但是沙龍的工作對身體負擔很重,自己因為身體的因素讓我在懷孕早期的風險很高。也考慮如果回歸職場之後還是要從頭做起, 要到達自己想做的職位會需要很多時間。 所以雖然很感謝公司的支持,我還是決定辭去資生堂的工作, 好好專心準備新生命的來臨。女兒出生, 生活有了正常的規律之後,...

自己決定該走的路:輾轉闖入日系金融業界奮鬥的Ruru

當一個事情的結果是非你所願的時候, 你是會選擇放棄, 堅持下去, 重新挑戰, 還是找尋另一個目標? 很多人會先陷入一個必須要找到標準答案的陷阱裡。  而大家不再追求標準答案,分析各個選項優劣的時候, 卻又很容易掉入另外一個陷阱: 回答這個問題並沒有時間限制, 也不是只能回答一次的。 很快做選擇,發現錯誤的時候立刻改進, 一邊前進一邊修正自己的方向也是一個可行的方法。   這次從訪問中觀察到的Ruru是一個很了解自己, 也能很快評估情況作決定的女生。 別人看起來或許會覺得她在短時間裡做了很多改變, 但是其實在每一個決定的後面都有她一致的思考邏輯和目標的。   人生的第一次出國就是來日本 在台灣唸書的時候,一直對學習英語、寫作跟畫漫畫都很有興趣, 國高中時期還曾寫了言情小說在同學間傳閱連載(笑)。大學的志願原本也是想讀外文系, 但是最後分數不夠誤打誤撞上了中文系。 從放榜那天開始,讀中文系這件事就不被家人們看好,經常強烈地被建議轉系或重考一次大學,或是乾脆從國立大學的中文系辦理休學,改讀將來有鐵飯碗的軍校或警察學校;但是個性天生倔強叛逆,硬是不想照著別人說的既定的路線走, 所以從大學二年級開始就把學校裡的國外交換留學制度當作目標, 努力地想爭取免學費出國留學的可能性,對那時從未踏出台灣島嶼過的我,光是想到可以坐飛機出國就期待的不得了了。   因為知道自己就讀的科系的確在將來的就業市場不利,所以我更加努力的學習英文和日文來為自己做差別化。 也幸虧很早就知道申請留學需要的基準,我才有動力準備考托福跟自學日語,先努力精通英文,接著再打好日文基礎。那時的我很清楚自己的語學基礎不如外文系的學生。如果不付出更多的努力,我的外語程度一定會逐漸退步,所以便開始勤跑圖書館念托福還有參加日語讀書會。   同時在大學期間也發現了自己對教育的興趣, 拿了很多華語教育學分。 那段時間上華語教學的課讓我感到教學的魅力,原本只是選修的華語教學課程反而變成我最重視研究的學問。課本中學到的概念跟文字語音發展知識也都能應用在自己打工時的語言中心助教還有家教上,對我而言是一石二鳥。雖然結果就是中文系本科都沒在顧 (笑)。   到了大四, 已經把留學需要的TOEFL跟日檢(舊)四級的標準考到, 準備在美國和日本中間選擇, 最後因為自己對繪畫/漫畫的興趣, 決定了要去日本的東北大學, 也順利通過書面審查,取得了留學交換資格。   但是在交出所有申請文件的第二天發生了311東北大地震, 所有的家人和朋友都阻止我去東北, 就算是天生叛逆的我也很難違背。 但是真的不想就這樣放棄三年的努力, 光是哭也沒用,只能嘗試所有的方法。   最後終於透過副校長的幫助,協助我跟學校交涉, 才讓大阪大學願意增加交換入學名額,接受原本在311那年預定要交換至東北大學的學生們。交換學生的夢想對我而言,格外地得來不易,所以我也更加珍惜在大阪大學交換的10個月。還記得那時有點偏激,想說那麼辛苦才終於可以來日本留學,為了把握每次用到日文的機會還強迫自己盡可能地少講中文(笑)。   計劃趕不上變化 留完學回台灣畢業之後,決定去另一家大學的華語教育研究所擔任研究助理,但是一直想要有機會再繼續進修。 (一方面也是文科學士在台灣的薪水真的不高)而在研究所的時候有一個機會遇到東京外國語大學的教授, 和他分享了我的想法, 他就鼓勵我去外國語大學申請華語教學相關的碩士。 就這樣給了我第二次來日本的契機。   我花了不少時間努力準備相關資料, 最後也幸運的申請成功來到東京,原本預計先當半年的大學院研究生觀摩,之後再參加正式院生考試。 但是在學校半年覺得做的有點力不從心, 發現我不適合學術類的研究, 而是喜歡把理論應用在實務,而且完成這個學位最少需要三年, 和我的生涯規劃也有出入。 最後覺得於其繼續留下來掙扎, 不如早一點做決定去找到新的方向,...

