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rt Blog:
  • All
  • English
  • Japanese
  • 日本主題專訪
  • 日本求職資訊
  • 日本社會趨勢

跟著藝術祭的腳步在大自然中來場探險吧

今年,我離開了待了三年多的設計事務所。 回想起那段我在離職之後的日子,為了給自己一個放空的假期,展開了一連串的藝術季之旅。從瀨戶內海一直到長野,在臉書分享這些活動的同時,一直以為藝術祭的概念已經滲透到大家的腦袋中,卻發現知道的人還是不多。   「什麼是藝術祭?」 前陣子朋友這樣問了我。 藝術祭,打破以往將藝術創作放在美術館的思維,將藝術創作設立於各聚落,讓參訪者為藝術展品而展開一場探險,和當地居民接觸、了解各個聚落的特色。不需要多高的美術眼光,只要把心放寬,就像尋寶一樣、踩著追尋藝術作品的步伐、享受當下的風和陽光。 我的藝術祭之旅,開始於無意中在網路上看到這片風景 --- 千葉的「市川藝術祭」。 ・藝術祭把人們帶往鄉村,感受和城市不一樣風景。(2014市原藝術祭)   記得那是個五月天,適合旅行的氣候。 從東京一大早搭了電車到千葉,買了「藝術祭護照」(可以在藝術祭期間一票到底看所有展示作品的票)和交通一日卷、從志工手上接下了藝術祭地圖,就這樣和同行的朋友坐上了火車和巴士,看著地圖一路開啟了我們的冒險。看了放在田野中的裝置藝術、吃著當地婆婆媽媽特地為藝術祭準備的在地料理,在廢棄小學校中體驗和美術館截然不同的氣氛。 ・用當地新鮮食材所做成的藝術祭食堂料理。   「原來藝術祭讓藝術如此親近人心。」 自此,我愛上了它。 數了數這幾年追逐過的藝術祭,從市川藝術祭開始、群馬中之条藝術祭、大地藝術祭,到遠在香川 縣瀨戶內海的瀨戶內藝術祭,大大小小的也實在不少。   ・拿著「藝術祭護照」,像尋寶般搜集一個又一個的圖章也是旅程中的其中一項樂趣。 ・有些作品讓觀眾參與其中,藝術與創意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你我都是藝術家!(2015群馬中之条藝術祭) ・也可以什麼都不想,待在藝術品中看著山林發呆。(2017北阿爾貝斯藝術祭)   |藝術祭的起源。 近年來日本鄉鎮面臨少子高齡化、人口外移與農村轉型的問題,不只產生許多荒廢的田地、空屋與廢校,地方文化存續也成為一大議題。 至今成功企劃無數藝術祭的北川富朗,最初為了找回故鄉越後妻有地方銀髮族的笑容,在 1996 年提出以地方文化保存為目的的「藝術項鍊計劃 (The Art Necklace Project)」,這項計畫後來演變為 2000 年開始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 邀請國內外藝術家駐村,提供田野、廢棄學校或空地,給了藝術家可以發揮的舞台。而藝術家也將期間中居住於當地所獲得的觀察與體驗,為其創作獨一無二的作品,加入了地域性與土地精神的作品、讓人更能感受到那片土地的溫度。 這項計畫成功串連地方特色,將人們帶往當地,讓都市人體驗不同於日常的旅途、親近久違的自然與清新純樸的人際關係。藝術祭的興起也同時帶動面臨轉型危機的傳統產業與地方物產的重新發展,讓傳統產業接觸新文化、有了新的詮釋,也讓外來的訪客再發現傳統日本的魅力、當地的居民也對自己的故鄉重拾信心。   ・作品「實之音」,用土製作而成的兩萬個鈴鐺,是當地的居民和藝術家一起完成的心血。 ・搜集自新瀉各村落的土壤,藝術家利用它們當顏料做成作品。作品中可以感受到滿滿這片土地的溫暖。     |不是電車也不是巴士,而是在海上冒險ー瀨戶內藝術祭。 自從2000年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成近年來,大大小小的藝術祭都在日本各個地方展開。其中最有名的也最耳熟能響的就是「瀨戶內藝術祭」。 