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自己決定該走的路:輾轉闖入日系金融業界奮鬥的Ruru

當一個事情的結果是非你所願的時候, 你是會選擇放棄, 堅持下去, 重新挑戰, 還是找尋另一個目標? 很多人會先陷入一個必須要找到標準答案的陷阱裡。  而大家不再追求標準答案,分析各個選項優劣的時候, 卻又很容易掉入另外一個陷阱: 回答這個問題並沒有時間限制, 也不是只能回答一次的。 很快做選擇,發現錯誤的時候立刻改進, 一邊前進一邊修正自己的方向也是一個可行的方法。   這次從訪問中觀察到的Ruru是一個很了解自己, 也能很快評估情況作決定的女生。 別人看起來或許會覺得她在短時間裡做了很多改變, 但是其實在每一個決定的後面都有她一致的思考邏輯和目標的。   人生的第一次出國就是來日本 在台灣唸書的時候,一直對學習英語、寫作跟畫漫畫都很有興趣, 國高中時期還曾寫了言情小說在同學間傳閱連載(笑)。大學的志願原本也是想讀外文系, 但是最後分數不夠誤打誤撞上了中文系。 從放榜那天開始,讀中文系這件事就不被家人們看好,經常強烈地被建議轉系或重考一次大學,或是乾脆從國立大學的中文系辦理休學,改讀將來有鐵飯碗的軍校或警察學校;但是個性天生倔強叛逆,硬是不想照著別人說的既定的路線走, 所以從大學二年級開始就把學校裡的國外交換留學制度當作目標, 努力地想爭取免學費出國留學的可能性,對那時從未踏出台灣島嶼過的我,光是想到可以坐飛機出國就期待的不得了了。   因為知道自己就讀的科系的確在將來的就業市場不利,所以我更加努力的學習英文和日文來為自己做差別化。 也幸虧很早就知道申請留學需要的基準,我才有動力準備考托福跟自學日語,先努力精通英文,接著再打好日文基礎。那時的我很清楚自己的語學基礎不如外文系的學生。如果不付出更多的努力,我的外語程度一定會逐漸退步,所以便開始勤跑圖書館念托福還有參加日語讀書會。   同時在大學期間也發現了自己對教育的興趣, 拿了很多華語教育學分。 那段時間上華語教學的課讓我感到教學的魅力,原本只是選修的華語教學課程反而變成我最重視研究的學問。課本中學到的概念跟文字語音發展知識也都能應用在自己打工時的語言中心助教還有家教上,對我而言是一石二鳥。雖然結果就是中文系本科都沒在顧 (笑)。   到了大四, 已經把留學需要的TOEFL跟日檢(舊)四級的標準考到, 準備在美國和日本中間選擇, 最後因為自己對繪畫/漫畫的興趣, 決定了要去日本的東北大學, 也順利通過書面審查,取得了留學交換資格。   但是在交出所有申請文件的第二天發生了311東北大地震, 所有的家人和朋友都阻止我去東北, 就算是天生叛逆的我也很難違背。 但是真的不想就這樣放棄三年的努力, 光是哭也沒用,只能嘗試所有的方法。   最後終於透過副校長的幫助,協助我跟學校交涉, 才讓大阪大學願意增加交換入學名額,接受原本在311那年預定要交換至東北大學的學生們。交換學生的夢想對我而言,格外地得來不易,所以我也更加珍惜在大阪大學交換的10個月。還記得那時有點偏激,想說那麼辛苦才終於可以來日本留學,為了把握每次用到日文的機會還強迫自己盡可能地少講中文(笑)。   計劃趕不上變化 留完學回台灣畢業之後,決定去另一家大學的華語教育研究所擔任研究助理,但是一直想要有機會再繼續進修。 (一方面也是文科學士在台灣的薪水真的不高)而在研究所的時候有一個機會遇到東京外國語大學的教授, 和他分享了我的想法, 他就鼓勵我去外國語大學申請華語教學相關的碩士。 就這樣給了我第二次來日本的契機。   我花了不少時間努力準備相關資料, 最後也幸運的申請成功來到東京,原本預計先當半年的大學院研究生觀摩,之後再參加正式院生考試。 但是在學校半年覺得做的有點力不從心, 發現我不適合學術類的研究, 而是喜歡把理論應用在實務,而且完成這個學位最少需要三年, 和我的生涯規劃也有出入。 最後覺得於其繼續留下來掙扎, 不如早一點做決定去找到新的方向,...

