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顧問業面試經驗談 Deloitte Tohmatsu Consulting

作者背景   台大國企系在學中(2016年6月畢業),大學一年級開始學日文,大二暑假時通過日檢N1。除了在產業研究機構擔任日本市場研究助理,或是偶而兼兼口譯練習日文之外,大四上學期時還去日本關東當了一學期的交換學生。平時喜歡旅行,喜歡認識許多不同的人與故事,尤其熱愛美食。拿到顧問業的Offer完全是大學生涯中的一個意外,但相信這是生命的安排,並選擇接受挑戰。 求職緣起   結束大四上學期在日本的交換學生生活回台之後,其實我一直將赴日讀研作為大學最後一學期的功課,也已經開始著手準備交流協會獎學金。直到四月初有一天收到來自同學的訊息:「你可不可以幫我去打一個需要日文的工?我明天臨時有事無法去。」當時沒想那麼多,就隨口答應了,當作散盡錢財歸國後的彌補。去了現場後,才知道是要幫忙人力銀行Work In Japan(以下簡稱WJ)在台舉辦的面試活動。 除了協助面試之外,免不了也跟當天在場的人資姊姊討論起自己的生涯規劃,也不免俗的收到代投履歷的邀約。雖然知道人力銀行都需要藉由各種機會來提升業績,但秉持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我在打工結束後按照WJ的程序投遞了自己的履歷,並與人資姊姊根據自己的志向、履歷經過討論之後,決定報名Deloitte Tohmatsu Consulting(以下簡稱DTC)的徵才計劃。 在無聲無息地過了兩週之後,我收到了人資姊姊的訊息,說是Deloitte通過了我的書面審查,直接請我在五月中到東京面試,一天定勝負。同時也正參加另一家日商銀行的海外徵才的我,對於這樣二話不說直接請人到東京的方式感到相當驚奇,「做事乾脆」是我對DTC的第一個印象。   面試準備   雖然在大學念過許許多多的商業case,但在顧問業徵才中必定出現的case interview,我在收到面試通知的當下可說是毫無概念。更有甚者,我稍晚才從WJ人資姊姊那聽到,原來我是第一個透過DTC海外徵才拿到offer的台灣人,也難怪我上網搜了好幾天都尋不著相關資訊。在摸不著頭緒的情況之下,我便選了準備case interview時被廣泛地討論的一本書-<Case in Point>作為我的教材。同時,為了減少自己的不安,我也盡可能地向人資姊姊詢問許多面試的資訊。如競爭對手的背景、往年面試形式、預計錄取人數等等,心理建設的工作於我而言也相當重要。 除了藉由教材在腦海中練習建構解case的思維之外,出發去東京面試的前一天,我也請系上的好友分別幫我做了一次英文及日文的case interview,以應付不同的面試情境。 在面試流程的部分,人資姊姊告知我當天總共會有三關,分別是兩次case interview以及一次英文Presetation+日文面談,過關者直接通知晉級,沒通過者會被直接請離會場,相當有效率卻也相當殘酷。而DTC也特別在行前通知信強調,他們嚴禁面試者預先熟記所「Framework」,並在面試過程盲目套用,如有類似情形會直接被刷掉。個人認為,DTC希望藉由面試過程知道求職者最原始的思考,並在之中找到他們認為有潛力的人,以重頭開始陪養。這也意味著,DTC其實較注重面試官與求職者在case interview時的互動模式,並非最精準的case正解。   面試過程   當天在面試正式開始之前,我與來自中國、韓國的其他求職者一同在DTC的會議室,參加由DTC的合夥人以及顧問共同主持的說明會,主要的內容不出DTC尋求的人才特質、工作型態、前輩經驗談等等。投影片講解結束後,DTC還安排了年輕社員與求職者們的對談。 讓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雖然與來自各國的求職者對談的都是韓國籍社員,而他們理所當然地,也被來自韓國的同學以韓語問了許多問題。但在聽取問題之後,韓國籍社員總是會先用日文重複一次問題,並用日文回答,好讓在場所有同學都能參與對話。雖然看來是件相當理所當然的事,但這樣既自然又貼心的小舉動,不難說明DTC這間公司,在充滿許多外國人社員的環境下所發展出的社風。 在說明會、對談結束之後,所有的求職者都被請到隔壁的等待室,外面的HR人員也開始依照時間表,依序請大家開始面試,同時也明言「不可討論面試內容。」 第一關-case interview(30min)   第一關case interview採取筆試+面談的形式,前面一半的時間我被請到另一間準備室進行題目閱讀、書面作答等步驟。而至於題目部分,不意外地是許多case interview專門用書中,常常出現的年營業額估計、競爭對手進入時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