同樣由北川富朗策劃、2010年開始每三年一次的「瀨戶內藝術祭」,延續其打破傳統美術館思維,強調藝術非僅僅為個人表現,而是可以更融入生活與自然中的概念。把作品放置於瀨戶內海的小島上,讓人造訪各個小島、體驗瀨戶內海的風情。加上由建築大師安藤忠雄設計的 Benesse House Museum 與地中美術館、西沢立衛設計的「豐島美術館」加持,每屆都可以吸引來自世界各地九百萬的旅客造訪。   ・直島最有名的作品,大家耳熟能響的藝術家草間彌生的點點大南瓜。 ・一到了有鬼島之稱的女木島,就可以看見一大群的可愛海鷗在迎接你。   藝術祭的成功也讓人看到了瀨戶內海的美與自然好環境。2014年,移住瀨戶內海最大的島小豆島就有 100 戶;而男木島則是15 戶,共 39 名的移住者、佔了男木島人口的兩成,帶著孩子一起來到的新移民,也讓中小學校和幼稚園再度開校、孩子的笑聲又開始出現在小島上。     |這是一場以藝術為名目的、心的旅程。 2016年,終於踏上往瀨戶內海的旅程,瀨戶內海西下的夕陽和這沈穩的海,不知道為什麼像是有魔力一樣讓人一下子心就靜了下來。 ・從直島看見的夕陽。這片平靜,是永遠也忘不了的風景。   無論是離開豐島那天,即將搭上的船走了下來,笑著邊走邊對大家說「また来てね(要再來喔)」的婆婆。還是一邊和我抱怨「男木島很無聊啊!什麼都沒有!」卻一邊指著海說「你往下看!這片海是不是很美。」的爺爺。我感受到的是滿滿的溫暖和對這片海的愛。 一趟旅程下來,難以忘記的往往是在當下感受到的風、或是一路上接觸到的人們。從沒想過要去的地方,就因為一場藝術盛宴,讓人們留下了足跡,也讓當地的人萌生了自信與故鄉愛。 我想,這就是藝術祭的魅力與力量。   Photo by Rachel・Rika   【作者簡介】 RIKA。 來日九年,大學專攻商管。 憑著一股對設計的愛來日本,現從事設計相關行業。 興趣是帶著小皮箱去日本大江南北流浪。   臉書專頁 轉:設計 ・延伸閱讀 夢想路上的「終電女孩」 在日本從事平面設計的RIKA 【用體驗保存記憶‧用呼吸感受東京】 BREATHE TOKYO 初秋地方露營體驗                  ...

〈給藝術祭粉的2017年藝術祭列表〉藝術旅行不只是場美學或療癒之旅,更肩負了復甦在地的責任!

你有想過你去了一趟大地藝術祭後,不只留下足跡,還貢獻了很重要的經濟數據嗎?根據《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統計,平均一位外國觀光客一趟的經濟波及效應為61,733円,是香川縣在地人旅客的近三倍。大地藝術祭的話題早已超出藝術,更關注的是其背後「振興在地文化經濟」、「地方創生」的社會議題。因此主辦方也運籌帷幄地運用四散的藝術擺設,創造出更好更長的藝術旅行體驗。若你以是藝術祭忠實粉絲,不妨用行動支持藝術祭,讓它繼續活躍,創造更多社會價值。 ・特別寫給大地藝術祭忠實粉:《跟著藝術旅行去!2017 日本台灣大地藝術祭一覽》   我第一次造訪日本的大地藝術祭是在2015年夏天,那場旅行啟發了我對協調與共生的想像,藝術祭自此也一直召喚著我,讓我不斷地以旅人、志工、研究者等身份再訪,並慢慢梳理藝術祭所探討的人口凋零的社會議題,也反芻著藝術祭想挑戰的反都會的價值觀。   |究竟為什麼要千里迢迢的去藝術祭?   越後妻有的大地藝術祭的作品通常設在「荒郊野外」,且每件作品車程距離20分甚至更久,「瀨戶內海藝術祭」更是要搭船跳島旅行才可抵達,跟在美術館吹冷氣看藝術作品的體驗完全不同,但為什麼仍吸引不少國內外的旅客,甚至有高達4成的旅客二度來訪瀨戶內的小島?(註1) 北川富朗在一次對談中提到,「大家或許是因為為藝術而來,但最感動的通常不是藝術。」   [caption id="attachment_954" align="alignnone" width="1200"] 在長野大町《北阿爾卑斯藝術祭》裡遇到的志工媽媽們,20多位輪班在藝術祭期間為旅客親手料理出一道道鄉土料理,還準備了一小段演奏。