從日本走向世界 – 策略規劃的Elsa

我在台灣大學是讀化學系。 系上的同學畢業之後一半以上都是繼續念研究所,之後再選擇留在產業發展或是走學術路線。我在還沒畢業就已經覺得產業或是學術的生活都不是我要的。 但是當年很難得到這兩個路線之外的前輩分享經驗, 自己的資源也很有限, 就打定主意要唸MBA,很天真的認為是換領域的唯一跳板。 畢業後就先在化學產業做兩年多 , 一邊累積工作經驗 ,賺錢, 還有念英文。最後申請到了荷蘭的學校拿到了獎學金, 也就這樣拿到了一個MBA的學位   畢業之後回台灣有機會進入了當時意氣風發, 剛剛大手筆吃掉德國手機大廠的台灣手機品牌 。原本是個與國際大企業順利接軌的好機會, 可惜最後公司合併消化不良以分手收場 。 這也是我踏入手機業的開端, 和短暫的見識到國際企業的營運方式。 後來轉職到了日歐系手機大廠, 卻也因為產業的變動很快變成了純日系公司。 日本企業從來不在我的人生規劃中(應該說是最不考慮的公司) , 但是也就這樣待了下來。 三年之後 開始覺得案子來來去去, 但工作的本質沒有改變, 視野也沒有變大。 我對於停滯不前是很不耐煩的, 如果不變動我就會想轉職 (但當時實在也沒有其他更有趣的相關工作就是)。 那時想到自己有個日本老闆, 就突然間靈光一閃毫無來由的有了要去日本總部的念頭。 打定這個主意之後,凡有遇到任何日本人老闆的機會我都毫不客氣的說如果東京有缺拜託讓我試試. 然後就在四年前讓我達到願望, 轉到日本東京總部全球產品行銷管理部門擔任手機的產品經理(product manager) 。 公司是把我以現地聘僱的方式身分轉去, 跟日本同是享受一模一樣的薪資待遇以及升遷機會。 另一方面也有外派的特別福利。 國際的搬家費用等是由公司負擔,找房子的仲介跟辦種種證件都有人服務到底。 每個月也有一筆房屋津貼, 是很讓人滿意的條件。     要在日本當一個不會說日文的外國人生存下來,第一要件當然需要的是運氣。因為之前的歐洲血統, 公司相對的比其他日本公司開明,也有一定的制度。 日本工程師們雖不擅長, 但也不會太排斥只會講英文的人。...

你不應該「想來日本工作」 出走醫學系進入日本総合商社的 ONION

到目前為止我們作了40場的人物專訪。當作一件事情太過頻繁的時候,往往會出現一個「框架」,過去我常對每一個受訪者問「你為什麼想來日本?」、「你會在日本待多久?」、「你未來會不會想去其他地方看看?」。但這些框架是不是適用於每個人? 答案是否定的。 這次進行了一個有趣的訪談,因為受訪者完全不想在「框架」下回答問題。如果我們談工作、職涯時,「想到一個地方去」是一個奇怪的想法。日本只是一片土地,你該想的是你自己想作什麼。受訪者是從台灣醫學系畢業,畢業後來到日本總合商社醫療部門工作的Onion。 透過這篇訪問,除了分享Onion來日本工作的經驗,也跟大家一起思考「出國要去哪裡」這件命題的意義。   “並不是我想來日本這個地方,而是這邊有我想作的事” 我是醫學系畢業,本身對公共衛生很有興趣。在念醫學系時,原本計劃成為家醫科醫師,再去攻讀公共衛生相關學位。 從事公共衛生相關的工作,除了有醫學上的一些基本知識之外,了解這個社會怎麼運作是很重要的,因為公共衛生探討的是在醫療議題上,該如果去跟社會結合,國家的政策該怎麼執行,醫療資源該怎麼分配。為了讓自己在社會科學領域有所成長,大學時也修了法律系的課,雙主修經濟系,期待自己在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領域都能夠有基本的認識。 在要畢業的時候,有一些外國企業到學校來宣傳,像BCG以及三井物產。在了解這些公司的事業內容之後得知一家日本總合總社正在發展醫療產業,包括投資了亞洲最大的醫療集團。當時對於私部門在衛生領域的運作感到興趣,因此就給了自己一個在國外工作,挑戰自己的機會。   從東亞醫療事業開發業務 到營業會計部門 我最開始是進了公司的consumer service的medical healthcare部門,當營業 (sales)。日本企業的training比較傾向於On Job Training,公司assign了一個 mentor (前輩) 給我,讓我跟著他一起作他負責的project。 半年後,老闆開始讓我自己去作開發市場的一些業務。我後來負責的是台灣跟東南亞的市場,例如日本一些藥廠希望把他們的藥品賣到台灣,我就會幫他們去看這個市場,找相關資料、拜訪相關企業,同時跟台灣三井合作,尋找可能的管道。