在日本外資銀行當交易員的flyllian

這一次要跟大家介紹的這一位 Flyllian,認識的關係牽地非常的遠。他是透過一位遠在瑞士打拼的研究所同學介紹她在法國時唸書時的朋友,flyllian後來又到了美國唸書,畢業之後找工作找到日本來,所以有機會認識。 另外,這個部落格一個月大概有10,000的瀏覽人次。有趣的是,瀏覽的來源國除了台灣跟日本之外,第三多的就是美國。相信有很多目前在美國工作或求學的讀者,或許也正在考慮到日本來發展。Flyllain當時也是到美國唸書畢業後到日本來工作,所以在這邊分享,讓大家參考。 1. 你來日本之前是做什麼的? 又怎麼會跑到日本來呢?  我在台灣的大學是念物理系,畢業之後在一家日本的商社做穀物相關的國際貿易。由於大宗物資的交易常會使用到衍生性金融商品如期貨和選擇權,我在工作之餘也開始涉獵一些金融方面的知識,發現我對金融業頗有興趣,於是我在2010年決定辭掉在商社的工作,到美國進修金融工程碩士,並在畢業後來到現在在東京的一家外資銀行做外匯交易員。 2. 你是怎麼找到日本的工作? 在美國時,我是在每年都會在波士頓舉辦的就職博覽會Boston Career Forum找到現在的工作 這個博覽會是專門辦給日英語精通的海外留學生找尋在日本工作的機會。每年不止在日本的外商公司,幾乎所有日本的大企業都會來波士頓招募。而參加的學生大部份都是在美國唸書的日本人或是會講日文的中國,美國或台灣留學生。在這個為期三天的博覽會中,每家公司都會舉辦一系列的說明會和面試,表現優秀的人當場就可能拿到公司的offer,因此競爭也特別激烈。不同於一般的就職博覽會,參加Boston Career Forum的公司在招募時除了會看面試者在面試中的表現外,很多公司還會挑出幾個比較優秀的面試者,邀請他們晚上在附近的高級餐廳或飯店和那些公司的代表一起用餐,觀察每個面試者在餐桌和社交場合上的表現,再決定最後是否雇用。 但就跟所有的工作面試一樣,要得到公司的青睞,最重要的還是要表達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適合這份工作,是否對這份工作有熱情,並且是否在學生時代開始就有在為進入這個行業做準備,比方說參加公司的實習或是修相關的課。要到日本工作,日文程度也是很關鍵的一部分。雖然在日本的外商可能不那麼要求日文程度,但隨著311地震後許多外派到日本的外國人都選擇離開日本,不少日本的公司在雇用外國人時,很大一部分的考量都是那個人是否會願意長期留在日本。如果你的日文程度不夠或是你根本就沒學過日文,面試的公司很有可能就會在這個項目上給你打一個大問號。 3. 在日本外資銀行工作,日文程度要很好嗎?  關於日文程度到底要多好才可以在這邊的金融業工作,這基本上是要看你的工作性質。如果你是在比較技術導向的部門比方說IT或是風管部門,日文的要求比較不會那麼高,我也看過不少不會說日文的人在這兩個部門。但其他若是需要常和日本人溝通的工作包括交易員,其實都還是要有一定的日文程度,當初我在面試時雖然主管都是美國人,但他們為了要確認我的日文程度,都還是有特別請日本人的同事和我做日文面試測試程度。我自己本身是在台灣的大學時就有修日文課,在大學畢業前考過日檢三級,畢業後自己看書自修考到日檢一和二級。但考過檢定是一回,能否順利和日本人在工作上溝通又是另外一回事。另外我大學畢業後因緣際會到了某家在台灣的日本商社工作,我也在那裡磨練了不少日文能力,也因此讓我有機會找到在日本的工作。 4. 當時到美國唸書,後來怎麼會想到日本來工作呢? 關於到日本就職這件事,其實在美國留學生中並不是很大眾的一個選擇。若要說到在美國和在日本工作的優缺點,這真的是一個很大的題目,我當初其實也是有在美國找到工作,以後有機會是可以再多細講一些,但對我而言,會選擇想來日本工作的主要原因還是工作機會本身。其實2011年日本大地震後,很多在金融業工作的外國人都選擇離開日本,這也是為什麼2011年金融業只有日本的外商銀行比較積極在徵人。我當初在美國念研究所時就比較希望未來回亞洲工作,而香港和日本都是我考慮的地方。最後選擇日本除了工作本身是我很有興趣的工作外,我自己從小也很喜歡日本,所以對我而言這真的是一個夢寐以求的機會 5. 你計畫一直待在日本工作嗎?  到目前為止我還滿享受在日本的生活。雖然金融業不管在世界哪一個城市壓力都很大,但若是在工作外的生活夠充實愉快,其實工作上的壓力是很容易化解的。除了工作以外,我們大部份的時間其實都還是環繞在我們生活的城市,所以我覺得選擇一個你喜歡的城市和國家作為落腳點是一個在選擇去海外工作時很重要的考量點。對我而言,我喜歡在大城市的生活,我又很喜歡在週末時能夠到不一樣的地方走走,所以日本對我而言是一個很理想的地方,因為在東京以外,日本每個城市都有不一樣的特色,而且所有的地方只要搭新幹線或是一般的電車都可以很輕鬆的到達。而亞洲的其他金融中心可能就不像日本一樣大又多元。 (photo via Goodimages, CC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