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找到了離開舒適圈的決心 - 線上媒體編輯的Chia

我從小就喜歡古代神秘文化系列的書,立志要長大後要當考古學家。 在求學的過程中也遇到了很多啟發我的老師, 讓我持續對歷史方面的研究有興趣, 大學也順利的考上了想要念的歷史系。 但是大學畢業之後就馬上面臨到了現實: 歷史系的學生的下一步該怎麼走? 當時我雖然可以繼續進修, 但是不想為了唸書而唸書,也完全沒有出國的念頭, 就決定先在台灣找工作。 畢業後很幸運的經由學校介紹到了一個雜誌社做行政助理。 除了一般的行政工作, 也有機會幫記者處理文章跟陪訪。 老闆看到我的歷史系背景, 有蒐集資料和寫作的訓練, 就開始讓我嘗試寫一些人物專訪類的文章,就這樣開始當了文字作者。 有了記者這個角色, 也開始跟許多企業公關有了聯繫, 也是因爲這個因素,我的下一個工作就轉去做日本速食漢堡公司的公關,也是讓我對到日本開始有興趣的契機。 公關需要非常了解公司的理念, 才能有效的傳達訊息給媒體。 這間公司的理念和管理制度都有趣, 讓我第一次有了出國到日本進修的念頭,希望能在日本總公司從服務的第一線做起,也從這個時候開始學習日文。 但是想法大於執行, 一直沒有辦法持續。 再加上又一次的轉職到了美國品牌的代理商做行銷, 就漸漸把這個想法擱了下來,覺得我就是會一輩子會留在台灣了。 但是在2014年的時候發生了顛覆我人生看法的一件事情。 一個跟我從高中到大學都同一所學校,研究所剛畢業的學弟,在台北捷運的一個重大社會事件意外去世, 而當天他才剛完成了幾乎已經內定的公司面試。 一個人的美好未來前景一瞬間就可以消失, 給了我當頭棒喝, 讓我再重新思考人生的意義。 當時我一直不斷的在聽張震嶽的”抱著你” 。 開頭第一句歌詞就是“如果明天看不到太陽 整個世界會變成怎樣”。 如果明天我就不在這世上, 今天的我該做什麼? 不久之後我第一次自助旅行到歐洲, 在所有都是未知的環境裡覺得台灣之外的世界好大,讓我更覺得我不能再蹉跎,就不顧家人的反對決定離職, 給自己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來到日本。   在日本一開始聽了朋友和前輩的建議, 先開始念語言學校, 並同時找打工的機會。 因為經濟和年齡的關係, 決定只給自己一年的時間, 看看自己到底能夠走到哪裡。 打工也是因為喜歡和服,跟在三個月裡報到三次的和服店毛遂自薦,...