日本企業要向海外發展的時候,會來找我們的公司一起合作,討論相關的合作模式,也許是跟他們一起投資,或者是請我們負責物流。 開發市場的業務作了一年後,我被調到事業群的會計部門,開始了兩年的「教育配屬」計劃。工作的內容跟環境跟先前的營業部門差很多,主要是負責公司關係企業的財務會計管理,包括與本公司間的合併財務報表與新事業的財務分析。我主要負責的是fashion事業部與旗下的關係企業管理。 公司規定在現在部門 (教育配屬計劃)是待兩年的時間,所以目前就是好好利用這兩年把相關的會計知識都學起來,我自己也在準備考美國會計師的證照。在三井物產,營業會計部門被當成是營業部的財稅方面consulting部門,被期待要分析公司旗下事業的整體結構、收益預測,這也會對自己事業企劃的能力有幫助,在未來再回到醫療部門可以運用的到。   商社有十分優異的「手腳」 我覺得日本総合商社的長處是「說話的藝術」跟「媒合」的能力,裡面的成員都像是坂本龍馬,當個說客說服各方。在了解相關者之需求後,打通關節成就整個事業。如果是未來從事的工作跟日本企業的橫向連結有很大相關的話,那這個mindset會很有幫助。而如果你是一個龍馬性格的人,會說話、外向、喜歡做媒合的話,商社的工作也會很適合你。 不過其實商社的內部的不同職位也適合不同的性格的人。商社的營業像是手足一般,具有行動力,可以去談成一個business ; 而財會部門則是以專業知識與經驗,像是智囊團一樣發揮advisory的角色。   你想要做什麼就去做,不要因為想來日本才做這件事 我認為「你將來要想去哪個國家?」不該是一個命題。 應該是說你想要做什麼,然後這個事情在什麼地方有,那就去那個場域。我自己認為「想要做什麼,就去做、去尋找,而不是因為你想來日本,所以才來做這件事」。 我認為台灣人的個性並不適合傳統日本企業封閉的文化。但若可以發揮自己的價值且在了解自己想要走的方向之下仍然值得一試。   成為一個不能被取代的人 離開台灣醫界一陣子並不會後悔,因為真的開了自己的眼界。但也因為現在走出原本的框架,對未來比較不確定。 像現在自己在做的是fashion business領域的會計,但我覺得現在自己在學的東西,將會是未來的自己的一個武器,因為任何的產業都會需要會計。我想要儘量讓自己成為一個沒有取代性的人,例如一個有醫學跟會計背景的人 (加上中英日文語言能力),也希望未來能運用這些東西去幫助需要的團隊或者是跨領域的專案。...

一千個理由不認輸! 在日本企業當HR的Cheyenne

招募時跟社長面試、進公司馬上當店長管一整家店(在日本)、調到人事部門後又負責日本全國招募活動,每一關感覺都是超艱難的任務,訪談時候的描述卻是雲淡風輕,就是我們這次的主角 Cheyenne! 原本唸政治系、畢業後在公關公司工作的Cheyenne,透過日本企業在台徵才活動到了日本。關關難過關關過的原因,其實就是 「不想認輸」。 *從訪談的內容也可以看出比較新型態日本企業的管理,包括對賦與外籍員工的工作、內部培育計劃等。個人訪談完的感覺 (還是錯覺?),根本是一家不錯的公司 。 (跟一些比較傳統日式管理的企業比起來。但受訪者說工作還是很累,大家可以參考下面的內容!) 為什麼來日本? 來日本前作什麼? 我原本在台灣,大學是唸政治系的,因為喜歡跟人講話的,所以喜歡從事跟人有相關的工作,大學畢業時到公關公司工作,負責科技產業。公關的工作內容多跟媒體有關係,像是要請媒體寫文章或者是作報導之類的,當時常跟媒體業接觸,覺得公關的工作要做的好,跟媒體處的來很重要。但是同時也感覺,當公關很多事情都沒有辦法自己直接做,一個任務常常是要透過與其他人的關係來完成的,所以當時就想要換工作,作比較可以直接影響結果的工作,像業務之類。 作了一年多的公關後在尋找其他工作機會時,知道了UNIQLO的徵才訊息,所以順便去參加了一下,沒想到就這樣一路面試到最後,就這樣來了日本。 怎麼找到現在的工作? 當時就參加UNIQLO在台灣的徵才,這個徵才活動總共在台灣辦了六屆,但現在已經沒了,因為現在UNIQLO在台灣已經有分店,所以多半都是從這些分店培養人才; 台灣優衣庫的育成作的很好,因為台灣跟日本的文化比較相近,都是對公司很忠誠、人又實在、又耐操,台灣公司的人都很優秀。 我那一屆是UNIQLO第一次在台灣徵才,到日本東京本社面試的人有20個,最後錄取11個人,裡面有4個台灣人。