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人生就是一鼓作氣 – 海外事業開發的 Lulu

從在台灣研究所畢業之後, 我找到了一個安定的工作, 過著上班賺錢繳房貸的日子。 當時姐姐突然決定要來日本唸書是一個契機, 而在工作時接觸到的日本工程師的敬業精神也想讓我多了解日本。 就決定要來投奔已在日本生活的姐姐,目標就是唸完語言學校之後,一定要在日本取得正職。   從HelloWork開始我的日本職涯 雖然唸完語言學校勉強考到一級, 但是現在回頭看其實連日文email都不會寫。 也沒有如何找工作的頭緒。 想到的第一步就是去 HelloWork (政府的輔助就業機構)。 HelloWork 的職員在填寫資料時聽到我的背景, 直接跟我講『你在日本又沒有學歷, 是很難找到工作的』。 我天生神經大條, 這種話左耳進右耳出, 也就只管著做自己能做的事。 結果在 HelloWork 舉辦的外國人聯合招募會中,遇到了一個日本的中小企業在找海外事業開發,也沒想到這個公司就變成了我在日本快八年唯一待過, 充滿了挑戰的公司。 這個公司可以說是日本中小企業的縮影。 它在60年前成立, 因為產品的優勢曾經在20幾年前大賺一筆, 那時候就試了第一次的海外擴張, 結果出海失敗, 再加上了日本經濟的衰退, 公司就低迷了10多年, 在我進公司之前, 公司從社外請了一個銀行背景的新社長來整頓公司。 花了兩年整理了日本國內市場之後, 下一個目標就是再次往海外拓展。 記取了公司第一次的失敗經驗, 加上社長有在國外工作過的背景。 他決定海外事業不能以日本人來主導。 日本人對於不確定性高的市場, 不能夠有彈性即時反應變化及決斷力。 所以他很積極的想要找外國人, 也就是他那時候從Hellowork找到我的契機。在面試的最後一關,社長本人親自面試,一開始日文後來突然切成英文,相談甚歡。我當時特別想體驗純日本公司組織文化,就這樣因緣際會下選擇了這間公司,開始了我的奇妙旅程。 公司在東證一部上市   純日系公司的海外事業開發 入社時我們已經有一些海外的據點及經銷商。 我一開始就負責和越南的經銷商交涉, 推銷我們的產品讓他們更有動力去銷售。 社長的策略正確, 海外市場的確有人口紅利(特別是亞洲), 成長空間很大。 我們日本及海外的營收不斷增長, 股票從JASDAQ到二部再到一部,...

找到適合你的公司文化: 新事業開發部的一加

許多在日本就業的人, 工作到三年的時候會經歷一個瓶頸, 而這個瓶頸通常是來自與對日本公司文化的適應。 當沒有辦法達到身心平衡狀態的時候, 他們就選擇了離開日本。 但是日本並不是只有傳統日商, 有企業文化相對開放的日本公司, 也有完全不同文化的外商。 在放下一切離開日本之前, 考慮轉職的可能性或許能夠讓自己找到另外一片天。  我們這次就請一加分享了她在日本轉職的經驗。   爲了到日本生活而作的事前準備   開始對日本有興趣是在大學四年級的時候, 當時的我正在師範大學就學, 順利的話應該就是考上人人稱羨的高中老師,過著幸福又快樂的平凡人生。但是天生叛逆的我,內心一直有一股聲音,它告訴我應該要走出去看看,去挑戰及測試自己的極限在哪裡。 眼光朝向了國外大學交換留學的機會,雖然一開始是想申請美國的學校, 但因爲日本的學校競爭比較少,就決定申請看看。之後雖然順利的申請到了,但同時我也考上了國內研究所,在只能二擇一的情況下,經過一番考慮,毅然決然決定到日本交換。而這個決定,就是改變我接下來人生的最大轉捩點。 在交換留學的過程中,在日本的大學裡學習日文之外同時也修一些日本大學生的課。在留學的這一年裡, 很喜歡日本的環境,也堅定了有一天要再回來的想法。留學結束回臺灣之後, 先花了半年完成教學實習, 之後找到了一家在臺灣的日本商社做業務助理。 當時的薪水並不高, 無法存到足以回到日本的生活費用。雖然我也試著直接從網路丟履歷到日本, 但是當時的日本公司對幫忙申請工作簽證都有點遲疑,就一直沒有機會,還收到了很多サイレントお祈り(沈默的祝福,意指面試後公司卻無任何回應)。 人不轉路轉, 一心想去日本工作的我, 認為也許有了日本學歷的話會比較好找工作,但是學費將會是我的問題。 幸運的是當時剛好有一個能到新加坡上班的機會, 為了賺學費,我決定先到新加坡存錢。 在新加坡做了一年的合約華語老師後,存到了剛開始來日本所需的基本費用。當時的我申請上了東京大學的大衆傳播碩士課程, 第一年先當研究生 (以日本的制度來說就是旁聽生,沒有拿學分), 正式考上碩班之後,碩一就開始積極找實習及工作。   親身體驗日本職場的難處   當時跟準碩士的日本同學們一起找新卒經驗其實很挫折。 在一般日系公司的面試過程裡,大部份都有group discussion(集體討論面試)這一關,每個面試生都會被分小組,每個小組針對一個主題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任務。 在這種大家都很積極表現及展現自己貢獻度的表演下,自己很難插話進去, 顯示自己的優勢。我也遇過那種因為自己講的日文不夠好或講太慢直接打斷我的話或跳過我意見的組員,而我也就大多數的面試都是在這一關被刷下來。 認清自己的優勢及尋找表現的舞台,除了一般的新卒就活之外,我轉向挑戰徵求雙語人才的Boston career forum。參加Boston Career Forum 的日商大多希望能找到有國際背景的人才, 在這裏我拿到很多的面試機會,並在當天就收到了3個分別在汽車, 食品, 科技產業的海外業務職位。 同時也因爲在課餘時間兼職中文家教, 經由學生的推薦, 也拿到了一個日系液晶面板零件公司的業務職位。 經過了一陣思考及比較,...

