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設計自己的日本求職策略-顧問業的RS

我想,對每個人來說,最重要的是找到人生策略和了解遊戲規則!   來日本一圓海外工作的夢   故事從很久以前我想在國外工作說起。 最初,我設定要投入投資銀行或顧問業,但這些工作機會相對在台灣少很多,因而定下來想要在海外工作的夢想。大學畢業前我申請了國外的碩士之後,因為東京大學提供獎學金,外加考量到其他香港、新加坡等海外工作選項會有來自歐美學歷的人一同競爭下,我將海外求職的地點設定在日本。 碩士期間修課非常彈性,讓我有很充足時間替求職做準備。來日本不到一年的時間內,我從N3程度提升到N1。得到N1的同一時間,在經過5000人海選後,我脫穎而出拿到了僅開放30人名額的歐系投資銀行實習門票。雖然聽起來是個很厲害的成就,但換個角度想,這就意味著如果我要和日本人走一樣的就職管道的話,我的競爭對手多到不敢想像,光是日文這一點我就沒有把握可以贏過他們了,更何況要在嚴酷的就職活動中脫穎而出。   找日本人不知道的公司   也因為這次的實習經驗,讓我的求職方向大轉變,將目標訂成「只應徵日本人不知道的公司」。日本就職活動網上,我推測刊登在網站上的公司,通常都是負擔得起龐大費用的企業,這也意味著沒有刊登職缺的公司,可能存有「經費不足」、「人力不足以應付大量招募活動」等問題,或者直接透過其他合作徵才。另外,在日本意外有不少「設點在日本/面向日本以外市場」這類的企業,只要用對方法就有辦法找到上述日本人都不知道的公司。   做份真正的企業研究   知道了這些公司後,更重要的是做出一個「真正的企業研究」! 何謂「真正的企業研究」?如果對日本求職稍微有了解的人就會知道,日本學生多半按照四季報列出的點做企業研究,但其實這樣的風險就是大家都講出一樣的答案,甚或是回答的內容沒有差異可言。舉例來說,求職者會表示因為面試公司很國際化,所以想要加入成為一員,但這樣的論述,其實不論套用在哪個國際企業都適用。一份好的企業或產業研究,可以從公司官網、Vault等各角度研究一家公司會如何詮釋自身的發展。如果求職目標為外商,更進一步運用英文研究第一手資料會發揮更高效益。 剛提到我在投資銀行的實習,外加大學以來累積了各種產業各種職能的實習經驗,工作評估上我最在乎的是「成就感」。得到成就感的方法百百種,對我來說可以和跟頂尖的人共事是件幸福的事,而顧問業正好聚集了最優秀的人才,因而選了顧問業作為職涯發展方向。 針對顧問業常見的case interview,可以多練習國外許多知名大學的管理顧問社都會整理出casebook,或者我平常會利用wall street journal架構商業邏輯對世界的變化保持敏感度。 上述諸多努力之下,最後我很幸運地用三個英文和一個日文共四關的機會錄取了一家在日本設立分公司且專精在訂價的德國公司。可以得到這樣的成果,正是我鎖定了「日本人不知道的公司」和「做份真正的企業研究」,除了幸運,我想最重要的絕對是我用對了求職策略。   未來規劃   雖然大家都說顧問業待不久,但我們公司做的內容可以用到我過去經濟學的背景,所以暫定會想要在這家公司待上好一陣子。未來的我會變成怎麼樣到也說不準,也許一直待在顧問業,也許念個消費者行為相關的PhD,聽起來很大的衝突,最終無非是希望可以用這一路走來的經驗,啟發更多台灣的後輩。畢竟,很多時候我會覺得大家都是有機會找到一個更好的未來,而這個架構在對資訊充分了解的前提之下,如果有機會早一點這些遊戲規則,早一點做準備,相信要到達那個更好的未來是絕對有機會的! 所以,對於不論是你正要來日本,已經在日本,或者對日本一點興趣都沒有的人,回到我一開始說的,真正在作出人生規劃時,謹記最重要的絕對是先瞭解遊戲規則。舉例來說,想要在國外工作,你就要多了解這些成功在國外工作的人怎麼到達他們現在的位置,以我為例,若設定在日本工作,日文相對英文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剛來日本的時候我的日文程度很一般,但為了要短時間內衝出成績,我把自己放到了幾乎都是日本人的社團裡,在一個我只能用日文溝通的環境下,看出自己的最大潛能。因此,找對人生的策略,自然會看到現在身處的局下一步會如何演變!...