我覺得當時自己會被選上的理由,應該是我很認同UNIQLO的經營理念: 用衣服改變世界! 在面試的過程中,也很完整地表達了自己的想法。我們公司很喜歡找目標遠大、有野心的人,當時可能公司也是覺得我有「不認輸」的精神,所以就選了我。日本公司在選人的時候真的比較注重一個人的人格特質。 現在的工作內容? 我目前在人資部門,工作主要是作日本國內的畢業生招募。(不是留學生,是日本國內的學生!) UNIQLO在日本國內會舉辦大型招募活動,會請社長柳井正出席演講,我就是這個活動的主辦人。我要負責這個活動的策劃,安排整個活動的流程,同時也要在參與活動,跟來參加活動的畢業生談話,了解、回答他們的問題。 因為是在HR,當然也少不了要當面試官的工作。如果問我我們公司喜歡採用什麼樣的人,我會說我們公司的採用標準是: leadership。我會常在面試的過程中,尋問面試者在過去解決一些問題的經驗,去了解他們是否在過去的團隊或工作上,會主動跳出來解決問題。 因為過去自己也有當過店長的經驗,所以多少累積了一些管理的經驗,這些經驗對我在面試的時候很有幫助,讓我可以判斷哪些是我們公司要的領導人才。 當店長是什麼什麼感覺? 當店長有三大目標,為了達成營業額目標、顧客滿足程度、還有員工育成,店裡上上下下的事情都是我的責任。一開始很辛苦,因為自己什麼都不懂,連自己的工作都招架不住了,更不用說要管理別人; 只是所有以畢業生身份進公司的員工,每個人都會歷經當店長這一條路,想時想說別人都作了,我當然也不能輸,就硬著頭皮做出好成績。 其實當店長的工作蠻有趣的,因為可以決定一家店上下大大小小的事情,決定一家店要用什麼策略、營造什麼樣的團隊氣氛,要會帶動整個團隊,如果作的出好感績,會很有成就感。公司裡其實很多人喜歡在店裡工作,反而不想到總公司,因為感覺在總公司都要聽別人的,而且都在作一些辦公室的工作,很無聊。 只是當店長的壓力也真的大,每個小時都在看業績有沒有達到目標,所以在公司在面試的時候都會測試看受試者的精神層面夠不夠強。 我也蠻喜歡店長的工作的,當時一待就待了三年。當時轉到人資部門的原因一來是覺得想到公司的其他部門去歷鍊看看,一來在當店長的時候,經常要思考員工的一些煩惱 (有時候還要跟員工聊離婚的心情),我喜歡跟人談話、聊他們的想法,所以後來申請調到人資部門。 可以聊一下公司的職場環境? 我們公司的人都很親切,但是整體的氣氛卻又非常的高壓。因為公司很敢給員工責任,大部分的人都在還沒有準備好的時候就接下了任務; 等任務感覺快到一個段落之前,馬上就被要求更多的東西。 當店長的時候是在什麼東西都不知道的狀況就開始了,現在當人資也一樣,一直有新的任務。像是目前辦招募活動的時候,社長每一次都會問「這不是跟上次一樣嗎?」、「有沒有新的作法?」,一直push員工追求改善。也因為高壓的環境,所以其實公司的離職率不算低。 你對未來的規劃是什麼? 我覺得公司的理念很好,也很欣賞社長的想法,所以希望能在公司繼續發展。 可能未來會嘗試其他的部門,也有可能再回去當店長。有機會的話,希望可以到國外的分店去歷練看看。 我沒有計劃要回台灣,我在台灣都待了20幾年,目前也沒有特別想回去做的事情,所以還是希望能多在國外歷練。如果可以的話,會在日本再待個三年,然後看看有沒有調去英語系國家工作的機會。 給想來日本人的建議? 不要對來日本工作有太多幻想。來海外工作就是辛苦! 同樣的職位、同樣的薪水,你就是會比人家累! 因為來這裡就是有語言障礙。常常有人會覺得這是岐視,但其實以公司的角度來看,其實他們不過是期待國外的員工也可以有一樣的performance,就這樣而已。所以想輕鬆,就不要出國。 但是我還是會鼓勵大家出國,看的東西不同,想法也會真的不一樣。(我一開始來的時候其實也很討厭日本,但是了解了之後反而很佩服日本的作事方式。而且日本跟台灣的文化相近,離台灣又近,真的是一個想出國生活工作的「入門」選擇! 最近在想的一件事? 之前公司有舉辦MBA課程,大家一起討論從公司的定位看有什麼新事業。所以最近常在想有沒有在公司內部創業的機會。比如說新的品牌,或是特殊材質或是針對特定職業的服裝。 有UNIQLO的徵才資訊可以分享的嗎? 最近UNIQLO跟Accenture合作,成立了一了合資公司,這家合資公司將專注於「提供全新的購物體驗」,包括e-commerce如何跟實體商務結合,提供消費者新穎的服務。公司接下來會在Digital相關項目裡投下大量資源,所以現在要找150名工程師。 攝影: Paul Tsai...