打工也有不同的選擇: 編輯助理的Eric

來到日本已經一年, 現在在語言學校念日文, 同時也在日本網路雜誌打工,做寫手及攝影助理。 在台灣求學時不算是個好學生。 輾轉地考到大學理工科, 卻完全沒有興趣也不知道要怎麼念。 強迫自己念了一年, 還是覺得不適合自己, 得去尋找更適合自己的科系。 花了一段時間思考,覺得自己非常喜歡人際關係以及溝通上面的課題,於是選擇轉學考上了新聞系。畢業當完兵之後就在製作公司擔任過綜藝節目製作助理。 菜鳥如我也是因為公司的需要而做過所有製作的流程, 從節目流程到找通告藝人, 學到很多東西。 之後轉去新聞台跑社會新聞,做了兩年的文字記者。也碰到了當時的太陽花學運而有機會到前線採訪。     這些工作經驗給了我很多的感觸。 出了社會這些年, 自己也覺得碰到一些瓶頸。一是年少不學好的過去讓自己覺得需要進修。 二是台灣的就業大環境似乎在走下坡, 也就興起了出國唸書的想法。 當時有機會在北美跟日本中做選擇。 最後選擇日本的原因是評估進修之後的計劃, 似乎對自己而言,亞洲比較有發展機會。 雖然本身不會日文, 但是一直對日本的現代和古典相容的美感很有興趣,以前就時常自助旅行來日本拍照。 也想要藉著這個機會多看看日本。 女朋友是日本人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笑)   拿了留學簽證來到日本從五十音開始學習日文了一年,對日本開始有多一點的了解, 也想試著打工去了解學生生活以外的日本。 但是自己的日文還沒有到商業對話的程度, 又覺得在餐廳打工的話學得到的東西有限, 就不斷注意路上的工作募集情報以及搜尋網路上徵才的訊息,希望能夠找到一些自己有興趣和能勝任的工作。 最後在臉書上看到有日本的網路雜誌公司在招募中文編輯和攝影助理的工作,馬上寄出履歷表,很開心被上司賞識,順利進入這間公司。 主要的工作是撰寫關於日本旅遊/購物方面文章提供給中文的觀眾。   工作本身一個禮拜只有兩個下午, 收入也是以稿費為主, 雖然薪水不高, 可是覺得有機會碰到自己有興趣的東西是個很好的經驗。 這個公司主要是針對外國遊客提供旅遊方面的訊息。 雖然繁體中文在裡面是個比較新的團隊,公司對我們有很大的期望。 資源也許不多, 可是也很肯放手讓我們去做。上司也讓我參與公司內部和客戶提案的會議, 之後也要親自去採訪拍照準備文章的素材 (重要的是公司補助交通費!)。 對自己而言有利用到自己的優勢,學到商業日文的應用, 更可以去發現一些普通沒有機會看到的日本。 對我來講這是個很棒的打工。     我的簽證還有一年就要結束。 現在的計劃是還想要繼續留在日本。 那時候決定來日本是自己人生的一大抉擇。 希望可以除了語言之外還有一些成績。...

你好!我是來自日本的台灣人- 日文編輯的Kiki

從在日工作生活台灣人統計 (2015)文章裡面的資料可以看出來, 在日台灣人佔最多數的是有永住身份的。 再加上以配偶身份入境的,就有接近一半的比例是有計劃在日本長期生活的台灣人。 也由於日本不接受雙重國籍, 所以是有了家庭, 小孩之後,只保留台灣國籍也會是一種選擇。“在日本土生土長的台灣人” 或許就不會聽起來那麼矛盾。 這次訪問的KiKi就是在日本長大的台灣人。除了護照之外沒有跟一般日本人不同的Kiki對日本, 台灣有什麼樣子的感受, 又為什麼會選擇到台灣進修而又繼續留在台灣工作呢?   簡單的自我介紹   我是在日本出生的台灣人, 從小在日本長大, 在日本大學就讀教育學, 畢業之後決定來台灣念華語文教學研究所。 2015年碩士畢業之後在台灣的出版社擔任日文編輯,研發日文教材。   為什麼會選擇來台灣進修呢   我的家族是從祖父跟爸爸那一代搬來日本, 所以我算是在日的第三代。從小長輩還是跟台灣的文化很親近, 到了小學畢業前每年都有回台灣跟親戚玩, 所以那時候可以說自己還有是台灣人的意識。不過升中學之後課業開始比較繁忙,沒有什麼機會回去台灣。自己也開始意識跟其他日本同學有些不一樣的地方, 青春期的時候就算是小小的不同很是很在意 (笑), 所以也就有一段日子沒有再接觸台灣的事情。 到大學的時候有一個機會去美國遊學, 參加了台灣留學生的聚會。 當被問從哪裡來的時候就自然而然的說是從日本來的,但是被講是日本人的時候又覺得不對勁。 那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對自己的身份其實是有疑惑的。 再回頭看自己的成長經驗, 雖然行為上和一般日本人沒有什麼不同, 但是還是會在一些地方被點出其實自己是不一樣的。 譬如是姓氏的發音, 或是父母對於教育的態度。 他們認為在課業上不能被看不起, 所以我有很多課餘的輔導跟活動。 為了趕時間有時候還會來開車接我下課, 也就更顯示出跟日本同學的不同。 大學畢業之後很多同學都選擇就業, 但是我不想馬上工作,想繼續進修。本來目標是歐美的學校, 但是因為也想對台灣和自己再多了解, 就選擇來台灣念華語教學。   在台灣和日本唸書比較起來有什麼不一樣   來台灣念研究所之後,發現了許多台日教育的不同。第一件事情讓我驚訝的是很多台灣學生會為了考研究所去唸補習班。 我覺得日本學生除非是要報考特定專業領域的研究所, 通常都只會自己在家裡或是圖書館做準備。第二件讓我驚訝的是台灣念研究所學生的比例比日本高很多。 後來才知道原來台灣已是高學歷化的時代,大學學歷已經不稀罕。 雖然日本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如此,但台灣受的影響比日本更深。我後來才知道其實台灣的研究生的升學動機大多是為了就業做準備。學歷對台灣年輕人的工作選擇和就業薪資待遇有很大的影響, 所以很多人都選擇先拿更高的學歷再就業。 那麼日本呢? 日本的大學院生最主要的目的則是研究。選擇唸大學院(相當於台灣的研究所)的日本學生大多是想要往學術方面發展。 確實部分理工科的學生是為了就業而選擇升學, 但是一般的大學生畢業就會選擇出社會。 後來我想台日研究所的性質會這麼的不同的起因很可能在於就業制度的不同。日本大學生找工作的主要手段是所謂的"就職活動" (簡稱"就活")。每年大學和企業都會聯手進行就活, 大多數的學生只要通過就活就能找到工作,順利的話大學畢業之前就可以拿到企業的"內定"。...