我想讓更多人看見好的設計 – 事業開發的David

東北大地震受災最嚴重的宮城縣石卷市,在大地震前就存有年輕人外流以及人口老化的問題。一場地震下來,雖然讓更多人離開,卻牽起了許多外地人搬來石卷為災後復興努力的緣分。這次讓我們跟著曾在石巻工房工作的David的腳步,一起回顧他當初落腳石卷的決定,以及未來的職涯規劃。   在靜岡旅行的那三個月 讓我喜歡上鄉下的人情味 從小我在加拿大長大,曾經在日文一竅不通的狀態下,到日本靜岡待了三個月的時間。雖然當時無法順利用日文交流,但當地人的熱情並沒有讓語言成為我們互動的隔閡。對於我來說,在靜岡生活的那段時間,體驗到了只有鄉村才能感受到的人情外,我想大概也是因為這段神奇的回憶,讓我非常喜歡在日本鄉村生活的感覺。   交換期間的見學讓我認識了石巻工房 距離在靜岡旅行後幾年,我以早稻田大學國際教養學部交換生的身份再次回到日本。沒想到一次的實習活動,從此讓我和石卷變得密不可分。東北大地震發生後,石卷收到來自加拿大的一大批木材及設計師的支援,也因為這不在預料的災害,而有了石巻工房的誕生。石巻工房的成立是為了提供木製傢俱給災民使用,這些傢俱最大的特色就是可以長時間在戶外使用且經過特殊設計任何人都可以輕易組裝,除此之外,石巻工房也開設了傢俱製作工作坊,讓石卷居民可以學習如何用簡單的方法製造需要的物品,這項活動至今仍持續中。 我一直覺得我很幸福,即使我不是一名設計師,但我可以在設計產業中藉由我的語言和溝通能力,讓設計者的作品被發揚光大。當初,要以應屆畢業生的身份在加拿大的設計產業做類似的事情是幾乎不可能的。加拿大的就業環境相對安逸,對於懷抱著理想要闖出一番事業的人來說較沒有發展空間。在現實和理想交雜的考量之下,剛好石巻工房當時急需有外語專長的人才協助海外業務開發,因而我選擇落腳石卷,和石巻工房的夥伴一起合作。 ▲石巻工房作品(圖片來源)   協助東北大地震災民復興的石巻工房 我在石巻工房的工作內容,主要將產品販售到日本和海外各地,不過組織成員較少,因而有很多的機會接觸到其他職能負責的項目。因為石巻工房的產品本身訂價較高,也較容易在強調設計的都市中獲得潛在客群。石巻工房的產品本身有幾項特色,首先,直接用原木製成後沒有再上漆,當初考量到傢俱需要長時間在外使用而有此堅持; 其次,沒有刻意隱藏組裝用到的螺絲釘; 此外,家具本身的穩定性很高,不僅可以在戶外使用,也可以適用各種高低不一地形; 最後,石巻工房的logo最外圈有一個開口,代表著石卷從以前的排外到現在張開雙手迎向外來的力量。 ▲logo右上角的開口代表對外來的歡迎(圖片來源) 在石巻工房工作的最大好處,不外乎它既是一家在世界設計界中知名的公司,更是一家可以充分發揮每個人專長的小公司。即使我不會製作傢俱的技術,我也可以透過體驗做出我的作品,在販售商品的過程中更加了解自家產品的特色。曾經有人問過我「如何找到一家擁有世界規模又可以充分發揮所長的小公司」,我認為比起找到這樣的公司,不如先回頭找到自己或全世界可以認同的價值,把你想要說的那個故事,找到對應可以和你一起描繪的組織,即使一開始的力量很小,一個人兩個人三個人,總有一天會找出辦法一同實現。 年輕時候的我們,有很多機會可以多方嘗試。找尋的過程中碰到有興趣的事物,不如就把它暫定成那個想要訴說的故事,我想最重要的是不斷去試,而且要相信內心給的提示,雖然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但只要對得起自己的聲音就一定會有收穫。如果說在一次又一次的嘗試中仍舊找不到方向也不用灰心,因為光是探索的過程就已經夠好玩了。年輕的時候,尤其要不斷嘗試,因為你不知道它會帶你到哪裡。   石卷生活的點點滴滴 回想了在石卷生活了記憶,我很開心一切的經驗都很美好。工作方面,石巻工房正式員工不超過五人,不過具有開拓海外市場的能力,使我可以充分在組織內發揮影響力; 生活上,石卷的海產的新鮮程度,令吃過的人都難以忘懷,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石卷特有的人情味把每個人都串接在一起,在這裡每個人都彼此認識,這種可以和當地居民產生緊密連結的部分是一般大都市絕對看不到的風景。   重返東京開啟新的篇章 最近,我即將轉職到臺灣新創Pinkoi在東京的分公司。我一直都希望可以用自己的中英文能力以及海外業務開發經驗,讓更多個人單位的設計師的作品可以被更多人看見。而在Pinkoi正好給了我這個機會。於石巻工房任職的期間我已經讓石巻工房站上世界舞台,接下來我想要讓更多來自台灣、中國、日本、香港各地的作品可以展露頭角。回想一路從靜岡旅行、東京留學、石卷工作到再度返回東京,一路上有太多不在預期的故事,都是透過一次次的嘗試探索出來的,也鼓勵各位想要到日本工作或已經在工作的人,都可以不斷地找尋新的機會,聆聽內心的聲音,找到那個想要讓全世界認同的價值。...