暑假來日本企業實習的大學生Sunny

Sunny參加今年度『保聖那國際交流Program』的實習生,這個活動每年挑選15位國際學生,台灣地區今年共有104位學生報名,只有4名通過一次面試篩選,最終由她脫穎而出,來日本進行為期兩個月的企業實習。Sunny目前就讀台大地理系、 國際關係系雙主修,有來過日本做一年的交換學生,畢業前的最後一個暑假她選擇來日本企業實習。 在訪談過程中,可以感受到她前方的路雖然未知但卻不迷網。從她的應答也可以看見清楚的思維,跟對現今社會宏觀的遠見,相信她會被選上不僅僅是擁有一口流利的日文那麼簡單。Worklifeinjapan有幸邀請她在日本實習結束前做個經驗分享   怎麼會想要實習?還是海外企業實習? 其實參加這個program有點誤打誤撞,不過畢業後到日本找工作的決心是在一年多前就已經存在的。我大四的時候到早稻田大學交換,當時雖然有試著想在企業實習,但那時候也忙於體驗人生,再加上我網路上看到實習普遍都很短,只有一兩天或一個禮拜,感覺沒什麼吸引力就作罷。但在交換的那一年真的很喜歡日本的環境,再加上自己對學術研究沒有這麼大的熱誠,所以就決定先不考慮研究所,畢業後先進入職場。所以「大學畢業後就業」跟「在日本生活」兩個概念幾乎是同時在交換時期產生,進而決定到日本工作,於是比較積極尋找有助於就業的實習計畫。   尋找過程?如何收集企業實習的相關資料? 這個計畫是無意間看到的,沒有特別去找。不過各大專院校的「AIESEC」都有提供不少海外志工跟海外實習的機會。此外台大管院有個「TIP實習計畫」有跟企業合作提供的機會讓學生報名後進行媒合。大學一年級通常忙於班上或系學會的事務,大多從大二後的暑假, 除了理工學院的學生因為屬性的不同,暑假大多都蹲在研究室做研究以外,通常我們學校的文科商科的學生們都會想辦法去找實習的機會,為進入職場跟充實履歷作準備像我在大三暑假也曾參加行政院青年發展署的公部門見習計畫,在總統府國史館有實習的經驗。這些經驗可能不見得對就職有相當直接的幫助,但是無論如何都是認識自己、認識不同業界的好機會,對不會是浪費時間。   可以跟我們說明這個國際交流Program嗎? (申請時間/流程內容) 去年11月在我們學校的日文系學會上看到這個的訊息,十二月中開始進行兩次的面試,隔年1月中收到『台灣代表』候選的通知,就把我們四名候選者的資料送到日本保聖那的主辦單位(広報室)去做最終審核。其實在申請的過程中不是那樣的公開化,在填寫申請表時只能簡單地勾選自己想學的技能等等。由主辦單位媒合各學生的志願、能力及人格特質後,向合作企業(如TOYOTA、帝國飯店等)推薦學生。所以一開始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就算上了會被分配到哪一間企業去實習。而後大約在今年三月初左右收到企業的錄取通知,而我剛好就是被分配在主辦單位的日本保聖那裡面來做兩個月的企業實習生。四月主辦單位開始幫學生們辦理特定活動的簽證及契約簽署的相關流程。而今年從美國、中國 、台灣、印尼、越南各個國家,海選共15名的國際研習生來參與這項企業研習活動。這個活動有很多的甜頭,比如說提供免費往返機票、住宿、交通費,甚至每月還有12萬円的生活費,對於學生來說實在是一個可以累積職場經驗的前提下,在經濟上又不會有負擔。不過就是需要很早做準備,把時間空出來。 而來日之後,會在保聖那本部進行兩天的訓練。接下來的八週就進入各自的實習企業或單位工作。除了各自在單位進行實習外,我們在七月及八月各有一次集合所有Intern的研修。七月的研修主要是聽演講跟做business manner的訓練,八月我們則到公司的關聯企業所在地『淡路島』進行研修。雖然說是研修或是見學,但是其實就是去玩耍啦(笑)。這個計畫事實上是公司社會貢獻(CSR)的一部分,所以對公司來說讓外國學生認識日本文化、體驗日本職場才是關鍵。所以平日我們會在不同企業單位實習,然後研修時到農場體驗有別於東京大阪等大都市的文化,然後收穫滿滿的回家。   可以跟我們介紹一下現在實習單位嗎? 我實習的企業剛好就是這一次的主辦單位PASONA 的広報室,其實就是我們講的公關部門。