當天有位80多歲的老奶奶,握著我的手說,「謝謝你們來。」Photo: Jing Liao[/caption]   這個感動或許是來自人的羈絆、或許是來自自然的觸動、或許是不知哪捎來的鄉愁,全部承載在這旅程中,讓人願意長途跋涉來到山野或小島上,更願意一來再來。 起身出發藝術祭的人,多半是想要做心情轉換,想要擺脫現實拘束,來到自然環繞的鄉野慢慢深呼吸,來品嚐一道在地料理,來一趟無憂無慮的小旅行,「藝術」或許只是旅行的點綴,或許只是讓人有個理由,可以停留在什麼也沒有的小鎮。 就是這樣沒效率的藝術旅行才好,且越慢越好。 註1:據香川政府統計,2016年重訪「瀨戶內海藝術祭」的旅客高達4成,且平均停留時間為2.72日(上一屆為2.48日)。   [caption id="attachment_1275" align="alignnone" width="1000"] 目前我已造訪過十次以上的大地藝術祭,每次都是場沈澱。Photo: Jing Liao[/caption]   |只要多一個旅人願意去藝術   只要是個素質好的旅人,特別是國外的旅人,在藝術祭佔有極度重要的地位。由於日本藝術祭的很大的目的,是在於「活躍地方」,藉由藝術祭帶動多半已沒落的區域,且因活動經費多半來自地方政府,也就是人民的稅金。這稅金是否有效地被運用,讓在地居民「有感」,便是很重要的課題。 然而,其實十分難評斷一個藝術祭是否成功,除了難以計算效益之外,藝術價值的主觀性也十分高,一直以來很難有一個客觀與公正的評斷方法。不過參考目前日本藝術祭官方的「年度報告書」可知,遊客人數、遊客停留時間、縣外或海外遊客數是很重要的指標。此數值搭配交通、住宿、飲食費的平均值,可估算出對藝術祭對在地的波及經濟效應。 以2016年首推出的官方縣北藝術祭報告來看: 首先,總來場人數官方推估77萬6481 人,不過實際與藝術祭相關的保守估計人數下修到21萬5000人,在這當中: (1)茨城縣內 ・一日往返:15萬6511人,平均花5,819円 ・住宿:9008人,平均花2萬350円 (2)茨城縣外 ・一日往返:2萬9901人,平均花費9050円 ・住宿:1萬9580人,平均花2萬7660円 因此產生的「直接效應」:推估23億3800萬円(如來場者的飲食、交通、住宿費等) 與「一次間接效果」:推估有6億9000萬円(如藝術祭周邊衍伸的消費行為) 以及「二次間接效果」:推估有5億600萬円(如因周邊消費行為衍伸出的雇用等) 縣府推估的整體經濟波及效應為35億3300萬円。   茨城縣以首次舉辦之姿,利用6億6千萬的預算槓桿出約35億的波及經濟效益,以及贏得近42億円價值的3,042篇的媒體報導,且有近9成的來訪者認為「滿意」(註2),這樣的成果可說是相當可觀,對觀光魅力度長年低迷的茨城縣來說,可說是打了一場勝戰。縣府也在近期發表了三年後2019年,要再接再厲推出第二屆縣北藝術季。 註2:出自2016年縣北藝術祭成果報告。   [caption id="attachment_1274" align="alignnone" width="1000"] 當時我參加了從東京車站出發到《縣北藝術祭》的巴士一日遊,個人最喜歡的作品是森山茜的作品《杜の蜃気楼 Mirage in the forest 》 ,如青龍翱翔在靈氣逼人的御岩神社裡。此趟藝術祭後,大大翻轉我對茨城縣的印象。 Photo: Jing Liao[/caption]   |海外觀光客的你/妳,更是大地藝術祭的寶   由於海外觀光客人均消費額較高,且能提升在地的國際形象與曝光,海外觀光人數也十分具指標性。以國際知名度最高的「瀨戶內海藝術祭」為例(註3),2016年的外國觀光數一舉佔下13.4%,遠高於前年度2013年的2.6%,且由於外國觀光客多半停留較多天,人均消費金額也最高,估計一人一趟能為地方創造61,733円,是香川縣在地旅客的近三倍。