日商的海外事業開發: 不是怕找不到客人,而是怕說服不了公司

海外事業開發其實是外國人在日本企業裡最能發展的職業之一, 而我在日本經歷的四個工作裡,其中三間都是海外開發有關的。但是或許跟大家想的不一樣, 這個類型的工作其實對內的溝通遠大於對外的溝通。 在中小企業的海外事業開發都有個共通點,就是全部都是從零開始。 比較起來,大企業的海外事業部,通常會有一套既定的作業流程。 大企業裡也有比較多經歷過國外市場的人才。 中小企業因為人少, 對國外市場也沒有概念。聽起來似乎有很多自由發揮的空間,但是其實在出去找客戶之前,大部分時間反而都是在說服公司。 我們公司沒有行銷部門, 更不要說海外市場調查,所以這些部分要自己做。大部分的日本人由於對海外市場完全沒有概念,他們連需要什麼資料都不知道。 也因為日本式的溝通方法,不會坦白跟你說,他們只會說好像有點不安,需要花時間從談話中察覺出他們真正想知道的事 想像一下如果從零開始要負責開發台灣市場,第一步就是要做一份報告給相關部門介紹台灣是什麼樣的國家,跟中國或香港有什麼不同。接下來再做一分報告介紹台灣的商業模式,這是為了避免同事誤套用日本模式到別的國家,造成太大的文化衝擊。例如事先跟公司解釋流通構造的不同,當海外客戶提出不經代理商的要求時,公司才不會感到意料之外,亂了手腳。 就是盡量不要讓日本人覺得不安心。而這部分會花很多力氣。 剛來時,我無法理解他們為什麼連很小的事都要花錢透過代理商。後來漸漸理解,日本人追求安心的程度遠超出想像,他們不喜歡交涉、爭吵,凡事謹慎求和平。日常生活到商業習慣都照著這個衷心思想繞圈。 這幾年隨著內需減少,企業不得不拓展海外市場。理解文化衝擊、突破語言障礙,說起來簡單,但是在一個日式公司文化下面執行起來卻很難。 當公司的收入一開始都是來自日本市場,內部的聲音通常都是覺得日本市場不是就很夠了, 沒有必要開發海外市場,也會有人受日本媒體影響,以為全世界的人都喜歡日本,覺得國外的代理商應該配合他們。許多日商就算到了國外, 還是用當地日商的網絡, 到了最後還是在主流市場的邊緣。 不過世界的市場已經沒那麼好打了。 在景氣好的時候似乎只要有個海外事業部, 就代表著公司邁向國際化, 但是當日本市場景氣衰退, 海外的收入比重需要增高時, 再用以在日本一樣的思維去經營國外的市場, 就會非常的困難。 很多人以為在日本做海外業務/事業開發 就不需要日文, 但是與其跟國外客戶打好關係,有的時候怎麼建立內部的信賴關係是更重要的,需要靠溝通跟時間培養。 這時候日文越好,就能分享給日本同事外國人看世界的樣子, 刺激他們的想法, 參加他們的討論,當大家發現跟日本不一樣的價值觀確實存在時, 會開始探索未發現的知識, 漸漸地能減少收集數據說服公司內部的時間精力, 也能讓自己的工作容易進行, 願意一起去嘗試新的挑戰。   Yoyo的日本職場故事專頁- 在kobe討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