顧問業面試經驗談 Deloitte Tohmatsu Consulting

作者背景   台大國企系在學中(2016年6月畢業),大學一年級開始學日文,大二暑假時通過日檢N1。除了在產業研究機構擔任日本市場研究助理,或是偶而兼兼口譯練習日文之外,大四上學期時還去日本關東當了一學期的交換學生。平時喜歡旅行,喜歡認識許多不同的人與故事,尤其熱愛美食。拿到顧問業的Offer完全是大學生涯中的一個意外,但相信這是生命的安排,並選擇接受挑戰。 求職緣起   結束大四上學期在日本的交換學生生活回台之後,其實我一直將赴日讀研作為大學最後一學期的功課,也已經開始著手準備交流協會獎學金。直到四月初有一天收到來自同學的訊息:「你可不可以幫我去打一個需要日文的工?我明天臨時有事無法去。」當時沒想那麼多,就隨口答應了,當作散盡錢財歸國後的彌補。去了現場後,才知道是要幫忙人力銀行Work In Japan(以下簡稱WJ)在台舉辦的面試活動。 除了協助面試之外,免不了也跟當天在場的人資姊姊討論起自己的生涯規劃,也不免俗的收到代投履歷的邀約。雖然知道人力銀行都需要藉由各種機會來提升業績,但秉持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我在打工結束後按照WJ的程序投遞了自己的履歷,並與人資姊姊根據自己的志向、履歷經過討論之後,決定報名Deloitte Tohmatsu Consulting(以下簡稱DTC)的徵才計劃。 在無聲無息地過了兩週之後,我收到了人資姊姊的訊息,說是Deloitte通過了我的書面審查,直接請我在五月中到東京面試,一天定勝負。同時也正參加另一家日商銀行的海外徵才的我,對於這樣二話不說直接請人到東京的方式感到相當驚奇,「做事乾脆」是我對DTC的第一個印象。   面試準備   雖然在大學念過許許多多的商業case,但在顧問業徵才中必定出現的case interview,我在收到面試通知的當下可說是毫無概念。更有甚者,我稍晚才從WJ人資姊姊那聽到,原來我是第一個透過DTC海外徵才拿到offer的台灣人,也難怪我上網搜了好幾天都尋不著相關資訊。在摸不著頭緒的情況之下,我便選了準備case interview時被廣泛地討論的一本書-<Case in Point>作為我的教材。同時,為了減少自己的不安,我也盡可能地向人資姊姊詢問許多面試的資訊。如競爭對手的背景、往年面試形式、預計錄取人數等等,心理建設的工作於我而言也相當重要。 除了藉由教材在腦海中練習建構解case的思維之外,出發去東京面試的前一天,我也請系上的好友分別幫我做了一次英文及日文的case interview,以應付不同的面試情境。 在面試流程的部分,人資姊姊告知我當天總共會有三關,分別是兩次case interview以及一次英文Presetation+日文面談,過關者直接通知晉級,沒通過者會被直接請離會場,相當有效率卻也相當殘酷。而DTC也特別在行前通知信強調,他們嚴禁面試者預先熟記所「Framework」,並在面試過程盲目套用,如有類似情形會直接被刷掉。個人認為,DTC希望藉由面試過程知道求職者最原始的思考,並在之中找到他們認為有潛力的人,以重頭開始陪養。這也意味著,DTC其實較注重面試官與求職者在case interview時的互動模式,並非最精準的case正解。   面試過程   當天在面試正式開始之前,我與來自中國、韓國的其他求職者一同在DTC的會議室,參加由DTC的合夥人以及顧問共同主持的說明會,主要的內容不出DTC尋求的人才特質、工作型態、前輩經驗談等等。投影片講解結束後,DTC還安排了年輕社員與求職者們的對談。 讓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雖然與來自各國的求職者對談的都是韓國籍社員,而他們理所當然地,也被來自韓國的同學以韓語問了許多問題。但在聽取問題之後,韓國籍社員總是會先用日文重複一次問題,並用日文回答,好讓在場所有同學都能參與對話。雖然看來是件相當理所當然的事,但這樣既自然又貼心的小舉動,不難說明DTC這間公司,在充滿許多外國人社員的環境下所發展出的社風。 在說明會、對談結束之後,所有的求職者都被請到隔壁的等待室,外面的HR人員也開始依照時間表,依序請大家開始面試,同時也明言「不可討論面試內容。」 第一關-case interview(30min)   第一關case interview採取筆試+面談的形式,前面一半的時間我被請到另一間準備室進行題目閱讀、書面作答等步驟。而至於題目部分,不意外地是許多case interview專門用書中,常常出現的年營業額估計、競爭對手進入時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