主要就是做一些接觸媒體與外界的事情,跟他們打好關係,建立良好的企業形象,提升企業知名度就是我們最核心的任務。 其實我真的非常感謝広報室,許多企業的實習生大多都是打雜或key資料,而PASONA則是想辦法讓我做跟他們一樣的工作。真正的以實習的身分體驗正職的工作內容。比如說像社內報的採訪與文章撰寫。對於日文撰寫一竅不通,採訪也沒有經驗的我來說,讓我單純『同行』(就是指跟在前輩旁邊,看前輩做事)對他們來說是最省事的方法。但是他們大膽的把工作全權交給我處理,隨時follow我的進度,幫我進行事前準備、協調採訪對象、修改文章內容。其實讓我做這些事對他們來說都是增加業務負擔,但是他們仍然不厭其煩的推著我前進學習。 像是有一次,我告訴我的擔當(負責人),我想練習接電話但是很害怕聽不懂或是出錯惹到客人,他笑一笑說:『大丈夫大丈夫(沒問題)!妳就安心的接吧!出錯了我來擦屁股。』 今天如果他們把我當打工的來看待,就會把他們的工作業務,那些繁瑣無謂不需要動腦筋的事情分給我做。但他們就是教我他們在做的事,然後讓我試著可以跟他們做一樣的工作,讓我真的體驗職場上的事務。而具體而言我工作的內容像是每天處理關注業界的新聞,並回報給其他同仁、對社內員工辦活動、主動approach記者來採訪以增添曝光、社內報撰寫、新聞稿撰寫翻譯、參與觀摩公司內Urban Farm的記者採訪等公關業務。 Pasona有許多子公司,進行不同的事業內容。而我最喜歡的就是一個叫Pasona Heartful的子公司。它是一個社會企業,幫助身心障礙者就業,提供企業雇用身心障礙者時所需的know-how。我在這個公司看到身心障礙者有尊嚴且自信地工作,按照個人的特性分派合適的業務。看到他們提供勞力、賺取薪水,得其所償並自立更生,我覺得透過市場機制解決可能的社會問題是可行的。社會企業正在日漸被大家重視,我希望台灣人也可以反思一下這些慈善事業泛濫的領域是不是有其他的解決管道。所以我主動找了台灣幾大媒體駐日的記者,邀請他們來採訪,也順利在報紙上被刊登。這也成為實習生涯的一大成就。   實習能幫助妳接下來的就職活動嗎? 絕對有。第一個一定是日文會變比較好,特別是商業用語的應用。再來是商業禮儀方面有實際的經驗,比如說進電梯的先後順序、離開時要說「先に失礼いたします」等等,這類的事是不進公司就沒機會用到的東西。第三也幫助我接下來在找日文相關的工作也會比較有自信。這兩個月在公司跟日本人講話跟應對已經變成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了。未來與企業面試時我相信比較不會緊張。   是什麼樣的信念幫助妳走到這一步? 其實也沒什麼信念,就是想要多看多玩多體驗。趁著年輕,時間成本還很小的時候多走走多試試,摸索自己最適合也最喜歡的東西。不過我認為我母親影響我很大。女性身兼多職並不容易,但是我認為她同時將母親與員工的角色做到滿分。 這並不是因為我母親能力超群或是天資聰穎,是她的心理素質。從小當我碰到困難而感到驚慌時,她總是一臉無所謂的說「沒關係!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事情發生了就是處理,總有辦法。慌張並不能解決問題,面對才行。也就是因為有母親的支持跟她教我處事態度,讓我在面對未知而感到不安時,總是能自我鼓勵然後大步向前。   想給大學新生的message? 有想做的事情,就去。 大學四年確實會是人生很多轉捩點之前的前置作業,所以虛度四年將會是致命傷。大一大二過著『大學生』般的日子,可以多翹一點課,但要確定你翹的課是值得的。我不是要鼓勵或是不鼓勵翹課,但在做出『翹課』的決定時,要先確定這個課翹的值得。老師講課不清不楚,我自己看比較快。翹!這堂課有線上錄影再加上我那位得書卷獎的麻吉會抄筆記,而且今天這場籃球賽要是我不去我們系會輸,翹!但如果沒有經過權衡,胡亂翹課,最後猛開夜車混到及格,期末考之後腦袋空空,那麼就不值得了。 大學四年是累積經驗跟人脈的最好時機。參加社團、系上活動、多交朋友、多嘗試新東西。到了大三大四,心情跟生活都該漸漸找到自己的步伐。修一些你喜歡的課,學些想學的東西,累積一些學術資本或是社會歷練。