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街舞教室經營者專訪: TNG Academy 的 Jay

我在台灣出生長大,在14歲的時候和媽媽跟哥哥移民到加拿大。我們家不是一個富裕家庭,到了加拿大之後也因為種種原因家裡經濟狀況變差,導致我高中肄業,從18歲開始自力更生。為了生活,同時手上有三分工作是很平常的事。

而高中的時候有機會接觸到街舞, 一開始街舞對我來講只是工作之餘的消遣,但是在加入了 Now or Never Crew 之後,讓我對街舞文化有了更深的連結。當前輩們因為年紀或是工作慢慢離開街舞圈, 最後只剩我和另外一個朋友的時候, 心裡覺得不服氣,想要把團隊的傳統延續下去。我們就憑藉著這口氣做了許多努力,擴張了我們的團隊。舞團成績的最高峰在於2008,我們得到了Battle of the Year International的加拿大冠軍,也在2010年的溫哥華冬季奧運獲得演出的機會,更是在舞團裡認識了現在的太太, 在加拿大成婚。

 

2010 IBE Amsterdam Final

 

但是在跳舞之外的生活面,兩個人在溫哥華沒有什麼其他目標,生活也是不上不下。

當時太太的家人因緣際會落腳在東京,岳母也一直希望太太能去日本陪他。當時我和太太覺得雖然我們都沒有日文能力,但如果待在溫哥華的話生活也不會有什麼改變,不如去別的地方挑戰,於是我們就答應岳母會試著準備搬到東京,給自己一個嘗試的機會。

在2010年我跟太太決定拋下溫哥華的一切來到東京,一切從零開始。在溫哥華的生活經驗讓我知道沒有日文是不行的,於是我和太太先花了半年閉關每天念日文,有基本的語言能力後就開始找打工,雖然一開始因為年紀跟語言能力吃了不少苦,但是為了生活,我忍了下來。當有能力能夠找更好的工作的時候,我也會極力爭取。

在日本生活幾年之後,我有一個契機去當了英語幼兒運動教室的老師,因為自己跳舞的背景,很快熟悉了教程。教學方式也獲得了許多家長的喜愛,更開始負責訓練老師跟設計課程。我發現了這個產業的潛力,並開始考慮結合自己的街舞經驗,開一個由專業舞蹈老師用英文透過街舞訓練小孩肢體的教室。

 

 

和太太決定方向之後, 我們把自己的儲蓄投下去,一開始先在築地附近租了鐘點式的教室,並從之前認識,有興趣繼續學跳舞的學生家庭開始招募。 累積一定的學生數量之後再到麻布地區租了地下室小教室,再透過口耳相傳慢慢擴散。因為我們的賣點是英文跟專業街舞的教學,消息也在英語系的東京社群裡擴散,有了更多的學生。甚至有機會幫忙東京近郊的國際學校辦舞蹈教學教室。 有了穩定的收入,我們逐漸擴大了營運,成為了有組織的公司,現在也有能力提供想在日本生活的舞者一個工作機會。

 

 

街舞接下來會受到更多的注目。日本公立學校已經將街舞納入在必修學科科目裡, 2024年的巴黎奧運也會有街舞競技項目, 我們也有計劃繼續擴張服務項目, 提供給學生更多的選擇。 同時間我跟太太也有了兩個小孩,也在東京建立了英文的蒙特梭利幼稚園, 接下來會繼續把東京當作家庭生活的重心。

 


 

來了日本11年,我們從口袋空空,到了現在創業有些成就。 我們不敢說我們已經成功了,在這個過程其實也有一直不間斷的挑戰, 但是我覺得這就是人生的趣味。沒有人知道做什麼會成功或是失敗。 但是如果你只把想法放在心中的的話,留在心裡的只會是疑問, 要做出來才知道答案。

當我決定要從溫哥華來日本的時候,我自認本來就什麼都沒有,如果在日本失敗了也不過就是會到原點。我相信人生就是不斷的嘗試,在挑戰中享受過程。持續保持著Now or Never的態度,這樣就會找到一條正確的道路。

日台大不同:Kdan Mobile 分享企業前 進日本必知攻略

日本近幾年掀起了空前的台灣熱潮:自2019年到2020年的珍珠奶茶旋風、春水堂在日本開了分店,且誠品書店在東京日本橋開設了「誠品生活日本橋」分店更助長了這股風潮,讓許多台灣新創紛紛加入開拓日本市場的行列。台灣軟體服務商凱鈿行動科技(Kdan Mobile)於2021年9月獲得B輪募資17億日圓的資金挹注,並宣佈將正式進軍日本市場。以下透過訪談凱鈿日本市場的行銷負責人Lorelei 和其團隊,一探凱鈿決心前進日本的理由、日本市場的獨特性與挑戰,以及與日本企業打交道的必知攻略。

