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上班族記事:日本社會的下流老人悲歌

剛結束與其他同樣在日本工作,台灣朋友在新宿的聚餐,到日暮里車站要轉車時,目擊到一件令我十分難過的事情。

這周末日本寒流來襲,晚上的東京只有攝氏2度左右。

我頂著寒意準備走出車站票閘口去轉車,不經意地看到在前方一排置物櫃牆的地方,有三四個車站的站務人員,圍繞在一個帶著口罩,白髮蒼蒼的老婦人身旁。

“該不會是有什麼東西忘在置物櫃裡,要請站務人員打開吧?” 我起初這樣想著。

本來不以為意,但當我經過旁邊的時候,發現這位老婦人是被站務人員們十分無奈地”壓制”在置物櫃的牆上,側臉緊貼著壁面,動彈不得。

我心裡一震,不安地想著,該不會是遇見日本社會學者:藤田孝典所提及的”下流老人”了吧?


甚麼是”下流老人”呢?

它非貶抑詞,為日本漢字。 

所指涉的是在日本社會退休後,無足夠存款,沒有可依賴親人,老後破產又或是熟年離婚(註:近年來,因為夫妻間在丈夫從職場退休後,對彼此成天待在家生活的不適應,而提出離婚的案例逐漸增多。),貧窮孤獨的中低收入戶老年人(註:在日本的社會,年長者尤其不願給子女”添麻煩”,要不然就是子女收入不高或啃老族,無法支持)。 

因為實在是生活過不下去,所以有部分的下流老人,迫於無奈,選擇犯些小偷竊罪的方式,以求得能換到監獄裡吃牢飯,獲得基本的醫療照顧和人際關係的溫暖 (註:與其它牢友、監獄管理人員的互動)。

根據報導,日本社會在近年,老年人犯罪率有急遽上升的趨勢。監獄容納數開始出現負荷量超載的問題,監獄管理人員不堪長期照護老年人罪犯(例:失智,排泄)的困擾,離職率頻繁、人手不足,已逐漸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

果不其然,沒多久,看到一位女站務人員匆忙地帶著幾位全身裝備的警察跑了過來,跟那位被站務人員壓制的老人談話。

“是不是這波2度的寒流太冷, 獨居的家中又沒錢開暖氣, 別無選擇, 才會選擇在今天晚上鋌而走險呢? “ 

我心裡想著,但也只能無奈地回頭繼續轉車。


據報導估計,日本目前「下流老人」約有600至700萬人;

而根據藤田孝典在報導中的訪談亦指出,在他輔導過案例中的許多人,

在年輕時,也是年薪400萬日元(約112 萬台幣)的中產階級。

聽說在未來,該族群人口數更可能會達到1億人;而目前,日本的人口也不過才1億2千多萬啊。

說實在,在日本職場待了越久,看到的真實日本社會情況愈多;愈為這個國家在迫於未來少子高齡化的壓力下,所逐漸累積的社會問題感到憂心。

在少子高齡化推波助瀾的影響下,人數漸少且有在工作的年輕人,已漸漸難以支撐人數漸多,但因身心健康.職災.法定等多種原因,從公司退休的老年人口。 

對年金制度的維持,亦岌岌可危的日本社會來說,日本政府目前提出的現行政策,有如藉鼓勵銀髮族再就業,和有系統性地引入外國年輕勞動人口等方式來做因應。

(註:有來日本觀光遊玩過的旅客,應該就會有所感覺,日本的餐廳和服務業相較以往,出現了很多年紀較大的老年人,和各式膚色的外國籍員工)

自己在閱讀關於青銀共居制度的相關文章時所想到的(純粹是個人主觀意見,不代表任何人的立場),

在未來或許可參考的解決對策是:

在大都市已退休的獨居老人,有房,有社會經驗(成功也好、失敗亦珍貴),加上從外地或是外國來,年紀輕,但沒社會經驗、薪水低、又難負擔東京高額的房租的年輕人,兩者可以藉由青銀共居制度的方式, 成為一個互補的選項。

具體的方式來說,獨居的老人用無償,或是便宜的價格,藉由政府主導作溝通媒介,提供房子給外地.外國來東京工作的年輕人居住,年輕人下班後陪老人聊天一起做飯,關心健康狀況,順便聊點人生和社會經驗。

若是外國籍的年輕勞工,還可以回家聊天練日文會話,加速融入日本社會,在有互相信任的基礎前提下(當然現實上來說有相當的難度,需要官方的輔導推行),未嘗不是一個在年輕人買不起房的世代,較為可行的雙贏方式。

但在未來,因應高齡少子化.照護人員數不足的擴大等課題,或許使用日益興盛的AI相關的應用技術,建立非僅僅是砸錢打水飄,而是可長期持續循環獲利經營的智慧長照生態系統,才是長久永續的經營之道吧。

日本現在碰到的社會問題,相信也會是同樣人口老化,生育率低的台灣在未來將會需要面對的問題,

我想值得借鏡參考。


參考文獻: (推薦閱讀,裡面寫得比較詳細)

“對部分日本老年人來說,在商店順手牽羊成了一種救命手段。”
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88847

“老本不夠啃!日本一億「下流老人」陷困”
https://www.gvm.com.tw/article.html?id=21019&fbclid=IwAR0TxLT_bYtm_Drz4t2AI4AzOfCt0QQjY2gVM0z9TxkoAzv2VpInBGWm9qA

“史上首次!日本70歲以上人口占比超過20%”
https://news.cnyes.com/news/id/4203031

“高齡族+青壯租屋族的新選擇” 打造青銀共居 互助提升生活品質http://smart.businessweekly.com.tw/Reading/WebArticle.aspx?ID=67785

“「有吃有住、還有人照護…」日本「下流老人」把監獄當養老院,用犯罪安養天年”
https://wealth.businessweekly.com.tw/GArticle.aspx?id=ARTL000115058

 

 

Photo by Spencer Thompson on Unsplash

Jerry

目前旅居東京的數據分析工程師,
使用分析工具為R和Python, 來日工作即將進入第3年。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