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英文街舞教室經營者專訪: TNG Academy 的 Jay

我在台灣出生長大,在14歲的時候和媽媽跟哥哥移民到加拿大。我們家不是一個富裕家庭,到了加拿大之後也因為種種原因家裡經濟狀況變差,導致我高中肄業,從18歲開始自力更生。為了生活,同時手上有三分工作是很平常的事。

而高中的時候有機會接觸到街舞, 一開始街舞對我來講只是工作之餘的消遣,但是在加入了 Now or Never Crew 之後,讓我對街舞文化有了更深的連結。當前輩們因為年紀或是工作慢慢離開街舞圈, 最後只剩我和另外一個朋友的時候, 心裡覺得不服氣,想要把團隊的傳統延續下去。我們就憑藉著這口氣做了許多努力,擴張了我們的團隊。舞團成績的最高峰在於2008,我們得到了Battle of the Year International的加拿大冠軍,也在2010年的溫哥華冬季奧運獲得演出的機會,更是在舞團裡認識了現在的太太, 在加拿大成婚。

 

2010 IBE Amsterdam Final

 

但是在跳舞之外的生活面,兩個人在溫哥華沒有什麼其他目標,生活也是不上不下。

當時太太的家人因緣際會落腳在東京,岳母也一直希望太太能去日本陪他。當時我和太太覺得雖然我們都沒有日文能力,但如果待在溫哥華的話生活也不會有什麼改變,不如去別的地方挑戰,於是我們就答應岳母會試著準備搬到東京,給自己一個嘗試的機會。

在2010年我跟太太決定拋下溫哥華的一切來到東京,一切從零開始。在溫哥華的生活經驗讓我知道沒有日文是不行的,於是我和太太先花了半年閉關每天念日文,有基本的語言能力後就開始找打工,雖然一開始因為年紀跟語言能力吃了不少苦,但是為了生活,我忍了下來。當有能力能夠找更好的工作的時候,我也會極力爭取。

在日本生活幾年之後,我有一個契機去當了英語幼兒運動教室的老師,因為自己跳舞的背景,很快熟悉了教程。教學方式也獲得了許多家長的喜愛,更開始負責訓練老師跟設計課程。我發現了這個產業的潛力,並開始考慮結合自己的街舞經驗,開一個由專業舞蹈老師用英文透過街舞訓練小孩肢體的教室。

 

 

和太太決定方向之後, 我們把自己的儲蓄投下去,一開始先在築地附近租了鐘點式的教室,並從之前認識,有興趣繼續學跳舞的學生家庭開始招募。 累積一定的學生數量之後再到麻布地區租了地下室小教室,再透過口耳相傳慢慢擴散。因為我們的賣點是英文跟專業街舞的教學,消息也在英語系的東京社群裡擴散,有了更多的學生。甚至有機會幫忙東京近郊的國際學校辦舞蹈教學教室。 有了穩定的收入,我們逐漸擴大了營運,成為了有組織的公司,現在也有能力提供想在日本生活的舞者一個工作機會。

 

 

街舞接下來會受到更多的注目。日本公立學校已經將街舞納入在必修學科科目裡, 2024年的巴黎奧運也會有街舞競技項目, 我們也有計劃繼續擴張服務項目, 提供給學生更多的選擇。 同時間我跟太太也有了兩個小孩,也在東京建立了英文的蒙特梭利幼稚園, 接下來會繼續把東京當作家庭生活的重心。

 


 

來了日本11年,我們從口袋空空,到了現在創業有些成就。 我們不敢說我們已經成功了,在這個過程其實也有一直不間斷的挑戰, 但是我覺得這就是人生的趣味。沒有人知道做什麼會成功或是失敗。 但是如果你只把想法放在心中的的話,留在心裡的只會是疑問, 要做出來才知道答案。

當我決定要從溫哥華來日本的時候,我自認本來就什麼都沒有,如果在日本失敗了也不過就是會到原點。我相信人生就是不斷的嘗試,在挑戰中享受過程。持續保持著Now or Never的態度,這樣就會找到一條正確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