 

前進日本的理由

 

首先,日本擁有超過1億的人口,這樣的市場規模對任何企業都是一項魅力,且日本的SaaS市場雖然持續成長,但企業SaaS的滲透率依然偏低也是吸引力之一。受到2020年疫情的影響,對向來習慣面對面往來的日本社會而言,快速導入數位化即是很大的挑戰。如市調公司 Tokyoesque所指出 ,日本中小企業的營運流程非常「以人為本」,且在沒有大筆預算、又對數位化工具不理解的情況下,中小企業進行數位轉型將會比較困難,而這正是凱鈿看到的機會。

 

日本的獨特性

 

然而日本市場即使魅力無窮,日本人的獨特文化與商業習慣仍是海外企業需要花費不少力氣跨越的障礙。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即日本中小企業(甚至大企業)很多到現在還在使用「傳真機」,筆者居住台灣超過6年了,卻沒有聽過「傳真機」這個詞。那麼從凱鈿的角度看日本,觀察到了什麼獨特習慣和障礙呢?

日本人對外國品牌的信任度較低應該是眾所周知,對於新事物也保持非常謹慎的態度。因此當見到新品牌、尤其是海外品牌時,會花比較久的時間評斷國外品牌在日本的「生存能力」 — 所謂「比較久」的時間可能是超過三年的觀察期。此外日本人不喜歡當第一,對於新品牌會維持觀望態度、希望有其他日本使用者的故事可以參考,對客戶介紹產品時最常被問到的問題之一即為「還有誰在用你們的產品?」因此許多外來品牌在進入日本時會與日系企業合作,透過日系企業的知名度拉抬自己的聲量與信任度,這是連海外知名大品牌如Facebook都必須採用的手段。

日本人獨特的「印刷文化」也是先進國家中很獨特的一種習慣。現在在台灣或其他先進國家進行產品介紹或商務簡報時,已經很少會有將簡報資料印出來每人一份的場景了。但在日本卻有很多公司開會時仍會印製簡報資料,且與會人士可能更專注於閱讀紙本的資料,而非聽現場簡報的內容。如果對於日本的這種文化和習慣不了解而在拜訪客戶時沒有印製紙本資料,就可能得到不好的印象,被認為不夠在地化。

 

凱鈿進入日本市場的策略

 

那麼具體來說,凱鈿又是如何計畫進入日本市場呢?

首先,網頁和商務資料是客戶認識公司與產品的門面,使用道地的日文是基本功,避免第一印象就壞掉。品牌推廣方面,經常對市場發佈產品和公司的新消息、提供對大眾有用的科技資訊和知識、投放數位廣告等手段都不陌生。 雖然因為疫情的影響,無法參加實體展會,也仍有線上參展和媒合活動的機會,接觸到潛在客戶及代理商。

另外產品設計上也會朝更符合市場文化的需求,例如凱鈿的 電子簽名服務「點點簽」 就能夠使用印鑑,讓日本客戶也能輕鬆將印鑑文化數位轉型。除了協助日本企業數位化以外,面對面的交流仍是根深地固的觀念。故在當地仍需要有團隊可以進行面對面的交流,以及提供客服和技術支援。這次凱鈿獲得的B輪資金,也將有部分挹注在日本市場與團隊的拓展,包含當地的人員僱用、客服和技術支援等資源的建立,以更即時服務日本客戶的需求。

 

前進日本的必知攻略

 

前進日本絕對需要長時間耕耘,這是首先要有的覺悟。文字和語言在地化是基本功,對任何文案和資料要習慣做到字斟句酌。她提到一個有趣的案例表現日本人到底有多麼文字潔癖:「曾經有人針對我們的日文社群貼文指出文字錯誤,讓我非常驚訝。這種小地方的錯誤、特別又是在很一般的社群平台,在台灣或其他國家通常都會受到忽略,但是在日本就會被指出來。」當日本人認為「你連日文都用不好時」,就惶論推廣產品了。

另外,最終還是要在日本當地有在地團隊、且擁有決策權,以更貼近在地文化、跟到市場趨勢與流行,以在推廣策略上更快速應變。在當地有客服支援也是重要的一環,尤其當日本人還是習慣面對面或打電話求救,能立刻讓客戶找到、解決客戶問題才是加強日本客戶信任,進而強化品牌的推力。

 

本文改編翻譯自「DottedSign點點簽」部落格:【台湾企業の日本進出】-日本市場進出の難しさ
原撰稿者/攝影:佐藤 峻 (Leo Sato)
協力者/編譯:Kdan Mobile凱鈿行動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