想出國念書的人可能要念GRE,準備入學申請;想留在台灣的該進研究室看看或是對有興趣的領域多著墨;想找工作的人該找些相關產業的實習計畫,多看看不同業界的現況。 除此之外我認為有機會應該要多出國走走看看。其實出國沒有那麼困難,除了寒暑假出國旅遊外,只要努力爭取,臺灣有非常多機構與單位提供機會給年輕人出國,無論短期的計畫、留學、打工度假、就職,有各式各樣的管道可以在經濟狀況許可之下出國體驗不同文化。如此能幫助學習欣賞別人的文化,也懂得珍惜自己的好。 以下是Sunny參加的【PASONA 國際交流Program】相關資訊,若有興趣的大學生們請好好裝備自己,明年可能就是你/妳得到這個機會來日本企業實習! 計畫內容:提供海外大學生於暑期至日本企業進行兩個月的實習,認識日本企業與在地文化。並在未來成為母國與日本的橋梁,強化兩國互動與關係。 待遇:每月12萬日圓生活費,交通費另計。提供住宿,員工宿舍或是月租公寓(水電費自付)往返於母國與日本的來回機票。(原則上以單一國家為主) 募集對象:大學部、研究所外籍學生。(2016年9月後仍在學者) 募集條件:科系不限,日文程度為一般溝通~商用等級之間 申請時間:未定,但往年約在11月左右 申請方法:未定,但將有正式表格的履歷書,請定時關注PASONA TAIWAN及日本PASONA GROUP的網頁。 採訪/攝影:Michelle YU 地點:Pasona 總社 (資料來源: Pasona Inc.)...

夢想路上的「終電女孩」 在日本從事平面設計的Rika

「終電」指的是最後一班電車。在東京,電車是大部分人通勤的交通工具,錯過了「終電」,就沒有辦法回家。因為這樣,在東京生活的人都會很注意「終電」的時間。 (通常是在晚上12點到凌晨1點左右)  如果每天工作都得加班到搭「終電」回家的生活會是怎麼樣? 這次的專訪,我們遇到了一個「終電女孩」 - Rika。透過Rika的專訪,讓我們了解原來平面設計的工作這麼累、也了解到原來夢想的力量這麼大!   Rika 為什麼會想來日本? 來日本前在作什麼? 為什麼來日本? 故事說來話長,可以從我高中選大學的時候講起。我一直喜歡廣告,在選大學的時候,政大新聞一直是我的第一志願。後來聯考分數出來,我的分數比預期的好。周圍的人開始勸我,分數高應該唸排名比較前面的學校跟科系。我一直掙搾了很久,最後半推半就地從分數最高的志願填起。 但放榜時知道我上了台大工管 (而放棄了政大廣告) 的當天,我在學校當場哭了起來,覺得當時為什麼沒有能夠誠實地面對自己。但在大學期間,唸管理學院時,發現自己還是對行銷有興趣,只是將來不是想做AE,而是想要做真正的設計,把東西從無到有呈現出來。 大學四年一下就過了,畢業之後我沒跟著大家考研究所,想給自己一段空檔思考未來的路怎麼走。當時的其中一個想法是,因為在大學期間有學日文,或許到日本看看,至少可以把日文學好。在思考的那段期間,我去參加了一個留學展,在那邊發現日本有兩年設計的專門學校,當時浮出頭腦的想法是,原來想走設計的路還沒有死,而且只要兩年就可能可以從事自己一直想做的設計工作。 只是大學畢業後去唸專門學校,周遭又開始了反對的聲音,但這次的我,不再有猶豫。我2008年來到日本,開始兩年的專門學校。 四年的大學讓我學到了什麼? 除了發現自己還是喜歡設計這一塊以外,周遭的刺激也讓自己發現還是有其他的方式可以實現夢想、而且不一定限制要在台灣。我學到了「只要把夢想埋在心裡面,最後還是可以走到一樣的方向。」   後來是怎麼在日本找到工作的? 第一份工作是學校就職室介紹的,原本只是打工,一個禮拜去兩天。那時其實是試用期,老闆在觀察我跟另外一個日本人。後來老闆選我,其中一個原因是這份工作是比較偏編輯方面的工作,需要用到較多的邏輯能力,老闆看我以前大學是企管背景,相較於純學設計的人,在邏輯思考方面應該比較好,所以最後決定讓我當正社員。 後來工作了兩年多,換到了第二家公司。一般轉職大都會透過人力仲介,但是設計方面的工作,比較少人力仲介在介紹。當時是透過一個叫デザインの仕事的網站找到。 第二家公司錄取我的原因,是老闆覺得我從大學到現在的經歷一直有脈胳可尋。