導演+編輯+作家+部落客 「東京,不只是留學」的Miho!

"我在日本的日子雖然不長不短,但是也聽過很多身邊朋友在這裡的歡笑與淚水,總覺得應該要記錄起來,因為這些都是獨一無二,並且能夠帶給更多人想法的故事。所以想以一個傾聽者的角度,聽你說說關於自己在日本的故事。並由你來選擇想說故事的咖啡店,暫用一杯咖啡的時間,和我當個一日陌生人"  這次專訪的主角 - 擁有多重身份的 Miho 同時也是「東京,不只是留學」部落格的版主。這個部落格現在在進行一個有趣的企劃「東京,一日陌生人」,用一天(或一個下午)的時間,跟Miho當個陌生人、聊自己日本的故事,也趁機會拜訪在東京各個角落的Cafe。有趣的企劃,也讓我們不禁想了解Miho自己本身的故事。   Miho 為什麼來日本? 來日本之前在作什麼? 我來來去去日本好幾次,第一次是旅行,第二次來唸書,第三次來工作。 我原本在台灣是唸電影的。在高中的時候有在練bass,當時的bass老師是學電影的,在學bass的時候給我看了很多電影的書,從那時候就對電影有興趣,所以後來大學就去唸電影相關的學校,這種學校在台灣不多,大概只有5、6間。 電影要學的東西很多,從頭到尾像是腳本、攝影、導演、電影風格分析、甚至演員都要學。大學四年就是在全台灣跑透透、到處拍片,我最後主攻的是腳本跟導演。當導演的時候,覺得最難的是怎麼跟演員溝通,因為自己腦海裡想的東西不是每一個人都了解,要清楚的把意境給演員知道,而且最後表達出的東西還要能說明觀眾。 我是基隆人,因為覺得都沒有人來基隆拍電影,所以最後的畢業製作電影的背景選在基隆。拍一對住在基隆的高中生,雖然互相喜歡對方但是又不敢說出口的愛情小品。之中的女主角後來到日本唸書,跟自己目前的處境蠻像的。(笑) 來日本是起因是大學生日的時候,想說給自己放一個禮拜的假到日本看看當作是一個生日禮物。當時到日本的時候,覺得對日本的印象很好,所以毅然決然的有了想要到日本唸書的念頭。雖然到日本唸書不是什麼大事,但是我來的那一年剛好是311大地震。當時爸媽超級反對,一直覺得我是一時衝動,而且覺得我來日本一定會後悔。但當時自己心意已決,而且跟爸媽保證自己一定會在日本考到一級檢定! 後來唸完書、檢定也拿到,就回了台灣。當時沒有留下來是因為覺得自己應該回台灣累積一下工作經驗再來會比較好。回台灣後,我到一家出版社工作,當日本編輯翻譯,當時的工作很好玩,訪問了很多來台灣的日本知名藝人,像是福山雅治、GLAY, 佐藤健等,日文可以在工作上派上用場,而且雜誌每個月出刊,每個月都可以看到自己辛苦工作的「成品」,覺得很有成就感。 工作一年多後,一直沒有忘了再回日本的事,因為覺得還沒把日本的生活體驗夠,當時公司的總編輯也鼓勵我再到日本看看,所以後來把工作辭掉,利用打工渡假來到了日本。   現在在作什麼工作? 一開始來日本一直是找派遣跟打工的工作(網路派遣找到的 はたらこねっと),像是當展場的口譯以及資生堂的專櫃口譯,或是一般的咖啡店打工,到今年二月的時候才透過mynavi找到的正式的工作。現在的公司是一家廣告代理商,主要專注在日本跟台灣 (或中國)企業之間的業務。例如像日本知名電器公司想要到中國去舉辦展覽,會請我們協助去規劃。但公司的業務內容其實範圍很廣,像是日本企業內部的社內報製作,或者是台灣企業想要辦到日本的員工旅遊,我們也都有經手。 我目前的工作主要是幫忙一些跟台灣相關的案件,之前才回台灣去幫忙辦展剛回來。但其實老闆是希望我幫助開發一些跟旅遊相關的業務。