由於海外觀光客整體數量提高,以及較高的人均消費額,2016年度的波及經濟效應高達139億円,比前年度高出7億。 台灣旅日愛好者更是藝術祭的幕後功臣,也最有機會培養成忠實藝術祭粉。根據抽樣調查,2016年第三屆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的海外觀光客,由台灣蟬聯冠軍寶座,有高達37.2%的台灣人(前年度為29.2%),遙遙領先佔13.8%第二名的香港,緊接著分別為中國(11.4%)、法國(6.2%)、美國(4.6%)。 由此可見「瀨戶內藝術祭」十分吸引中華圈的旅客,特別是與香川縣相距不遠,又有華航直飛兩地的台灣。如何靠抓準台灣人、華人圈、甚至歐美客的喜好,提升海外觀光客人數,並推高經濟波及效應,是主辦方每屆需運籌帷幄之處。 註3:以上統計數計皆來自「瀬戸内国際芸術祭2016 総括報告書」 |大地藝術祭是百花盛開還是過於氾濫?   不管是最具國際知名的「瀨戶內海藝術祭」、大地藝術祭始祖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或是初試啼聲的「縣北藝術祭」,都是以大地藝術之名,行「復甦地方」之實,其產生的波及經濟效應也十分受到關注,日本不少地方政府也想運用同樣的模式,試圖營造話題、刺激國內外觀光人數,甚至提升當地移住人口。 以2017年來說,就有首屆舉辦的 長野縣信濃大町 北阿爾卑斯藝術祭(北アルプス国際芸術祭)6/4~7/31、石川縣株洲 奧能登國際藝術祭 (9/3~10/22)、以及 宮城縣牡鹿半島 Reborn-Art Festival ,這三者都由堪稱「大地藝術祭之父」的北川富朗,擔任策展人或顧問,也讓人十分期待藝術祭新潛力軍的誕生。 然而,光是今年日本從札幌到鹿兒島,到處都見得到藝術祭的身影,只是規模有大有小,究竟是百花齊放,還是過於氾濫,在日本也獲得高度討論。有人質疑藝術祭的種種正當性,像是這是花人民稅金的最好方式嗎?巨大的外部介入對在地居民真的好嗎?計算的波及經濟效應是否過於誇大?等等。大地藝術祭所背負的社會責任,一直以來比藝術本身還受關注。 ・延伸閱讀:《跟著藝術旅行去!2017 日本台灣大地藝術祭一覽》   |如果你/妳喜歡藝術祭,最好支持它的方式就是一去再去   不過身為一個藝術旅行愛好者,倒是十分樂見藝術祭百花齊放。因為藝術祭給我們了一個理由,去了一個可能從不會去的地方,並在「藝術」與「自然」的連結裡,找到「人」存在的空間。 [caption id="attachment_1293" align="alignnone" width="1000"] 比起一樣要砸大錢但卻稍縱即逝的煙火大會,我想我還是會拎著小背包,背上單眼,搭上一個小時才一班的電車,來到或許只有我一個觀眾的藝術前。Photo: Jing Liao[/caption]   藝術祭改變地方的能量很輕很柔很緩慢,需要觀眾們耐心的等待,且要達一定規模不讓粉絲們失望,所需的資金上看好幾億日圓,此時的資金缺口由政府補助、企業贊助、鑑賞券販售一一補足。 身為海外觀光客,光是願意隻身前往遙遠的會場,就是對大地藝術祭很大的支持,也是讓它能持續推動下去的動力。若你也喜歡「藝術祭翻轉地方」的理想,不妨花個三天兩夜,甚至更多,實際到當地走走,用行動支持它,讓它朝更好的未來邁進!   原文出自:Rakko《讓藝術祭繼續辦下去,缺你不可!藝術旅行不只是場美學或療癒之旅,更肩負了在地復甦的責任。文內附上2017年日本藝術祭一覽表。》   作者:品淨 Photo: Jing Liao (封面攝於2015年《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脫皮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