在履歷裡面,我不只放了過去公司裡面的作品,也放了一些我自己私底下想的設計。老闆覺得我有自己的想法,也一直在在累積自己的基礎。 整體來說,設計公司的團體合作很重要,所以和上司同事合不合是一大重點。這兩間公司在面試的時候都聊的蠻開心的。尤其第二家公司,老闆覺得我自我意識不會很強,我有自己的意見、跟想法,但是會用日本圓融的方法表達出來,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特質。   可以聊一下你目前的工作內容嗎? 我現在在作Graphic designer,就是平面設計。主要的工作內容以一句來說的話,就是「將客戶想要表達的東西視覺化」。 通常客戶會提出文字面的想法,例如有一個日本販賣鞋子的企業希望我們設計一個主打女性客戶的宣傳,他們提出的構想是一個虛擬的女性到全世界去旅遊,然後把她到世界各地的鞋子帶回來與大家分享。有了這些文字上的構想之後,我的工作就是將這些構想轉變成「視覺化」的東西,構想什麼樣的表達才能完美表現出客戶的想法,海報、型錄,包括產品的包裝等都是我目前在作的設計。 作了設計、聽了很多客戶的構想、越覺得設計是一份有意義的工作。設計是行銷的最後手段,也是企業跟一般消費者之間的「溝通橋梁」。以前在大學學習行銷,企業所有的行銷活動,包括從一開始的市場調查、競爭者分析、到後來的產品概念,這些最後都需要透過設計,呈現成大家可以看到、感覺到的東西。   以外國人來說,在平面設計上會有什麼困難的地方嗎? 其實是平面設計來說,「外國人」這個身份是一點幫助都沒有。(不像是一些日本國際大企業,需要進軍海外市場之類的) 在日本從事平面設計的工作基本上就是要把自己變成一個日本人,包括日語能力、對日本文化的理解力,因為主要的市場就是日本國內市場,作出來的平面設計產品是要讓日本人可以理解、可以接受的。 有時候,因為自己是「外國人」,可能可以想出一些日本人想不出的想法、或者從不同的角度去看設計的概念,但是這終究只是在工作上的小部分,大部分的時間,「日本人」的能力還是很重要。   你對未來的規劃是什麼? 我希望未來可以自己好好掌握自己的時間跟生活方式。照著自己的pace過日子。 所以, 以後希望可以自己出來接案或者是當Art Director (設計總監)。設計總監的工作除了設計本身之外,還包含行銷、企劃、與客戶的溝通等。如果半路受不了的話,會去做inhouse的designer,但通常inhouse 的designer,設計能力都需要有一定水準之上,所以自己也要趕快累積實力。 最近有時候會想是不是應該要回台灣(陪爸爸媽媽),但不管到台灣還是在日本,我一定還在作設計的路上。   對想來日本工作的人的建議? 要有吃苦的打算! (現在的工作幾乎每天都工作到晚上12點,搭終電(最後一班電車)回家,若是趕案件或要拍攝時,星期六也要上班,而且沒有年休) 還要非常有毅力! 之前一段時間,一直在想自己可能不適合作設計,因為看公司裡面的人,覺得每一個人都好厲害,不是很資深、就是設計的底子很好,感覺自己在公司裡面好沒用。但最近和總監談的內容有提到,設計的經驗和美感可以培養可以累積,但對於客戶的應對和溝通和自己的性格特質有很大的不同,有沒有成為AD的資質是必須看全方位的,他說公司裡面我未來最有機會作設計總監,所以現在想專注在眼前的工作上,一步步作好、然後一點一點建立自信,給可以在日本從事平面設計的自己正面鼓勵。 除了必須有吃苦的決心和毅力,還要有拋下自己是外國人的想法,畢竟市場是針對日本國內,進入日本人的圈子,學習用日本人的思考和文化也很重要。 另外,除了作品以外,溝通是設計業很重要的一環,所以該有的語言能力不也能少喔。只要用這兩様獲得了入場券,接下來就是努力熬下去、用盡全力吸收設計知識和培養美感了。   你平常的休閒是什麼? 我喜歡攝影、文化跟人文素養的東西。平常有空的時候,比較多跟朋友聚會、吃飯。我最喜歡日本的地方是京都,因為那邊是個很有歷史的地方。原本一度想放棄設計的工作,去京都生活的^^。以後有一天也希望可以在那邊住,然後邊從事我設計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