因為我之前有跟日本各觀光企業或政府機構合作過,累積了一些日本觀光的寫作及人脈。   為什麼會想設立「東京,不只是留學」粉絲團? 我其實從小學六年級就開始寫部落格。 一開始只是寫自己的心情,後來在大學唸電影的時候,除了導演之外,自己也寫腳本,在台灣工作的時候,也是在出版社上班。後來發現自己似乎對「文字」很有興趣,到日本,也是馬上就開始寫到日本的一些趣事,後來就建了「東京,不只是留學」這個粉絲團,而且在日本留學的後半,自己寫的東西漸漸在台灣電子媒體曝光之後,就有人來找我寫書。   出書是什麼感覺? 就是一個好玩的經驗。有時候人生作的事,可能自己記得,但是很難在世界留下一個痕跡,寫書是一個讓自己做過的事可以留下實體痕跡的一個方式。 可以在書店看到自己的書是很特別的感覺,而且所有的書都會被會被收錄到(中央)圖書館,(但是有時候看到自己的書在網站上用超低價拍賣,也是有點難過><)但是想著這本書就這樣又有機會給另外一個人讀到也是很開心。 另外,寫書可以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地寫出來,如果有人喜歡你的文章,還會特地寫信過來感謝你給他一些建議及參考,會覺得很有成就感。而且我出了書之後,爸媽也特地去買來看,認真地把自己的書看完,當時覺得特別開心。(爸媽可以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想什麼)   對未來的規劃是什麼? 目前就是先在現在的公司把工作穩定下來,當時來日本打工渡假就是想要多體驗一下日本工作的環境。只是現在剛進公司,還在捉摸適應新的環境以及業務。 未來可能的話,希望可以當一個自由接案的作者及口譯人員,同時作其他自己喜歡作的事,包括採訪或跟電影相關的工作。 我沒有設定自己是不是一定要待在日本,但現階段來說是不會回去。因為覺得自己在這邊累積的東西還不夠,回去台灣的話可以運用的東西不多。但是在日本真的可以有比在台灣更多不一樣的體驗,希望給自己到30歲的時候去思考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給想來日本的人的建議? 要有被打擊的心理準備! 可以的話,還是當觀光客比較幸福。笑 旅行所遇到的人事物都是覺得新鮮的,但是當這些「新鮮」變成是日常生活的時候,反而要從日常生活去找出新鮮。從生活的細節裡去找出讓自己開心的事,像是下禮拜要去哪一間一直想去的咖啡店之類的。不要漫無目的地過每一天。 平常的休閒是什麼? (日本最喜歡哪個地方) 平常就是喜歡跟朋友出去聊天、喝咖啡、拍照。偶爾來個遠一點的小旅行。日本最喜歡的地方是沖繩的那霸! 就像是一個超級乾淨的墾丁。而且在那邊的電車就只有一條線,每個人看起來都很悠哉,跟東京不一樣,早上大家的眼神看起來都充滿殺氣或無神。在那邊的人也比較熱情!   最近在想的一件事情? 明天可不可以不要去上班? (笑) 其實是在想,自己到底可以為公司作什麼事情啦。因為日本企業通常不讓新人作太多的事情,或擔太大的責任,但是自己其實很想趕快利用自己所學,貢獻給公司。所以最近有點煩惱自己跟公司想法之間的落差。 採訪: Victor Chen 攝影: Paul Tsai 地點: Cafe Valley at 池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